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廷惨案》是81岁高龄的波兰导演安杰依·瓦依达在2007年拍摄的一部影片,可以和《辛德勒的名单》相比美。影片于2007年9月17日二战时前苏联入侵波兰东部68周年纪念日,在首都华沙首映。1989年之前,波兰在被苏联统治下的45年时间里,这是一个高度禁忌的话题,

导演瓦依达的父亲是一名波兰军官,1940年春,在卡廷惨案中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克格勃)杀害的牺牲者中的一个。导演瓦依达把这段缠绕他一生的伤痛拍成电影,他认为“这部电影一定能唤起每一个人沉睡的心灵”。观看这部电影,具有一定的震撼力,影片中,最后20分钟描写了苏军屠杀波兰战俘的过程。影片反映出一种英雄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如妻子劝丈夫快逃,“苏联人看得还不是太紧,你跟我走吧”,丈夫说:“亲爱的,我是一个波兰军官,你知道我不能这样。”

卡廷屠俘事件经过及揭露的过程大体如下。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与纳粹德国领导人希特勒共同签订了《苏德密约》,决定在纳粹德国出兵波兰西部时,前苏联出兵占领波兰东部即现西乌克兰地区和西白俄罗斯地区。1939年9月1月,纳粹德国入侵波兰,9月17日,苏联出兵波兰,共同瓜分了波兰,波兰由此亡国,而波军分别成为德、苏两军战俘。当时,9月18日,波军总司令雷兹·西米格威元帅向波军发布命令说,苏联不是交战国,不要抵抗,苏波军方经谈判,使波兰东部总数约为30万人的波军成为战俘,统一交给由前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委员(内务部长)贝利亚成立的战俘局管理。后来,苏德双方按出生地交换了战俘(苏占区的与德占区的),遣散了其中的普通士兵,而前苏联分几处关押了波军中的宪兵、中高级军官、下级军官及文职人员。同时,前苏联还逮捕了数千名波兰政府官员、律师、警察及地主等。

这就是影片的开场,当时,波兰民族承受双重灾难——同时被纳粹德军和苏联红军控制,波兰人面临抉择:是应该投降、忍辱负重与波兰的敌人合作,还是坚守信仰勇面对监狱甚至是死亡的结局。

之后,前苏联政府认为,波兰战俘的存在是大包袱,会消耗掉备战未来苏德战争的宝贵人力和物力,同时,波兰战俘可能随时反抗,于是,决定先处决波军军官,这样,士兵就群龙无首了。1940年3月5日,贝利亚专门就对2万余名以波兰军官为主的战俘和犯人实施枪决一事,呈报告斯大林和联共(布)中央审批,随即获得批准。

我认为,除上述理由外,还应当看到,当时,前苏联大肃反刚刚结束,斯大林冤杀党内、国内反对派都毫不手软,更何况这些都是波兰“白军”军官与“资产阶级”犯人,杀他们并没有意识形态的障碍,同时,波兰已经灭国,处置不会引起国际纠纷,杀了这些波兰精英,可以苏占区统治更加稳固,减少反对苏德瓜分波兰的“骨干”力量。

更深层次的原因,苏(俄)波历史上存在恩怨,苏(俄)一直认为波兰是其势力范围,雪苏波战争之耻。早在中世纪,波兰大公国国力曾强于俄罗斯公国,对后者有一定的影响,到了近代,波兰曾三次被沙俄、普鲁士(德国)、奥匈帝国瓜分,1795年第一次亡国,波兰民族人屡屡反抗;第一世界大战后,1918年,波兰再次建国,后因领土争端问题与十月革命后苏联红军越境打击“白军”问题,爆发苏波战争,波军打败了以托洛斯基为总司令的苏联红军,后双方媾和,苏俄在这场战争中损失了大片领土,即1939年苏占区领土,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1939年;二战后的1945年,波兰再一次建国,但被纳入前苏联势力范围,前苏联对波兰实行高压统治(1956年波匈事件,1980年团结工会事件),直到波兰1989年脱离华约。这也就不难理解波兰现在为什么要敌视俄罗斯、参加北约与欧盟、引入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原因了。

说到苏波战争,有一点历史的联想,实际上,二十世纪的前苏联,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先败后胜取得胜利外,其他战争胜少败多,姑且不论对美国、对北约的冷战失败,失败的有:1919年苏波战争之败,1940年苏芬(兰)战争之败、1979-1988年阿富汗战争之败,倒是在1939年对日本的诺门坎战役及1950-1953年朝鲜战争中(空军部分)获胜。

除少数人被“赦免”外(有人现仍健在),绝大多数波军军官被枪决,均列入“失踪”名单,清理波军军官名单由前苏联内务部战俘局下达指令,由乌克兰内务部最后执行。1940年4--5月,这些波军军官分别从集中营押来,行刑队在波兰战俘身后,用手枪对着他们的后脑开枪,掩埋后,在上面铺上了厚厚一层土,不久,第二批战俘又被运到该地被同样处理,他们被分别埋入8个大坑,上面铺满松树和白桦树。被枪决波兰军官及犯人共为21857人,其中波兰军官15131人,一经处决,受害者的登记档案及个人信件等物均予以销毁。行刑地在卡廷森林及几个集中营或监狱中,而在卡廷森林枪决的有4421人,包括2名将军。卡廷森林在今俄罗斯靠近白俄罗斯的斯摩棱斯克市附近。

