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65节: 渐露头角

平山大侠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12章:兴办洋务 笫47节:洋幕僚 人物简介 1.毕德格:(年——1901年)美国人,李鸿章幕僚。1872年为美驻天津领事馆的副领事和翻译。1878年担任李鸿章的私人秘书和翻译,同时还是李家子弟的英语家庭教师。他的中文水平也相当高。另外他还是在北洋舰队里任职的外国人的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65节: 渐露头角


“闵妃是一个能左右李熙的重要人物,如果真的死于叛乱之中,倒也罢了。只是,万一她落在叛乱者手中,用以要挟,事情就棘手了。”

——平山大侠


清军进驻韩京汉城南门外,分营屯扎,并将汉城各城门包围起来,但是采取什么方式平乱,几位统兵大将却发生了分歧。

吴兆有说:“事不益迟,我主张立即杀进城去,快刀斩乱麻,将犯上作乱者一鼓而歼!”

张光前附合道:“对,我军已经包围了汉城,暴徒们跑不了啦!”

袁世凯却低头不语。吴长庆问:“慰廷,你以为如何?”

袁世凯沉稳地说:“诸位大人还记得湘军攻常州吗?现在我军是在异国平乱,乱党虽然人数没有长毛多,可是他们却隐藏在城内,我们人生地不熟、良莠难分、情况不明。贸然进城,不知会遭遇到什么变故,只怕是要吃亏。”

“那你说怎么办?”张光前急道。

“属下以为,我们不能象湘军攻常州那样逼得太紧,硬打硬拼,杀人一万,自损八千。亏本的买卖做不得。兵法云:‘围十缺一’。 我军应采取内紧外松的策略。”

“怎么个‘内紧外松’?” 吴兆有问。

“首先,我军应占领汉城四周的制高点和要害,防止乱党挺而走险,再次发生变乱。其次,四处张贴文告,申明只要脱离乱党,回籍做顺民,便既往不咎。如此来分化瓦解乱党的意志。”

“这么一来,乱党不都跑散了嘛?!”张光前不解地问。

“就是要他们跑散么。”袁世凯胸有成竹地说: “俗话说‘法难制众’。 乱党在大军压境之下,没有活路,当然只能抱成一堆,与我们死拼!你就是杀猪,成千累万,你杀得过来吗?杀到手软、刀钝,也杀不完哪!

只要乱党星散,不再聚成团,那就好办了。况且乱党大多为平民百姓,不知真情,被人蛊惑、要挟,才随着潮流造反。我们放他一条生路,自是知道性命要紧,不会再闹事了。”

“那首恶者怎么办?不是也跑了嘛?”张光前又问。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我们紧守、严查城门,请朝鲜官员协助,甄别一个、捉一个、杀一个!”袁世凯恶狠狠地说。

“好,好办法!”吴长庆拍着大腿同意。

“我领兵去占要地。”吴兆有请令。

“那我把守城门。”张光前也接着请求。

“好,好。慰廷,你……”吴长庆笑眯眯地看着袁世凯。

“大人,我即刻带一小队亲兵进宫,保护韩王李熙。”

“不行,太危险了!”吴长庆不同意。

“大人,乱党的首要目标是李熙。只要确保李熙安全,其他的事就好办了。”

“那你多带些人去。”吴兆有建议。

“不用,我进城一是侦察,二是保护李熙。人多了反而会引起乱党惊恐,引发变故。人少则不至使乱党狗急跳墙,反而使他们不明我军意图,犹豫观望。加之我大军压境,占领要地,严守城门,乱党便不会轻举妄动,我安全无忌。”

众人听袁世凯这一番话语,都觉有理,遂分头行动。

袁世凯带领着一小队亲兵入城,直奔王宫。

一路疾行,只见市面上冷冷清清,街道上人迹罕见,家家户户紧闭房门,不闻鸡犬之声。偶尔遇见一两个行人,一见清兵也转入深巷,避之唯恐不及。

袁世凯无暇他顾,只想即刻赶至王宫。他明白,对大清国来说:至关重要的是,一定要保全李熙,此人完全是个傀儡,只要他安然无恙,一切事情就都好办了。

看到王宫了,隐隐约约可见人影晃动,如临大敌。来到宫门外,只见宫门紧闭。从宫门上箭垛后探出一人,小声问道:“来者何人?”

袁世凯答道:“在下是大清国袁世凯,奉命来保卫国王,请速速开门。”

深重的宫门打开了。一个军官迎接道:“袁大将军辛苦了……”

“国王可好?”

“好,好。”

“王妃呢?”

“嗨,一言难尽!”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着。

来到内庭外,那军官站定:“袁大将军,鄙人就送到此,由韩尚宫送您去见国王。”

路边一位半老徐娘,对着袁世凯深深鞠躬:“上国大将军,请随我来。”

进入内庭一间屋子,在暗淡的烛光中,袁世凯看见一个瘦骨嶙峋,面容焦悴,目光呆滞的人。

“他就是李熙?”袁世凯一边想着,一边倒身在地:“臣袁世凯,参拜国王。”

李熙忙拉住袁世凯:“上国大将军,快快请起。我总算把你们盼来了……你再不来,我死无葬身之地……”

李熙说着,便不由放声大哭:“唉,真是惨哪!乱兵暴民闯入宫中,见人就砍,逢人便杀!我九死一生,侥幸苟存……”

袁世凯耐不得他的哆嗦,插问:“王妃可好?”

李熙一听,愣了片刻,旋即更是泪雨滂沱,涕泗交流,使劲摇晃着脑袋:“还有什么好不好的,宫人们都说她已经殉难,可是却找不见尸首?倘若仍活着,又无半点消息……宫里人死了十之二三,散了十之五六,我连自已性命尚且难保,现在更是孤家寡人……难道我李朝要亡了……”

袁世凯赶忙安慰:“国王无须焦虑,现在大军已经据守城门,占领要地,数日之内必将乱兵暴民剿灭,重振朝纲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李熙听了,转涕为喜:“这太好了,这太好了!”

