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大陆经济学家水平不如农民”[转贴]

wxj_wxj950902 收藏 3 228
导读:“大陆经济学家水平不如农民”这句话是香港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所言。此言一出,舆论哗然!郎咸平言辞犀利,谈锋直指大陆众多经济学家。这是香港经济学家又一次对大陆经济学家的批评。此前,曾有香港经济学家丁学良批评大陆经济学家说:“大陆真正的经济学家不超过五个”相比而言,丁先生要比郎先生客气许多。 那么,大陆经济学家究竟怎么啦,惹得香港同行“气冲霄汉”?难道是同行见面分外眼红?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所以屡受批评,自然是因其所作所为,让包括香港在内的大多数老百姓大失所望。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载,经济格局社

“大陆经济学家水平不如农民”这句话是香港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所言。此言一出,舆论哗然!郎咸平言辞犀利,谈锋直指大陆众多经济学家。这是香港经济学家又一次对大陆经济学家的批评。此前,曾有香港经济学家丁学良批评大陆经济学家说:“大陆真正的经济学家不超过五个”相比而言,丁先生要比郎先生客气许多。


那么,大陆经济学家究竟怎么啦,惹得香港同行“气冲霄汉”?难道是同行见面分外眼红?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所以屡受批评,自然是因其所作所为,让包括香港在内的大多数老百姓大失所望。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载,经济格局社会格局变化万千。前所未有的重大社会变革,使得中国处于一个非常复杂的整体局面。这是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纷繁复杂的各种表象背后,蕴藏着更复杂的变数。改革调整着国民的利益分配格局,社会矛盾、社会关系、思想流派各具特色。传统模式备受冲击,民众对未来的期许充满不确定性。而在这样复杂的大环境下,大陆经济学家表现出来的集体肤浅,集体失语、集体无意识、集体盲从,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那么,大陆经济学家有哪些表现让老百姓以及香港经济学家大失所望呢?以下列举数条“罪状”,通过解剖这几只麻雀,便可一目了然。


大陆经济学家说,提高铁路票价就能缓减春运和暑运压力。于是,以往每到春节,铁路客运票价高涨(迫于社会各方面的压力,2008年的春运没敢涨价)。可是,春运似乎毫无缓减之迹象,客运依然紧张。不同的是,铁道部赚了一个鼓鼓囊囊,旅客被狠狠宰了一刀,得到的服务依然那么差。


有大陆经济学家说,提高香烟的售价就能控制烟民的吸烟数量,从而起到减少烟碱对若人民健康的危害。于是,北京首先积极响应,准备提高香烟的售价,其它地区是否也要执行,不得而知。那么,提高烟价真的就能控烟吗?听听农民怎么说,他们说:“傻B!俺们农民本来就抽低价劣质烟,高价烟买来是为了伺候骑在俺们头上的老爷的。要是香烟再提价,俺们就用孙子的旧作业本卷烟叶抽;烟叶再提价,俺们就自己种烟叶抽!”农民如此,市民难道旧能少抽吗?未必!逼急了,咱就捡烟屁抽。不管怎们说,咱烟民的烟量不能减。看来,提高香烟售价只能是增加劣质烟的销量,以及烟草行业的收入,人民健康受到的危害更大。


大陆经济学家说,上不起大学是因为大学的学费太低的缘故。这是我国一位著名的海归经济学家的宏论。我国大学收费之高,按与人均收入的比例计算早已赶英超美了,不少地方的农民因为子女考上大学,付不起高昂的学费,出现了自杀的悲剧。高额的学费逼死了“无能”的家长,我们的经济学家视而不见,竟然坦言学费太低!这位经济学家可能忘记了自己出生的陕西吴堡小山村的情景了。他缺的恐怕不是知识,而是比知识更重要的东西——良心。一言不可兴邦,但一言可以害命!


还是这位农民出生的著名经济学家,他说国企应该MBO,即管理层收购。因为如果不把国企拱手送给企业老总,那么,它会像冰棍一样慢慢融化掉。与其融化,不如送人!看来他也吃过几根冰棍,但我想他是走出吴堡这个农村后,到城里才吃到第一根冰棍的。于是,在这样的理论主导下,一场掠夺式的MBO在全国开始了,从而造就了无数下岗工人。这个MBO连俄罗斯当初的“休克疗法”“国企私有化”都不如,人家起码给每个国民发了一定数量的国有资产股票,好赖也算是国企的股东。而我们的MBO是赤裸裸的掠夺,没有资格和俄罗斯相比,只能和中世纪末的英国“圈地运动”相提并论。


大陆经济学家说,小康就是户均两套住房,本地一套外地一套。还说基尼系数城乡分开算。于是,房价在各种原因的共同作用下发生了严重的扭曲,老百姓再也买不起住房了。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悬殊。


大陆经济学家还说,中国的通货膨胀是流动性过剩所致。于是针对流动性过剩的宏观调控政策出来了,利率提高、银根紧缩、存款准备金比率加大。但猪肉等生活资料价格继续上涨,现在咬一口猪肉就等于过去吃一条猪腿。实际上,真正的流动性过剩只占8%左右,造成物价飞涨的主要原因是营商环境恶化和虚拟资金冲击,而宏观调控对这些根本不起作用。 宏观调控措施犹如脚疼点眼药,效果可想而知。


大陆经济学家面对医改束手无策,只能和一些教师、官员关起门来高出几个方案来,什么英式、美式、日式、德式、在这些方案的制定过程中基本没有数百万医护人员代表参加,更没有十三亿老百姓代表参加;既没有深入街道车间调查,也没有深入田间地头征求老百姓的看法。一群所谓的学者关起门来,造出几辆“车”来,希望它在中国的复杂路面上奔驰,这样的“车”不翻才是怪事!真正的医疗行业主体——医护人员和老百姓缺位,决定了中国医改必然再次失败命运!


… …


郎咸平教授在这里用“农民”这个词来衬托大陆经济学家的水平,并没有对农民的歧视。其实,农民在很多地方的见识不在经济学家之下。郎教授就曾用农民灌溉庄家来做比喻盲目引进外资的荒唐。农民懂得先挖渠后放水的灌溉道理,而我们的经济学家则是直接开闸放水,挖渠这个关键的环节被省略了。于是,外资犹如老母猪进菜园,想怎么拱就怎么拱。从这点来看,农民的见识应该在经济学家之上。用农民来比喻大陆经济学家的智慧,实在是对大陆经济学家的高看啊!


郎教授是中国香港最具真才实学的经济学家。他的一些理论对许多传统观念具有极强的颠覆性。他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既不缺知识,也不缺胆识,更不缺良心。郎教授不一定都正确,但作为学者,他的思想是自由的,精神是独立的。如果把大陆经济学家集体放在天平上称重,则重量比不上郎教授一个人!这不光是大陆经济学家的悲哀,更是大陆经济学的悲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