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电风云 第二部 沉睡者 第六章 胸有成竹

走过冰山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size][/URL] 刚进七月,位于南京西流湾的周宅,里传出了周明海的嚎啕大哭。 不但周明海狂哭不止,就是周明海的大老婆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丧开了。其他三个小老婆却在那里干嚎了半天,连滴猫泪都挤出来,可又不能不应景跟着哼上几声。 看主人如是痛苦,周明海手下的狗腿子想表示一下哀痛,却又不知这哀从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


刚进七月,位于南京西流湾的周宅,里传出了周明海的嚎啕大哭。

不但周明海狂哭不止,就是周明海的大老婆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丧开了。其他三个小老婆却在那里干嚎了半天,连滴猫泪都挤出来,可又不能不应景跟着哼上几声。

看主人如是痛苦,周明海手下的狗腿子想表示一下哀痛,却又不知这哀从何而来,痛又何在,那就干脆一脸哀戚当哑巴得了!

一时间,周宅上下一片愁云满布,看来是出大事了!

爹死了?娘死了?还是丢官了?

好像不是吧?

真要是上述三个原因之一,周明海应该有所行动了。

哭过了,周明海抹去一脸的泪水,冲在身边陪侍地管家吼道,“还他妈地愣着干啥呀?赶紧去请唐先生和林先生,让他们过府一叙!”


管家赶紧领命而去,不过管家却是一脸纳闷。

从中午周明海接到了湖南亲友来信,就一直没有消停过。这会刚得停当,又折腾开了,还要找唐云生和林若远来,肯定有人要倒霉了。对周明海这种喜怒无常,管家倒是习惯了,那个倒霉的人会是谁哟……

等管家赶到唐云生的别墅,却被告知,唐云生去苏州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如有事,可以往苏州方向打电话。

寻唐云生未果,管家不敢耽搁,立刻赶往下一站,去警察部侦缉局请林若远。

幸好,林若远正在办公室里批文件。


听到管家把来意一说,林若远的眉头皱了起来,“又出什么事了?”

管家答,“老爷的事,我们这些下人怎会知道。林先生,您还是去看看老爷吧,别让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为难。”说完对林若远鞠了一躬。

林若远知道周明海对待下人很苛刻,特别是不能完成任务的下人,下手绝不留情,要让人生就让生,要让人死就让人死。罢了,谁叫他林若远心软呢!那就勉为其难了,去看看周明海这老东西又搞什么新的花活?

不过动身前,林若远得先给手下的人把事情交待了,最近手下的有几个人吃多了没事干,盯上了一个火腿行、米店的老板,说那人疑似重庆分子。这事李轶群的七十六号去办就行了,七十六号办不了,还有“21”号可以办。越界办案最是招人忌恨,那人是不是重庆分子,关警察部侦缉局屁事,吃多了撑得慌!迟早得找机会教训那几个不听话的人,让他们懂得什么叫规矩。

只一个电话,几个人就屁颠屁颠地跑了来,“局座,有什么事,请吩咐!”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侦缉局是管治安案件的部门,谁要没事找事,我请他到日本宪兵队里‘度假’。”林若远说话时在微笑,好像是在跟人话家常,其中的警告意味已经很浓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林若远的这个警告,他们必须要记在心上,否则就真会去日本宪兵队里“度假”了。林若远和高桥大佐好得穿一条裤子,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没必要去触怒这个笑里藏刀的主。林若远收拾起人来,比在南京地头上鼎鼎大名的“21”号来是毫不逊色,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是一种境界,试问,犯在林若远手里的人,又有几个落了好下场的?

留下一脸的呆滞的几个手下,林若远命令管家鸣锣开道了。


刚一进周明海的家,林若远就大呼小叫开了,“赶紧上茶!渴死我了!”

也不等周明海邀请,林若玉就一屁股地坐在了周明海书房里的沙发上。刚一坐下,林若就假意地擦了把汗,他是属于偏寒那种体质,再热的天,都都很难出什么汗,无论春夏秋冬随手擦汗,却成了他一个标牌习惯。

周家的仆人马上忙不迭地送上了一盅刚泡好的碧螺春和擦手的手巾。

林若远不同于其他人,周明海有过特意地交待,林若远是半个主人,只要到周家,林若远的话跟周明海的话具有同等效力。好在林若远教养不错,从不为难下人,只要满足他的两样特殊嗜好——喝茶、擦汗,并不太难侍候。

抿了一口茶,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之后,林若远看向了周明海,“老兄,如此心急火燎地把小弟找来,所为何事?”

周明海早就屏退了左右服侍的人,拿着一封信坐到了林若远身边坐下,叹了口气,“戴春风,戴雨农,戴笠戴大老板,把我在湖南老家的一家老少,全给逮了,现在我这些家人全都下落不明!我找老弟来,就是商量这事的应对之策。”言毕,就用眼睛盯着林若远,想从林若远脸上看出一丝变化来。


林若远脑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老东西不是要试探我吧?都较量这么多次了,还不死心,看来要照死里整死这老甲鱼了!

