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美国真正的主宰1——肯尼迪之死真相大白

kskg36 收藏 3 6917

历史真相揭密:肯尼迪遇刺和玛丽莲·梦露之死

在整个1962 年,奥菲特和中情局的兼职特工斯品德尔对约翰·肯尼迪的作爱进行了详尽的录音窃听(包括朱迪·坎贝尔,玛丽莲·梦露,交际花玛丽·梅耶,女演员安吉·迪克森等等)。在民主党全国会议之后,玛丽莲·梦露与约翰·肯尼迪罗曼蒂克地联系在一起。 1963 年3 月,罗伯特·肯尼迪也醉心于她。玛丽莲,这个由一打家庭养育起来的孤儿,现在则从一个肯尼迪到另一个肯尼迪之间浪漫穿梭。

历史真相揭密:肯尼迪遇刺和玛丽莲·梦露之死

——美国社会黑暗的政治交易

1994 年,在美国悬置了27 年的肯尼迪总统遇刺谜团终于真相大白,昭揭于世。其中也引出玛丽莲·梦露自杀之谜并非事实,由于这一案件相当曲折,必须先从来龙去脉说起。


肯尼迪遇刺历史镜头

1963 年11 月23 日,是美国现代史上令人难忘的一天。

这一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按照原定的计划,肯尼迪总统要到达拉斯进行一天的访问。下了飞机,肯尼迪感到天气非常好,就命令拿下汽车上的防弹罩,他想让所有的得克萨斯女人亲眼看看美国第一夫人是多么迷人。他还坚决反对警察的摩托车队在他的汽车两侧护送,因为这样会挡住街道两旁人们观看他和第一夫人的视线。中午12 点左右,身着灰色西服和灰条纹白衬衫、系着天蓝色领带的肯尼迪偕同身穿粉红色衣服、带着无边帽子的第一夫人杰奎琳乘坐着总统的敞篷汽车,向达拉斯方向驶去。通往商业中心的大街上,起初冷冷清清,不一会儿,人逐渐多了起来,而且群情沸腾。当总统的车队驶近迪利广场时,陪同康纳利州长一起坐在总统汽车里的州长夫人颇为自豪地转过脸对肯尼迪说:“总统先生,你肯定不会认为达拉斯不爱你吧!”肯尼迪开心地笑着同答:“是的,当然不会”。就在肯尼迪这次得克萨斯州之行以前,许多人都劝他放弃这一计划。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史蒂文森曾说:“我确实怀疑总统是否应该去达拉斯。”参议员富布赖特直言对肯尼迪说:“达拉斯是个危险的地方,我本人不想去那儿,我认为你也不要去。”肯尼迪没有理会这些好心的忠告,他有自己的打算。他念念不忘的是,他之所以能在1960 年的大选中,以极其微弱的多数险胜尼克松,主要原因是赢得了得克萨斯州和伊利诺斯州的选票。现在,肯尼迪十分需要继续得到得克萨斯州的支持,从而争取蝉联下一届总统。看到眼前这热情洋溢的场面,肯尼迪高兴地向达拉斯市民们频频招手致意。

这时,总统的车队渐渐驶近得克萨斯教科书仓库的拐角处,汽车放慢了速度。当车队进入迎面的迪利广场时,车速仍然没有加快。总统夫妇沉浸在欢悦之中,遥望着前面的高架桥,他们似乎觉得大桥已在热情地召唤他们了。

此时此刻,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教科书仓库的6 楼,有人正在用一支装有望远镜瞄准器的步枪对准了总统的头部,与此同时,在车队右侧警戒线后一个俯瞰迪利广场的杂草丛生的小山丘上,还有第二支步枪瞄准了总统。说时迟那时快,随着枪响,肯尼迪总统的脑壳碎片和脑浆在瞬间迸裂溅散,康纳利州长“啊”地惨叫了一声,一下扑倒在他妻子的怀里,失去了知觉。总统夫人和州长夫人不约而同地惊叫了起来。顿时,广场陷入了一片可怕的混乱之中。车队风驰电掣般地载着中弹总统和州长驶进达拉斯帕兰克医院。没过多久, 46 岁的肯尼迪总统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康纳利州长的伤势虽很严重,但他却侥幸地从死神手里逃了出来。

杀手奥斯瓦尔德从教科书仓库的6 楼仓皇逃出,开着一辆轿车在公路上飞驶,警官狄皮特拦住这辆超速行驶的汽车,却被奥斯瓦尔德开枪打死了。

但奥斯瓦尔德终难逃脱,最后还是被生擒了。根据警方当时的音响录音资料表明,枪声共响了4 次,3 次来自教科书仓库,1 次来自小山丘。那个隐藏在小山丘上的杀手究竟是何人。

起初, 人们并不知道奥斯瓦尔德就是埋伏在仓库6 楼向肯尼迪总统开枪的凶手。他的被捕是因为他开枪打死了一名警官,后来才弄清他是一名杀手。达拉斯警方和联邦调查局人员以及白宫保安人员立即对奥斯瓦尔德进行审讯。审讯持续了一天,但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口供。奥斯瓦尔德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是替罪羊”。于是,警方先把奥斯瓦尔德关押在达拉斯警方总部的地下室。谁也没有料到,又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11 月24 日,达拉斯警方正准备将奥斯瓦尔德从警察总部移交县监狱关押。一名叫杰克·鲁比的达拉斯脱衣舞夜总会老板混入了警察总部,他穿过地下室走道,守候在押送奥斯瓦尔德去县监狱的必经之处,当奥斯瓦尔德被押解出来时,鲁比乘人不备,从一名警官身后扑上来,开枪击毙了杀害总统的凶手。

就这样,这位打死杀害总统的凶手的“英雄”成了阶下囚。鲁比为何要杀害奥斯瓦尔德呢?他受到准的指使?

