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 原来是这样啊。。。。。。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URL] 原来是这样啊。。。。。。 舒梁和水人走进了宿舍。台里的宿舍基本上都是两个人一间的,一般都是由一个主持人和一个导播住一起的,和水人住一间的那位主持人辞职三四个月了,水人一般都是一个人在这里了。 “水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什么?” “哎?朝内大街81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原来是这样啊。。。。。。


舒梁和水人走进了宿舍。台里的宿舍基本上都是两个人一间的,一般都是由一个主持人和一个导播住一起的,和水人住一间的那位主持人辞职三四个月了,水人一般都是一个人在这里了。

“水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什么?”

“哎?朝内大街81号的事啊?”

“你昨儿晚上不是讲给大家听了吗,就是那些事。”

“可是,可是,我有一件事觉得很奇怪。”

“什么事?”

舒梁就把81号院的铁栅栏门上的铁锁告诉了水人。

“为什么你们都看不到那把大锁呢?好像只是锁给我一个人的呢?”

水人看着舒梁说完了,也等着舒梁问完了,不慌不忙的说道:

“舒梁,你饿不饿?”

舒梁听完,心里这叫一个气啊,心想着,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是多严肃,而且也是相当清楚的问题,可是,这个水人怎么来了这么一句不疼不痒的话呢。气死我了。

“我不饿!”舒梁没好气儿的回答道,“哎,水哥,我的问题,你说为什么啊?”

水人笑了,说道:

“你别急,过几天你就会知道了。”

“什么啊?还得过几天?你可别吓唬我啊!”

“我吓唬你干什么,我说过几天就是过几天,你现在问我,我也说不清楚啊。”

“。。。。。。”舒梁躺在了那张空床位上,不说话了,可是一点儿也不困。

“哎,舒梁,你先躺一会儿,我去找一下主编,和他说说节目的事。”水人说道。

“恩?那,那,水哥,您说,我还用去吗?”舒梁有一些犹豫,说实话他懒得看主编那张脸,可是人家昨儿晚上还发了短信,说明人家也很关注这个栏目,不去又觉得不合适。

“呵呵,我觉得你是不愿意去,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跟我一起去吧。”

“那好吧!”舒梁叹了一口气,起身,和水人一起走出了宿舍。

说实话,舒梁现在觉得还真有点儿饿了。

。。。。。。


此时已经快七点了,舒梁还从来没有这么早来过单位呢,他以前一直都是主持午间节目的,最早也就是十点才到单位。

水人去厕所了,叫舒梁先过去。

舒梁一边走一边想,这么早,主编能来吗?

办公室里还没有人呢,忽然,舒梁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包,难道她这么早就来了?那么,主编是不是也来了呢??

舒梁一想就觉得很讨厌,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走到了主编办公室的门口。现在很安静,舒梁听见办公室里有声音。舒梁趴在门口听里面的声音。

“你每天这么早叫人家过来,就为了这个啊?讨厌!”舒梁一阵身体发麻,原来是那个脸和腿一样长的女人在说话。

“你不想吗?呵呵,过来吧!”啊!这个声音是主编的声音。

“你等一等啊,人家底下还没有湿呢!慢点儿!早着呢,他们不会来的!”

“不行啊!我就得现在要啊!快点快点!”

接下来是一阵子低声的嘈杂的声音,舒梁觉得一阵作呕,这两个家伙真的苟合在一起了,难怪把自己弄到夜里去播音!

舒梁真的很想破门而入,但是想了一想,还是算了。舒梁转身偷偷的走了,此时水人正好来了,他看到舒梁往回走,似乎并不吃惊。

“哎,怎么走了?”水人在问舒梁,他的声音很低。

“有人在办公室!”舒梁不愿意描述这个恶心的事。

“谁啊?”水人有继续问道。

舒梁看着水人,似乎觉得他是在明知故问。

“那个女人!”舒梁还是回答了。

“哦!”水人故意做出了一个鬼脸儿,然后把舒梁拽走了,让舒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

“舒梁,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

“我没有什么,就是觉得讨厌!恶心!”

“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女人抢了你的饭碗?”

“我不想说她,恶心!”

“舒梁,别多想,有些事,你以后会明白的!”水人说完后,转过了头,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舒梁觉得水人的这句回答很奇怪,而且他也觉得这几天水人一直很奇怪,之前没有和水人有过太多的接触,就是从要自己主持夜间节目的时候才开始和水人有过沟通。

水人真奇怪!

。。。。。。


大约十分钟之后,主编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那个女人出来了,看到了舒梁和水人的一刻,似乎应该有一点儿小小的吃惊,但是也没有太看出来她有多紧张。舒梁见到了,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看法,这是一个贱女人!