看过周明海递过来的信之后,林若远很快就打消了整周明海念头,还真是重庆的那个戴大老板把人家一家逮了去。林若远的眉头皱了起来,周明海是投敌了,他的母亲和岳父又没有投敌,把他的家人扣为人质,这算什么事?

虽说祸不及家人,但这是政治,赤裸裸的政治,革命连坐法,在任何时候都有效!戴大老板习惯做这事,周明海真是活该如此,对!就是活该!

看来这次,周明海是真着急了,他的一个身份可以是汉奸,但他的另一个身份可以是一个大孝子。这让林若远想起了那个个性刚直的父亲,如果他知道自己现在当了汉奸,会是一个什么表情呢?林若远的表情也苦涩起来。

不管了,先帮周明海把这要人命的事给解决了吧!


“周先生,听说您的母亲和其他家人给重庆政府拘押了?”一个记者如是问,不只是这个记者会问这个问题,就是其他记者也会问这个问题。

“我不相信这是重庆当局直接干的,一定是地方无知者所为,相信他们不久便可脱险。”按照林若远出的点子,周明海显得十分泰然自若地对记者如是说。

周明海接受新闻媒体采访的结果,当天就被登上了各大报章的头条,就连新南京政府控制下的中央广播电台的那个女播音员也嗲声嗲气地念开了广播稿,“……新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周明海先生的母亲……”


听到广播里传递来的消息,周明海望着林若远,现在效果会不会如林若远说的那样,就有待观察了,这个观察的时间会要多久,周明海心里是一点都没有一个准数。

林若远却悠然地挑开茶杯盖,吹了下茶沫,一脸老闲在在,让人感觉,他根本就是一个局外人,而忽略了他就是出这个点子的人,也是那个最胸有成竹的人。

与林若远悠闲自在,一向话比较多的唐云生却出奇地安静,反而坐得远远地看着周明海,观察着周明海的表情。

事实上,周明海派出的管家前脚出门,唐云生后脚就进了家门,事情是有点不太赶巧。但他却不是马上赶到了周宅,而是在家生了很久的闷气,才到得周宅。

去苏州,说是公务,可那都叫一些什么公务?

明里上,唐云生是“清乡委员会”军务处处长,可实际上,他就一个站台的木偶,是给人推到前台表演的傀儡。在暗地里,他还要听从日军派出的教导队队长的命令,这都他娘的什么差事?唐云生干脆就不侍候了,跟刚任“清乡委员会”秘书长的李轶群称病,说要回家休养几天,李轶群本想阻拦,但一想到林若远,就欣然同意了。宁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林若远就是一个小人,犯不着为唐云生的事跟林若远这样的人起冲突。


“老弟,你可别害我哟!这样公开发布消息,会不会触怒老蒋?万一,……”周明海有些忧心忡忡。

“是啊!若远,这事,你有把握吗?”唐云生也出声附和,毕竟被蒋校长下令控制的是一个无辜的老人家啊!

“放心,老伯母出了什么事,你把我的人头摘了去!”林若远自信满满地如是说。

“有你这句话就行!走,两位老弟请进饭厅,今天略备粗茶淡饭,请二位赏脸享用。”周明海早就备下了斋饭,到这会,他才想起了要念佛给母亲祈祷平安,是以平日的大鱼大肉就暂时收敛一下吧。

林若远一脸轻松,“斋饭好!那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事,还是少干为妙。”

周明海和唐云生听他这话,面上神情却是一僵,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若远也不解释,缓缓地从沙发起身,“饿都饿死了,快没说话的力气了。”

周明海虽是满腹疑虑,却极力地掩饰自己的那种不安,既然林若远叫饿了,那还等什么,入席开宴吧!

在席间,周明海几次都想挑起刚才话题,却给林若远挡了回去,林若远的理由也很简单,“吃饭的时候,不要谈其它事,饭后再聊!”

林若远不愿意说,自是有他的道理,周明海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巴,开始了劝客更进一杯酒。

饭后,等消腹的水果一用,林若远才幽幽地开口,“我们三人在百年之后,都难逃史官的口诛笔伐,现在我们都这样了,平日里的作孽事,还是少干吧!一来给自己少点罪孽,二来也给子孙后辈积点德!”

