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凤非狼,却似狼吞猛虎咽

李伟新 收藏 0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86.html[/size][/URL] 先到的黑影居然是无微。卓宇峰心头不由一颤。原以为没见她的踪影,她会出什么事,其实早被无尘师太安排好,躲在暗中,随时相助,随时出击。 卓宇峰感到震颤,并非惧怕无微,而是觉得,这次来棋城大开杀戒的人,都被布置得极为周密,如同网中有网,套中有套。跳出这张网,另一张网马上又连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86.html



先到的黑影居然是无微。卓宇峰心头不由一颤。原以为没见她的踪影,她会出什么事,其实早被无尘师太安排好,躲在暗中,随时相助,随时出击。

卓宇峰感到震颤,并非惧怕无微,而是觉得,这次来棋城大开杀戒的人,都被布置得极为周密,如同网中有网,套中有套。跳出这张网,另一张网马上又连上;逃出这个套,又跳入了另一个套。整体有整体的布局,具体又具体到每一个门派,显得十分的井然有序,章法严明。

能这样自如操纵各门派,而又形同军队作战一样,有头有路,其主子决非一般的人。弄不好,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之类,绝不是江湖上的人所能作为。

想到这点,卓宇峰再也不敢想下去。赵青阳曾向棋城巡抚面陈,希望官府能够出面。巡抚却道,“江湖上的事,官府哪管得了这么多。”一推了之。

而看这阵势,已不是江湖上的什么纷争了。

这也许就是赵青阳出现失误的缘故。卓宇峰想。毕竟,赵青阳是棋上谈兵,没什么实战经验,对付江湖上的乌合之众,是卓卓有余。可面对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来说,赵青阳显然就力不从心了。

可卓宇峰不解的是,赵青阳智慧超群,目光高远,早就应该看到这点,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全身而退才是,干嘛还要组织他们全力反击呢?

是他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还是一时胡涂了?

卓宇峰不得而知。

也不容他去多想了。

无微冷哼一声,风韵依然的脸蛋一沉,已然掌风呼呼,朝他攻了过来。

卓宇峰知道,无微和无至所练的功夫,都是“峨嵋佛掌”。当年,无微、无至将他挟持,使的就是“峨嵋佛掌”。这“峨嵋佛掌”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似有若无、似虚却实的掌形中,深深藏着万般的变化。当时只跟她们过了几招,卓宇峰已感到自己被数百招所攻击,根本就不是她们的对手。

那时,卓宇峰还不到二十岁,青春,英俊。一路上,风韵飘然的无微、无至,便以“峨嵋佛掌”的无形掌法,几乎抚遍了他的全身。更要命的是,坐在狭窄的马车里时,无微、无至借着车篷遮盖的暗淡,两人毫无顾忌地相拥着他,以意导气,将身上柔软的部位,发向他腿间神秘的地方。

对这种异性相交的修炼,卓宇峰略有所知。就是通过取阴补阳,或取阳补阴,来调和身体的平衡,以达到心境的和谐,从而通往佛法的修炼之路。

虽是一种被强奸的感觉,但技不如人,也就只能默默忍受。而且,卓宇峰在她们温柔如水的抚弄之下,年轻的血液,也不由沸腾起来。

好在无微、无至并没进一步的行为,只是隔着衣物与他神交。

但这毕竟不是自己所愿,卓宇峰就觉得这是自己一生中的奇耻大辱。

想不到七八年过去,无微依然脸色红润,年近五十的人了,仍是三十来岁的身,风韵不减。然而,在这风韵的里头,卓宇峰却感受到一种邪气。

是取阳过多了,还是练功走火入魔?