“你们在啊?这么早?哦,不对,应该说是,你们怎么还在单位啊?哈哈哈!”那个恶心的女人说道。

“哟,我们也得和领导沟通沟通啊!”水人打着岔。

舒梁则是干脆一言不发。

主编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谁来了啊?”主编在办公室里说道。

“领导!是我们!水人!”

“哦!水人啊,舒梁也在吧,你们等几分钟啊,来我这!”主编回答道。

还得等几分钟?舒梁心里暗自笑着,难道是要穿裤子?嘿嘿嘿!

主编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也许主编就是在穿裤子。那个女人离开了办公室,谁知道她要去哪里,舒梁从身后看着她,一条把屁股包裹的很紧的短裙,两条长腿,大部分都裸露在外面,没有穿丝袜。舒梁心里想着,也许丝袜上有主编的精液,她脱掉扔了!

贱货!

。。。。。。


在主编办公室里没有呆几分钟,就是大概说了说节目的事,主编表示昨晚上他也听了,感觉很不错,关于热线电话的问题,主编和水人想的一样,也大致决定了由谁去夜间栏目增援他们。最后,鼓励了舒梁几句,就出来了。

舒梁走出办公室的一瞬间,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怎么了?”水人急忙从外面把主编办公室的门关上,问道。

“哈哈哈!太有意思了!”舒梁继续笑着。

“你看到什么了是吗?”

“主编的脖子上!哈哈哈哈!”

“嗨!你就看到他的脖子了吗?”水人的表情看上去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恩?还有什么?”舒梁还在笑着。

“我说了你别恶心啊?”水人一脸坏笑的样子。

“什么啊?”

“嘿嘿嘿,你坐在沙发的左边吧?”

“是啊,怎么了?”

“你一直扶着扶手!哈哈哈!”

“少废话,快点儿说,怎么了?”

“你的胳膊旁边就是主编射出的一小块儿!哈哈哈哈!”水人笑的已经前仰后合了。

舒梁怪叫了一声,急忙翻自己左胳膊的袖子。

“啊??什么?你怎么看到的!”舒梁觉得真的有点儿恶心了。

“我早就看到了,你看着你一点儿一点儿往那靠!哈哈哈哈哈!”水人笑个没完没了了。

“主编他看到了吗?”

“他?他好像没发现!哈哈哈哈哈!”

“行了行了!别说了,真恶心!”

舒梁和水人回到了宿舍。

。。。。。。


“舒梁,你先睡一会儿吧!”

“你呢?”

“我再看一下今天晚上的节目!”

“你出去啊?”

“不用,我拿回来了,不出去!”

“哦!”

。。。。。。


舒梁不一会儿就困了,虽然他一直在琢磨着朝内大街81号的事情,但是似乎有什么瞌睡虫似的,迷迷糊糊的,舒梁睡着了。

。。。。。。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舒梁翻身的时候,似乎发现了水人还没有睡,他坐在桌子前,好像在发短信似的。

一条又一条。

水人挺烦躁的样子,舒梁偷偷的看着他,水人并没有发现。

不一会儿,水人好像是耐不住了似的,用手机直接拨出了什么号码,然后突然看了舒梁这边一下,舒梁急忙闭上了眯缝着的眼睛,躲过了水人。

水人看到舒梁的确是熟睡着呢,就举起了手机放在耳朵边上。

“喂?”

“你怎么回事啊,回信息那么慢!”

“。。。。。。”

“哎!我觉得短信里说不清楚,打电话给你!”

“。。。。。。”

“我觉得我门单位里来了你说的那样的人。而且。。。。。。”

“。。。。。。”

“你先听我说完!我们这有那样的人,而且我觉得他目的性很强,报复性也很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发生了变化。”

“。。。。。。”

“我当然得问你了,我现在看不出来是谁!”

“。。。。。。”

“怀疑的?怀疑的倒是有,可是不能捕风捉影啊!”

“。。。。。。”

“我有什么好办法,还用得着找你吗?”

“。。。。。。”

“那好,那我晚上等你!”

“。。。。。。”

“哎,我晚上十点前啊,十点我就得准备做节目了。”

“。。。。。。”

水人挂断了电话。一脸踌躇的样子,又看了一下舒梁,他没有发现舒梁是醒着的,不过水人走了过来,蹲在舒梁的床前,距离很近的看着舒梁。

舒梁有些害怕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被一个男人用这样的方式盯着看,他甚至都能闻到从水人口鼻中呼出的轻微的口臭味道。

水人的手伸向了舒梁。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