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零九章、扎西木的“请求”

华文庸 收藏 16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URL] 多吉大叔笑了一下,说:这个,我可就不清楚了,不过,狼再怎么凶残,也认得自己的母亲,小狼对自己的父亲可能会没什么印象,但是对自己的母亲却会记一辈子,估计小狼还记得大黑吧?大黑还记不记得小狼,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开玩笑说:大黑最多只能算是小狼的养母,呵呵! 一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多吉大叔笑了一下,说:这个,我可就不清楚了,不过,狼再怎么凶残,也认得自己的母亲,小狼对自己的父亲可能会没什么印象,但是对自己的母亲却会记一辈子,估计小狼还记得大黑吧?大黑还记不记得小狼,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开玩笑说:大黑最多只能算是小狼的养母,呵呵!


一路说着回到家里,羊们都吃得饱饱的,心情也非常舒畅,不等格桑把它们往圈里赶,自己就钻了进去,格桑关好羊圈门,说:刚才扎西木来过了,想看小獒,我没敢让他看。


格桑对扎西门一家没有好感,宗哲在家的时候,从小就喜欢欺负格桑,格桑讨厌死扎西木一家子了,很少管扎西木叫叔叔,更多的时候是直接就喊他的名字。


多吉大叔把烟袋锅子里的灰敲干净,咳了一声,拍干净袖子上的烟灰,说: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可别让他看,大黑对他有戒心,会咬人的。


在我的心目中,大黑是一只非常难得的有爱心的母獒,一般的獒不管对谁,只要是没见过的陌生人,见面就有一种想咬的攻击欲望,可大黑不会,她要咬,也只会咬那些自己特别不招见的令她反感的人,扎西木就是其中的一个。


很难想象,连一个动物都会反感的人,那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品,我是无法说清楚,但也总感觉每次见到扎西木大叔的时候,心里就会有一种堵闷感,像是喉咙里塞了块棉花,憋得不出气。


大黑受了一天的惩罚,什么也没吃,对着墙壁蹲了一天,从昨天到今天,算是两天一晚没进食了,多吉大叔也心疼了,准备给她置办一顿丰盛的晚饭。


可大黑好像还没有原谅自己,没等多吉大叔给她搞吃的,就自己跑了出去,看样子,她是要自己抓食吃,在这样积雪厚厚的大冷天里,白天气温暖一些还好,一到天黑,气温急剧下降,晒太阳的鼠兔也早钻洞里去了。


过了很久,我们差不多快吃完了饭,大黑才挟着一股风雪的气味回到家里,她没进门,嘴里叼着只肥大的黄鼠,嘴巴上沾的都是血,可能她是怕弄脏了屋里,就在院子里把黄鼠解决了,这才进来。


大黑刚进门,扎西木大叔后脚就跟进来了,他一进门,就笑呵呵地说:多吉啊,小獒都长大了吧,我昨天看它们几个在屋门口抢一根骨头啃,听说才让家也要一只獒呢!还有另一家也要,是不?


我们没吭声,格桑跑到屋外去撒尿,大黑背对着扎西木大叔,走到窝里去哄她的孩子,往一堆拱,然后自己趴下,把四只小獒拢在怀里,屁股对着扎西木大叔的脸。


我知道多吉大叔又要卷旱烟了,就先卷好,把烟叶塞进烟袋锅子里,递给多吉大叔,多吉大叔接过去,抽了一口,说:是啊,小獒们刚长全了乳牙,还在吃奶呢,有时候大黑不在,它们也会偷着去舔些肉味过瘾,小家伙就是嘴馋,跟小孩子一样。


扎西木大叔脸上堆满了笑,像一叠褶子,凑到多吉大叔身边,也不等别人邀请,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说:反正我老婆子在家也闲得没事,要不抱只小獒过去养两天?反正两家也近,大黑想娃了,就过去看看,实在不行,那再送回来嘛!


那可不行!多吉大叔一敲旱烟锅子,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说:你家又不是没养过獒,养獒的规矩你不知道?没断奶的獒不能抱,更不能当着母獒的面抱,母獒会咬人,再说抱回去也不好养,又是这样的大冬天,养不活,那可就是做贱一条命啊!


扎西木大叔已经急不可待了,他可能是觉得现在再不要一只,等到小獒们断了奶,那就为时已晚,自己没准分不到,所以看样子,他今天是非要抱一只小獒回去不可了,他站了起来,一边向大黑身边走,一边说:没关系,养两天看看,不行再抱回来嘛!


我估摸着扎西木大叔的意思是,先抱只小獒回去养个一天半天的,回头再抱回来,就不能算是多吉家的獒了,那算是他扎西木家寄养在多吉家的獒,那时就没人敢来和他抢,自己的这个份子就算是定下了。


多吉大叔连手里的旱烟锅子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去拽扎西木大叔,扎西木大叔挣脱了多吉大叔的手,迳自走到了大黑的窝边,伸手就想去抱小獒,他以为自己家和多吉家是老邻居子,大黑又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不信,大黑还会咬他不成?


可大黑就是咬他了,一点面子也没给,扎西木大叔一伸手,看上去好似半闭着眼睛在打盹的大黑猛的一睁眼,两只小眼精光四射,脑袋闪电似地往前一伸,一口就咬住了扎西木大叔的胳膊。


扎西木大叔算是养过獒,有经验,自己就先做好了防备,再加上多吉大叔从后面拉扯,大黑这一口没完全咬住,却咬住了扎西木大叔的半截衣袖子。


大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她早就想咬扎西木了,现在有了机会,一咬住扎西木大叔的袖子,就使出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扯,“嗤啦”一声响,扎西木大叔的半截袖子就被扯烂了,从肩膀往下整个地被扯掉。


多吉大叔一看见大黑准备站起来,就大声喊我快拉住大黑,其实我早知道大黑想干什么了,就是一直没拉她,也没打算要去拉她,某些人,就该吃点亏,给他个教训。


听到多吉大叔在喊,我装做反应慢,磨蹭了一下,才去拉大黑脖子上的颈圈,大黑已经扑了过去,我拼命地扯住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后拽,可是没拽住,大黑从来没有跟我撒过野,我也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劲。


我硬是被大黑拖出了两米远,我的鞋底子被她拖得在地上磨得“嗤嗤”的响,像紧急刹车一样,就差没磨出火星子来,两条肩膀被大黑扯得像是要脱了臼。


幸好多吉大叔把扎西木大叔给拉开了,扎西木大叔被拉得倒摔了一个屁股墩,脑袋撞在门板上,他爬起来,有点气呼呼的,嘴里嘀咕着说:巴顿是只公獒,我都治得了,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一只母獒?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