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一回(美人!啊!!!)

傲星辉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URL] 第一回 我带着兰儿上路了。没有一个人送我们,我相信这时她们还都在沉睡中。因为我听兰儿说,她们到了后半夜还在闹着。要不是兰儿因为今天要和我一起上路而先回去休息的话。恐怕这会也在梦里打太极拳呢。 我现在和兰儿保持着相当快的速度朝前跑去。装弹药和枪支的两个箱子现在是用绳子捆在另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一回

我带着兰儿上路了。没有一个人送我们,我相信这时她们还都在沉睡中。因为我听兰儿说,她们到了后半夜还在闹着。要不是兰儿因为今天要和我一起上路而先回去休息的话。恐怕这会也在梦里打太极拳呢。

我现在和兰儿保持着相当快的速度朝前跑去。装弹药和枪支的两个箱子现在是用绳子捆在另两匹马的马背上,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箱子会掉下来。

就这样在天近傍晚的时候,我和兰儿按照地图上的标注上看出,我们跑出了两百多公里。之所以才跑这么点路,其实是因为在出了京城一百五十多里地之后就在没有了像样的路。

所谓的官道在这里也因为是多雨地区,而变成了黄土路。只不过因为是主要通道。所以还算是宽敞和平整。当然这只是现在,要是一下上雨就不用想赶路了。

所以我和兰儿是趁现在路上还算好走,就多走一些。省得遇上下雨的天气耽误了行程。所以我在和兰儿商量了一下之后,就找了个路边小店简单对付了一口就连夜赶路了。今晚的目地是最少要走到长江边上。

我和兰儿算是很幸运的了。晚上的天气很好,大大的月亮挂在天上,给大地披上一件银灰色的大衣。因为是大晚上的了,官道之上根本就没有行人。

所以我和兰儿也就撒开欢地跑了起来。身后那两匹驮东西的马紧紧地跟在后边。其实这两匹马只是背上的东西外型大了点。要说起来就连四百斤都不到的,这么看分量可能是多了一点,但我们带出来的都是上好的马匹!!!

大蹄口、细蹄腕,毛色油光闪亮。四匹马不管哪一匹都有近三米长的马身,高二米左右的大块头健子马。不说是千里马也是差不许多了。

当然能找到这么好的马,也是兰儿功劳。人家可是大宋朝暗地里最大商号的老板。而且还有皇家的身份。找这些东西还不是信手拈来。就因为这我才能和兰儿在这破路上一天赶出四百多里地的路来。

就这样我和兰儿在连绵起伏的大山里跑出来的时候。一大片黑乎乎的‘平地’远远的出现在了视野里。看到了长江和我兰儿都放松了一口气。今天还好顺利地到了长江边上。

在我和兰儿从大山里出来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不过对我和兰儿来说仅仅是个小插曲而以。在进到大山深处的时候。竟在路边的树林里闪出了几道奇异的亮点。冷不丁的一看我还以为什么宝石呢。

不过还好我见过这东西。那是我在霍林河大草原上亲眼看见的。远远的在山坡上到处游荡。当时也是天已经大黑了下来。而那会我正呆在指挥塔楼里看东西。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是和我在一起的老王告诉我。然后把望远镜递给我。这我才看清楚,那是二三十只的狼。就在机场外游荡。要不是机场外的铁丝网在晚上是通电的,我想八成这些家伙就来串串门了。

而狼眼就给我留下了挺深的记忆。这时一看到就马上反应了过来。本来这些狼在这么晚的时候应该休息了,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这几只东西跑了出来。

我想有可能是我背包里的肉干吸引了它们吧。因为我和兰儿在一片树林边上稍稍的休息了一下,我还跑到树林里,面树思过了一会。这几只狼可能就是那时被我们给吸引出来的。但它们好像搞错了对象。