看上去,鲁比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他在向他的精神病医生求援时说:“我是受骗去杀奥斯瓦尔德的”。鲁比对采访他的一位记者还说过这样一句话:“你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在另一次电视采访中,他又声称:“我唯一可以说的一句话就是,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始终是个迷,全世界永远无法解开这个迷。这便是我杀死奥斯瓦尔德的动机,我是唯一知道我行动的人。”当记者问鲁比真相是否会大白于天下时,鲁比回答说,“永远不会,因为知情人永远不会让真相大白? .他们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他们把我推入现在这样的境地。”然后,鲁比就沉默不语了。

来历·交易

约翰·肯尼迪总统的父亲乔·肯尼迪是个爱尔兰移民,靠贩卖私酒起家, 发了一笔横财。在纽约和芝加哥黑社会的帮助下,老肯尼迪的萨姆塞特公司 搞到了 3 种最赚钱的私酒在国家的进口经销权。这个买卖一直做到 30 年代。 此外在 20 年代,老肯尼迪还钻入好来坞影界搞了不少牵线的幕后交易,从中 赚了大钱。

1929 年,美国经济危机爆发前夕,老肯尼迪和一些工业资本家像大众汽 车公司达瑞特和洛克菲勒等都知道市场将要面临的大崩溃,他们在市场崩溃 之前利用市场短缺赚了上百万的美金。用知情者的话说,“经济危机就是他 们一手制造的”。

30 年代,老肯尼迪利用他在东海岸地区发展基金争取捐资活动的影响, 进而为自己在美国政府中谋得了国家安全与进口贸易委员会主席的职位。4 年后,也就是 1938 年,地区发展基金会给了他“肥得流油、让人眼红”的驻 英国大使的职位,用以换取相应的一大笔钱。

与其他黑道人物不同的是,老肯尼迪一心要让儿子们在美国政界飞黄腾

达,他不仅要钱,还梦想着要权要势,要整个美国。在老肯尼迪的扶持下, 约翰·肯尼迪和罗伯特·肯尼迪兄弟俩在 50 年代中期已经当上并连任美国参 议员,正在准备向白宫冲刺。

而就在这时,老肯尼迪与他的顾问、黑社会头面人物弗兰克·卡斯特罗

吵翻了。于是弗兰克联系了美国各黑帮组织,准备签署一个针对老肯尼迪的 条约,以搞垮肯尼迪家族势力。如果此事得逞,老肯尼迪的儿女升官图必毁 无疑。为此,老肯尼迪求助于美国黑社会老大,奥菲特(芝加哥黑社会集团) 总头目莫尼出面消弭。

山姆·莫尼·吉安卡纳(1908.5. 24~1975.6. 19),原是意大利西

西里的移民(西西里岛是世界著名的黑手党发源地),青少年时代混迹于街 头无赖之中,后来加入臭名昭著的黑社会“42 号”帮派。在几十年经营中, 他通过谋杀、暴力、抢劫、色情等阴谋手段控制了整个芝加哥,直至全美国, 并将业务扩展到古巴、墨西哥、欧洲和亚洲。 1953 年,在哈瓦那召开了黑 社会各犯罪辛迪加老板大会。会上,美国全国 36 个最大犯罪团伙首领公推莫 尼为总首领。他的势力渗透到美国的各个行业之中,直接控制着大部分赌博 业、色情业、建筑业、运输业,以及毒品、宝石、军火走私等等。每年进项

达 10 亿美元。

1956 年 3 月,老肯尼迪风尘仆仆来到芝加哥东方大使饭店会见莫尼,请 求他制止并赶走弗兰克。莫尼指出,老肯尼迪过去靠弗兰克赚了不少的钱, 可是他过河拆桥,现在拒绝为弗兰克的一些非法资产做掩护,欠了弗兰克很 大一笔人情,违反了黑社会的规矩。老肯尼迪说:“我现在负担不起我们的 交情,我的儿子现在也负担不起我们的交情。”

“这是侮辱!”莫尼怒吼道,“你他妈的怎么想的?啊???你知道他 打算怎么报复你吗?”


“这我知道,他有一个条约反对我。” “那么,你怎么会认为我能为这件事做点什么???你想怎么样?” “你知道,我的儿子约翰·肯尼迪在政界正在不断地提升??我希望有

一天他能成为总统。现在,我不能让他受到威胁,是吧?” 莫尼转过身来:“那么你想让我干些什么呢?” “和弗兰克谈谈??让他明白。如果你不让这个条约停止的话,我就是

一个有瑕疵的人了。但是,只要我活着,我就能帮助我的儿子走进白宫。在 里面有个咱们的人,这难道不是我们全都向往的吗?”

