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尖兵:再论“燕云十六州”,台湾的战略地位

笔者按中国周边环境角度切入,茫茫万里边界线,主要面临着五至六个热点的问题在两个方向上的困扰。


朝核问题、黄海问题、东海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以及中印领土争议。这就造成了中国周边环境的险恶,如果我们再将时间和空间的范围再放大些,那么影响中国安全的问题将远不止此。


既然如此,早已迈入新千年的中国人怎么办呢?


历史上向来攻守之势是互相转换的,只有建立在一定程度上的防守,才会有一定上的进攻。长城就是一个范例,古老的华夏文明依靠长城抵挡了无数次来自异族的袭扰和屠戮。使得我们可以自豪的宣称自己文明的延续性。回想五胡乱华时期,中原地区人口从千万锐减至百万的惨痛教训,而如果没有长城的保护,没有长江天堑的捍卫,或许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骑兵,早已荡涤中华大地。正是因为有万里长城这样的不世奇迹,才延续了我们的民族,才使这个民族在灿若星辰的历史长河中,占居了他的一席之地。


有的人可能还在怀疑这种防守性思维的成效,以为万里长城将民族之间的交流有形的一分为二。


我想告诉持有这种错误观点的朋友,积极与消极向来就只是表现在思想上的,不是全表现在物质文明上的。始皇派蒙恬筑造长城的思想或许是消极的,寄希望于长城这样的建筑可以永拒外患。及至汉唐时期,长城在某一段时间曾经起到过积极的防御作用,捍卫中原农耕文明的和谐发展,长城也在某一段时间并未起到太大作用,因为中国的触手早已越过长城,来到狼居胥山、来到焉支山,或甚更遥远的中亚、西亚。看,一位少年意气的将军正在与匈奴人决战于漠北;看,唐朝大将高仙芝正在与阿巴斯王朝的大军激战于恒罗斯。


古往今来,只要是进取的时期,长城只会是一种摆设,象征着中华文明必不得已时的一种屏障。再仔细一回味,我们之所以可以在弱落强食的过去走到今天,难道长城没有立下任何功勋吗?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中国人从老祖宗开始,就讲究慎战。而今,人民解放军也一直倡导着“不打无准备之仗”。正是这样,中国迫切地需要一种最好的屏障,让自己打消心中的顾及。中国人需要一块独当一面的盾牌。否则,我们永远将是缩手缩脚,毫无施展一身本领的前提。


古代的战士,多是左手持盾,右手持矛的。持盾并不代表自己的胆怯,反而是在回避无谓的伤亡。


今天,中国人的双手由于需要承担过多的外界压力,变得即无盾,又无矛。向东发展吧,台湾问题如鲠在喉,美国可以随时将我们关在第一岛链以内,向西发展吧印度虎视眈眈,马六甲海峡永远将是我们的困局。


面对这种两难抉择,我们怎么办?


我们需要找回尘封于历史轨迹中的盾与矛,攻守兼备,开创千秋之伟业。


两线困局一直是萦绕在中国头顶上的巨大问号。是值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与外界交流不断深入的今天,如果没有自己的矛,怎能捍卫海外利益?如果没有自己的盾,如何保卫改革的成果?


照笔者看,东线沿海的广阔海洋就是我们需要防守的地带,这里有美日等西方头牌列强,西线一望无垠地海洋与陆地,则是我们的矛必然所在,这里的资源,这里的市场需要中国的影子。以目前国力的发展,只有东线牢牢地捍卫住江南半壁,西线才有能力不断将亚欧大陆的腹地,以及非洲处女地中那些资源不断地运往中国本土,当然还有我们的市场。反之,将连手持AK-47和RPG-7的海盗都是我们的强大敌人。


就像有位学者曾经指出,以海南、台湾和舟山群岛互为倚角,中国东南将获得真正的安全。作为东线防御的最重要一环——台湾。就是这个防御体系的中枢系统,按笔者说法就是当代的燕云十六州。他起着缓冲和抵御外部海洋民族进攻的屏障。相反,某些国家的军舰战机可以轻易地在台湾海峡,或是三大内海中巡弋。这不啻为对中国的巨大嘲讽,经济地位已然强盛的今天,家门口竟还要时不时遭受外敌的挑衅。


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都曾将台湾占为己有,日本人的野蛮些,美国人的文明些。但这并不改变不了其性质,假使台湾这个在巨龙脖子上的枷锁可以松动,那美日就要担心自己的安全,何况台湾本身更重要的是块盾牌。


古代角斗士,一身盔甲、一把剑、一面盾。事实上,剑与盾都可以起到彼此的作用。台湾亦如此。


作为中国历史上的燕云十六州,谁说形势乐观的话,收复北汉后,不可以再收复燕云十六州,收复燕云十六州后就不可以向北再征服那广袤的平原?


美国人就曾担心,一旦中共获得台湾,他们的轻型轰炸机可以轻易轰炸菲律宾。现在美国人必然更为忧虑,一旦中共获得台湾,他们的远程轰炸机是否能打击关岛,甚至夏威夷?果真如此,台湾的作用就不仅仅是防御那么简单了。


二战前期的日本曾经将本土视为生命线,将朝鲜半岛和台湾视为经济线,将整个东亚地区视为大东亚共荣圈。中国不走日本的扩张主义死路,但中国必须有自己一套的手段,何为战略核心区,何为战略缓冲区,何为战略利益区,等等。国际关系的天空中永远不会掉下馅饼,在很多问题上我们需要深谋远虑。


昨天,我们通过辛勤的双手缔造一个个空前的奇迹;今天,我们必须通过自信的手腕开垦明天的历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