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站在栏杆外候车被进站公交车挤死

铁血陈墨 收藏 0 64

本报讯 (记者 赵颖) 昨天下午3点半左右,北京南站公交车站20路总站站口,一辆20路公交车在出站时挤上站台,造成站台外等车的3名乘客一死两伤。

据一名女伤者称,事发当时,她和另外几名乘客站在铁栏杆外等车。之后,一辆20路公交车从总站内驶出靠近站台,“车体眼看着离站台外铁栏杆越来越近,来不及躲闪,我和另外两名乘客被卡在车体和铁栏杆之间”。之后该女伤者和另一被卡的老者被拉了出来,但一名老太太则被死死卡在栏杆与车体之间。

被卡的老太太姓孙,今年61岁,辽宁本溪人。目击者罗先生说,事发后,孙老太的嘴和鼻子紧紧贴在车窗玻璃上,腿部被卡在公交车前后两节的连接处,后背紧贴着栏杆,整个身体向车行驶的方向倾斜。

当时,老太太显得呼吸艰难,旁边一个中年女子则双膝跪地,哭叫着求大家救救她的母亲。约30分钟后,消防员将铁栏杆锯断,才救出被困的孙老太。之后,999急救车将孙老太送到了右安门医院。

下午5点多,右安门医院急诊室内,孙老太女儿瘫坐在长凳上,红肿的眼睛紧紧盯着抢救室大门,只要看到任何一个穿白色大褂的人走出抢救室,她便会快速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着:“我不想母亲有事,求求你们救救她”。

此时,急诊室值班医生告诉记者,孙老太胸部挤压伤很严重,送到医院后已经死亡。医生和公交集团工作人员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孙老太女儿,“我们怕她承受不了,已经在联系孙老太的弟弟”。其他两名伤者并无大碍,昨晚已经离开医院。

昨晚7点半左右,公交集团工作人员联系上死者弟弟孙先生,并将事故情况告知对方。“他们情绪还好”,贾姓工作人员表示,经协商,死者尸体暂存右安门医院,公交集团将负责死者家属的食宿,等待交管部门的处理结果,积极安排事故善后相关事宜。

另据了解,事故车司机和事故车辆均被宣武交通支队带走进行调查。


>>探因 “大通道”车存设计问题


从事发现场的状况以及多名目击者的说法看,事故中,1名死者和两名伤者均未按照规定在栏杆内候车,而是站在栏杆外。一名女伤者对此的解释是,“腿脚不方便,这里好上车”。当时,站台上也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但并没有尽力劝阻。据公交集团称,这里的工作人员曾和违规候车的乘客发生过冲突,此后就不太管了。

另一方面,公交集团也承认,事故的发生与公交车设计存在问题有关。北京市公交集团二分公司宣传科贾姓工作人员称,事故车是一辆大通道车(即有前后两节车厢的公交车),当时并不是准备进站接乘客,而是要出站掉头,车速很慢,贴着站台走,“司机和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均说本来可以的,谁知道孙老太向出口移动了几步,这才被剐蹭上”。事发后,司机立刻将车停住,这才使得铰接盘(即两节车厢中间的连接处)卡死,后面车厢只能保持原角度冲向站台,“可以说这算是车体设计上存在的问题,但之前从未发生过此种情况”。


>>特写 乘客砸车玻璃欲救老太


在孙老太被卡和消防员赶来前的近30分钟内,为了救出孙老太,站台上等车的数十名乘客做出很多努力。当时正在等车的罗先生说,一开始,乘客从四周聚在栏杆旁,抓住栏杆的横杆往后拽,使了半天劲后,栏杆丝毫未动。

之后,人们涌向公交车前部车厢,躬起身子把车厢拼命向外推,试图扩大孙老太被卡的缝隙,却再一次失败。罗先生看到孙老太的脸紧紧贴在前部车厢右后侧车窗上,嘴角已经开始流出血色泡沫,便找来半截砖头,抡起胳膊砸向车窗,“如果可以砸开玻璃的话,我想起码可以让她呼吸顺畅些”,直到胳膊酸痛,车窗玻璃也仅是裂缝。“一边听着她女儿撕心裂肺地哭,一边看着她的气息慢慢变微弱,我们却束手无策,很痛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