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师群:“让人匪夷所思”的控告

cuboid 收藏 0 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方人物周刊


记得下课时有两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


本刊记者 李乃清 发自上海


从11月下旬开始,一篇由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教授发表在自己博客上的文章《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开始在网络世界酝酿发酵。


杨教授在文章中透露,有两名女大学生到上海市公安局和市教委检举他在上课时有批评时局等内容,“有关部门已立案侦查”。


这则博客,迅速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和评论,新浪等门户网站转载后,更成为时下舆论热议的主要话题之一。


然而,本来处于风暴中心的杨师群,却似乎不以为意,远离了这场纷纷扰扰的喧嚣。


“他就是个搞学问的人,科研任务名列前茅。不上课的日子,他就呆办公室,中午回家吃个饭,然后又回去钻研学问,不到晚上7点不回家的。”杨师群太太在电话里忙着解释。


这位教授不用手机,办公室也没电话,记者只得依照杨太太口述的时刻表,碰了碰运气。12月2日晚6点,华东政法大学40号楼已陷入深沉暮色中,3楼走廊尽头一间办公室略有光亮:杨师群紧锁双眉,正对着电脑。


“我的博客这两天消息多得不得了,瞧!校方正在配合警方调查……”


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虽由他而起,却让他有无妄之灾从天降的愕然,一头雾水的迷茫,和悲从心起的无奈与徒然。“至今我都不知道告发我的是谁,至于告发我的理由,更是荒唐。”


当然,还有不平则鸣的义愤,以及出身大知识分子家庭、经历了历次政治运动、家门分裂父子相抗、自己也上山下乡藏身社会底层10年的世事洞明。


聊天中,杨师群时而哀叹,“领导找我谈话,我给他们的反应是,我对中国目前的教育很悲观。”


时而又是激愤的,“读完(纵横家)苏秦那篇课文,我跟他们讲,中国的知识分子非常垃圾,就是为了富贵,有奶便是娘,什么事都肯干,他们是不可能理解到这个层面的。所以,只能说我的课超前了点,很多东西他们不理解。”


言语中的“他们”不断在延伸:从那两个他也不知其名的学生,到他面对的所有学生;从父亲杨宽与后娘,到同在治学的兄长们;从领导到政府、社会;从历史到未来……


人物周刊:您的博客文章后来看不到了,是自己删的吗?


杨师群:我自己删的,太乱了,有些留言实在素质太低。


人物周刊:具体说说这事的经过?


杨师群:11月21日下午,领导找我谈话。从领导传递的信息看,我感觉是《古代汉语》课(惹出的问题),因为他们提到选课问题,只有这课是必修课。


所以我后来和她们(学生)说了,你要不喜欢我的课,你不选就可以了。没想到她会去告我,而且告到公安局。你如果告到学校还能理解,这说明,她一定要置我于死地,最好要公安局把我给抓起来。


人物周刊:听闻自己被学生告,你的第一反应?


杨师群:我感觉很不可理解,在我们的社会还会发生这种事!就像我在博客文章里最后一段写的,这事如果在清朝末年发生,可能还有人信;五四时期已经没这种事了,那时候什么老师没有?最激进的、最反动的、最保守的……哪有告老师的?所以,这事一出,我感觉真是太有意思了!


人物周刊:那堂课你到底讲了什么?


杨师群:我也不知道。她们上告,上面立案后通知学校,学校调查,然后再找我,最起码得个把月。我怎么想得起之前哪次课哪个问题?从我自己角度看,就是我平时讲课对整个传统文化的批判,最后还联系到当前。


人物周刊:比如?


杨师群:比方《勾践灭吴》这篇文章,读完,要他们谈感想。他们回答无非就是:佩服勾践,这人了不起。但我说,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战争给人民带来什么?这样的战争在中国打了多少年?它意义何在?