莫尼又转向窗外,背对着老肯尼迪:“假如我和弗兰克谈判??我没有 看到这对芝加哥有什么好处??你对我们的帮助没有任何许诺。”

“我能回报,我会的。你现在帮助我,山姆,我将来会留心芝加哥?? 而你??可以坐在他妈的白宫的办公室里,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会得到从总 统那里得到的信息。但是,我只需要时间。”他焦虑地说,“我被逼无奈, 我想如果有这个条约,如果我儿子被搞成这种背景,他可能竞选不会成功, 现在你明白了我为什么要你去和弗兰克谈判了吧?”

莫尼转过身体,望着他的眼睛:“让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但是当你儿 子被选上的时候,你要实践你的诺言??那天是——”

老肯尼迪插话说:“那天也是你山姆·莫尼·吉安卡纳当选的一天。他

将是你的人,我发誓。我儿子??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会知道他欠你他父 亲的生命。他不会拒绝你的。你放心,我的诺言会实践的。”

当天晚上,莫尼给纽约挂了长途电话,那个反对老肯尼迪的条约被取消

了。

老搭档

这里,需要将莫尼与中情局的老关系做一介绍,以揭下文。早在 50 年代 初,莫尼的奥菲特组织就和中情局有了来往。莫尼曾经帮助芝加哥的联邦警 察局将中情局的鲍勃·马赫推上领导层,使他从泰斯手里夺过了领导权,从 而成为奥菲特的内线人物,并一直为它工作了多年。在中东、危地马拉和亚 洲,只要奥菲特组织需要,中情局都会提供帮助,为奥菲特组织的非法活动 提供保护。作为替黑社会服务的回报,中情局每年从哈瓦那运往美国本土的 贩毒利润中提取 100 万美元的好处费。中情局在其他方面也依照这个惯例, 一般从奥菲特的利润中提取 10%,“以供他们见不得人的一些挥霍”,这些 钱款大都存在瑞士银行、意大利银行和巴拿马银行,而且帐号秘密在相当长 的一段时间里一直相安无事。这种相互利用的关系构成了一个无孔不入的黑 势力。

50 年代后期,随着古巴国内暴乱骚动的逐步升级,美国政府想派兵支持 古巴的政变者推翻巴蒂斯塔的统治,以便使将来的新执政者对美国的利益提 供保护。中情局转而寻求奥菲特组织的帮助。这是很自然的事,因为他们在 哈瓦那有几百万美元的投资,这些利益正受到古巴动乱的影响。

奥菲特总首领莫尼同意与中情局合作。他派遣麦卡维利去充当哈瓦那首 领罗费肯特的助手(此人过去是中情局泰斯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他曾经和 奥菲特的人一起从事军火买卖和贩毒生意),以便保证合作的顺利实施。合 作的内容是:中情局从奥菲特手里购买军火(钱款出自奥菲特其他项目利润 中为中情局提取的好处费。因为在中情局的正当开支中没有这笔预算,无法 既支持巴蒂斯塔政府,暗地里又支持反政府组织),为古巴反政府组织(其


中包括卡斯特罗的组织)提供武器。奥菲特负责联系和购买军火,然后把它 们存放在中情局的仓库里,最后通过海运或空运到达古巴。中情局只负责接 受船只和飞机的运货。奥菲特组织的公司与政府有关部门(即中央情报局) 签订合同,把船只和飞机出租给它。麦卡维利负责与中情局联系并把枪支送 往洛杉矶;罗费肯特的另一个手下将和中情局的一些人把武器送给反政府组 织。

整个行动进行得很顺利,巴蒂斯塔政府最终被卡斯特罗的由 72 人起家的 游击队推翻了。为了庆祝他的胜利,美国迈阿密市长还带着乐队和身着军服 的少女亲赴哈瓦那。

莫尼与中情局还有其他交易。通过奥菲特与的关系以及隐密的银 行交易,莫尼帮助中情局将非法所得的数百万美元汇入顾问辛多纳的 “基金库”(用于收买政府官员、从事隐蔽行动等),作为交换,中情局向 提供了丰厚的施舍??此外,莫尼还在中情局的世界性走私和洗钱的 冒险活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资助·成功

1959 年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老肯尼迪知道,如果没有强大的黑社会予 以支持和协助,要想使他儿子约翰·肯尼迪克服障碍,获得总统提名是根本 不可能的。于是他再一次通过电话求助莫尼,这个能把整个国家的黑社会的 势力全部带过来为他儿子夺取总统宝座而效劳的人。

老肯尼迪告诉莫尼,“联合起来,咱们将势不可挡。”莫尼得出了自己

的结论,那就是操纵总统比当总统有意思。莫尼决定,全力以赴支持约翰·肯 尼迪竞选美国总统。当然,这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莫尼绝不会白白付出代 价的。现在,老肯尼迪已把自己的生命归功于莫尼,但是那远远不够,莫尼 要的是他的灵魂,以及他儿子的灵魂。

莫尼并不相信肯尼迪这个老头,为了保证他们的忠心,为了保证他们偿

还债务,莫尼命令好来坞的总管弗兰克·辛纳特拉以及另一个黑帮头子默雷 “为约翰·肯尼迪提供骚娘们来实现这个计划。”辛纳特拉是莫尼最信赖的 帮手,同时又是肯尼迪家族的好友,特别是约翰·肯尼迪的玩友。按照莫尼 的指令,辛纳特拉已为肯尼迪准备好了所需要的骚女人,而且还有更多的女 人在排着队等候前往??

