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新社莫斯科12月5日电]题:中国美国:谁是一家之主(作者 该社观察家阿列克谢•叶菲莫夫)

第五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于周五在北京落幕。这一次会谈的背景完全不同。全球爆发了金融和经济危机,而罪魁祸首正是美国。这点不可能不对中美这两个大国经济官员的对话产生影响。

首先是对话的调子变了。中国已经不再采取守势,而是主动向对话伙伴发起进攻。中国官员的措辞比以往严厉得多,中国的媒体也非常及时地报道了这类强硬的讲话。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会谈开始时就

礼貌而态度坚决地呼吁美国确保中国对美投资的安全。他说:“我们希望美方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稳定经济和金融市场,确保中国在美资产和投资安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不那么客气了。他在第一天的会谈中指出,美方应不断评估其应对金融危机系列措施的适度性、有效性,充分考虑这些措施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的影响。他直截了当地批评美国引发了危机。“过度消费和高负债的增长模式是产生美国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作为全球最庞大和重要的经济体,美国应该主动加快国内调整,适当提升储蓄水平,减少贸易和财政赤字。”他同时呼吁华盛顿不要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

与此同时,中国没有承诺向美国伙伴提供任何物质支持。周小川重申,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本国经济,而不是世界经济。他强调:“我们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保持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本身就是对国际经济金融稳定的最大贡献。”

似乎是为了呼应上述表态,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楼继伟一天前表示,中投公司目前不会大规模投资美国。他强调,发达国家不应指望中国现在出手挽救其经济,因为中国自己面临的问题

也很多。

楼继伟表明这一态度是有理由的。中投公司是专门为投资海外资产而设立的,但该公司经常遇到西方国家政府的抵制,首先是美国。华盛顿当时觉得,美国经济情况良好,自己完全可以挑选投资国,来自共产党中国的资金在美国看来当然是对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

中国对这种侮辱耿耿于怀。如今中国开始提条件,要求美国态度更加灵活,对外部世界、首先是对中国更加开放。中国开始教导华盛顿如何在世界经济和双边合作领域建立互利和平等的关系。

美国接受了这一批评。在会后发表的情况说明中有专门的一段指出,“美国重申欢迎外来投资,包括……通过中国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基金所做的以商业为导向的投资”,“确保……公平地对待所有外国投资”。

声明中没有提及建立“更加合理的人民币汇率”问题。此前的历次对话都提到了这一问题,而这一次只是美方自己在会后发表的说明中提到了这一立场。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对话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强调,美国仍然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有助于世界经济的稳定。而中方则委婉地暗示,人民币的“市场化”可能令美国受损。

美国人看来理解了这种暗示,对人民币汇率的“不合理”不再多言。中国商务部长则在对话结束后对记者说,中国不会通过人民币贬值来促进出口的增长。

看来,全球资本主义很愿意接受中国的救助。

[日本《产经新闻》12月6日报道]题:美中在经济对话中进行攻守转换(记者矢板明夫发自北京)

第五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5日闭幕。在此次对话中,已成为美国最大债权国的中国坚持强硬态度,而迄今在人民币升值、中国食品安全及玩具安全等问题上向中国施压的美国却处于守势,给人的印象是两国进行了攻守转换。

中国9月底持有585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超过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今后,中国很可能像此次对话一样,对奥巴马政府坚持明确发表意见的强硬态度。在中国增强自信的情况下,也出现了美中两国间摩擦再度激化的可能性。

[日本《产经新闻》12月6日报道]题:奥巴马有可能调整对华对话路线(记者渡边浩生发自华盛顿)

布什政府的最后一次美中战略经济对话5日闭幕。美国谋求通过对话来促进中国改革的经济策略迎来了转折点。奥巴马政府是否会继承美中对话路线,目前还是未知数。

保尔森称对话是一个“长期的框架”,并期望奥巴马政府继承这一对话。然而,奥巴马在总统大选中批评说:“中国在操纵汇率的过程中获得了不正当利益。”据说,在美国政府过渡班子内部,也有人对布什现政府对话路线的效果产生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