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梅家最先弄出了“轰天雷”,而且还拿出去参加械斗,尝到了甜头。 苏家是有模学样,也整出了“轰天雷”,成天拿出来吓唬人。 瑛家、砝家紧追慢赶,也造了“轰天雷”,四处见人就说。 …… 华家急了,这几家有“轰天雷”的,早先哪家不欺负咱? 不行,咱们也要弄一个! 话虽然这么说,事儿可没有这么简单。 华家这时内讧刚过,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打个希巴烂,吃饭都点不了火,哪有钱做“轰天雷”? 当家的下决心说:“当裤子也要造!” 当裤子倒是没有,因为华家上上下下裤子的数量倒比人数少,小孩子穷得天天光屁股,大人也有两个人合穿一条裤衩的……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裤子可当了! 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华家的二当家的华恩来也真本事,就在那穷得当不起裤子的情况下还能抠出钱来做“轰天雷”。 钱倒是有了,可这“轰天雷”怎么做? 没办法,华家去求苏家当家的,请来工人帮忙。苏家工人来了后倒也热心,很快拉起了队伍,摆开了架势,大干起来。眼看“轰天雷”有了些模样出来了,苏家当家的突然想起来不对头:华家要是有了“轰天雷”,会不会拿我当白老鼠?嘿,当年强奸华家的女人,烧华家的大屋,砸华家的锅台,我哪样没干过?得,还真的不能干了! 呼啦啦苏家的工人全回去了。 …… 华家当家的傻了眼……华家工人的水平可是那个低,就我们自个儿,还怎么做? 华家工人也真争气,人家搞装药配方用计算器算,他们愣是用笔算,算盘算,居然把药方也算出来了! 当华家正忙活的时候,苏家和梅家都在琢磨着如何阻止华家也造“轰天雷”,最后两家都想到一块了:“叫几个家丁,带上家伙,冲进去,砸他个希巴烂!” 梅家怎么也这么怕华家也造“轰天雷”? 原来梅家跟华家当家的也有过节。 当年华家内讧时候,华老毛和华老蒋争着做家长,双方各带着一班壮丁打得头破血流,梅家可是支持华老蒋的。 后来华老毛占了堂屋,把华老蒋撵到南边的池塘里头的土堆上过日子,梅家当家的一看支持错人啦,马上见风使舵,想把华老蒋按猪肉的价格卖给华老毛,煽动华老毛不要和苏家的好。可不知道怎么的,谈判没有成功,两边就别扭上了。 再后来,为了东北边的邻居金家,两家干了一架,双方都死了不少人。梅家是铁了心支持华老蒋分家分灶过日子,这还不算……更要命的事梅家家丁把华大毛给打死了! 华老毛就两个儿子,大毛二毛。大毛脑子好使,办事也利索;二毛打小脑子不好,傻;大毛死了,华老毛就绝后了…… 可把华老毛伤心的……青年丧妻,晚年失子…… 华家梅家这仇大了!华家的人想起梅家就咬牙,梅家的人想起华家就瞪眼。 如前面所说,苏家和梅家都想到一块了,可两家矛盾也深,做事都做不到一块去: 苏家刚刚整齐了家丁准备出门,梅家就把这消息儿捅给华家;轮到梅家也整齐了家丁准备出门,苏家就把这消息儿捅给华家…… 谁都没得手。 就两家互相埋怨的当儿,听到屋外传来一声巨响:“轰” …… 华家点爆了“轰天雷”! 两家当家的脸都变成猪肝色……