卓宇峰没有多想,一见到无微,心头就“篷”地升起了一团火,双掌犹如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一样,迎着无微,猛扑过去。

伍云、陆笙按卓宇峰所嘱的车炮连环阵式,排在卓宇峰身后。

这车炮连环,就是以车的纵横之力为势,双炮在前后左右重迭,借机发出重炮。

无微飞跃过来。

卓宇峰纵步而上。

四掌顿然相碰,竟是无声。

竟是四掌相粘。

卓宇峰感到一股吸力,正从无微软绵绵的掌中发出,吸着他体内的阳气。

卓宇峰惶恐。

无微脸色绯红,冲他妩媚地笑着。

太不要脸了,当着别的男人的脸,也要来相交。卓宇峰感到自己如同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强奸,不由怒气冲天,浑身施劲,欲挣脱无微的吸力。然而,他想不到的是,他越发劲,无微的吸力越大,越充满一种亢奋之情。

你是狼还是虎啊?卓宇峰心里怒道。

我就是如狼似虎,你又怎么的?无微唇若花瓣,似在笑道。

卓宇峰感到身上的经络是被一股温温软软的暖气所吸引,浑身立时变得舒软,目光里的无微袍衣脱落,玫瑰般的胴体,含珠滴露,无比的诱惑。

炮——

卓宇峰想喊,可嘴巴却像被无微的丰乳紧贴着,根本发不出声来。

妈呀,世上那有这样无耻地要男人的啊。

卓宇峰感到无比屈辱,可这屈辱却无法变成动力,反而瞬间就被无微的胴体所熔化,身子如被飘浮在波涛之上,生出甜丝丝的快感。

要命。

快被要命了。

卓宇峰几近绝望地想。

无微的下身正一点一点地往他身上贴,熊熊的暖气,正送向他的腿间。

却听“嗵”的一声,陆笙不知什么时候,已然跃过伍云和卓宇峰,如飞天之炮,一头撞在无微的前额上。

如被巨石猛地一砸,无微的身子被砸得往后一弯,双手一送,卓宇峰被弹出数丈,并撞在伍云身上,两人踉踉跄跄的,差点没跌倒在地。而陆笙也被无微的劲力反弹,一下被弹到一棵蕉树上,背脊与蕉树相碰,蕉树“叭啦”一声,顿然断了。陆笙也随蕉树倒了在地。

无疑,是蕉树的软脆救了陆笙的命。要是其它树木的话,陆笙立马就脊梁骨碎断,实时毙命。

陆笙爬起身,口一张,哗地吐出一柱血来。

“哈哈,三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不经打呀?”无至声到人到,立在无微身边。

卓宇峰对她怒目而视。

无至却笑道,“呵呵,我们的老相好也在啊。”

“是啊,要不我哪会追来。”无微道,胸脯却一起一伏,好像意犹未尽。无至看了她一眼,“师姐,你也太独吃了吧,这么好的大餐,也不等我来一块吃。”

“等你来呀,我皮毛都没有喽。”无微笑道。

“师姐,你也别把我看得这么狼。”无至边说,边盯着卓宇峰。卓宇峰如吞苍蝇,感到一阵恶心。

无微道,“师妹,你就是这么狼的人呀。看你,我吃过的人,你还想着吃哩。”

“好吃的人,难道还怕再吃一遍?”无至笑说。

两人像在私下谈论着性,一点都不脸红,不掩饰。

对付无微这匹狼,已令卓宇峰他们吃了不少苦头,非但没占一点上风,反而还伤了一人。

眼下又来了一只虎,卓宇峰岂能不感压力重重?

赶快走,是他卓宇峰马上升起的念头。

事不宜迟。

卓宇峰说了声“雨燕分飞”的象棋术语,伍云、陆笙两人即刻一人走一边,往不同的方向飞快逃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吧?”无至哼哼道,正欲飘然而动,无微却拉住她的手,“那两条不过是小鱼,我们还是吃了这条大鱼再说吧。”

卓宇峰要的就是无微这句话。心想只要伍云、陆笙能逃出生天,自己也就死而无憾了。因为这似乎是天意,自七八年前被无微、无至缠上之后,仿佛就有了今天的结局。

死,他无惧。

不是他死,或许就是伍云、陆笙他们死。比起他们,卓宇峰觉得自己起码已经有了个儿子,也比他们多享了几年人世间的生活。

天意弄人,是躲都无法躲的。

卓宇峰痛切心骨地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