在莫尼的眼里,老肯尼迪的儿子继承了他们的父辈对于女人肉体的强烈

爱好,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老肯尼迪经常出入卡尔纳瓦,打牌赌博,享受风 骚女人。50 年代初期,约翰·肯尼迪就已步其父的后尘,在卡尔纳瓦找了一 个僻静的小别墅,在里面尽情淫乐。莫尼本人曾多次参加肯尼迪们在卡尔纳 瓦的“聚会”。聚会中,这些男人“或与两个有时更多的卖笑女子一起淫乱。 在澡堂里、在过道中、在阁楼上、在地板上,但是从来不在床上。”莫尼自 己先后与几百个漂亮的影星和名模“享受肉体的欢乐”,而肯尼迪父子们也 不逊色,他们玩过的女人至少有 100 个以上。

莫尼快活地告诉别人,肯尼迪家族的人“喜欢那种秘密的、不正当的刺 激和激动,”而且“越不正当就越好”。莫尼相信,只要有合适的女人,他 就能把约翰·肯尼迪掌握在自己手中。

莫尼为了掌握肯尼迪家族的肮脏秘密,特地将卡尔瓦纳买下,所有地点 都用窃听线路连接起来。“我要给这个全美闻名的家族准备好足够多的烂泥, 在需要的时候抹在他们的脸上。”


1959 年秋,老肯尼迪与莫尼就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等事宜在芝加哥东方 使者酒店举行了 3 次秘密会谈,最后确定了相互间的协议,当时约翰·肯尼 迪也在场。由老肯尼迪和莫尼拿出初步方案,然后约翰·肯尼迪与莫尼进行 最后敲定。

在会谈中,莫尼提到了他与中情局的合作关系,约翰·肯尼迪对此惊诧 不已,一直牢记在心??

会后,莫尼得意忘形,他狞笑着对自己的弟弟说:“我已经从约翰·肯 尼迪和他下流的老爹身上弄到了不少烂泥,足以毁掉 10 个政治家的前途。我 这里有他们大量的照片、录音磁带、胶卷,都安放在保险柜里。美国公众一 定很高兴看到他们的总统被 3 个女人弄得舒舒服服。哼!我如果需要打出一 张王牌,钥匙就在这里!”

1960 年 1 月,在肯定自己收集的烂泥已经足够迫使肯尼迪家族遵守双方 订立的契约之后,莫尼指示辛纳特拉开始行动,支持约翰·肯尼迪当选总统。 辛纳特拉动员了他在影视界的所有力量,让好来坞的一大批明星出面支 持约翰·肯尼迪竞选,他们都与莫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时,由辛纳特 拉出面,邀请约翰·肯尼迪参加在好多个明星家里举行的支持他竞选的豪华 聚会。作为压轴戏,辛纳特拉邀请肯尼迪参加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由他的朋

友和支持者举行的集会。

在拉斯维加斯,肯尼迪被作为皇室成员接待。屋子里的一切,从卧室到 洗漱室都是那样富丽堂皇,极尽奢华。慢慢地,约翰·肯尼迪越来越深地卷 入莫尼的世界。“莫尼不一定参加明星们的每一次晚会,但是他的影响却从 每一个起居室、旅馆、舞会、闺房的的每一个角落里显示出来”,一切都由 莫尼那双看不见的手安排好了。

莫尼坚持要辛纳特拉再找一些合适的姑娘,并建议他再邀请约翰·肯尼

迪到拉斯维加斯的桑迪来,然后把这些“诱饵”介绍给未来的总统(莫尼称 这些女人为诱饵)。

1960 年 2 月 7 日,在拉斯维加斯的桑迪,辛纳特拉把他的又一个漂亮的

棕色美女朱迪·坎贝尔介绍给约翰·肯尼迪。在莫尼看来,朱迪与其他的骚 女人有所不同,对约翰·肯尼迪更有魅力。

3 月,约翰·肯尼迪与朱迪·坎贝尔正式同床,并经常从他的政治竞选

中抽出时间来与她幽会。莫尼得知这个消息欣喜若狂。他就是要在约翰·肯 尼迪身边安置一个“正式的”姘头,这样才有利于控制肯尼迪。约翰·肯尼 迪频频换女人曾使莫尼大伤脑筋,因为这容易使约翰·肯尼迪失控。

竞选活动开始了。其间,莫尼与老肯尼迪和约翰·肯尼迪在纽约、芝加 哥和卡尔纳瓦多次会面磋商。约翰·肯尼迪对美国的几个州有点担心,其中 最担心的是西弗吉尼亚。莫尼通过他在卡尔纳瓦的代理人史基利告诉老肯尼 迪,他可以负责解决西弗吉尼亚的选票,但有一个条件,就是约翰·肯尼迪 当上总统后,要让阿多尼斯回国。因为东部的黑帮伙计们希望阿多尼斯回来。 “让一个被放逐的匪徒重新回到这个国家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老肯 尼迪和约翰·肯尼迪说,他们需要考虑一下。