兰儿在刚遇上狼的时候,也是挺头疼的,因为这东西弄不好就成群结队的跑出来。所以兰儿还是愣了一下。而马匹也因为狼在前边路上乱串而停了下来。

就在兰儿准备抽出宝剑,想去灭了这几只家伙的时候。只见我这边亮光轻闪了几下。几只不速之客已经被我来了个1V6。枪枪‘Headshot’,小样!!!竟拿体王爷不当干部???这下知道了吧,下回注意点。

我之所以打的这么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这帮傻狼,在这大晚上的睁着那么亮的眼睛。凭着感觉准星一卡就是两点亮光中间,想打别的地方都不好使,怕人家挑我啊!!!所以只好Headshot它们了。

我和兰儿又等了一会,没有看到其它狼地身影出现,我和兰儿才下了马。看来这几个散兵游勇是单独行动的。并不是大部队的先锋一类的,而它们也没想到会遇上我老人家。连‘救命’都没来得及叫出来,就复活去了。

兰儿其实也是吃惊了一下,没想到我现在的露那么一小手,一下子把她给唬住了。想想也是,虽然兰儿也知道了热兵器的历害了。也知道一点我的老底了。可是不管她怎么练,还是没有经过实战的。

所以一遇上情况最先想到的还是抽出宝剑,冲上去手刃敌人。这就是兰儿的思想还没有转变过来,不过像我夫人这种聪明人很快就会转变的。在者一说从我的角度说就是懒人懒办法了。其实我很懒的。能坐着决不站着,能躺着就不会坐着。

但是刚才我要是和兰儿一样拿着宝剑跳出去,也会有个机会练练手,但是这深更半夜的,要就我一个人还好说。可是还有我漂亮的夫人兰儿在我身边呢。

虽然我知道她也很历害,可是这出门在外的,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我可不想把兰儿放在危险之中,就是她被伤了一根头发我都会心疼的。

就这样等兰儿明白过来了,回头媚了我一眼。看得我骨头都要麻了:“嘿嘿、、、夫人、咱俩人就别客气了。不用和我说谢谢啊,你要非得说,我挑你啊!!”

兰儿听我说完差点笑咳嗽了。呆了一会才直起腰来,伸手一下子准确无误地命中俺的杨柳细腰。轻轻地动了一下,我就老老实实地下马了。

哼!打不过你?我还躲不过吗!跑到后边的马背上,拿下了几个做样子油布袋。本来这几个袋子是装样子的空袋子,这也是行脚商人常备的东西。是用来装一些容易发出特别味道的货物。

但也因为这种袋子密封的比较好,所以有时也被商人们用来装肉一类的东西。所以现在正好适合我用。我直接把几只狼扔到了袋子里。袋子本来看起来挺大的。

但这一只袋子里装了两只小狼,一共才一百多斤的东西就满了。另几只也被兰儿很快的装了起来,扔到马匹上用绳子捆扎好,就又上路了,这回我和兰儿才真正的有点像商人的意思了。

我都想好了,就这么一路打点野味也不错。到了一些大一点的城镇在卖出去。还能顺便打听点悄息什么。这样就更方便我和兰儿隐藏身份了。

在收拾好以后我就又带着兰儿上路了,前边已经可以从一些地方看出,有个不小的村子。虽然这么晚了,村子里还有几点亮光一闪一闪的。兰儿告诉我那是离长江渡口有二三里地的一个小村子。

因为靠近长江渡口,所以别看这村子小,也有两家小客栈的。而赵家商号的客栈在长江的南岸。所以今晚我和兰儿也只好在这个小村子休息一下,明天在渡江。

我和兰儿又狂奔了一阵就到了村子附近。让我和兰儿没想到的是,虽然这么晚了,可是村子的西头有一处地方好像还是很热闹的样子灯光火把地。我好奇的和兰儿互相看了一眼,反正也这么晚了。也就不差这一会功夫。拐个小弯看看热闹去。

