作为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红楼梦》爱好者、研究者众多。虽然对其主题、人物、艺术等方面的争议颇多,但对于其作者是曹雪芹的认识是一致的。然而,山东人马孝亮经过大量的考证和研究后认为,《红楼梦》由一个创作班子创作完成,曹雪芹也不是第一作者;《红楼梦》始称《石头记》,创作于山东临朐;被众多“红学”研究者奉为经典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脂砚斋”是临朐人马大观。


临朐人马锜苦熬20年完成《石头记》


《红楼梦》始称《石头记》,它的作者是曹雪芹,对于这个问题“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已有明考,而且得红学界多数人的承认。但马孝亮研究认为,《石头记》是临朐人马锜苦熬20年完成的。


马孝亮据《马氏族谱》考证,明代宣德状元马愉是临朐县七贤镇朱位村人,1440年与曹鼐一起出任次宰辅,后曹、马两家成为世交。明正统年间,马愉殡葬时经朝廷批准设立朱位陵,后世享受“世免差役、单独纳税”。及至清朝,状元后代享受的这些优待一度被取消。


马愉后人马锜是康熙年间贡生,他和儿子马大观、孙子马益著三代屡试不第,怀才不遇,更增压抑之感,但三人均具有相当强的写作能力。


当时《金瓶梅》、《聊斋志异》等著作的问世,对马锜触动极大。康熙五十年左右,年近六旬的马锜便以曹、马两家遭遇和清朝初期社会大背景为题材,以部分人物、事件为生活原型,运用虚构与纪实相结合的手法,经过近二十年的艰苦创作,于乾隆初年脱稿前八十回,完成《石头记》。因年老体衰,后四十回仅写出提纲、要点和章节回头。


曹雪芹署名天经地义,却“得来全不费工夫”


马孝亮考证认为,马锜晚年(乾隆八年或九年),让次子马大观和孙儿马益著带上《石头记》,去北京找世交裔孙曹雪芹,组成了三人写作班子,开始对《石头记》进行修改、润色、审定。


三人经“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最终《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金陵十二钗》、《红楼梦》等几个版本先后面世。其间,执笔进行大幅修改的是曹雪芹,马大观蹲住北京批改3000余处,马益著一边在贡院攻读,一边积极参与,批注、修改1500余处。


三个人中,曹雪芹文化水平最高、写作方法最巧。在署名问题上,曹雪芹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且一直使用“雪芹”这个笔名,而马大观和马益著为保全自己,各自使用了数个笔名,以致被埋名两三百年。


马孝亮认为,《红》书整个创作由马锜等四人协作完成,角色互补,分工合作,马锜是始创者,他是第一作者无可厚非。而马大观从手抄流行到后期刊行,都起到了主心骨、承上启下的作用,贡献不在曹雪芹之下。曹雪芹才华横溢,在修改和作诗方面盖压群芳,由他主笔的《金陵十二钗》最受欢迎。


因此,曹雪芹署名无可厚非,但据贡献和水平应该是第二甚至第三作者。《红》书的作者排名顺序应为:马锜、马大观、曹雪芹、马益著或马锜、曹雪芹、马大观、马益著。


“脂砚斋”真名马大观,大观园也“是人”


《红》书数个版本中,最受“红学”研究者器重的当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但脂砚斋究竟是谁,一直难有定论,目前红学界主要有四种说法:作者说,史湘云说,叔父说,堂兄弟说。


马孝亮考证认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晚辈马大观为保护马锜第一著作权采取的措施,从其针针见血的评点来看,脂砚斋应参与了《红》书的编写与修改。有些红学家认为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叔父,但在历史上曹雪芹并没有血缘上的亲叔,“其叔脂砚”是曹雪芹去世四五十年后好友裕瑞所记,不足以作为其曹姓叔叔的依据。而从曹、马两家的关系来看,完全可以是指曹雪芹的表叔马大观。


在《红》书中,以村名、物名代人名是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在庚辰本第七十七回曾写到,拆除荣府西花园、迁移还建于东边并命名为“大观园”,有两处批注:“况此亦是余旧日目睹亲闻,作者之身历现成文字,非搜造而成者”,就是告诉读者,马大观在书中确实存在,这同贾宝玉是曹雪芹在《红》书中的对应人物是一致的,具有可类比性,只是大观园是物不是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