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国学大师的悲惨遭遇

“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是过去一个多月最为人关注的文化事件,北大已经多次发表声明,称已查明证实“举报人”手中字画全系伪作,所谓“秘书盗卖”完全没有任何根据。而通过有关人士摄录的视频,季羡林对此回应为“千真万确”——“当面叫你季爷爷、季爷爷,背后偷你的画,这个我知道。偷画的事情,谁也掩盖不了。”(详见12月8日《东方早报》)


“一不让司法介入,二不让亲属介入,三不见举报人”的北大调查,本身就是“露怯”之举,谈不上什么公信力。季老是严谨慎重的人,他并不缺钱,更不会有意搞臭他所深爱的北大,我们相信没有证据他是不会乱说的。对持续长达两三年之久的偷画事件,季老一直以“小事情”看待并且没有报案,恰恰说明他对北大爱之深切;而“现在看起来,认识也不够了”这样的悲观之语,不知道是否也暗含了“今日之北大已非昨日之北大”的无奈感慨?


由“偷画事件”引出,最让人惊奇进而愤慨的是:儿子想见自己的父亲,居然长期得不到北大的批准,以至父子居然13年未见;北大一直拿着父亲家的钥匙,作为季老唯一的儿子,至今却不能走进自己的家门。如果不是有录像为证,公众真的难以想象,作为国宝级大师的季羡林,居然在北大的“精心照料”之下,长期过着有如“软禁”一般的生活:季老想回家,却一直不能如愿;即便是儿子,见父亲也得北大批准;探视季老的人,都可能被盯梢;对于自己的财产,季老居然自称“我连拿100元钱都困难”。


恕以“小人之心”直言,除了企图占有侵吞季老的财产,我实在看不出北大这样做的必要。也许,偷画事件只是整个可怕阴谋的冰山一角?显然,北大之于季老,不像是一个服务者,而更像是一个管理者。表面无比的尊敬背后,是无耻的利用和阴险的背叛,是贪婪的攫取和残忍的虐待——谁能说,13年不让父子相见,不是一种虐待呢?


季老固然是豁达的,一个99岁的睿智老人已经把一切看得很淡;然而在事实上,这却越发成就了某些人的贪婪以及北大精神的沦落。年龄越大越是缺少实际做主的权利,越是容易被蒙蔽和欺骗,这是中国社会相当普遍的老人的悲剧;深谙一切却又不能够、不忍心点破一切,真话不能全说,爱恶不能直抒,这是大师的悲剧;围绕“一切朝钱看”、“一切以脸面为重”的宗旨,不惜掩盖事实背叛大学精神褫夺法律尊严,这是大学的沦落。


刚上映的电影《梅兰芳》里有一句台词:谁毁了梅兰芳的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也许,北大正是这样来看待国宝级大师季羡林的——季羡林想要做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北大想要季羡林成为谁。也许,只有从这样的角度来看,才能真正读懂北大对季羡林所做的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切。


无论如何,由“偷画事件”所引发的一切,都已经不再是北大的内部事务了。司法部门没有理由继续回避社会大众殷切关注的目光。不仅北大是有尊严的,法律更是有尊严的,倘若北大想把自己的尊严建立在践踏法律尊严的基础之上,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不会答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