所以我就和兰儿一起放慢了速度。慢慢的向热闹之处走去。这时要跑快了,在这寂静的夜里,马蹄的声音就会传的很远。虽然那边很热闹,可是也会让人引起注意的,之所这么小心是因为兰儿来过这里。知道那个很热闹的地方不像是客栈。

等我和兰儿到了近处一听才感觉出不对劲来。原来在这热闹的喊声中,还有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声音在里边。有小孩子的哭声!女人叫救命地声音!还有一个声音一个劲的叫饶命的。

我和兰儿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苦笑。真是的!!没想到这大半夜的,竟叫我们遇上这种事!看来十有八九是遇上土匪正在干坏事了。

兰儿回忆了一下告诉我,这前边的院子里好像是一个有点钱的船头家里。这个小村子里大多数都是靠着长江吃饭的,不是摆摆渡就是打点鱼什么的。因为有了这个依靠所以这个村子还算是富余一点。

听兰儿说完我点了点头。告诉兰儿在这边等我一会,我上墙头看看。就凭兰儿的身手我是放心让她呆在这看着马匹的。因为我和兰儿一共四匹马,要是都过去的话,就是在小心也有可能叫人家发现。

而我又不可能把四匹马扔这不管。谁知道万一哪个土匪心血来潮从后门转出来。在者一说了虽然兰儿功夫比我好,可我也不可能叫她去啊。

所以我在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又从马屁股上的搭子里拿出了几个‘小香瓜’把挂环卡在腰带上。看了看院子的大小估摸也不可能有太多的土匪。

我可是多带了四个夹子的。百八十发在搞不定一帮祼匪。那我可以直接转头回京城了。检查完一切之后和兰儿示意了一下,就、、、、、、有点郁闷。

看来这家真是个有钱的主。就这院墙都修的有三米多高。现在倒好!来土匪他们想跑都跑不了。让人家给堵窝里出不来了。不过我也只是郁闷了一下。

兰儿的轻功可不是白教的。我现在也可以算是轻功高手了,当然我现在还暂时只停留在从高处能轻轻的落地,而要向上的话,也只能跳个两米多高。现在上这个院墙还是不会太费劲的。

可是这院墙上顶是带破砖瓦片的那种,万一我没掌握好就不太理想了。没想到我正看着院墙顶想怎么上去呢,突然我、、、、、、成仙了?因为一下子飘到了院墙顶上并稳稳地站住了。

回头一瞧原来是兰儿见我看着院墙头发呆,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于是把我带了上来,然后她又下去看着马匹了。冲着兰儿摆了摆手。我就回头观察起院子里来。看样子看宅护院地狗什么的是不可能有了。

就是有也跑不出这帮土匪地手掌心了。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这个院子的西侧边上。我站着的院墙地里面就是后院。这后院里现在也有不少的房间亮着灯。有好几个都是房门大敞的,看样子是土匪刚刚洗劫过。

有两三个屋子里的灯光是特别地亮,可以看出来是主人的卧房一类的,不过现在也没有人在里边。听这院子里的声音,人是都被土匪给带到前边大厅去了。而那哭了喊的声音,现在已经小了许多。看样子也是喊没劲了。

我一跳下院墙马上就先确认周围安全之后。我才顺着房山根在黑影里向前院摸去。在这时我还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等我到了前边正院,就看到大厅外边地上,或趴或坐地呆着一堆人。

这一帮人有十二三个,从穿着打扮上可以看出来。是一些丫环婆子和下人什么的。在另一边还放着两位看上去是已经‘光荣’的家丁打扮地人。

而看着这帮人只有十六七个土匪。从我这角度可以看出院子外还有三两个在院外放风的。经过一算计这伙人最多也就三十几个人而以。正在我刚刚想到这里,就听大厅里传出了几声女人的叫喊声。

不过马上就被人给吓回去了。然后就听到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说:“老三、你先在这慢慢问着这个老家伙。我和你二哥去后边单独‘问问’这两个。”接着就听到有个人应了一声。

