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是不是最后一次 zt

山城隐士 收藏 32 211
导读: 离别,是不是最后一次 时光匆匆,岁月匆匆。匆匆的时光,匆匆的岁月,带走的不只是我们的年华。还带走了我们的快乐与悲伤。回首时光,回首岁月。走过的路,只留下了浅浅的脚印。望向远方,没有方向,只有迷茫。 昨天夜里,发短信问朋友。人生要经历多少次离别?朋友们告诉我,很多很多。对这样的答案,我似乎不满意,又似乎满意。过去的离别,我们无法统计。未来的离别,我们无法预测。就像我们望着人生道路的远方,依然迷茫。每一次的离别,没有任何的感想。但,却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痕,久久不能愈合。 三天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离别,是不是最后一次

时光匆匆,岁月匆匆。匆匆的时光,匆匆的岁月,带走的不只是我们的年华。还带走了我们的快乐与悲伤。回首时光,回首岁月。走过的路,只留下了浅浅的脚印。望向远方,没有方向,只有迷茫。

昨天夜里,发短信问朋友。人生要经历多少次离别?朋友们告诉我,很多很多。对这样的答案,我似乎不满意,又似乎满意。过去的离别,我们无法统计。未来的离别,我们无法预测。就像我们望着人生道路的远方,依然迷茫。每一次的离别,没有任何的感想。但,却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痕,久久不能愈合。

三天前,我人在郑州。为了那个该死的数据,为了自己生活的保障。哥来电话告诉我,莫专业了,是他自己要求的。走之前,想和道个别。接到电话后,我匆匆地整理好数据,匆匆地踏上回家的路程。郑州目前好像还没有直飞青岛的航班,我选择了郑州—北京—青岛的航线。

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上傍晚,只能在北京住一夜。然后乘坐第二天最早的航班回青岛。在北京的那一晚,我久久不能入睡。心里想着莫专业的原因,祈祷着明天的航班不要晚点。或许是老天的照应,也或许是祈祷的灵验。早晨的航班正点起飞,正点落地.

到家的时候,刚好中午。哥还在部队没回来,莫或许是出去逛街了。匆匆的为自己准备了午饭,然后给哥打电话询问原因和其他的事情。哥在电话里告诉我,他也不知道莫是怎么想的,只是嘱咐我下午有时间去买些吃的。因为莫已经买好了明天回家的车票.

下午在超市买了一些莫平时喜欢吃的食品。然后回家准备晚饭。傍晚的时候,哥和莫一起回来,还有几个战友。我知道,他们是为莫来送行的。我事先已经把蔬菜洗干净切好,就是等他们回来以后,能尽快的吃上晚饭。

他们在客厅里聊着,我和哥在厨房里忙着。由于我事先已经将一切准备好,所以饭菜很快地就从锅里出来,被端上了酒桌。我在厨房里继续弄汤,哥在外边招呼着他们来吃饭。送行的场面,是离不开酒的。不知道他们今晚会不会喝醉。

等我把汤端上来的时候,已经是酒过三巡。大家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假装没看见他们的眼神,慢腾腾地坐在椅子上。话还是哥先说的:“毛,明天莫就要走了。你是不是也喝点,为他送行。人家可是专门等你回来,要不今天就走了。”

这样的话,让我无法拒绝。顺手拿起身边的啤酒,准备给自己倒上一杯。还没等我倒,他们已经在七嘴八舌的说,啤酒不行,要喝就喝白的。我用生气的眼神,环顾了一周。最后我还是倒了一杯白酒.

酒下了肚,话自然就多起来。没有人说为莫送行的话,我知道,这些看似铁铮铮的汉子,怕说分别的话,怕分别的场面,更怕说再见两个字。大家就这样东一句西一句的胡扯。酒桌上的话,自然和酒有关系。莫在那边神采飞扬的讲述着自己酒桌上的经历,说着说着,就说了今年春节在我家喝酒的事情.

今年春节,莫和几个战友没有回家。而是选择了留在青岛过春节。年三十的晚上,他们都在我家过的。那一个晚上,没有人看春节晚会。整个房间,只能听到他们一波接一波的大笑,静候着年夜饭的时间。当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们的年夜饭也开始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事先商量好的,在年夜饭上,几个人非让我端起酒杯,和他们大醉一场.

其实,我知道他们想灌醉我,然后让我成为明天的话题。那一次是我第一喝白酒。白酒是哥事先在酒坊里买回来的纯60度,看着那恰似凉水的白酒,我紧紧地皱着眉头。为了不扫兴,为了大家都有一个愉快的新年,我举起了酒杯。和大家一起喝下去。好辣,这是白酒给我的感觉,每喝一口,肚子里都火燎燎的。不知不觉,我已经喝了两杯白酒。后来又喝了七瓶啤酒。

大家都醉了,只有我一个人没醉。我很惊讶我第一次喝白酒居然没醉,我也知道了我是这么能喝的家伙。喝了那么的酒,思维还是清醒的,但就是脑袋疼的厉害。直到几天后,这种疼痛才消失。当然,我没有成为大家的笑柄,而受罪的是我哥。他们怀疑我哥有不透露情报之嫌。其实,他们冤枉了我哥,就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这么能喝。一晃,大半年过去了。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竟然是送行酒。

他们喝到了很晚,与其说喝的很晚,不如说他们是舍不得那份情感。一起生活了几年,彼此之间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