当下,林若远把强一虎的事对周明海和唐云生说了,听得唐周二人一阵唏嘘不已,大叹强一虎的忠义。不过这样的感慨很短暂,周明海的心思又回到了母亲的安危上来了,自古贰臣的下场,他都知道,但顾不了那么多了。

但较之于刚投敌之初,周明海的踌躇满志已被消耗了大半,仰赖于日本人鼻息下的生活,确实过得不怎么让人舒心。钱倒是搂了不少,可是日本人不把他当人看,他是心知肚明。特别是问到唐云生在苏州的遭遇,他是颇有共鸣,能后悔吗?如果可以的话,这世上什么药都可以买,就是不能买后悔药。

三人的会面,在一种很压抑的气氛结束了。


一回到家,唐云生就催着林若远赶紧回家休息,一丝留客之意都没有。

对表哥如此地待客之道,林若远只能报以苦涩地一笑,这说明表哥并不相信他!自跟表哥到了南京,他的表现确实有点过火,表哥不理解是正常地反应,可他能说什么吗?不能辩解,一点都不能!

所以,林若远离开了唐云生的家。


其实,林若远想错了,唐云生刻意地和他保持距离,并不是因为林若远做过了什么,而是唐云生不想把林若远带到这个事情里面来。林若远是林家的独苗,不像他唐云生是兄弟几人,死了唐云生一个,还有其它兄长给老母送终,林若远则就不能了。

林若远刚走,唐云生就立刻钻入了家里的地下室里,他得马上给重庆方向发送一封密电,通报周明海的情绪变化,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在条件许可的条件下,就表明身份策反周明海,让周明海能有一个可以赎罪的机会。

唐云生刚拍发完毕,地下室就停电了,日本人的电讯侦察车肯定出动了,他立刻关闭了电台,很多潜伏者被抓,都是因电台而起,他可不想稀里糊涂地暴露自己。


电文的内容,在第一时间,就送到了蒋委员长的手里,蒋委员长立刻电文作出了批示,“小心行事,安全至上!”

蒋委员长同时派人将电文转发给了戴笠,让戴笠想办法配合唐云生的行动,务必策反周明海。

戴笠接到命令后,笑了,“云生老弟办这事,就是比其他人方便!”

作为唐云生的拜把兄弟,戴笠对唐云生颇为欣赏,那可真是一员“福将”啊!

长沙大火,其实是委员长亲自下令实行焦土政策,却被长沙警备司令酆悌和长沙警察局长文重孚、保安团团长徐昆,三个笨蛋错误地领会,日寇刚一进攻,三个笨蛋就沉不住气了,一把大火在一夜之间将长沙城变为瓦砾。在全国一致责难声中,三个笨蛋就被公开枪决了。

如果唐云生当时还在长沙任警备司令,只怕也会执行委员长那样的命令,那样一来,只怕供奉酆悌的牌位就该是唐云生了。

“是啊!唐将军做这事是再适合不过了。”沈正醇附和道,说实在地,唐云生是个很难让人不喜欢的人。


同样的密电,也到了特高课高桥大佐的手里,汉字密电码只能用四位阿拉伯数字来替代,加密的方式,不外乎就是加减乘除,破译的难度并不太高。

所以在截获密电文的第三个小时后,高桥大佐拿到了日文版的密电文,“扇動の廷は明るくて、人を派遣して協力を眺めて、吾は側面から協力します。(策反廷明,望派人协助,吾将从侧面协助。)”

又是没有落款,也没有具体指代的内容,这个“吾”就是“我”,这个神秘的“我”是谁呢?还有这个廷明是谁?不会是汪精卫政府里的谁?

高桥本想给林若远打电话,让林若远前来帮忙,却又把手缩了回来,林若远的身份还是有点可疑。让林若远帮忙审问下重庆分子还可以,让林若远帮忙侦破这类密电案并不合适。

在思虑良久之后,高桥大佐决定还是请林若远帮忙,不找林若远帮忙,找谁帮忙?遍查汪精卫政府里的大大小小汉奸,都没有一个叫“ 庭明” 的人。

而今之计,就只有找林若远出主意了,如果中间发现什么异常,就立刻将林若远逮捕,不过真要能逮捕林若远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林若远的父亲是天皇陛下点名要争取的人,派遣军司令部是三申五令,务必要礼遇林若远。

林若远的有持无恐,估计就是上面的人给得胆吧!

凭心而论,高桥大佐不得不承认,林若远是个不错的人,也给予了自己不少的帮助。

此人行事风格看,要么把事情做绝,要么就是处处容人余地。往往这样双重极端个性的人,恰恰是最不好猜测,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就拿强一虎的事来说吧,只是做个假设,明明可以劝降强一虎,林若远却要来一个适时而可,让强一虎把所有的事扛了下来。枪毙强一虎的时候,林若远还提出要亲自去观刑,很难有人对杀人这种很血腥的场面感兴趣,林若远究竟要干什么?

高桥大佐不会明白,即使他问过第一流的审讯专家,都没有弄明白林若远这种复杂的人性,人性是最不可捉摸的东西,瞬间是天使,瞬间是魔鬼,全在人的一念之间。

不管了,高桥大佐终于拿起了电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