随后就见影子一闪,两个人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样子是想上这后院来。于是我马上就先转身回了后院。在一进后院我就看好了地方,我跑进去的是一间主卧室的屋子。现在我可不怕他们里边有什么高手。

因为从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不过是一帮小毛贼而以。就在我刚刚在大木床头的帐子里藏匿好。就顺着帐篷的缝隙看到从门外走进了两个人。

走在后边的是一个个头不算太高,但还算壮实的土匪拉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走了进来。

一看这情形我就知道了,这是要先劫个色啊。不过可惜的是遇上我了,还能叫他们的好事成了?现在我就是等他走进来,在送他个花生米。

结果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刚刚一进屋,那个披头散发看起来很害怕的妇人。竟一下把头发向两边分开,结果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这土匪头看来一定是眼神有问题。

只见此女小额头,油光亮!向下看一对金鱼眼,只露小缝一条。不知道的还以为没睁眼呢。向下看是一张小嘴!嘴唇尖尖明显可以看出嘴唇的中间露出几颗黄牙!两只耳朵倒是不大,小小的标准的半圆型。

还有那身材!!那叫一个美、、、侧面看绝对的大波浪。应该鼓的地方鼓。不该鼓的也鼓。可是算是绝对的波霸级别了。不过从前后两边看就更漂亮了,上下一样粗细直溜溜!

这不刚才从前院过来时,可能是此女衣服没有穿好。在路过房山黑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跟头!而且还摔昏过去了。虽然有月亮照着,可是这上下一边粗!!!着实叫土匪头为难了一阵。

开口叫吧,又怕前边人听到,叫手下人笑话。伸手扶吧,又不知道扶哪头。在那黑影里摸了半天!最后下定决心转到一头扶起来一看,反了!到另一头才把这妇人扶起来。

可是这会打又打不得,叫也不敢叫地正在那为难呢。还好随后跟着的另一个土匪头。正好挟持着另一个妇人的,被称之为二当家的人走了过来。

看到这情形也有点为难了!最后还是土匪头想起了一件事,附在此妇人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开饭了。荤油拌饭!!”

此妇人马上清醒了过来。左右瞧瞧刚要开口叫,被土匪头给用手把嘴捂上制止了。等此妇老实下来了,才走了过来。这刚一进屋此妇人竟抱住了土匪头。来了个大大的媚眼。

当时我就听见地上哗哗山响。我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有七八斤之多。哎、、、此女媚功如此强大,看来土匪头在劫难逃了。果然如我所料土匪头是被吓住了一动没动。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不对啊!!!好像、、、、、、这时屋子的两人开口了。我这一听才明白过来。

土匪头:“你不是那个老家伙的正房吗?怎么连他的宝贝藏在哪都不知道,那你还叫我来干什么?”

妇人不满地说道:“哼、、、以前倒是我和他去的前院库房底下的地洞里放东西来着。可是自从那两个小狐狸精来了以后,那个老家伙就在也不让我和他一起去放东西了,而是整天和那两个小狐狸精鬼混在一起。”

“好像在那以后那个老不死的,就在也没有向前院地洞里放东西,后来有一次我借一次他外出的机会,偷偷的下到地洞里一看。里边好东西都拿走了,只留了一点散碎银子和一些不怎么值钱的破东西。”

土匪头听了以后。从妇人的怀里挣扎了出来。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然后像下定绝心似的一拍手:“我决定了,去把前厅剩的那个狐狸精拉过来一问。可能就知道东西放在哪了。你在这里等着我。”说完就转身逃跑一样出了屋子。

妇人看到土匪头出去了,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顿时我感到是地动山摇啊,当时我那个怕啊!!!本来还想来个英雄救美。结果遇上了这么一出戏!郁闷死我了。

这时那妇人口中喃喃地说着:“不行、不能叫那个死鬼得逞,我还不知道你、、、、、哼!早就看你和那个小狐狸精眉来眼去的了。今天一定是趁机鬼混了。”说完晃出了房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