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 永失我爱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7.html


方天勇跟着赵河南到到炊事班的宿舍里,进屋就有一股油烟味与臭脚味儿,闻着直冲鼻子。赵河南回到连里不长时间,就由副班长转成了正班长,他把方天勇按排在了自己的上铺。刘二宝陪着说了几句话就走了,隔着窗户方天勇看到刘二宝,刚刚走到连队门前,正好遇到战士们训练归来,他们看到刘二宝以后,都高兴的冲上来把刘二宝高高举起,显的特别的亲热。看着眼前的画面,方天勇想如果自己现在回的是自己的侦察连,自己连的战友们也一定会象现在这样,冲上来与他亲热的拥抱。方天勇想到这里,心里又有些淡淡的发酸。


黄国强刚刚把汽车送回师小车班的车库,公务班的电话就打到了车场,师长的公务员说要黄国强马上到师长办公室。黄国强心里明白,在师长的眼皮底下当连长,什么事也不会瞒过赵家山,说不定又有什么风儿传到他的耳朵里去了。

赵家山的办公室在师部办公楼三楼,黄国强穿过师部家属院,从办公楼的后门进了大楼。黄国强来到办公室门口喊报告,赵家山在屋里应了一声,黄国强进屋后看到赵家山正站在办公桌前,低头向着桌子上看。黄国强忙立正敬礼,说:“师长,您找我。”

赵家山嗯了一声,还是往桌子上看着,并向着他招了一下手,示意黄国强到桌子前面来。黄国强刚刚走到桌子前,忽然看到赵家山抬起了左手,黄国部眼急手快,一把把办公桌上的水杯拿过来,捧在了自己的手里。

赵家山抬起的手放到脑袋上摸了摸,看到黄国强把他的水杯捧在了手里,有些不解的问:“你,拿我水杯做什么?”

黄国强忙把水杯放到桌子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师长,我看你抬起手来,我以为你又要发火拍桌子呢,我怕你再把水杯震起来摔碎了,所以我就……先给你拿起来了。”

赵家山听黄国强这样说,抬起双手搓了搓脑袋,问:“我拍桌子,我常拍桌子摔水杯吗?”

黄国强点了点头,说:“嗯,有点,但是也不是太多。”

赵家山大笑起来,说:“哈……你下面的一个连长,都知道我这个师长拍桌子摔杯子了,还不多。嗯,我这个毛病看来应该改一下了,对了,是不是下面都知道了呀?”

黄国强看赵家山心情还不是很坏,便说:“师长,其实咱们全师上下都知道,只要你火气冲天就要拍桌子。你公务班的班长说,上个月因为3团后勤管理出了问题,你这一巴掌拍下来,不光是水杯掉地上碎了,这桌子都让你给拍裂了。”

“哈……这个小兔崽子,我有什么坏事传出去,都是公务班给我讲出去的,看来要让他们好好背一下保密守则了,哈……”赵家山大笑着坐到了桌子前。他又接着说:“你别站着,你坐吧。”

黄国强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赵家山喝了一口水,问:“这次师直侦察连干的不错,不愧是我师直属机关的一把尖刀呀,没给我掉链子丢脸,你们的英勇表现我都看到了。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吗?”

黄国强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赵家山有些兴奋的,伸手指了指窗外,说:“江那边在咱们给他们重创以后,他思考些日子后,开始要求与我们合谈了。还有更重要的是,你打下的那辆坦克,已经运到北京,现在已经停在军事博物馆里了,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看到,你黄国强打下的那辆坦克!唉呀,你说我这心里能不亮堂吗?”

黄国强猛的站起来,还有些激动的说:“啊,真的,太好了。”

赵家山又接着说:“现在,上级领导经过研究决定,还要对你和侦察连进行表彰……”赵家山说到这里,发现黄国强又坐到椅子上,情绪变的有些低落。忙问:“哎,小黄呀,你怎么了?”

黄国强苦笑了一下说:“唉,师长,我现在呀,已经不是连长了。”

赵家山把手里的水杯放下,说:“噢,原来你小子在这等着我呢,看来你对你不当连长了还有很大情绪呀?”

黄国强沉默着没有说话。

赵家山又说:“仗是你带着兵打的,所以说不管你在不在侦察连,这功都要记到你和所有参战人员的身上。你现在不是连长了,你现在是不是很留这个位置呀?”

黄国强站起来,说:“师长,我除了在你身边当警卫员时离开了一些时间,其他时间我都是在侦察连过的,你说我能不能留恋吗?再说了,你看看新去的那个连长,什么玩意儿,把我的连队我的兵搞的是一塌糊涂,稍受过点伤的都给我调到团下去了……”

“行了。”赵家山打断了黄国强的话,接着说:“每个连长的工作方法是不一样的,你也不能说他的工作方法不对。我把一个连队交给他或交给你,我都是任你们去折腾,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他这是要走精兵之路,这也没有什么错误。我理解你对侦察连的感情,可是,我总不能让你在那里当一辈子连长呀?我以前也是师直侦察连出来的,那我也不当师长了,我也回侦察连吧,那能行吗?你现在应该把心放的高一点,我希望你小子爬的更高更快,很快就把我给替下去,来当师长,然后去培养出更多的,象你这样的优秀连长,再让连长成为营长团长。你自己相信你的水平,这一辈就只能当一个连长吗?”

黄国强抬起头来,很坚定的说:“谢谢师长,我明白了。”

赵家山坐下说:“行呀,你明白了就好呀,没想到一个连长的思想工作,还要我这个师长来亲自来做,你这个小小的连长,谱很大嘛。哈……”

黄国强被赵家山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赵家山拿起桌子上的资料看着说:“你也不要以为,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来谈心的。我还要重要的事要找你。”

黄国强把抬起头,说:“师长,你说。”

赵家山把脸上的笑容收起来,随即一丝阴云又爬到他的脸上,说:“先顺便告诉你一声,你新的岗位是1团保卫股股长,只不过任职命令还没有到,还没有正式通知到你。这次让你到保卫部门工作,我就是想让你进军区的专案组。”

“专案组?”这三个字对黄国强来说有点新鲜。

赵家山阴着脸站起身来,大声说:“毁我铁路,拦我军列!你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吗?他以为他弄块花布蒙到脸上就装鬼呀,我就是专门吃鬼的人,他娘的!”赵家山说着又抬起了手,举到一半好象是又想起了什么,他又把手放下了。赵家山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又指着桌子上的资料说:“你,拿过去看一看。”

黄国强忙起身走过来,把文件拿在了手里,红色的“机密”二字,首先映入了他的眼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