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六十章 严厉训斥

而山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0.html[/size][/URL] 现在,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两件事件,一为英德局势,一为中国局势。中国局势正在火爆对抗中,更引人注意,对于正在惨烈激战中的东北松花江战场则无疑又吸引了世人更多的目光。哈尔滨的人民军还能支撑多久?人民军能否攻下依兰城?这是人们关心的焦点。 炎炎的夏日已尽,黄金色的秋天到了,但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0.html



现在,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两件事件,一为英德局势,一为中国局势。中国局势正在火爆对抗中,更引人注意,对于正在惨烈激战中的东北松花江战场则无疑又吸引了世人更多的目光。哈尔滨的人民军还能支撑多久?人民军能否攻下依兰城?这是人们关心的焦点。

炎炎的夏日已尽,黄金色的秋天到了,但中午的北京依然难见一丝丝泠泠清风。林逸收拾好办公室,疾步往胡英清府第赶去,政务秘书张雨霖与军务秘书田俊想跟着去,被他阻止。中午过胡英清那边与妻儿团聚,这是林逸很少见的现象。

府门外,干净而安静,两头石狮守护着大门,也守护着寂寞;府内,隐隐传来哭泣声,令人倍感凄凉。林逸阴沉着脸往里走,里面花园亭子里的人发现了他,怔怔地望着他,但没有一个人有笑脸,也没有一个人像往常一样迎上来。

“夏红!肖晶!你们跟我来!”林逸不理会众人,却厉声命令。

在小声抽泣的人正是夏红与肖晶,梨泪挂脸、楚楚令人怜的夏红与肖晶站起来,跟着林逸到了大厅,其它人想跟着去,却被胡英清摇手无声阻住。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到黑龙江前线指挥部去指手划脚!国家功勋将领,人民军上将是你们能指责的吗?乱弹琴!我看鲁万常将军对你们太客气了,应该把你们两个以干涉军务的名义抓起来!”林逸从未当众发过这么大的火,外面的人听得心惊肉跳,夏红与肖晶的眼泪如断线的珠链,粒粒滚落。

“英清姐!林哥哥好可怕哦!”马紫芳被吓坏了,依进胡英清的怀里。

“林逸是国家主席!”最理解林逸的是胡英清,她用手轻轻安抚着马紫芳的背。

夏依浓轻叹一声:“这次夏红与肖晶做得是过份了!”

“前方战士们的浴血奋战,才有了后方你们的安宁,百姓的和平!你们的行为,令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士兵们心寒齿冷!你们的所做所为是在给杨诚志将军与马陵将军抹黑,即使他们英烈了,他们的英名也会因为你们而蒙羞!”林逸盛怒,如非总政治部部长龚敏去黑龙江方面军前线视察,回来后说漏了嘴,他还不知夏红与肖晶昨天去过东北吉林城呢!

夏红与肖晶一句也不敢争辨,却慢慢又哭出了声。外面,小芳芳走过来轻轻拉着马紫芳的裤子,忧忧怕怕地问:“芳妈妈!红阿姨、晶阿姨又哭了,她们不乖!”

马紫芳泪影含含,蹲下爱怜地抱起林芳,安慰:“红阿姨晶阿姨不乖,小芳芳最乖!”

“你们好好反省吧!马陵将军与杨诚志将军为国捐躯了,我就上去顶着!”林逸说完,冷冷地走了,他没有再在胡英清府第多呆一秒钟。

两天后,夏红与肖晶再一次飞往东北吉林城,鲁万常听说这两个“混世魔王”又来了,想起上次两女的脾气赶紧躲往前线。但他还是未能躲过两女的追寻,出乎他意外的是这次两女不是来发难的,而是来道歉的。这时,鲁万常感激而钦佩地想到了林逸。

林逸独自一人回到南单街九号,马紫芳后脚跟着回来,在胡英清府第的女人们谁也不愿意林逸冷冷清清身边没有一个人。

下午,林逸召见外交部部长陈权。陈权,上届政府外交部副部长,为中国外交界闻名的“铁嘴”,是中国政坛鹰派的代表人物。原外交部部长李圆环卸任后,去了中国外交协会,出任协会会长。

“陈部长!刘汝明特使那边有什么消息?”林逸一直很欣赏陈权,对他在公元1852年与法国海军代表的外交交锋中,为了维持尊严,谈判还未开始便敢宣布结束的事印象深刻。

“刘汝明特使多次与德国方面谈判,但进展并不顺,德国人只同意与我们共同对付英国人,却不愿意与我们共同对付俄罗斯人,更不愿意与我们签订共同进退的同盟条约。”陈权十分钦佩林逸,在外交方面,林逸定下目标后总是放心地让下面的人自由发挥,这一点使他如鱼得水。

德国人不是傻瓜,他们也不愿意去多树一个敌人,何况是俄罗斯这种恐怖级的敌人,谁想惹它都得考虑再三。

林逸深思,中国局势危急,大有倾覆之危险,德国人从中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他们不愿意与一个失败者结盟,这完全可以理解。“还得靠实力说话啊!”他暗叹。“陈部长!你发电给刘汝明特使,让他再放耐心点,我们会助他一臂之力!德国人的态度会发生改变的!”林逸再次现出那种神秘的自信。

陈权答道:“好的!”

