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虎行动 玉虎行动 第157章 狩猎一号

flxlrh303 收藏 4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狩猎一号说完,身子诡异地动起来,就像一条无骨的软皮蛇在扭动,观之毛骨悚然。 “啸——”寒光乍现,犹如流星划破穹空,绚丽多姿。 一抹寒光如闪电般电射向梁麒麟,那是狩猎一号发射飞刀。狩猎一号身子随着飞刀而动,飞刀甫一出手,他的身子却诡异地腾空而起,向后飞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2.html


梁麒麟望着柳飞燕,心里一阵绞痛,但爱莫能助,柳飞燕是自作自受,她种下的苦果她要独自无声地吞下。

窗帘无风自动,飘荡起来,就像无数的孤魂野鬼破窗而入。

梁麒麟嗔目厉声大喝:“小心——”

“哐啷——”一枚黑不溜秋的东西落在大厅中,落在梁麒麟等人和柳飞燕、柳爱国之间。

“嗤——”黑东西冒出一股烟。

烟雾白茫茫的,浓浓的,浓如阿里山上的云海,使人顿生置身彩云飘渺的天池楼阁的感觉;烟雾香香的,香如怀中十八佳人身上迸发出来的淡淡体香;烟雾甜甜的,甜如初恋情人的初吻。

呼吸了这些香甜的浓雾,令人四肢百骸无不舒畅,仿如孩提时置身母亲温暖的怀抱中那么温馨和舒畅;也如置身万顷碧波中的一叶小舟,随着波浪的起伏上下摇晃,悠闲、写意无限。

“闭着呼吸——”在窗帘无风自动时,梁麒麟已经像猎豹般腾身而起,一把扑倒李政委就接连滚动,滚向背风的一个墙角。

寒光乍闪,一抹幽光划过李政委刚才站立的地方,射在李政委背后的酒柜上,发出“卟“的一声轻响,只露出刀柄在轻微地颤动。只要梁麒麟的动作稍慢,李政委就要命丧飞刀之下。

“咦?狩猎一号?”浓雾中传出柳飞燕惊奇的声音,“啊——”柳飞燕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就像濒临死亡的受伤野兽发出最后的悲鸣。高分贝的惨叫声直冲云霄,能刺穿人的耳膜,使人血液翻腾不已。

惨叫声戛然而止,就像咽喉被人捏碎,跟着传来人体摔落地面而特有的“嘭——嘭——”的响声,最后是“劈里啪啦”杯子破碎的声音。

梁麒麟在柳飞燕发出“咦”声时已经弹身而起,防身的勃朗宁手枪赫然擎在手中;在柳飞燕发出震天撼地的尖叫时,他已经像愤怒的子弹般射向另一扇窗门。人在空中时,他枪口向上,轻扣扳机。

“砰砰——”两声尖锐的枪声狠狠地撕破了寂静的夜空,吹响了战斗的号角,惊醒了值勤警卫。

“呜——”警卫吹响哨子,吆喝声此起彼伏。“嚓嚓嚓——”窗外传来警卫人员纷乱的脚步声,同时还传来如暴风雨般密集的拉动枪栓的声音。

梁麒麟就像灵狐一样轻灵地掠上窗台,双手抓着窗帘,双脚狠狠地蹬在窗台上,身子就像出膛的炮弹般激射而出。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条身穿紧身夜行服的黑影在屋顶瓦面晃动,如弹丸般跳跃。

梁麒麟使劲地扯窗帘,窗帘架发出一声刺耳的悲号,散架掉地。梁麒麟就借着这拉扯的力度,就像荡秋千似的一招巧燕翻云,掠上了毗邻的屋顶,刚好堵住黑衣人的退路。

两人相隔三米,对峙着。

在皎洁的月光下,黑衣人肌肉喷张,那一块块怒突的肌肉似要破衣而出。随着黑衣人的动作,肌肉流动,很有韵律感和动感。但梁麒麟没有注意这些,而是紧盯着黑衣人的双眼。黑衣人的双眼迸射出诡秘的幽光,就像饿狼的目光。

这难道就是在夺魂谷和梁麒麟有一战之缘的狩猎一号吗?