在影片结尾,有一个漫长而详细的描绘:波军军官被一个接一个从卡车里拉出来,由两个前苏联士兵架着,然后被第三个士兵开枪打死,推入土坑中。据说,影片试映时,看完了这段情节的所有观众都静静地坐着,直到片尾出现演职员字幕的五分钟时间里,都是如此,没有一人说话或在位子上动一下……

其他波军官兵的命运又是如何呢?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后,苏德成为交战国、前苏联与波兰流亡政府(伦敦)却于7月30日建交,两国均参加反德同盟,曾在苏联卢比扬卡监狱呆了20多个月的波兰弗拉齐斯拉夫·安德尔将军于1941年9月释放,并被委任为波军总司令,在苏联境内组编波军作战师团,有2.5万余名波军战俘参加。

那么,卡廷屠俘事件是如何被发现和揭露呢?

1941年7月,德军占领了斯摩棱斯克。1943年春,德国工兵师为修复斯摩棱斯克市附近遭炸毁的运输线,把强行招募来的东欧劳工驱赶到卡廷森林里干活,4月13日,几名劳工在掘地时,挖到一座埋着许多尸体大坟,因发现这些尸体身上所穿既非苏军制服也非德军制服,纳粹官员便着手调查,最近声称,验尸确定,这些穿着波军军服的官兵死于1940年春,是被前苏联杀害的。纳粹德国于是便在柏林电台公布宣布,此消息立刻震惊了世界。两天后,前苏联政府发表声明,称这一暴行是德国人干的,德国企图嫁祸于人。波兰流亡政府求国际红十字会前去实地调查,并要求苏联提出正式报告,4月25日,前苏联宣布与波兰流亡政府断交。

1943年9月,苏军收复斯摩棱斯克市,并组织反调查,认定屠杀系纳粹德国所为。二战结束后,在纽伦堡审判时,苏联要求法庭认可苏联的调查结论,但未获得同意。因争论双方都拿不出有力证据,遂成悬案。卡廷悬案的真相,却一直是波兰人民和舆论界最为关心的问题。在华沙公共墓地上专设了“卡廷公墓”,每逢节假日,前往那里凭吊的人络绎不绝,香火不断。

1987年4--7月,波兰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与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达成解决两国关系史上的“空白点”和“悬而未决的问题”的协议。波苏史学家联合委员会在伦敦的英国外交部档案馆里,找到《波兰红十字会的秘密报告》,该报告系1943年4月14日波兰红十字会秘书长斯尔仁斯基应纳粹德国请求,前往前苏联的德占区斯摩棱斯克市调查波军军官坟墓后所撰文件,文件认为,这些波军军官被害于1940年春。1989年2月18日,该份文件公开。

1990年4月,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前苏联,前苏联向他通报了二战初期波军军官在苏联集中营里死亡情况,转交了一部分有关卡廷事件的档案材料,前苏联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

1991年12月23日,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与俄罗斯新总统叶利钦在移交总统权力时,一同阅读了苏联总统密档第一卷,在场的人还有戈尔巴乔夫的“军师”雅科夫列夫。密档第一卷是关于卡廷事件的专卷,它开始存放于苏共中央总务部第六处,尔后转归苏共中央政治局档案,1990年夏转归苏联总统档案馆,存放在克里姆林宫。1991年12月24日,由俄罗斯总统接管。密档内究竟装存什么文件,除了前苏联领导层中几位核心人物外,谁都不知道,档案馆工作人员非经特别批准也无权拆阅,在大部分档案袋上甚至标有“永不开启”的禁令。

在开启封印看了文件后,戈尔巴乔夫说,“我们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们无权向波兰隐瞒事实,我们三个人当即认为,不论后果如何,也应向波兰方面通报”、“我对叶利钦说:‘鲍里斯,现在该由你做这件事了’”。

十个月后,叶利钦决定将这卷密档的副本转交波方。1992年10月14日,叶利钦的特使、俄罗斯国家档案馆馆长鲁道尔夫·皮霍亚前往华沙举行的转交,在仪式上,波兰总统瓦文萨手接密档,他“感到全身颤抖”。至此,卡廷惨案的全部真相被披露出来,引起波兰上下的极大震动。

密档第一卷内共有三份文件。

第一份是1940年3月5日贝利亚给斯大林的报告,报告详细说明了自1939年9月17日苏联出兵波兰后,被前苏联关押的波军军官情况,认为他们是苏维埃“不共戴天的敌人”,因此建议按“特别程序”审理并予以枪决。

第二份是斯大林等人签署的1940年3月5日联共(布)中央的决定。据贝利亚报告,联共(布)政治局当日通过决定,授权内务人民委员会对报告中所列25700人执行枪决。

第三份是1959年3月3日克格勃头目谢列平给当时的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的报告。报告核实卡廷惨案中被枪杀的总人数为21857人,认为继续保留这些档案对苏联和对“波兰朋友”已无必要,而且“一旦泄密,必将危害国家”,因此建议全部销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