莫尼还向肯尼迪父子说明,目前卡车司机协会不会公开出来支持约翰·肯 尼迪,否则会使麦卡锡委员会对豪夫及其手下产生怀疑。“但是在这之后就 好办了,不会出问题的。”莫尼从协会中提取 200 万美元支持约翰·肯尼迪 的竞选活动,条件是要约翰·肯尼迪指令罗伯特·肯尼迪不管卡车司机协会


的事。约翰·肯尼迪同意了。 整个肯尼迪家族都出动了,为约翰·肯尼迪在西弗吉尼亚州拉选票。然

而,真正能得到选票的地方是在那些大型场面、摄像机镜头之外。莫尼派史 基利带着满满一箱子钞票赶赴西弗吉尼亚州,这是他再次追加的 50 万美 元??

7 月,在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肯尼迪击败汉弗莱,获得民主党 总统候选人提名。会前,莫尼与老肯尼迪讨论了约翰·肯尼迪竞选伙伴的人 选。莫尼代表黑帮势力向老肯尼迪推荐一个叫林登·约翰逊的得克萨斯州参 议员作为约翰·肯尼迪的竞选伙伴。尽管老肯尼迪并不喜欢约翰逊,“但是 我们需要约翰逊留在白宫,”这样,“我们可以操纵整个他妈的国家了”。 老肯尼迪同意了。“因为他欠约翰逊不少情:作为给老肯尼迪的一个恩惠, 约翰逊让约翰·肯尼迪进入了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它奠定了约翰·肯尼迪政 治生涯的基础。”于是,老肯尼迪说服了他的儿子选择约翰逊作为他的副总 统竞选伙伴。这一决定使肯尼迪的支持者,包括罗伯特·肯尼迪对此责骂不 已。

虽然肯尼迪得到了奥菲特全力的支持,但奥菲特仍然是“两面下注”, 他们绝不在一家身上押赌注。莫尼和另一个黑手党头子马塞罗给了共和党总 统竞选人尼克松 100 万美元。同时,给林登·约翰逊也是 100 万美元。但是 都比不上给约翰·肯尼迪的数目。奥菲特光是为约翰·肯尼迪初选时的选票 就花费了 800 万美元。

奥菲特组织与尼克松一直相处得很好,莫尼在华盛顿还与他多次会面。

当时尼克松在艾森豪威尔政府中担任副总统,并以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的身份 与肯尼迪竞争。尼克松在政府中帮过奥菲特的忙:给了莫尼一些高速公路修 建合同。在此之前的 1947 年,由于他的出面,使莫尼在得克萨斯州的一个黑 帮头子罗比免于在议会面前受到质询(当然,“奥菲特也帮了他和他的中央 情报局的一些伙计的忙”)??正因为尼克松与奥菲特的关系不错而且源远 流长,相互间比较了解和信任,因此曾有人主张在总统竞选中支持尼克松。 但莫尼认为,当初尼克松竞选参议员时,奥菲特在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帮了他 的忙,而且,现在也为他竞选总统下了注,因此不欠他的人情。特别是,老 肯尼迪已经许过大愿,这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支持尼克松是“一条安全的路 子,但安全的路子不能通向我想到达的地方”,对于莫尼来说,支持尼克松 得到的是“牛奶”,而支持肯尼迪得到的是“整个奶牛”。“究竟是要牛奶 还是要奶牛?我呀,我要的是整个奶牛!”莫尼斩钉截铁说。

1960 年 11 月 8 日,一场势均力敌的竞选在全美国展开了。为此,莫尼 让辛纳特拉任职于竞选办公室,每隔半小时收到一些竞选报告,通知幕后坐 镇的莫尼。前一阶段,均表明肯尼迪领先,但到了午夜,形势发生了逆转, NBC 电台新闻发言人预言尼克松将取得胜利??在一阵匆忙中,约翰·肯尼迪从 哈依尼斯机场给芝加哥黑帮头子达利打电话,火速求援。达利找到了莫尼, 于是莫尼向其余尚未公布投票结果的地区的黑帮首领们发出紧急行动的命 令,要他们竭尽全力扭转败局。莫尼的手下人马以约翰·肯尼迪的名义动员 起来了,把所有能想到、能运用的阴谋手段全部施展出来。莫尼急红了眼, 他豁出去了,简直把老命都搭上了!

为了保证选票,奥菲特组织成员四处招揽民众,从一个选区到另一个选 区,从一个投票处到另一个投票处,以至于他们投了大量超额的选票。站在


投票箱前,他们很清楚,所有的选票都将归于肯尼迪。偶尔有一些不明底细 的市民宣称,他们不需要这样的暴政,于是便遭到莫尼手下恶棍们的毒打, 一些人的胳膊和腿骨被折断,以至于投票站被迫关闭??

