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认错:真心悔恨or收买人心

对潇潇暮雨 收藏 1 250
导读:   “自古君王不认错”,贵为天之骄子,认错似乎损害天子的威信,其实不然,一个有认错的雅量的皇帝,才是一位真正具备雄才大略的好君主。明成祖是个暴虐之君,却也懂得有错自责,并说:“改而当,何失也?” 顺治皇帝在临终前,也曾下过长篇的罪己诏,屈指算来,敢于认错的皇帝其实不少,庄亭曾在《北京日报》著文细数过中国历史上认错的君王。庄亭说:“这些皇帝毕竟认错了,毕竟没有死不认账,死不认错。作为一个口含天宪、乾纲独断的皇帝来说,这也算是难能可贵了。”确实,不管认错的君王是真心悔恨,还是收买人心,但认错总比死鸭子嘴硬好


“自古君王不认错”,贵为天之骄子,认错似乎损害天子的威信,其实不然,一个有认错的雅量的皇帝,才是一位真正具备雄才大略的好君主。明成祖是个暴虐之君,却也懂得有错自责,并说:“改而当,何失也?” 顺治皇帝在临终前,也曾下过长篇的罪己诏,屈指算来,敢于认错的皇帝其实不少,庄亭曾在《北京日报》著文细数过中国历史上认错的君王。庄亭说:“这些皇帝毕竟认错了,毕竟没有死不认账,死不认错。作为一个口含天宪、乾纲独断的皇帝来说,这也算是难能可贵了。”确实,不管认错的君王是真心悔恨,还是收买人心,但认错总比死鸭子嘴硬好。


二十多年前,我在单位图书馆积满灰尘的书架上,翻到了一本路工先生编的《明代歌曲选》,其中有一首小曲《玉抱肚•官悟》,引起了我很大兴趣,特别是最后几句,至今还记得:


一边是富贵荣华,一边是地网天罗。


忠臣义士待如何?自古君王不认错!


这几句小曲,大概是作者在替谏官发牢骚,同时也表达了作者本人对君王的看法。最后一句“自古君王不认错”,给我的印象最深,多年来总是盘桓在我的脑际,我仿佛听到小曲作者在告诉世人:自古以来,那些进谏的“忠臣义士”(谏官),纵然怎样披肝沥胆地劝谏,君王也不会认错,不会做一点自我批评。默念着这句曲词,我总是在想:口含天宪,乾纲独断的天子,哪会知道自己有什么错?又何须认什么错?


“自古君王不认错”,这句断语,应该说大体是正确的。但细究起来,却并不那么全面。诚然,君王一般来说是不肯认错的,这是君王的常态,这样的事例也一抓一大把,数不胜数;但也确有不少君王曾做过一点自我批评——或是下过罪己诏,或是口头认过错,这也是实情,而这些文字的、口头的自我批评,又并非都是虚伪的。


胡天培先生在《俞平伯的风骨》中,曾提到皇帝做自我批评的事,值得抄录下来:


1975年夏,社科院(当时称学部)文研所的工作人员在农场劳动之余,到京南团河宫参观。我陪同前往。俞先生因年高体弱,在整个参观过程中情绪不高。当来到乾隆皇帝罪己碑前,听介绍说该碑是根据乾隆皇帝为修建团河宫耗资过大而下的罪己诏刻制而成,先生顿时精神一振,挤过人群,走到碑前,仔仔细细看完了整个碑文,很感慨地说了一句:“连封建皇帝都知道做个自我批评”。立时全场肃然。在当时的背景下,只有俞先生这样学识渊博的长者,才能机智、委婉而入木三分地说出这句话。


当时为什么全场肃然,作者又为什么说俞平伯有风骨,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们自然都清楚,这里就不去说它了。只说一下俞先生发的那句感慨——“连封建皇帝都知道做个自我批评”。


俞先生这句话,与“自古君王不认错”的意思显然不同,但俞先生说的并没有错。俞先生的感慨,虽然是由看了乾隆的罪己碑而引起的,但却概括了一类历史现象,即不少皇帝曾下过罪己诏或做过口头自我批评。乾隆正是这些皇帝中的一个。


关于皇帝做自我批评,除了乾隆,我从手边的资料中又找到了下面几个例子。


汉武帝是个好大喜功的皇帝,但也是一个勇于认错改过的皇帝。大臣桑弘羊在奏议中指陈朝政之弊,他便下罪己诏,深悔自己的过失;受了方士的蒙骗以后,他又面对群臣“自叹愚惑”。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能这样自责,委实不容易。