这百来年让人欺负惯了的华家也有了“轰天雷”! 俺们村的家族关系可就大不相同了: 首先最怕的是驲家,早先对华家坏事做尽,又亲身体验了一回“轰天雷”,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眼见华家也有了“轰天雷”,大人小孩还动不动就唱“你有我有全都有……你一颗来我一颗……” 驲家全家老少都怕得发抖。本来派人想上华家登门劝一劝,不过两家已经绝交几十年,门儿都没有!驲家惶惶不安中过了好几年。 苏家和华家是世仇,两家才好了没几年又闹翻。两家水田旱地紧挨着,时常为田埂划界,水渠走向吵嘴干架。苏家当家的原先仗着自家有“轰天雷”而华家没有,一吵嘴就吓唬华家:“我扔一个就可以炸死你们全家!” 弄得一吵架,华家当家的就得打点铺盖随时准备逃出堂屋去住田间地头的窝棚。华家全家上下还到处打洞藏粮食,搞得一家老少都跟耗子似的。华家本来就缺粮,吃都吃不饱,还得要在地洞里准备三年粮食,可把孩子们饿得直哭…… 这粮食等藏了三年再拿出来,味儿变了营养没了,本来只能喂猪,可华家的老少还得吃,吃得全家面黄肌瘦总生病。 至于华家的猪吃什么…… 人都没得吃,还要养猪? 苏家当家人神气活现地挖苦华家:“你们还不如俺家的猪!” 这话伤人却在理——苏家的猪好歹也是吃奶油面包长大的。 不过当时苏家这位当家人苏赫鲁也有个外号:“猪”,原因不在于他又矮又肥,又喜欢以农业专家自居,而是他着实没头脑:有次开村民委员会,他上台发言,嫌台下吵,居然脱下自己的皮鞋在麦克风前横横地敲了几下,全场哗然…… 今个儿华家也有了“轰天雷”,全家老少都会唱:“你有我有全都有……你一颗来我一颗……”,苏家新上台的当家人苏勃列想一想也自个儿害怕:华家穷得能饿死人,他们连活着都不怕,还能怕死吗?自己有吃有喝的过日子,犯不着和他们一块儿玩完吧? 总之,苏家当家的是没了底气,原来架着高音喇叭狂喊“炸死你们全家!”,后来改嘴上说说,再后来……干脆就不说了。 梅家是又怕又喜,怕的是自己和华老毛过节太甚,华老毛一样把自己当作白老鼠看待;喜的是华家和苏家矛盾更大,华家一时半会儿也没本事把“轰天雷”扔到自己家里来,先倒霉的肯定是苏家。梅家当家的管家的掌柜的凑在一起商量出了个坏主意:把华老蒋卖给华老毛!煽动华家苏家干架! 自此梅家就处处想着如何如何登门谈判,无奈双方绝交多年,要上门不容易啊。 华老毛这时也想和梅家和好。 原来当年华老毛也曾经想和梅家的梅司徒谈判两家交好的事儿,不料双方都一时冲动,谈僵了,加上苏家煽动金家和梅家械斗,华家不得不卷进去……最后华老毛死了儿子绝了后,华家梅家交恶,险些被当成猪卖的华老蒋又被扶起来和华老毛对着干,华家还是得分灶拆火过日子。 自从和苏家翻脸后,华老毛一直后悔当年没有和梅家交好,否则苏家也不敢欺负自己,指不定这会儿苏家还求着俺呢…… 不过华老毛也不知道梅家的当家人怎么想,梅家当家人也不知道华老毛肯不肯和好——毕竟绝交多年,自己的家丁又打死了华大毛,两家仇深着呢。 正在双方家长都两眼一摸黑的时候……华恩来忽然接到梅家一个叫华无怠的家丁密报,大喜过望,忽然急冲冲地跑进堂屋趴在华老毛耳朵旁说了几句:“梅家比我们更想要和好!” 华老毛心里一下子有底了。 华老毛想了一个办法,请梅家的一个小人物梅斯诺一起上打谷场看戏,就安排坐在华老毛的旁边。看戏的当儿,两人有说有笑,甚是友好。华老毛想通过这场戏告诉梅家当家人:“俺有心和你们和好了。” 梅家的当家人也知道斯诺去华家看戏,不过却认为斯诺来来往往华家多次早不稀罕,这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梅家当家人当时也没有多想,只管不停地叫人想办法。梅家家丁们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串,以至于出现有一次梅家家丁要和华家家丁讲话,华家家丁不搭理他,扭头就走。华家家丁走到哪儿,梅家家丁跟到哪儿,华家家丁跑进毛厕,梅家家丁马上跟来…… 最后,两家总算找到一家都认识的——巴家。通过巴家,艰苦的谈判开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