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七章 与狼共语

沈冲 收藏 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URL] 星期三下午,萧淑芳给汪晓艾带来了有关许岩的一点消息:许岩并没有同日本人有过秘密接触,他没有向日本人透露过什么情报,也就是说,基本可以断定许岩果然不是真心实意在为日本人做事。 汪晓艾随即着手开始了她的计划。一个修改过的、崭新的、十分大胆的计划。 晚上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星期三下午,萧淑芳给汪晓艾带来了有关许岩的一点消息:许岩并没有同日本人有过秘密接触,他没有向日本人透露过什么情报,也就是说,基本可以断定许岩果然不是真心实意在为日本人做事。

汪晓艾随即着手开始了她的计划。一个修改过的、崭新的、十分大胆的计划。

晚上八点多钟,她乘车来到了凤栖路十五号许岩的住所。问了在前面照顾商铺的那位老人,得知许岩还没有回来。她只好决定等上一会儿。

老人招呼汪晓艾坐下,给她倒了一杯开水。

老人试探着问汪晓艾:“小姐是我们许先生的朋友吗?找他可有什么要紧事?”

汪晓艾说:“我姓汪,在丽都酒吧上班。我和许先生是在那儿认识的。前两天他说要向我借一样东西,我来拿给他的。”

老人“噢”了一声,又说:“许先生虽然是为皇军办事,但他的为人是很好的。”

汪晓艾笑着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看老人不再说话,她问道:“如今这种年月,不知道这纸画铺的生意怎样呢?”

老人回答:“比不得从前,但也有一些客人时常光顾,不是很差的。”

彼此又闲谈了几句。许岩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已是九点钟。

许岩第一眼看到汪晓艾,脸上明显的愣了一下。那老人说:“许先生,这位汪小姐找你,说是给你送一点东西。”

汪晓艾已经站了起来,看着许岩,没有说话。

许岩随后才说:“真是麻烦汪小姐亲自跑一趟了。里面请吧。”

她随他走入后面的小楼,上了楼梯,进入了许岩的卧室。在这三、四分钟的时间里,汪晓艾依然没有说话,许岩也是不发一语。她在等着他先开口,他的心中有点乱。

他这阵子有点忙,他不想忙上添乱。但拒绝一个美人,又不是一件容易和轻松的事情。

许岩请她坐下,自己却靠着书柜站着。之后问她说:“汪小姐这次不请自来,是找我帮忙的吗?”

汪晓艾回答说:“是的。而且是个大忙。”

许岩冷冷的说:“同共产党打交道我没有兴趣。我上次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汪小姐何必强人所难呢?”

汪晓艾说:“那么许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吗?”

许岩说:“理由呢?”

汪晓艾说:“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确切身份,而我对你的身份仍是一团迷雾。这样公平吗?”

许岩笑了一下,说:“为了完全消除汪小姐心中的顾虑,我就向你透露一点吧。”

他给汪晓艾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小口,才说道:“我是国民党军统局特意安插在日军第一军内部的秘密特工,官衔是上尉。汪小姐没其它事了吧?”

汪晓艾听后,心中不觉一阵欣喜。她脸上也是微露笑意,说:“在国共联合抗日的统一战线下,我这个忙,许先生为何又要推辞呢?”

许岩说:“我这个人做事一向谨慎,而且不喜欢麻烦,尤其不喜欢同陌生人有过多交往。”

汪晓艾说:“话虽如此,你却不妨听我把问题说明,再拒绝也不晚。”

许岩轻叹说:“英雄难却美人意。汪小姐请讲吧。”

汪晓艾用紧张严肃的口气,慢慢的说:“据我方情报显示,日军第一军第二师团秘密制定了一个明年春季针对晋西北八路军的扫荡计划,这个计划具有不同于日军以往常规作战的特殊性,因此将会对我方根据地的武装力量造成重大损害。”

许岩说:“汪小姐的忙,是与这件事情密切相关吗?”

汪晓艾点了一下头,接着说:“我的任务,在于查明这份情报的准确性。如果这份计划的确存在,我会进一步想办法获悉它的内容。”

许岩听后便陷入了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汪晓艾等了一会儿,说:“如果八路军的根据地遭到严重破坏,那么山西的抗日局势就会急转直下,那么贵党晋绥军的日子恐怕会更不好过。”

许岩突然笑了一下,说:“我的任务只对中央军和重庆方面负责。”

汪晓艾说:“许先生真的打算袖手旁观吗?”

许岩说:“那也不完全是。至少我可以向你提供一点关于这件事的可靠消息。”

汪晓艾欣喜地说:“许先生请讲。”

许岩说:“你们的情报没有问题。第一军第二师团的确已经制定了这样一份扫荡计划,动静很大而且内容相当保密。不过许某也有机会参与到了其中。”

汪晓艾迫不及待的说:“那么许先生至少可以透露一点具体内容给我了?”

许岩说:“这样的忙我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的。但许某职位有限,我所参与拟定的,只是一份驻扎太原的皇协军第五混成旅的物资运输方案。这点内容并不属于机密部分,即便告诉给你也不会有多大价值。”

汪晓艾听后心中有点气馁,但她也没法当面质疑许岩的话语。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许先生也许知道这份计划的全部内容保藏在何处?”

许岩说:“消息我可以告诉你,但其它的事就与许某无关了。最完整的一份存在第一军军长筱冢义男的私人办公室,还有一份被分为上、下两个部分,由第二师团师团长服部佑远和第二师团的情报处分别保管。汪小姐可记清楚了?”

汪晓艾说:“谢谢许先生的帮助。”但很快她又接着说:“如果没有许先生的协助,我想我是没有可能窃取到这样的高级机密的。”

许岩说:“汪小姐是想让我在行动方面协助你了?”

汪晓艾又点了一下头。她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许岩八成是会拒绝,但她又实在找不出比他更为合适的一个帮手。

许岩想了一下,他没有拒绝,而是说:“危险我并不惧怕,美人我也不会轻易推辞。但求人帮忙总得牺牲点什么,给人帮忙总要拿点好处的。汪小姐同意我的话么?”

汪晓艾没有回答。她明白了许岩的意思。她的行动将会表明自己的态度。

她缓缓站了起来,脱掉了丝绒外衣,把它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她走到了床边。

那是一张宽敞舒适的双人床。这样的夜里,这样的幽室,男人和女人可以在上面做很多事情,新鲜的、刺激的、痛楚的、快乐的事情。

许岩只是看着她的动作。他仿佛专注于欣赏一件艺术品。

汪晓艾解去黯红色旗袍的扣子,将它脱下,扔在了床上。她的身上还穿着丝袜、底裤和一件月白色的背心。

她将皮鞋除去,赤着脚站在地上,又脱去了上身仅存的那件背心。

她这样做的时候,虽然并非出于自愿,但心中也没有多少勉强的意味。她有青春少女的憧憬和大胆,也可以一厢情愿地把许岩当作自己的心上人看待。

她的双腿挺拔柔润,杨柳般的细腰和平滑的腹部,两只浑实、翘立的乳房在胸前略见起伏。

她的姿容仙女般诱人,脸上泛着红晕,双唇微微开启一缝。她的两只手掌略有不安的放在了腹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