明初建文帝是个没坐稳皇帝位子的皇帝,但他勤于政事,也有认错的雅量。有一次,他上朝晚了,御史上书进谏,话说得很不客气,但建文帝非但没有发怒,反而大度地把御史劝谏自己的事宣示天下,让全国百姓都知道自己的过失。建文帝当时在民间的印象,是个仁厚的皇帝,这或许与他知道认错有关。

明成祖是个暴虐之君,但也知道有错自责。对于自己处理过的奏章,他规定必须由六科复查,发现不当,便改正过来,通政司的官员劝他说,这样会损害天子威信,明成祖却说:“改而当,何失也?”意思是把错误改成正确,又会失去什么呢?明成祖虽然暴虐,但建立过很大的历史功绩,寻其原因,能够有错自责,恐怕是其中之一。


正德皇帝是明朝的一个花皇帝,荒淫得很,但临死前也有自悔之词。他向守在病榻旁的司礼太监说;“我的病已无药可医了,请转告太后,还是国事重要,多和阁臣们商量吧。过去的事,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与你们这些太监无关。”这个荒淫了一辈子的皇帝,临死前总算承认了自己有过错。


清朝,除了乾隆皇帝下过罪己诏,还有好几个皇帝也下过罪己诏,或是以其它方式自责过。


顺治临终前,下过一个长篇的罪己诏,检讨自己亲政十年的过错,诏文从“朕罪之一”,一直检讨到“朕罪之十四”,严肃自责,情词恳切,被史家认为是一篇奇文。写作时,先是由翰林起草,每写完一部分,立即呈送,一天一夜,三次进览。于此可见顺治的自责心之切。


嘉庆皇帝是个平庸天子,扮演了清朝从极盛而转衰的皇帝角色。白莲教纵横数省,天下扰攘,为此他自责道:“官逼民反之语,信非谬也。”“予受玺临轩,适逢此患,实予不德所致。”嘉庆虽然平庸,但自责之语却还算有些见识。


咸丰皇帝失政失民,引发了太平天国战事。太平军建都南京后,咸丰下罪己诏说,由于自己“不能察吏安民”,致成祸乱,对此,自己“寝馈难安”,“再三引咎自责”。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统治酿成了大祸,但为时晚矣,已然是河溃鱼烂,自责又有什么用处?


上面所举的,只是手边见到的几个例子。实际上,中国历史上肯定不会只有这几个皇帝认过错,做过自我批评。我虽然没有能力把中国历史上好几百名皇帝是否做过自我批评都一一统计出来,但我相信,曾经认过错的皇帝,肯定不会只有上面这几个。


皇帝认错,当然不是常态,而且,认错的皇帝,有的可能是出于真心悔恨,有的则是为了敷衍群臣和百姓,收买人心,还有的可能是迫于某种压力;那些临死前才认错的皇帝,大概像是俗语所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死前有了些良心发现吧。但不管怎么说,这些皇帝毕竟认错了,毕竟没有死不认账,死不认错。作为一个口含天宪、乾纲独断的皇帝来说,这也算是难能可贵了。尽管他们在罪己诏里或在口头上说的许多话,都应该指摘,应该批驳。


中国的君王,最早下罪己诏的,大概是大禹和商汤。《左传•庄公十一年》上说:“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意思是大禹和商汤有了错便做自我批评,所以使国家兴旺起来。中国历代的皇帝都是讲敬天法祖,效法先王的,所以,禹汤罪己的举动,成了后世皇帝效法的一个榜样,而且居然还渐渐形成了一个罪己的传统。这个传统当然是软性的,稀松的,罪不罪己全要看时局的需要和外界的压力,更要看皇帝个人的“觉悟”和意愿。但不管怎么说,不管这个传统多么软性和稀松,有它总比没它要好,因为它毕竟多少促进了一点皇帝的自我约束。


最后,再说几句关于“自古君王不认错”的话。这句曲词,虽然看似不尽全合史实,实际上却有很大的客观真理性,更蕴含着批判专制独裁的意味,因而具有历史批判的力量。这是一条“资治通鉴式”的历史教训。俞先生的感叹,从表面看,与这句曲词似不相同,实则与之有着同样的意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