他们不会想到这层次,然后跟他们讲呢,他们又像呆若木鸡一样(模仿做翻白眼状)。当然,我的观点也不一定正确,我只是尽力谈一些我认为比较深刻的问题。联系当前,我也会谈中国和越南,为什么要打?朝鲜战争,死了多少人?反思过没有?


我们上周刚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参观,我正在写博客,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确实造得不错,这确实是日本人的侵略,但关键问题,你自己也应该反省反省?很值得的!很值得花些钱,让中国人知道,我们走过什么样的道路!德国人有纳粹博物馆,他们自己做的罪孽,当然要建博物馆,这个民族才有希望。


所以,你谈这些话题,学生绝对不理解你。可以说,我在做这样一些启蒙工作,但很艰难。你看,现在都被告到公安局了。原来还有点勇气,这个事件发生以后,唉!


人物周刊:你博客里说,两个学生当天下课来找你。


杨师群:这是我的印象,到底谁告我,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猜测,觉得有可能是那两个女生,因为她们当时很激动,上来就问我为什么要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


人物周刊:你文章中所谓“莫须有”的罪名是指?


杨师群:实际上她们就告我两件事。很可惜,我这两件事都没说过。你要就上课内容告我,是告不倒我的,只有给我加罪名啊。谁会想出这些罪名?我估计学生想不出来。


人物周刊:你想和那两位学生对质一下?


杨师群:不是对质,我倒非常想和她们聊聊,你们有什么不同观点?我希望她们能在上课时就和我争论,这是最好的事情。我上课绝对允许同学反驳我,有过去的学生回忆,最大的快乐就是和我争论。


人物周刊:公安局已经找你本人了吗?


杨师群:没有,现在最好公安局来跟我说说清楚,把她们的控诉书给我看一下。


人物周刊:你太太对这事什么反应?


杨师群:她搞不太清楚,很害怕,“你不要被抓进去坐牢吧?”我说,坐牢又怎样?


人物周刊:她说你讲话太耿直,应该考虑下家里情况。


杨师群:我这人是直点,但如果因为直而坐牢,那也是蛮有意思的事。


人物周刊:有学生回忆,你在《世界通史》第一节课上说,“你们以前学的知识都是垃圾。”


杨师群:有时我确实会这么讲。尤其是那个五种生产方式的理论,很可笑!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 我讲世界通史,把这个理论全部打翻,胡搞!


人物周刊:你怎么解释?


杨师群:从世界通史来看,每一种文化,不同民族,走的完全是不同道路,根本不能用这种规律来描绘。(据说)中国封建社会延续几千年,我问你,什么是封建?我对中国历史的认识就是——两次转型。


春秋秦汉是一次,这次转型对中华民族实际上是非常苦难的一个历程,悲剧,绝对不是好事,对中国社会而言,可以说是非常大的一次失败,中华民族就此沦落到一个非常专制的社会;第二次转型就是1840年,被外国人逼的,这次转型到现在还没完成。


人物周刊:这些想法和你的治学经历有关?


杨师群:本科我学历史,我想挖一下根,中国古代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研究生我读的是宋史。宋代商品经济非常发达,但当时那一套绝对畸形,和西方商品经济不一样,完全是一种满足贵族、皇族奢侈生活的消费。


研究生毕业分配到这里,研究法律史,我也喜欢,后来搞新闻史。我做中外比较,最近刚完成一部40万字著作,题目是《反思与比较:中西方古代社会的历史差距》,我从国家产生、经济、文化、法律制度各方面出发,是对中国社会的一种根源性挖掘。我对古代批判得非常厉害,不像什么于丹,在那边说笑话。


《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摘录)


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等,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居然还有学生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


记得下课时有两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这样热爱中国文化与政府的同学,我很敬佩,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为什么我就没有批评的权利呢?


我告诉她们:我也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以后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给我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


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并且发生在大学,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我只有默默祈祷:什么时候中国社会才能走出愚昧?中国教育走上正轨?中国学生具有比较正常的思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