刀,狭长的刀,杀人不见血的好刀。杀人的刀在黑衣人的手上,黑衣人缓缓地舞动着刀。

皓月映照,刀身颤动,迸发出削骨的奇寒。

枪,精致小巧的手枪,能夺人性命的勃朗宁手枪。手枪在梁麒麟的手上,手枪怒指眼前的黑衣人。枪身很稳,绝没有丝毫的颤抖。

梁麒麟眼睛眯成危险的麦芒状,一字一字地蹦出来:“狩——猎——一——号?”

黑衣人就像猫头鹰似的瞳孔收缩成针锋状,眼中寒光四闪。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自投。你自投罗网,省我不少精力。”梁麒麟缓缓道。

李政委警卫连的战士们在院子下面擎着冲锋枪,乌卒卒的枪口闪烁着死亡的气息,对准狩猎一号。

“嘎嘎,我任务失败,找你同归于尽。”狩猎一号的声音阴冷,硬邦邦的,阴森森的,犹如腊月寒风一般冷酷刺骨,若萦绕不散的阴魂。

狩猎一号说完,身子诡异地动起来,就像一条无骨的软皮蛇在扭动,观之毛骨悚然。

“啸——”寒光乍现,犹如流星划破穹空,绚丽多姿。

一抹寒光如闪电般电射向梁麒麟,那是狩猎一号发射飞刀。狩猎一号身子随着飞刀而动,飞刀甫一出手,他的身子却诡异地腾空而起,向后飞扑。原来狩猎一号发射飞刀只是虚招,目的只是想延迟梁麒麟追击的时间而已。他也深知梁麒麟身手不凡,想换另一个方向逃遁。 只要他逃出柳府大院,蹿入市中心,即使千军万马也难以奈何他。当然,如果能一刀击杀梁麒麟,那更是上上签。

近在咫尺,飞刀凌厉。飞刀未到,死神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屋顶的琉璃瓦面比较滑,难以跳跃腾挪。梁麒麟的身子软软地倒在瓦面上,张开狰狞面容的死神在梁麒麟的头顶一掠而过,最后死神垂头丧气地消失在黑暗中的某处。

梁麒麟躺在瓦面上,凌厉的眼神扫去,狩猎一号已经远离他六七米远。狩猎一号踏在瓦面上如履平地,若一个幽灵般扭曲跳跃。

“砰砰——”梁麒麟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出。但是由于狩猎一号身体不停地扭曲蹦跳,难以锁定目标,梁麒麟的两枪徒劳无功。

已快到大院的边沿,狩猎一号眼中闪出喜悦之色。可惜他高兴得太早,忘记了院子下面的警卫连。

梁麒麟开枪已经发出明确的命令,几十支冲锋枪对着瓦面上若跳虱般蹦跳的狩猎一号猛扫。暴风骤然般的弹幕没有留下任何死角,向狩猎一号覆盖过去。

人类的速度即使最快,也快不过子弹。狩猎一号无论他怎样拼命地扭曲闪避,都逃不过子弹热情的亲吻。狩猎一号被子弹射成蜂窝煤状,尸体骨碌碌地滚下瓦面,跌落在大院里。


梁麒麟撕开黑衣人的面罩,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彪悍男子。如果梁麒麟没有忘记的话,这人就是他第一次和梁卫国相见时撞进来的那个伙计,可惜梁麒麟当时的视线不能转弯,看不见这个伙计转身后眼中凶光闪现。

他担心大厅中众人,顾不上详细检查狩猎一号的尸体,旋风般冲上二楼。大厅中横七竖八地躺满人,李政委和几个提枪的警卫人员一筹莫展地站着。梁卫国正吩咐警卫人员提水上来,说:“他们只是嗅了忍者的迷魂烟,用水冲冲脸就能清醒过来。”

