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四十九节 铁血南征(五)

maxian1908 收藏 0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三日后,集安城上

集安守将箕红天惊讶地看到城外汉军的军营处竟然推出一辆辆与城墙差不多高的东西,在几十人的奋力推动下,借助底部轮子的滚动,辗着积雪,向集安城缓缓靠近。

作为箕子的后人,曾经的箕子朝鲜的王族,几百年前箕子朝鲜就被卫满所灭,只好一路南窜到集安,可就是这样也没能躲过高句丽的南征,不得不臣服于高句丽,箕氏也就成了集安城的城守。与北方连绵的战火相比,集安则要平静得多,可是这种平静突然在半个月前被打破了,不断地有人说看到汉军的铁骑出现在北边的村镇,逼迫村镇上交粮秣器械,甚至是劳力,一开始箕红天并未放在心上,只到五天前从安平镇逃出的人告诉他整个安平镇已经被汉军屠镇,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匆忙间调动城中守军日夜坚守,同时派出信使向南面的马韩国求援,毕竟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会明白的,集安是通往马韩的最后一道防线了,集安一失,马韩也就将面临汉军的屠刀。可是汉军来得太快,信使刚出发没几天,汉军就已经攻至城下,虽说明知不敌,但也不能象伯固那样苟且地活着吧。

此时从城墙上往下眺望,只见汉军的中军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在几十骑的护卫下,一位白马银枪的年轻将领来到城下。

“城上的人听着,我家军团长有话对你们说。”一个黑面虬髯的汉军将领大声地冲城上喊道。

“城上的人听着,给你们两个选择,战则屠灭全城,降则生。”

“将军,竟然偷袭,说实话,作为一个军人,对于汉军最近几天的做法,我深感不齿,战争是军人之间的格斗,为何要牵连于无辜的平民。”虽然心中有点害怕,但箕红天还是强迫自己壮起胆子说话。

“过奖,不过我们只是向贵国王伯固学习而已,你难道以为他趁我们出征偷袭昌黎就很光彩吗?”赵云话不多,可是嘲讽的语气却明明白白。

箕红天一时语塞,说什么伯固做得的确不光彩,乘人之危,偷袭对方。

“攻城!”看到箕红天不应声,赵云也不再废话,一拨战马,大手一挥,“咚咚”的战鼓声响起,数十架笨重的井阑被推到护城河边,持弩的箭手登上了井阑,虽然集安的守军奋起反击,但由于射程关系,射出的箭矢并不能对汉军井阑形成有效的打击,而立于井阑上的汉军则可以轻轻松松地发射弩箭,瓢泼般的箭矢将城上守军压得抬不起头来。很快,汉军的盟军也发一声喊,扛着云梯向集安城冲来,冲在最前面的纷纷扔出钩索,钩索飞了出来,挂上集安的吊桥,接着,几百人奋力扛起连接钩索的绳索,一声大喊,吊桥的钢索吱呀作响,眼看就要倒下去。

“射,射,射那些拉钩索的人。”箕红天连忙指挥城上守军向拉吊桥的盟军射击,在刀盾手的保护下,弓箭手在付出了大量伤亡后终于将拉吊桥的盟军大部分射杀,可是后续的盟军在汉军的督阵下,源源不断地冲上来,搬过同伴的尸体,继续拽拉吊桥,很快吊桥终于经不过拖拽,“轰!”的一声倒了下来,一看吊桥塌陷,那些急于立功的盟军顶着守军的箭雨,扛着云梯冲至城下,云梯被竖了起来,一批批盟军不顾死活地顺着云梯往上爬,可很快就被城上守军的灰瓶炮子、滚木檑石砸了下来。

如此攻打了一天,盟军在付出重大伤亡后,集安城的北门已经破烂不堪,在汉军井阑的打击下,守军简直就无法对敌军作出重大杀伤,看来这破损的城墙恐怕经不起汉军的再一次冲击了,箕红天默默地叹了口气,连伯固都投降了,自己何必要冒着全城人被屠的危险去坚持呢。

第二天,休息了一夜的汉军又驱动盟军准备攻城。

“城守阁下。”赵云的坐骑一如昨天一样,出现在集安城下,一指集安破损的城墙和城门,“阁下的集安城恐怕经不过我们再次攻击了,如果再不投降,你难道想让集安城变成第二个平安镇吗?阁下难道想拉着全城人陪葬吗?”

“将军!”箕红天无力地扶着城垛,“我愿意投降,还请将军饶过全城百姓和守军,罪责就由我一人来承担吧。”

然后,箕红天冲城中诸将道:“命令集安城守军,向城外汉军投降,任何人不得反抗,否则杀无赦。”

“诺!”一个中年军官站在城上,将手中兵器扔下城墙,其他守军也纷纷将兵器扔下,集安的城门也向汉军洞开。

箕红天站在城门口冲入城的赵云深施一礼:“我箕红天作为箕子后人,也算是大汉一员,对大汉朝一直十分景仰。”

“客气。”赵云的态度也突然谦和起来。

“可是将军这样的杀戮,尤其是对于平民,实在是有违圣人教诲!”

赵云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沉吟了片刻:“你没有权利这样问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胜利者对失败者该做的,而且将来我也不会收手,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征服,只有两种方式,要么精神要么武力,圣人教诲在高句丽的传播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是高句丽人名义上谈的是圣人,可实际上却处处违背圣人之意,降而复叛,叛而复降,朝三暮四。我不是圣人,无法用圣人之道来教导这种背信弃义、朝三暮四的国家,我只是一个军人,我就用我的手段来征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要把那些仁义道德拿出来讲道理,天底下,最大的道理就是——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后果。我没有蓄意去杀任何一个平民,起码我在杀人前都跟他们说了,要么投降要么灭亡,即使他们选择灭亡,我还是放了十个人去报信,如果这样都不知道投降或逃亡的话,死也是活该。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遵从中郎大人的命令,征服所有该征服的地方。”

“唉,祝愿阁下武运昌隆!”箕红天冲赵云一鞠躬,“希望将军能放过集安的百姓。

说完,箕红天缓缓解下自己的头盔,轻轻地放于地上,然后拔出配剑:“我箕子后人无力继承祖先遗志,一退再退,南面就是茫茫汉江,再无可退之地,我只有以我的灵魂去告慰逝去的先人了。”说完,配剑一拉,鲜血如箭般喷射而出,殷红的血溅射到赵云的盔甲上,顺着盔甲缓缓地流动。

一伸手,赵云扶住箕红天软下的身躯,城门口的高句丽军人单腠跪地,右手同时扣左胸,哀恸箕红天的离去。

集安城,就这样落入了赵云的手中,一万汉军铁骑和残存的八千盟军大兵顺利地控制了所有的战略要地,原集安城的守备力量,一万多名军人被关押在城外的军营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