在不少地方的选区(例如芝加哥),选票是故意伪造出来的。在尼克松 的根据地伊利诺斯州,他只赢了 4500 张选票。在官方要求重新统计的时候, 却没有人去复查,同时,奥菲特组织向尼克松施加了压力??尼克松本人承 认失败了。

就这样,约翰·肯尼迪仅以不到 10%的优势击败了尼克松。莫尼后来承 认,光凭他个人根本无法取得成功,黑手党所有成员都发挥了重要的和不可 替代的作用,正是集体的力量,才勉强将约翰·肯尼迪推上总统室座。如果 没有奥菲特全力以赴的支持,肯尼迪家族即使累吐血也断不会入主白宫。

作为约翰·肯尼迪的最大支持者,莫尼同意辛纳特拉去华盛顿筹备总统 就职庆典,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盛大的庆典??

古巴问题

就在肯尼迪正式上台之时,莫尼利用白宫的新关系,开始着手扩大他的 黑社会圈子,接触各种独裁者、总统和皇帝。他们来自各个国家,如海地, 多米尼加、伊朗、黎巴嫩、意大利、法兰西、尼加拉瓜、危地马拉、菲律宾 和老挝。

8 月份,莫尼与中情局的朋友们商定共同打击古巴的卡斯特罗、多米尼

加的特鲁希略和“刚果的黑鬼”卢蒙巴。 莫尼曾经告诉他的弟弟:“无论如何要给卡斯特罗以重大打击,至少奥

菲特帮要这样做。肯尼迪一上台,卡斯特罗就会受到打击??美国所有的人

都必须资助我。” 莫尼回忆说:“我们帮助中央情报局将武器运给卡斯特罗,原指望那家

伙会补偿我们,在生意上给我们便利。但是卡斯特罗忘恩负义??如果曾经

存在过一个杂种的话,他就是一个他妈的双倍的杂种!” 莫尼继续谈到,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是最早策划除掉卡斯特罗的人

之一,他挑选了比斯尔和爱德华兹来实施这一计划;为了取得奥菲特的帮助,

他们拜访了马休。“马休经常与联邦调查局打交道,他为我们的‘卡车司机’

(协会)律师朋友威廉姆斯做事,和巴尼斯特一样是我们的大使,他现在已 去新奥尔良警察局工作,与中情局一起处理古巴流亡者的问题。马休和巴尼 斯特一直为中情局工作,他们是好人,倒霉的好人。他们使我赚了很多的钱。” 莫尼与马休第一次见面后,就让他的助手约翰·罗塞利往来于马休和中 情局之间。同时,莫尼将鲁比调回去,让他给弗罗里达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 古巴流亡人员提供军火和装备,此前,莫尼的手下弗兰克已派人与中情局的

哈维一起行动了。

11 月,罗伯特·肯尼迪被任命为司法部长。这个消息使莫尼十分失望和 愤怒,他大骂约翰·肯尼迪是个混帐。此时,莫尼主要依靠辛纳特拉和汉弗 莱与约翰·肯尼迪联系。为了施加压力,莫尼指令罗塞利密切注意西方国家 对肯尼迪的关心,同时让他在哈瓦那赌场的老板麦克维尔到卡尔瓦纳去,加 强监视肯尼迪家族经常出没的娱乐场所。

1961 年初,莫尼先后两次派人去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面见肯尼迪,想弄清 底细:任命罗伯待·肯尼迪为司法部长是用意何在?奥菲待的利益如何得到 保护?后来,莫尼亲自去白宫会见肯尼迪,然而,会谈的结果丝毫没有打消


他的疑虑。 莫尼认为,老肯尼迪把罗伯特·肯尼迪安置在司法部的用意,只有两种

可能:1.让罗伯特·肯尼迪钳制联邦调查局的胡佛,并告诉他,在老肯尼迪 和约翰·肯尼迪同意的时候,再撤除奥菲特组织;2.把罗伯特·肯尼迪作为 亲信使用,将联邦调查局的精锐部队交给他,以消灭那些接受了肯尼迪家族 好处的人。这两种可能性相比较,前者显然是不成立的。也就是说,老肯尼 迪将通过罗伯特·肯尼迪在“向有组织的犯罪开战”的名义下,把奥菲特清 扫出去。

就在莫尼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约翰·肯尼迪开始通过朱迪·坎贝尔捎 给莫尼一份联邦调查局的机密备忘录,总统还通过玛丽莲·梦露和安吉·狄 金森等与他同床共枕的女明星给莫尼传送文件。

对于莫尼从总统那儿得到的文件的研究表明,约翰·肯尼迪是一个警惕 的人,联邦调查局对莫尼的监视是高度细致的,而且令人难以置信的广泛。 过去,莫尼把联邦调查局人员当做儿童侦查员看待,而这些文件表明,联邦 调查局比他想象的要恐怖得多。虽然莫尼在联邦调查局至少有一个提供情报 的内线,但极难获得更多的东西。莫尼答应了约翰·肯尼迪,他将注意和约 束自己的行动。但是,莫尼进一步认定,约翰·肯尼迪已经违背了他在选举 前的诺言。

