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陈凯歌的纸枷锁

其实还是有很多佳句的:

十三燕在临死前告诫梅兰芳“别穿着戏服下场,留神弄脏了戏里的人物。”

邱如白对梅兰芳轻语:“不是你打败了十三燕,是时代,你的时代到了。”

邱如白恳求孟小冬远离梅兰芳:“谁毁了梅兰芳的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

日本侵略军强令梅兰芳演戏,梅兰芳站起来,斩钉截铁的只回答了两个字:“不演。”

妈的,尽管旁边的娱记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就是主旋律,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被感动了。

只在那一刻,脑海中立马幻化出了程蝶衣那句淡然却永恒的经典对白:“要是青木不死,京戏早传到日本去了。”



没办法,《梅兰芳》从一开始就笼罩在《霸王别姬》的巨大阴影之下,这是陈凯歌的宿命,或许,也是他为那尊金棕榈还的债。

多妙的譬喻啊,一副纸枷锁,不知是不是严歌苓女士的心思,好精妙的物件儿,把戏园子里那点沧桑,一纸就点了个通透。

《梅兰芳》难拍,国宝级的人物,离现世不远,家人还在世,陈凯歌导演身上背负的纸枷锁,可不止一套。

整部电影明显的分成四个段落:青年梅兰芳与十三燕打擂台、中年梅兰芳与孟小冬的婚外恋、中年梅兰芳远赴美国迎接挑战、中年梅兰芳反抗日本侵略军的淫威。



余少群相当令人惊艳,不愧是有戏曲功底的人,看着让人服气。《一缕麻》那一段,侧卧在病榻之上,婀娜的身段、优柔的身姿,只缱绻了一个懒腰,后排的小姑娘立马发出一声惊叹:好漂亮啊!

男人演女人,如果演好了,比女人还女人。

王学圻的十三燕也是个顶天立地的角色,谁都知道这是个脱胎于谭鑫培的角儿,当然王学圻不可能有谭鑫培那副精气神,但从普通观众的角度来看,王学圻的表演已经把一个一生为京剧痴迷、视京剧胜过生命的老艺术家形象塑造得淋漓尽致。

十三燕那句“输不丢人,怕才丢人”是为自己壮胆吗?

不是,十三燕在为自己留后话。

十三燕输的顶天立地。



十三燕告诫年少的梅兰芳,虽是下九流的戏子,但心里要看得戏比天大。

就冲这,十三燕值得上梅兰芳叫一声“爷爷”。

一个时代过去了,梅兰芳们踩着十三燕们的脊梁粉墨登场。

十三燕是中国艺术家的脊梁,这根坚强的脊梁骨,在爷俩斗戏的起承转合间传递到了梅兰芳的身上。

谁都没输,其实梅兰芳也成就了十三燕,对一个京剧艺术家来说,能看着后浪潮涌超过前浪,心中早已大慰。

可惜的是,这段戏居然完全出自杜撰,也成了整部影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戏分。

看完影片后,有幸与著名京剧学者、梅兰芳研究专家翁思再先生交流意见,翁先生直言此片不错,在大的历史关节上都基本还原了历史,而且孟小冬的出现就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以前对梅先生的这段感情经历都是闭口不提的。

只是黎明一出场,似乎就跌了戏分。



余少群喝汤,那叫一个雅致;黎明也喝汤,只能说粗鲁。

散场时听到有观众议论:《黄金甲》老吃药,《梅兰芳》老喝汤。

可见给影片添了不少负分。

当年四大天王的时候,黎明也是潇洒得一塌糊涂,我念初中时同桌女生的笔记本上就贴满了黎明的画片。

现在女同学早当了别人妈妈,而黎明叔叔也年过不惑,不仅身形臃肿,整张脸都浮起来了。

所以有朋友戏言:看黎明画戏妆,简直就是看《画皮》。

唉,这可是《梅兰芳》啊!


就别提邱如白了,这个照着齐如山塑造的人物,活脱脱被孙红雷演出了神。

孙红雷有点化境的意思了,可这就像科比在湖人队打球,个人得分全NBA第一,但球队就是赢不了球。

看完全片,真觉得《梅兰芳》不如改成《邱如白》合适。孙红雷越出彩,《梅兰芳》就越黯淡。

邱从看梅兰芳戏的那一刻起,就被他深深的迷住,自此一生为梅痴狂,人生起伏,但始终不离不弃。

真真是个程蝶衣!

不疯魔,不成活,在《梅兰芳》里,最疯魔的就是这个看起来颟顸鲁莽的邱如白。

邱如白对梅兰芳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



他看着梅兰芳咽口水,大口咕嘟的,欲望强烈;他看着梅兰芳跟别的女人交往,妒火中烧;他一生孤独,抛官弃职,只为守候梅兰芳身旁。

邱是保镖,邱是秘书,邱是经纪人,邱是剧作家,邱是宣传队,邱是播种机。

这个世界上,只有邱如白懂梅兰芳。

梅兰芳不懂邱如白,他与孟小冬的露水情缘,也不过是一段情欲涟漪而已,他哪里明白邱如白对他的那份大爱?

可见柏拉图是对的,超越了情欲的爱恋,才是至真的。

邱如白才是真正的梅党,至于其他那些梅党,都是打着梅兰芳的主意来的。

翁思再先生告诉我,梅兰芳先生是个艺术大家,但在生活中却有很多不足,所以他需要梅党帮他操持许多具体事务,这自然给了许多小人机会。



当然,梅兰芳是幸运的,他戏好,人缘好,自然运气就好。

《梅兰芳》对梨园行里的狎男妓风潮也给了直接的描述,这也是一大突破。那个老迈丑陋的鲁二爷,自然就代表着对梅兰芳遭遇的那些邪恶势力。

潘粤明扮演的梅兰芳表哥朱慧芳也有真实的人物影子——王慧芳,翁先生说,真就是这么个人。由于走了邪路,一生潦倒,人老色衰之后,只能涂着水泥般厚的脂粉在台上任人耻笑,换几个救命钱度日。

潘粤明演的好啊,不输给原定的冯远征,而且小潘那么年轻,出来的效果不会比冯大哥差。

可是黎明……

说点什么好呢?

整部《梅兰芳》,黎明是最差的演员。所以佳句那么多,但就是出不了佳章。

就连马三、费二爷这样的配角都比他强。

本来想不大明白,后来有人提醒:你看看出品方的名单,英皇的身影那么伟岸,还能不用黎明?



还有阿娇,好好的连演职员表上都看不见了踪迹,为虾米?难道这是部粉戏?

陈凯歌的纸枷锁啊,《梅兰芳》莫不也是他对自己的投射?

商业、政策、个人艺术追求,还有嘛,或许从陈红扮演的那个飞扬跋扈的福芝芳身上看出某种端倪?

当然,我纯属瞎猜,我一不入流的影评人,哪里懂得大导演的心思?

但是,电影在我心里是比天大的。

要说纸枷锁,人人身上其实都是有一副的。

或许,还不止一副。

有些东西挣不脱,更不应该去挣脱。全脱了,反倒失了人生的味趣。

看完《梅兰芳》,我想哥哥了。

哥哥说:青木是懂戏的。

那么,谁懂电影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