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五十六 重逢 五十六 重逢

叶风沙粒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56. 段祺瑞看到直系与桂系代表签订停战协定,息战言和。此时吴佩孚通电主和,公开攻击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实亡国之政策”,直系将领也纷纷响应,段祺瑞被迫命令前线各军暂取守势。 在这种不利形势下,段祺瑞为了稳固自己的势力,与日本签订了《中日共同防敌军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56.

段祺瑞看到直系与桂系代表签订停战协定,息战言和。此时吴佩孚通电主和,公开攻击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实亡国之政策”,直系将领也纷纷响应,段祺瑞被迫命令前线各军暂取守势。

在这种不利形势下,段祺瑞为了稳固自己的势力,与日本签订了《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出卖国家的主权,而这一行动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全国各地掀起了抵制日货的高潮。

当张敬尧掌握湖南军政大权后,勾结日本资本商人盗卖湖南工业,而民族工业面临了更大的危机。

玉卿和徐东升在京的这一段时间里,新文化运动的渗透到了他们所在的学校,更让他们认识了一大批有先进思想的知识分子,于是他们想把资本主义的民主思想带到县城,当他们听到湖南的新民学会的影响很大,决定返湘,经人介绍加入到新民学会,并成立了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要求“向上”和“求友互助”的学术团体。

此时,当玉卿和徐东升看到县城的日帝国主义势力又有抬头,为了配合全国的反日运动,他们主动回到县城开展抵制日货的斗争,在这种形势下,他们又踏上了回家的路。

星萍虽然没有把父亲从战场上找回来,但她还是认可周海的那句话,如果找不到他的尸首,说明父亲还活着,于是她也很快从悲伤中解脱出来,她更相信父亲某一天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当县城一切都安定下来以后,学堂又开课了,于是每天忙着动员原来的学生,不到半个月,学堂又恢复了正常。又因为李泽年和金贵他们每天都要出去拉车,根本没时间来照顾周海,于是她把周海安顿在女子学堂里养伤,很快他就能下地走动了,他也不能出去找事,就留在学校帮星萍忙些杂事,修补课桌椅什么的。

星萍今天特别高兴,起得比往常还要早,安排学生把学堂精心布置了一番,怎么能不激动呢?听李泽年说玉卿就要回来了,还有徐东升。

徐东升说是先陪玉卿回了家,其实只有自己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而当时虽然徐东升早就把柳家的情况告诉了她,但还是怕她不能经受眼前的一切,心里还着实放不下。不出他所料,玉卿虽然早已有心里准备,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难以控制自己,哭倒在父亲的怀里,柳老爷看着玉卿叹了一口气,对她说:“我终于认清了这个该死的世道,如果我要年轻,我也会像你一样去改变这一切,爹不会怪你,爹永远支持你。”

徐东升听了柳老爷的一席话,真有点嫉妒玉卿能摊上一个这么开明的父亲,在旁边羡慕看着父女俩。

“你放心去忙你的吧,我不用你担心了,当钱庄破产的那一刻起,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柳老爷对玉卿说。

“你能放得下我也就开心了,我回县城是因为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但以后我会经常来看您的。”玉卿看着父亲苍老的脸安慰他说。

“你和孝智在一起我放心,你们去吧,别担心我了。”父亲笑着对她说,然后对徐东升说:“你还没回家吧?还是去见你家人吧,别怪他们了,在那种形势下人人只求自保啊!你们都是一些有大学问的人,大道理你们比我懂多了,我还是不多说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

玉卿也劝他:“你回去吧,我也好久没和父亲呆一起了,今晚我就陪父亲聊聊,明天一早就去学堂,我在那等你,好吗?”

当家人告诉徐祖泰四少爷回来时,他惊喜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理了理长衫,但旋即冷下了脸,对家人说:“你去告诉四少爷,我在书房等他。”

徐东升径直往书房走去,看见父亲正坐在书房的圈椅里翻看着什么,徐东升走进去,轻声的叫了声:“爹。”

“回来了?见了你娘没有?”徐祖泰抬眼看着他,出去这大半年时间,发现儿子又长高了许多,比原来显得英武了好多。

“还没就直接来见爹了,您还好吧?”徐东升望着父亲几根稀少的白发令他更显苍老,感觉父亲真的是老了。

“你回来就好了,家里出了点事,这样你就能帮你三哥分忧了,具体是什么三哥会告诉你的。”

“爹,我可能没有时间回公司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徐东升看着父亲满含期待的脸,犹豫了一会还是拒绝回家打理公司。

“什么?还有比失去徐家所有产业还要重要的?你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徐祖泰脸都气绿了,他以为儿子这次回家一定想通了,他也希望他能回家帮他处理公司的一些事务,他也相信他的能力,完全可以交给自己的儿子,不料他根本对这些没半点兴趣,他认为他的脑子是中毒了,而且中毒还很深,心里不免咒骂那些新思想一定是给他洗脑了。

徐东升没想到时隔这么长时间,父子以这样的形式见面,心里更加有点羡慕玉卿了,那一晚,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房间里一样的摆设,一样的布置,一样的灯光,却拥有了一颗不一样的心,而这颗心正迎着亮光的针芒在释放所有的渴望和热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