后来真相暴露出来了。约翰·肯尼迪给莫尼的文件只不过是一些经过严

格挑选的关于胡佛每日议题的联邦调查局备忘录。像莫尼搞窃听勾当这类内 容的文件,约翰·肯尼迪丝毫没有透露给莫尼。

与此同时,作为司法部长的罗伯特·肯尼迪正计划向犯罪组织发动历史

上从未有过的最大规模的进攻。他编制了一个全国 30 个主要犯罪团伙首领名 单,在这份名单上,第一个人就是山姆·莫尼·吉安卡纳。

司法部长命令联邦调查局加紧追查犯罪团伙。为了扩大名声,罗伯特·肯

尼迪还亲自带领警察到车上检查那些逃税的社会底层小人物。

早在 1959 年,莫尼就让手下人豪夫在麦卡锡委员会主任律师罗伯待·肯 尼迪经常出入的地方安装窃听器。豪夫在中情局的窃听专家斯品德尔的指导 下学习技术专长。斯品德尔被政府官员和下层社会称为“线路之王”,一向 以高超熟练的技术而闻名。他经常帮助奥菲特组织,同时,中情局也和他一 样对黑帮很够意思。

到了 1961 年,莫尼又把斯品德尔请来。在莫尼的紧急命令下,斯品德尔

指挥奥菲特和中情局的一队专业人员进行工作,“在肯尼迪经常去的每一英 寸的地方布置线路,将肯尼迪家族置于看得见的网络和电子监视系统之中。” 为了完成跟踪司法部长和总统的任务,莫尼找到他的中情局老搭档马 休,要他组织一队侦探,监视肯尼迪家族。“我要知道他们什么时间大便,

如何性交。只有马休手下的人和中情局的人能够知道这些”。

1961 年 4 月,马塞罗在总统的指示下被流放到危地马拉。此时,莫尼最 坏的担心更加重了。尽管马塞罗在约翰·肯尼迪的竞选中立下汗马功劳,也 不足以使罗伯特·肯尼迪给予他某种保护或宽恕。这给莫尼一个强烈的暗示, 他不能置之不理。莫尼说,他在“中央情报局任职的朋友们得知此事,一个 个气得脸发青,他们打算将马塞罗秘密运回美国。但由于他们现在卷入到推 翻卡斯特罗的行动中,因而无法从手头的任务中转移过多的精力。”

莫尼此时也已深深卷入到中情局颠覆古巴的行动中去了。为了便于和政

府打交道,他选择了理查德·凯因作为他的代理人。凯因是一个英俊的年轻 人,他的真名叫瑞卡多·斯卡泽蒂。他是一个数学天才,通晓 5 种语言,又 是一名神枪手,他是芝加哥警察局培训出来的,奉莫尼之命,他成为中情局 的特工,并参加了在迈阿密对古巴流亡人员的训练。猪湾行动计划制订后, 凯因回到芝加哥。此后不久,莫尼得到了中情局的帮助,将凯因安排在一个 高度机密的位置上:谢里夫办公室的首席调查员。谢里夫是莫尼的对头,也 是一个声名显赫的暴徒。趁他不在,莫尼在他的心脏安插了一个真正的特务。 为了暗杀卡斯特罗,中情局和奥菲特分摊了伊利诺斯化工大学的一批有 才能的研究人员,他们研制的致命的化学毒物已经被这两个组织使用了很多 年、很多次。它包括:掺毒的雪茄;通过皮肤吸收的致命的细菌粉末;掺入 药剂的化妆品,如果把它涂在脸上或身上,将导致剧烈的心脏病;高效毒药

——“只需 1 滴,即刻死亡”,用以倒入食物或饮料中;致癌的可注射的化 学制剂;采用放射 X 光的办法让卡斯特罗患上癌症;还有慢慢起作用的致命 的病毒??这花样繁多的手段不管多么隐蔽和高明,最后都没有成功。

最初,莫尼和中情局的朋友们都没有认识到暗杀卡斯特罗有多么困难; 他们不知道,所有的食物和饮料都是经过取样的,在卡斯特罗来到之前,都 由政治犯尝试过了。所以,他们最先暗杀卡斯特罗的办法——在饮料中下毒, 使他对阴谋有了警觉,这反而使他更加安全了。

此外,卡斯特罗周围都是忠勇的卫兵,从技术方面看,武力攻击很难得

手;而另一方面,职业杀手留着卡斯特罗的性命,就能够不断地收取黑社会 的金钱,因为他们还要靠谋杀而生存;奥菲特的成员则没有为政治理想去卖 命的蠢货,这也是暗杀活动屡试不成的原因之一。

4 月 14 日,猪湾行动开始,然而仅仅 3 天的功夫就全军覆没了。

在中情局内部,“人们对总统和司法部长近乎叛国的行为感到失望”。 紧接着,肯尼迪兄弟俩关于砸碎中情局的誓言招来了愤怒,掀起了轩然大波, 它使秘密计划中那些与莫尼有关的人担心“肯尼迪会对中央情报局的自作主 张和它的存在进行威胁。”他们的看法加强了莫尼对肯尼迪家族的怀疑。正 是在这种骚动不安的气氛中,美国两股最强大的势力结成了同盟。“奥菲特 和中央情报局现在有了共同的敌人:美国总统。”