“陈部长!现在我国外交形势不乐观,外交部一定要加强与友好国家的交往工作,我们的一些什么想法、主张、做法,外交部都要及时地向友好国家,中立国家作好解释工作。”林逸觉得以前弱势时对外工作硬强,那是为了骨气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也可以从某种程度上吓阻敌人的野心;现在强势了,对外工作还保持强硬,便会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陈权点头:“是!”

“外交部要与军情部加强合作,你们有什么想法,也一定要保持低调,做什么事也要秘密地做!如果几年前你们在中东做事不是那么渲染的话,可能现在国家的局势也不会这么紧张!”林逸感叹。对于刘汝明主政时期外交工作方面的得失,外交部与外交协会一直在做总结,他们得出的决论与林逸的想法差不多。

现在军情部驻外情报站的行事已全部转入暗中,以前有些特工公开半公开地在各国活动,这给中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李满江主持军情部后,遵照林逸的意思,大胆改组军情部,大量清退外围情报人员。随之,外交部驻外使馆对军情部的支援工作也做了调整,今后外交部各驻外使馆情报一块主要负责各国政要高层方面的工作,不再参与军情部的具体秘密行动。

陈权走后,林逸接通东北依兰前线指挥部顾勇总指挥的电话,命令其务必8月25日拿下依兰城,全歼过江俄军!他想借此助在欧洲与德国人谈判的刘汝明一臂之力。

现在是8月23日深夜十一时四十分,离林逸限定攻下依兰城的时间还剩两天,顾勇还在苦思良策。下午接到林逸的电话时,很感突然,他多年未听到林逸的声音了,在听到林逸那充满磁性中音的一刹那,他倍感激动。

拿下依兰城并不难,依兰城中的俄军已成惊弓之鸟,他们外援被断,士气低落,被歼灭只是时间问题。但限定时间为两天,则时间上有点紧了。持续十多天的战斗,东西两面的人民军第十一军与第十二军已累,顾勇思考良久的结果决定把主攻方向定在南面,南面兵强马壮——有第三十三军与第三十四军的第136师、第135师负责进攻,也本应由他们担当主攻任务,但第三十三军与第三十四军是新组建的部队,士兵们大多是新兵蛋子,这是顾勇犹豫再三的原因。

8月24日上午八时,第三十四军第136师的士兵们吃过早饭后三三两两地蜷缩在潮湿阴冷的战壕里等待进攻时间的到来,现在临进攻还有半个小时,战场显得异常沉闷安静,所有的战士全靠着土壁在休息,在养精蓄锐,只有第408团第一营第二连第四排二班的三个新兵在叽哩呱啦地开着玩笑。

“新兵蛋子!别出声!否则关你们禁闭!”连长扎卡双眼圆瞪,厉喝一声。他是一个黑大个,全身漆黑如炭,除了牙齿,看不到什么白的地方!

三个新兵——刘都、王仁义、马达懔然,噤若寒蝉。可待连长扎卡走后,他们三人又按耐不住嘴皮子多起来了。

“嘿!说到蛋子,你们说扎卡连长的蛋子是白的还是黑的?”王仁义一本正经地问。

刘都、马达怔然,接着忍俊不住,艰难地压低声音偷笑。“你说呢?王仁义啊王仁义,我说你一点也不仁义,居然敢猜扎连长的蛋子,你不怕他扎连长‘抓’你吗?”马达装着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刘都最调皮,戏谑地反问:“王仁义!你说扎连长的是黑还是白?”

王仁义傻头傻脑:“我猜是黑!”

刘都故意道:“我猜是白!”

王仁义不解:“为什么是白?”

刘都奸笑:“因为他的牙齿是白的啊!”

王仁义不服气:“可他全身都是黑的啊!”

马达呕吐:“你们俩恶心不恶心,什么不好猜,猜那东西?想知道,脱掉扎连长的裤子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王仁义与刘都猛扑向马达:“有本事,你去脱啊!”

扎卡听到响声,跑过来,见又是连里那三个最多事的新兵蛋子,气不打一处出,每人一脚踢上,低声命令:“刘都、王仁义、马达!你们三个跟在我身边,一步也不准离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