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拉拢欧洲向中央施压 欧洲议员上演绝食闹剧

空军战士 收藏 2 278
导读: 12月6日下午,不顾中方反复耐心的工作和多次严正交涉,法国总统萨科齐还是在波兰北部城市格但斯克与达赖见面。此间观察人士注意到,会面时,达赖喇嘛把哈达围在萨科齐的肩膀上的这一动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达赖要紧紧抓住欧洲这根“救命稻草”的一种隐喻。   不明智的30分钟会谈   表面看,萨科齐来格但斯克是为了同波兰、捷克等9个欧洲国家领导人就欧盟有关能源气候的一揽子计划进行磋商。而此次磋商“恰巧”与达赖参加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活动在时间和地点上“不谋而合”。   据此间媒体

12月6日下午,不顾中方反复耐心的工作和多次严正交涉,法国总统萨科齐还是在波兰北部城市格但斯克与达赖见面。此间观察人士注意到,会面时,达赖喇嘛把哈达围在萨科齐的肩膀上的这一动作,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达赖要紧紧抓住欧洲这根“救命稻草”的一种隐喻。


不明智的30分钟会谈


表面看,萨科齐来格但斯克是为了同波兰、捷克等9个欧洲国家领导人就欧盟有关能源气候的一揽子计划进行磋商。而此次磋商“恰巧”与达赖参加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活动在时间和地点上“不谋而合”。


据此间媒体报道,萨科齐与达赖进行了30分钟的闭门会谈。电视上播出了达赖向萨科齐送上哈达的画面。会谈结束后,萨科齐迅速离开格但斯克,没有对媒体透露太多交谈的细节,而达赖也如约定般对媒体关于会谈内容的打探“三缄其口”。以至于法新社用“低调”来形容这次会面。


不过,萨科齐在会见后声称,“对这件事情我没有犹豫过,我多次说过我要在2008年年底前会见达赖喇嘛。”


而在萨科齐与达赖见面之后,新华社刊发的题为“损害中法关系的不智之举”为这次会面定了性,这篇评论文章也被各国媒体广泛转载。


遮遮掩掩宣传藏独


尽管两天前在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演讲时达赖还强调,6日他在波兰与萨科齐的见面将不具有任何政治色彩。但实际情况可能更符合11月底他在捷克时的表态,当时他说计划中的同萨科齐的见面是开始有关“西藏问题”会谈的“真正时刻”。


事实上,在这次欧洲之行中,达赖已不只一次在公开场合遮遮掩掩地宣传“藏独思想”或所谓“中间路线”。6日上午在格但斯克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达赖就表示,“中国政府说我们是分裂分子,这是完全不真实的。”而4日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大楼发表演讲时,他还大言不惭地表示,他的“中间道路”是在为“建设和谐社会”和社会稳定“做贡献”。更早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他也曾重谈“不谋求西藏独立”的老调。


事实上,达赖私人代表前段时间向中央提出的所谓《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实质就是企图先在占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上建立一个由达赖集团控制的“半独立”、“变相独立”的政治实体,条件成熟时再谋求实现“西藏完全独立”。而达赖一直坚持所谓的“中间道路”,用中央参与接触谈判的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的话说,更是彻头彻尾的“西藏独立”,只不过是加了一个“大藏区”、“高度自治”的包装而已。


怂恿欧洲为他冒险


中央的态度再明确不过:如果达赖继续把接触商谈作为搞“西藏独立”的途径,那么任何时候都不会成功。中央接触商谈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但搞“西藏独立”或“变相独立”的大门永远不会打开。


“达赖不敢走暴力恐怖路线,但走中间道路,又怕中央不理他,所以只能从国外募集更多的压力促使中央和他谈”。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所长胡仕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显然,拉拢欧洲向中央施加压力是达赖此次欧洲之行的首要目的。从11月28日抵达欧洲之后,达赖先后与捷克总理托波拉内克、比利时首相莱特姆、法国总统萨科齐等政要人物见面,他还为谋求与更多领导人见面找借口,他说“因为中国政府歪曲事实,提供错误信息,所以他要会见更多的外国领导人,向他们解释真相。”。


在欧洲议会演讲时,达赖指责中国没有对话意愿,公开表示希望欧盟“帮忙”。他用具有欺骗性语言试图鼓动台下的欧洲听众说,支持他并不意味着就是反对中国政府,“真正的朋友是那些能够指出你错误的诤友”。因此,他怂恿欧洲为他冒险,希望欧盟各界能够向中国施加压力。


“欧洲牌”难以奏效


不得不承认,在欧洲的确有一些人甘心为达赖奔走。比如为配合达赖12月4日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的活动,欧洲议会35名议员还演出了一场“禁食”闹剧。此次行动的主要发起人、欧洲议会“西藏小组主席”托马斯·曼公然宣称,禁食活动既表明欧洲议员对达赖所奉行的“中间道路”的支持,也是对将于6日在波兰会见达赖的萨科齐的支持。


但达赖需要的不光是这些所谓“道义支持”,他还希望欧洲方面能把所谓“西藏问题”纳入今后的中欧对话之中。


在布鲁塞尔召开记者招待会期间,欧洲议会“西藏小组”散发了一则声明,其中就要求将“西藏问题”列入未来中欧峰会以及中欧对话机制,并要求把“西藏真正的自治”以及“结束对西藏人民的镇压”列入未来中欧贸易谈判的范畴。欧洲议会议长珀特林还踌躇满志地声称,欧洲议会要力促将“西藏问题”纳入中欧对话的框架内。


但事实表明,达赖所寄予厚望的“欧洲牌”很难奏效。在萨科齐一意孤行与达赖见面的情况下,中方已经停止了原定在法国举行的中欧峰会。法国《世界报》在5日的一篇评论中如是说道,“很多(法国)人不明白,既然国际金融局势需要各国与北京密切合作,巴黎怎么能让中法关系恶化到如此程度。”“萨科齐想在公众面前树立强人形象,结果可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法国《解放报》6日也援引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于歇的话认为,“法国将因此次会见而受到中国的沉重打击。”


胡仕胜的看法是,“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处世哲学,事实表明,达赖想要施加的压力越大,结果反而适得其反。”他认为,达赖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他早就认识到借助外力不可能达到什么目的,根本是在隔靴搔痒,但对于达赖来说,他没有别的办法,这恰恰说明了他的穷途末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