反目成仇·一尸多用

对于莫尼来说,他还面临着其他威胁:联邦调查局已经向奥菲特施加压 力,莫尼不论走到哪里,都被严密地监视着。不久前,联邦调查局与他的信 使威廉·“行动”·约翰逊建立了秘密联系。为了杀一儆百,莫尼让他的副 手布西里去“处理”约翰逊,“越可怕越好”。

于是,约翰逊这个 300 磅重的贷款专家被绑架到芝加哥的屠宰场,挂在 一个 6 英寸长的铁钩上。布西里和打手们对约翰逊使用了连恶魔都会嫉妒的 刑具:扳手、碎冰锥、剔骨刀、酒精喷灯??。另外,他们在他的膝盖上扎 针,把赶牛用的通电的刺棒塞进他的肛门和直肠??撕心裂肺的疯狂尖叫逐 渐微弱下来,凶手们把他放在绞盘上,再泼些冷水??经过两天彻夜不停的 拷打,约翰逊终于幸运地死去了。

从年初以来,莫尼对肯尼迪家族的最后控制几乎消失。尽管莫尼一直努 力坚持一个挥之不去的信念:他支持的总统应该而且能够保护他。但是到了

6 月份,这个家族开始切断与奥菲特的联系:汉弗莱突然在椭圆形办公室不 受欢迎;肯尼迪们已开始公开冷落弗兰克、辛纳特拉,并拒绝邀请奥菲待指

定的歌手在最近重建的“棕榈春天”庄园度假。 为了使他对辛纳特拉的轻慢显得有理,罗伯特·肯尼迪提交了由联邦调

查局准备好的 19 页的报告,强调指出辛纳特拉与黑社会有联系。而与此同 时,约翰·肯尼迪让人给辛纳特拉送消息,说他是一个不检点的人,因而他 的表演在白宫和总统府的其他社会职能部门是不受欢迎的。

不仅如此,老肯尼迪还向奥菲特传话说,司法部长不允许阿多尼斯回国, 因为他们对美国的许诺比西弗吉尼亚州的选票要早。同时,莫尼在新奥尔良 的合伙人、被迫跑到危地马拉丛林躲藏的马塞罗也没有得到赦免,他只好偷 偷潜回美国不能公开露面。

肯尼迪家族还拒绝了朱迪·坎贝尔对白宫的拜访;从 3 月开始,约翰·肯 尼迪再也不向奥菲特提供联邦调查局的报告了??

最使莫尼愤怒的是,罗伯特·肯尼迪要求联邦调查局加紧向犯罪组织进 攻,“使这个国家摆脱山姆·莫尼·吉安卡纳之流的骚扰和控制”;整个莫 尼家族(包括那些与奥菲特无关的亲属)都被严密监视起来,法院、议会和 其他政府机构不时传唤他,调查犯罪活动??肯尼迪家族当初应允对他的赦 免,原来都是骗人的鬼话。

为了躲避美国国会的调查,莫尼不得不流亡墨西哥。 正如莫尼所说,肯尼迪家族一面毁约,一面哄骗,对奥菲特“搞双重骗

局。”

过去几个月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对于莫尼来说,都是双重欺骗的确凿证 据。如果不开战的话,他在奥菲特的地位以及他遍布全国的喽罗将蒙受无法 弥补的损失。很简单,美国的头号歹徒在整个一生中从未被人当做傻瓜看过

——反之,如果他被人当做傻瓜看待,那么那个冒犯他的人就绝不能继续活

下去。

莫尼决定:“我打算给他们传送一个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信息。”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莫尼利用中情局的帮助,搜集了肯尼迪家族在性行

为方面的大量罪证,他打算把肯尼迪家族中这些肮脏虚伪的东西向全世界曝

光,在必要的网络中去彻底摧毁肯尼迪王朝。 当然,这种方法中还存在一个敲诈的问题。莫尼想以此来迫使肯尼迪家

族就范。但是,在暴露肯尼迪家族罪恶的时候,势必会将中情局与奥菲特组

织的真实关系也暴露出来。因此,莫尼勉强同意了他的中情局老朋友们的意 见:敲诈是不可能的;从对肯尼迪家族的监视中获取的任何信息可以通过一 些更为间接的方式来使用。

几个星期来,莫尼为达成的这个协议而痛惜。明明知道自己有足够的证 据永远地毁灭肯尼迪家族,但却不能使用它。这使莫尼加深了忧虑。

经过长时间的苦苦思索,莫尼终于找到另一种办法,这对于肯尼迪问题 将是一个更为持久的解决。这个解决方法就是——玛丽莲·梦露。

玛丽莲·梦露长期以来一直与奥菲特有着密切来往。她崭露头角时得益

于 70 岁的好来坞制片商、奥菲特的伙伴乔·施恩克。随后,施恩克把玛丽莲·梦 露介绍给另一个制片人科恩,经常给她拍一些廉价商业片。此时的玛丽莲·梦 露只是个两毛五分钱的电影角色。两个制片商得到的回报是与玛丽莲·梦露 同床睡觉。

到了 1953 年,玛丽莲两毛五分钱的电影生涯结束了。在拍过轰动一时的 裸体挂历之后,玛丽莲凭借电影《尼亚加拉》而跻身于明星界。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