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三章 色诱的对象

沈冲 收藏 4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URL] 等到两人靠着柔软的沙发坐下,萧淑芳说道:“汪同志,你可真是女中豪杰呀!你的任务可是十分艰巨和具有危险性的。” 汪晓艾浅笑了一下,说:“大姐过奖了,我并没有什么超常的本领。只是作为八路军的一名特工人员,职责上不容我推辞。” 萧淑芳说:“以后我还是叫你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等到两人靠着柔软的沙发坐下,萧淑芳说道:“汪同志,你可真是女中豪杰呀!你的任务可是十分艰巨和具有危险性的。”

汪晓艾浅笑了一下,说:“大姐过奖了,我并没有什么超常的本领。只是作为八路军的一名特工人员,职责上不容我推辞。”

萧淑芳说:“以后我还是叫你表妹,你叫我表姐吧。这样显得亲切,同时也可以迷惑别人。”

汪晓艾答应了,萧淑芳接着郑重地说道:“我在上午已利用一些关系,帮你找到了执行此次任务的突破口。”

汪晓艾听后喜上心头,说:“表姐快给我说说具体的情况。”

萧淑芳却是不紧不慢地说:“此人姓许名岩,他的身份是在太原驻扎的日军第一军军部顾问,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如果日军第一军第二师团的确制订了一个明年春季的扫荡计划,那许岩此人十有八九会参与其中。从他的身上,你应该可以挖掘出重要的情报。”

汪晓艾问道:“我怎么可以接近他呢?”

萧淑芳说:“这个许岩以前好像在美国待过,加上自命风流,行为放荡,因此几乎每个周六晚上都会光顾咱们丽都酒吧,在此消磨时光。以表妹你的姿容,要接近他难道还不容易?!”

汪晓艾听了,心中很快形成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她又问萧淑芳说:“这个许岩是位职业军人吗?”

萧淑芳说:“看着不像,应该只是一位文官而已。以你的身手,完全可以对付。”

汪晓艾心中松了口气,从萧大姐的情报来看,此事倒是十拿九稳。

萧淑芳又对她说:“所以这几天你的主要事情,是学会如何做一名风月场上的舞女。”

汪晓艾闻言脸上有点发红,但心中也并无什么顾虑。这样的事情,完全是可以预料到的。

萧淑芳又说:“你的重要东西,有些可以暂时放在我这儿保管。等会儿我会在隔壁腾出一间房间给你。”汪晓艾并无什么异议。

“对了”,她又补充说,“我只是给你想了一个名字,姓什么还是由你来定吧。”

汪晓艾未加思索:“还是姓汪吧。就叫作汪婷菲。”


她天生伶俐,在性格方面又不是传统中的过于矜持,因此不过是两三天的功夫,汪晓艾已成为丽都酒吧中很是出色的一名舞女。有着优美线条的身躯,微微烫过的时髦中短发,言谈举止的高贵淑雅,——已有两名客人对她是青睐有加。

所谓舞女的职业,刚开始只是陪客人喝喝酒,调调情,偶尔会去跳上一两支舞,至于出卖色相的事情,在后面的生涯中才会慢慢出现的,当然也与个人的意愿有很大的关系。

萧大姐的表妹,从上海来的一名舞女,名叫汪婷菲,这就是汪晓艾的正式身份。

她表面上从容自得,欢笑声语,但内心却在着急,好像放下鱼饵的钓者在迫不及待地等待鱼儿的上钩。

星期六晚上,那个叫许岩的日军顾问并没有出现,汪晓艾不免有点气馁。但到了周日晚上,七点多钟的样子,汪晓艾还在慢吞吞地化着妆,萧大姐却已亲自来到了她的房间。

“婷菲,那个许岩已经现身了。你可以采取行动了。”

“太好了!终于可以迈出计划的第一步了。”汪晓艾笑着说。

萧淑芳说:“首先要注意的是安全与谨慎。一旦你的身份暴露给了对方,一定要在合适的地点把他干掉。”

汪晓艾说:“这个我知道。但我第一步是采取诱骗的手段。”

萧淑芳看了看汪晓艾,说:“就怪表姐多嘴吧。问一句不该问的话。你还是处女吧?”

汪晓艾点了点头,萧淑芳说:“要付出什么样的牺牲,你可得心中有底。没理由把自己的身子也搭了进去。”

汪晓艾害羞地说:“这个我也明白。表姐还有什么要嘱咐吗?”

萧淑芳问她:“手枪需要带吗?”

汪晓艾说:“还没有这个需要,这样容易暴露。要杀他徒手就够了。”

萧淑芳想了想,对她还是挺放心的,最后说:“许岩就坐在靠近吧台的四号桌子,短发,身形普通,身材稍高,腰间别着佩枪。他是单身一人。你准备好了就下楼去吧。”

汪晓艾收拾妥当,下楼后从吧台处拿了一杯酒,确定了许岩的位置后,漫不经心地向他走去。

她在经过许岩的位子时,故意脚底下一个不稳,手中的红酒溅出了两滴,洒在了许岩的桌子上。

她的上身也晃了一下,立刻就有一只手从背后扶住了她的腰,然后是一句颇有磁性的关怀话语:“小姐没事吧?”

汪晓艾站定身子,回过头看着许岩,微笑着说:“多谢先生了。你真是好心。”

许岩收回了手,也看着她说:“小姐真是美丽迷人呐。我怎么以前没有看到过你呢?”

汪晓艾说:“我是前几天从上海过来投靠表姐的。您是许岩先生吗?”

许岩说:“小姐也认得许某吗?”

汪晓艾说:“许先生品味高雅,多次听表姐提到过您。我姓汪。”

许岩欣喜之色难掩,说道:“汪小姐不嫌弃的话,能否坐下来闲谈一会呢?”

汪晓艾说:“难得许先生邀请,我又怎么能拒绝呢?!”她放下酒杯,在他对面坐下。在近距离看着这个许岩时,汪晓艾对他忽然产生了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他的脸形不是很柔和,但既不显得粗糙,也不是十分的刚硬,鼻梁有点高,一双眼睛中似乎隐藏着某种摄人心魄的能力。直觉告诉她,他不会像萧大姐说的那样简单。

许岩问她:“不知汪小姐的表姐是哪位呢?”

汪晓艾说:“就是这间酒吧的领班,姓萧。”

许岩说:“原来你是萧大姐的表妹,难怪会有如此魅力。”

汪晓艾浅浅一笑,说:“先生您过奖了。再怎么说我也只是一个乱世中的风尘女子而已。”

许岩说:“汪小姐不必哀伤。这种年月,谁不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汪晓艾假意好奇地问:“许先生深得日本人的器重,怎么也会发如此感慨?”

许岩说:“汪小姐见笑了。许某无权无势,只是日军的一个小小顾问。”

汪晓艾喝了一口酒,将右手的手套摘下,露出一只纤巧白润的玉手。又随口问道:“听说许先生早年在美国待过?”

许岩说:“我自小长在美国,受到许多西方文化的熏染,十八岁才同父母回到中国。”

汪晓艾说:“那许先生一定读过不少的西方文学了?”

许岩说:“是的。不过法国十八世纪的大文豪雨果先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汪小姐对西方文学也有涉猎吗?”

汪晓艾说:“读了一点。我最喜欢的是当今美国作家海明威先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