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法货,发自株连这个传统劣根

威震天2 收藏 7 81
导读: 因萨科奇的举动,官方称推迟对法国的巨额采购。这样的手法很是可疑。很简单,从逻辑关系上论,除非认定发展贸易是的特许恩赐,否则,阻遏贸易就一定不是惩罚。所涉及的这批物品,究竟是政府的还是企业采购?以常识推论,应当是企业的经营事务吧。这样,对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又应该作何理解呢?看起来似乎是惩戒了法国利益,其前提必然只能是,首先未经法律程序剥夺了企业自由且自主的权利。 企业经营权不是不可以剥夺,但必须经由法律,行政的权力当局只能经由法律授权后,才能解除企业的经营权利。不涉及政治目的的正义与否,但实现政治目的

因萨科奇的举动,官方称推迟对法国的巨额采购。这样的手法很是可疑。很简单,从逻辑关系上论,除非认定发展贸易是的特许恩赐,否则,阻遏贸易就一定不是惩罚。所涉及的这批物品,究竟是政府的还是企业采购?以常识推论,应当是企业的经营事务吧。这样,对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又应该作何理解呢?看起来似乎是惩戒了法国利益,其前提必然只能是,首先未经法律程序剥夺了企业自由且自主的权利。


企业经营权不是不可以剥夺,但必须经由法律,行政的权力当局只能经由法律授权后,才能解除企业的经营权利。不涉及政治目的的正义与否,但实现政治目的的手段与过程必须正义,当然也必须合法;否则,首先遭到践踏和羞辱的是法律,本国的,那应当视作最为神圣的社会信条,首先剥夺的是本国的私权利,公民的或企业的,无论这个企业是私人的还是国有的。政府动辄就可以斩杀商业经营,即使有着不可置疑的正义,其最大的非正义就是法治的失阙。


株连九族是中国最歹毒和最顽固的传统精神。仅仅因为同属一个族姓,就可以纵意地彻底绝杀,这是中国几千年不绝的惨痛,也是专制皇帝最铁腕的狠毒。当核心利益被决然拒绝时,朱棣示出九族的生命利益令方孝孺权衡,许之以利,告之以害,不能不说是竭尽心力。而终竟杀戮十族,留给六百年的耻辱和痛恨,可国人依旧不能筑起自己的捍卫,搅起文革时代血统论的污浊泛滥。


今天,在目视萨科奇的时候,所有的法国企业都是当作人质来看的;打理国家间政治,经济是同时被用作人质。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若为中国所恶,那个国家的企业,那个国家的经济就要被绑架起来,作为人质以示威慑。这就是当下的做法,官方的和官方默许下民间的,当然也包括民间自发的。这样的情景多年来一再一再复现,乐此不疲,也更是愤此不疲。


不过是兴动的民意罢了,但却自我标榜作民主。若相信商业经营是私权利,那么,任何对他人私权利的处置,必须也只能经由法律;如同民主不得用来剥夺他人生命一样,也不得用作剥夺他人的商业经营。民意,不经由法律程序的表达,席卷的就是愚民,沸腾的就是暴民,暴民开胃咀嚼是袁崇焕的身肉;愚民快意舔舐的是人血馒头。摩拳擦掌的Q哥Q弟们,剪掉甩甩的大辫子,画圆了能是地球?


株连,另一个意思是要挟无关第三人的担保,在萨科奇这件事上,就是拎出法国商人或法国企业,要他们为法国的政治兑付保责。国家干部,纵然如今最起码都称作村委会主任,可这个时代的心底还保持古时的经典,非要指定法国资本家担当法国政客们的保长,要为政客的为非受罚。在株连这个地界里,争论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我以为都太多余,这个过往事理,如今之所以还能激动不已,除了烂了根的奴性,还真找不到再多的遮词。


那些自许公共知识分子的,或者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在或者对自己有着领袖期待的精英们,在操导民意的时候,要担当起自己面向法治的勇气。远在抵达神圣社会,神圣国家之前,中国必须也只能成为法治社会和国家,如果神圣社会和神圣国家的确存在的话。如果真地追求且敬畏正义,或者真地不惧全人类唾弃,拿出自己的勇气,对国家关系立法,恩威并施,羁縻纵横,让顺我者财之,令逆我者衰之。


推迟采购,难道签订的合同就可以恣意违约?或者萨科奇的行为就是“不可抗力”?再或者不如期如实履行合同契约就不承担赔付?再再或者,拒绝赔付就能规避国际贸易法则?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发展,全然得益于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自由贸易,如此巨额的贸易顺差,如此巨额的外汇积累,受益于发达国家的巨额逆差,也更是他们对逆差的容忍。中国的汇率管制一直以来就是贸易摩擦与争议的结点,而采购团式的国家政治采购方式早已为当今所厌恶。以夷制夷,把玩这等老祖宗的鼻烟壶,就算能为自己打几个响亮的喷嚏,故去的疆天臣土就真地能再造翻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