袁世凯接着说:“为剿灭乱兵暴民,请国王大力支持,协助。”

“大将军请说。”

“请国王指派可靠的官员,带领清军在全城搜捕乱兵暴民;并挑选亲信禁卫兵参与。”

“行,行!”李熙连连点头答应着。

袁世凯遂将计划一一告之李熙: 一是由清军派兵保卫王宫,替换原来的宫庭卫队,待时机成熟,再重新整编全部韩军; 二是李熙开列参与了叛乱的官员黑名单; 三是将可靠的韩军与清军混编,组成搜索队,按名单缉拿罪犯; 四是派细作暗中打听王妃下落。

李熙更无二话,全部照准。

待诸事项安排妥定,时已过午,袁世凯便要告辞出宫。可是却被李熙拉住: “大将军请留下用餐。”

“不了,军情紧急,百事待兴,臣即刻向吴大人禀报。”

“可大将军走了,本王……”

“国王不必担心,臣将亲随留下,下午即派卫队来。”

“如此便好……”李熙这才稍稍安心。

袁世凯留下带来的十余名亲随保卫李熙,只领着一个马弁匆匆出宫。

那个姓韩的尚宫,仍在内庭外的门廊边守侯。

袁世凯随口问:“你知道王妃在那?”

韩尚宫立时面色大变,眼神游移,不敢与袁世凯对视,口中嚅嗫,但却发不出声音。

袁世凯脚下不停地大步走,眼角的余光扫了韩尚宫一眼,感觉到她神情有异,只是急着赶回大营,没有去细想。

袁世凯返回大营,向吴长庆汇报了情况。吴长庆立即叫来了自已的卫队长:“你带人,即刻入宫,保卫韩王。”

卫队长答应一声,由马弁领着入宫去了。

“慰亭,你各项举措十分得体……”吴长庆称赞道,停了停又问:“你说闵妃至今下落不明?”

袁世凯点点头。

吴长庆担心地说:“闵妃是一个能左右李熙的重要人物,如果真的死于叛乱之中,倒也罢了。只是,万一她落在叛乱者手中,用以要挟,事情就棘手了。”

突然,袁世凯“唉呀!”

吓了吴长庆一跳,忙问:“怎么了,慰亭?!”

袁世凯遂把韩尚宫一事告之。

吴长庆想了想说: “慰亭,韩尚宫可疑,这里面有明堂!”

“大人说的是。我立即入宫,细审韩尚宫。”

吴长庆点头同意,并嘱咐道:“果然有明堂,务必看押好,务使消息泄露!”

袁世凯再度入宫,见到韩尚宫仍在那里侍侯,便把她带入一间原是侍卫休息的小屋,让人在外把守,不准任何人靠近。

天已近晚,借着落日的余晖,袁世凯犀利地双眼,紧紧逼视着韩尚宫。

“你是要死,还是要活?”

“活……”

“好,那你说,王妃在那里?”

“我……不……”

“你放心,我奉命保护王妃。如果王妃落入歹徒手中,你罪不容诛。懂不懂?!”

韩尚宫葡伏在地,连连点头。

“那你说吧。”

“王妃……她在……闵应植家中。”

“闵应植是什么人?”

“他是王妃的族兄,也是政府官员。”

“他家在何处?”

“在……忠清道……”

“好,王妃平安回来,你就立了头功!” 袁世凯满意地笑了。

韩尚宫面上也露出笑意,她偷偷抬头飘了袁世凯一眼,觉得面前的上国大将军和蔼可亲。

袁世凯笑容可掬地说: “过来,靠近些,我有话对你说。”

韩尚宫面色一红,心里不由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她起身,慢慢膝行至袁世凯身边。

袁世凯握住她一只手,柔和地说:“别怕,再近一些。”

在袁世凯不可抗拒的拉拢下,韩尚宫倒向袁世凯怀中。她以为袁世凯想要……她又害怕、又紧张、还有些兴奋。她虽然是一位尚宫,可至今仍未晓人事。面前这上国的大将军能看上自已,那是多大的造化呀!作为一个女人,反正都要……何况这人既年轻英俊、又孔武有力……侍侯好他,也不枉为……

韩尚宫这头正胡思乱想,袁世凯那头已经紧紧抱住了韩尚宫软绵绵、颤栗不止的身体。韩尚宫觉得袁世凯的一只大手正抚摸着自已,她感到血脉贲张、全身燥热,不由自住地发出呻吟声。

耳畔响起袁世凯轻轻地话语:“别紧张,放松些。”

天已经黑了,小屋子里很暗。韩尚宫虽然看不清袁世凯在干什么,但是却感觉到那只大手,正在自已饱满的胸部游移。她忍受不了时间的煎熬,央求着:“快些吧……好人……我……”

说时迟,那时快,倏忽间,袁世凯食指与中指并拢戟指,照准韩尚宫两乳之间的生命大穴——中丹田,直戳下去。韩尚宫闷哼一声,翻起白眼,一命归阴。

袁世凯冷冷笑道: “不知死活的老骚娘们,还想讨我的便宜!”

说着起身,一脚将韩尚宫的尸体踢到角落里,扬长而去。

返回大营时,天快要亮了。

袁世凯向吴长庆禀报后说: “事不宜迟,我立即带人出发,将王妃护送回来。”

吴长庆当即同意。

不一刻,袁世凯便马衔枚裹蹄、人轻装简从,一小队人马迎着黎明前的黑暗,披淡星戴残月,消逝在簿簿地朝雾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