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从年头秀到年尾 萨科齐出够风头

jiangtian082 收藏 2 134
导读:   从年初抛出“相对大国论”到年中成立“地中海联盟”;从打破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孤立、积极介入中东到两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斡旋两国冲突;从借全球金融危机之机带头挑战美国金融霸主地位,再到现在顽固会见达赖挑衅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今年在国际舞台上上演了一出出“政治秀”,从年头“秀”到了年尾,可谓出尽了风头。   国际在线分析文章称,如果没有突发的俄格冲突以及金融危机,地中海联盟应该是萨科齐今年的一场大戏。早在竞选总统期间,萨科齐就已抛出了“地中海联盟”构想。根据萨科齐最初的构想,这个联盟将由地中海沿岸的欧盟

从年初抛出“相对大国论”到年中成立“地中海联盟”;从打破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孤立、积极介入中东到两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斡旋两国冲突;从借全球金融危机之机带头挑战美国金融霸主地位,再到现在顽固会见达赖挑衅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今年在国际舞台上上演了一出出“政治秀”,从年头“秀”到了年尾,可谓出尽了风头。

国际在线分析文章称,如果没有突发的俄格冲突以及金融危机,地中海联盟应该是萨科齐今年的一场大戏。早在竞选总统期间,萨科齐就已抛出了“地中海联盟”构想。根据萨科齐最初的构想,这个联盟将由地中海沿岸的欧盟成员国和地中海南岸的一些国家组成,法国在这个联盟中充当带头人的角色。法国想通过领导地中海联盟,从而在欧盟中得到更多的话语权。但法国这个构想遭到德国为首的一些欧盟成员国的极力反对。

为了不让自己“雄心勃勃的”构想成为泡影,今年以来,萨科齐不断在地中海南岸国家和欧盟各成员国之间展开穿梭外交,成功促使欧盟各国同意成立地中海联盟。虽然最终版本的地中海联盟与萨科齐的初衷大相径庭,但当首届地中海联盟峰会今年7月在法国巴黎召开时,还是让萨科齐挣足了面子。来自43个地中海南岸国家和欧盟成员国的领导人齐聚巴黎,又是参加地中海峰会,又是出席法国国庆庆典,一时间,巴黎仿佛成了地中海国家的中心,让萨科齐大大风光了一把。

地中海峰会风光过后,萨科齐可没舍得让自己的“光辉形象”从国际舞台上淡出。此时已是欧盟轮值主席的萨科齐正在盘算着如何再风光地打把“奥运会开幕式”牌。自今年“3.14事件”以来,法国不分是非黑白,一味指责中国,致使法中关系陷入低谷。萨科齐更是公然跳出来与中国对着干,他不仅公开呼吁欧洲国家首脑应根据“北京与达赖对话”的情况,来决定是否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要”跟达赖见面。可惜,这回萨科齐不但没风光起来,最后反而弄得灰头土脸。

可是,有点郁闷的萨科齐很快就又找到了新的“秀场”,一场局部冲突让他十足过了把“政治强人”的瘾。8月8日凌晨,格鲁吉亚军队与南奥塞梯武装人员在该地区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俄罗斯随即出兵介入该区,格俄冲突由此爆发。随着格俄冲突逐步升级,萨科齐8月12日以欧盟轮值主席的身份前往俄格两国进行外交斡旋,双方在其斡旋下签署了和平协议。从而避免了格俄冲突进一步升级。9月7日,萨科齐与欧盟高官再次前往俄格两国进行斡旋,以确保停火协议得到执行。两次斡旋,不仅让萨科齐在世人面前成功塑造了“政治强人”的形象,而且让法国成为俄罗斯与欧盟对话的优先对象。从而,使法国在处理欧盟与俄罗斯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

随着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银行9月中旬宣布破产,这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的大火也逐渐蔓延到了欧洲。作为欧盟轮值主席的萨科齐此时俨然以欧洲的“家长”自居,要带领欧盟各路兄弟灭火。他先是召集德、英、意三国领导人搞了场欧盟四国小型峰会,紧接着又主持欧元区15国领导人会议。

随着金融危机愈演愈烈,萨科齐的“雄心”也不断流露。他声称要对这场危机的肇事者“追究责任,绳之以法”,并高呼彻底改革现有国际金融秩序,推动建立“有序资本主义”体系。一方面,他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一同前往美国“逼宫”,“迫使”布什用意召开全球金融峰会,另一方面,趁亚欧峰会之际,希望说服亚洲国家在华盛顿峰会上助其“夺权”。华盛顿峰会召开前,萨科齐可谓是风光无限,俨然扮演着世界领导者的角色。

也许正是“世界领导人”的“光环”让萨科齐多少有点忘乎所以。就在他前往华盛顿参加金融峰会前两天,萨科齐突然高调宣布其将会见达赖。此后,尽管中方多次规劝,萨科齐却执迷不悟,坚持要见达赖。即使在中方宣布推迟原定于12月1日在法国里昂举行的中欧峰会以示警告后,萨科齐仍顽固地于12月6日在波兰与达赖进行了会面。

近一年来,萨科齐积极活跃在国际舞台上。原因想来有二。其一,萨科齐想提升个人威望;其二,法国希望实现“大国梦”。萨科齐自上台以来,虽大刀阔斧地进行各项改革,但收效甚微。法国民众因此颇有微词,萨科齐的民意支持率也一路下滑。萨科齐想提升个人威望,既然通过国内改革无法达到加分的目的,就只能靠外交“表现”了。事实上,萨科齐一系列的外交秀还是给他加了不少的民意分,其民调信任指数也大有回升。

法国作为老牌欧洲强国,在二战后逐渐沦为二流国家。但冷战期间,法国靠在美苏之间玩平衡,获得了超乎其国力的政治地位。苏联解体后,法国失去了在两极之间周旋的舞台,其国际影响力逐渐下降。特别是在伊拉克战争后,由于法国带头与美国对着干,法国的外交空间受到极大排挤。萨科齐一上台就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外交战略,想着要把法国重新打造成世界强国,并继续扮演欧盟“领航员”的角色。

萨科齐今年1月抛出了一个“相对大国论”,称“在未来三四十年,世界将进入相对大国时代”,“欧盟只要有政治意愿就可以在多极世界中成为最活跃的一极之一”。言下之意,素来以依托欧盟谋求大国地位的法国也可成为“相对大国”。欧盟轮值主席国、俄格冲突、全球金融危机,显然这都为法国实现其“大国梦”提供了难得的机遇,萨科齐又岂能错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