梁卫国看见梁麒麟上来,没有问他追击的结果,而是指指满地的人员,特别指指柳爱国父女。

彭建国司令员、黄彩蝶、李定贵躺在地下,而彭棒子则躺在担架上。他们一脸红润,面带微笑,就像进入甜蜜的梦乡,梦到美好未来似的。

柳飞燕仰面躺在沙发上,一把飞刀插在她的心脏上,胸脯被鲜血浸湿,在灯光下显得异常的耀眼,夺目。她的俏脸惨白,充满震惊之情。可能她在见到狩猎一号突然出现时非常震撼,心脏骤然停止跳动,她脸上的震惊之情还没来得及消褪,就永久地凝结在她曾经俏丽的脸庞上。她嘴巴怒张,凤眼圆瞪,紧盯着天花板,死不闭目。她的双目流露出不信、惊愕、怀疑、愤怒、绝望和留恋等复杂的情感

梁麒麟眼眶湿润了,他的心针刺般疼痛起来。柳飞燕和他毕竟青梅竹马,在法律上毕竟是他的妻子,毕竟今天才和她订婚。柳飞燕落得如此下场,他怎能不痛心?他轻叹一声,伸出右手放在柳飞燕的脸庞上,从上而下轻抹,柳飞燕眼睛闭起了。

柳爱国俯身躺在柳飞燕的脚下,他的脖子上有一道剑痕,利刃划破柳爱国的咽喉。梁麒麟蹲下来,凝注着柳爱国的剑伤,久久不语。柳爱国是曾经是他的偶像,曾经是他学习的榜样;柳爱国也是他的长辈,是他的上级,更是他的泰山大人。柳爱国对他的关怀和溺爱他历历在目,仿如放电影似的在他的眼前极速掠过。柳爱国如此惨死,教他如何不悲戚?

梁卫国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轻声说:“他们自作孽,是咎由自取,能有如此下场,已经非常对得起他们了。”

这时候,彭建国、李定贵等人已经被冷水淋醒,他们瞪着迷茫的双眼,茫然地望着大厅内的一切。李定贵晃晃脑袋问梁麒麟发生了什么事。梁麒麟淡然说日寇的狩猎一号任务失败,狗急跳墙之下想前来刺杀李政委等领导人。

狩猎一号被射成蜂窝状,他的尸体上有许多忍者必备的小玩意。李政委踢踢狩猎一号的尸体,感叹说:“前线和敌后的间谍战我们都取得胜利,玉虎行动取得圆满成功,终于可以落幕了。”

“李政委,今晚举行庆功大会是不行了,我们明天晚上八点举行吧,在大会上我宣布揭竿起义。”彭建国说完微笑着转身对梁麒麟道:“梁组长,你重返军统还是跟着你父亲猎日一号走?”

梁麒麟笑了,说:“军统还有我容身之地吗?彩蝶同志,你说对吗?”

黄彩蝶就像一朵凋谢的玫瑰花,非常落寞。她的眼睛无神,呆滞地望着自己的脚尖,好像没有听到梁麒麟的说话。黄彩蝶一生坎坷,受尽凌辱,曙光来临之际,意中人去却战死沙场,造化弄人啊。

随着时间的转移,心灵的伤疤会渐渐地痊愈。但目前一定要分散黄彩蝶的注意力,人只有劳碌的时候才能没有时间品尝痛苦。

梁麒麟暗叹一口气,紧紧地握着黄彩蝶的双手,说:“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彩蝶同志,你和李定贵同志熟识电影院的情况,明天会场的布置就有劳你和李定贵同志了。”说完,他还抓紧黄彩蝶的小手使劲地摇晃几下,然后转身对李定贵说:“具体的工作就辛苦你了。”

“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李定贵挺胸,收腹,立正,严肃地说,黄彩蝶的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意。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