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2)

信周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7.html


阿强身上的绳索去掉后,他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胳膊,边走边低声问东方焜,“少爷,你下海后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可把我担心坏了。”

阿强的话让东方焜心头一热,在这种情况下阿强最关心的依然是自己,全然不顾他自己的危险处境。

东方焜压低声音说:“我下海后就发现了日本人的秘密潜艇基地,所以耽误了些时间。阿强,这次又把你拖累了。”

“应该是我没用,不小心被几个家伙扣为人质。”说着话阿强前后看了看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又悄声问:“少爷,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先跟他们到潜艇基地看看,然后再见机行事。”

这时候东方焜注意到前面的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山崖下,一块巨石缓缓移动开,露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小泉首先陪着小山石丽和汉德儿走进了山洞里,随后几个士兵也押着东方焜和阿强走进去。

“少爷,我知道了,上次我跟大虎看到的那些人肯定也是从这里出去得。”阿强低声对东方焜说。

后面的士兵推了阿强一把,大声叱呵道,“说话的不要,快走。”

这显然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洞穴,顶部是椭圆形,每隔十几米还有一盏照明灯,向前走了不远是有一道铁栅栏,栅栏的后面是一个直上直下的深洞,有两根钢丝绳悬空垂在洞的中间,能听到从洞内传出嘎叽,嘎叽的响声。

东方知道这里一定是升降机的通道,前面的人已经乘坐着升降机下去了。

等了几分钟,果然有一台升降机停在了铁栅栏后面,一个士兵把栅栏上的门拉开,然后示意东方焜和阿强上升降机,随后几个士兵也都一起上来。

升降机开始呼呼地朝地下去,因为升降机的周围是用铁网围起来得,所以能感受到升降机在洞穴中快速地下降,阴冷的气流呼呼地吹在身体上,在漆黑的深洞中往下沉的感觉如同是要下地狱,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恐惧感。

等再看到灯光的时候,升降机已经停在了一个宽敞明亮的走廊里。小山石丽那几个人已经没有了踪影,不过有个佩戴中尉军衔的军官和两名士兵在等着他们。

中尉军官见他们从升降机里出来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朝身后的两名士兵挥了一下手,然后转身就走。

几个士兵押着俩人跟在中尉身后,沿地下通道向前走。东方焜边走边四处张望,这条通道的墙壁是用水泥预制得,所以看不出是天然洞穴还是人工开凿,隧道有四五米宽,而且每隔一段就有洞口通向其它地方。让人感觉到整个地下工事的庞大和复杂。

东方焜的大脑如同存储器一样,把眼睛看到的每个画面都存储在大脑中,只要把这些散乱的画面连接起来,他就能把整个潜艇基地的结构图描绘出来,可惜他现在看到的只是极小的一部分。

穿过几条迷宫般的地下走廊后,中尉在一个小铁门前停住了,他仍然是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一个士兵上前打开铁门,然后把东方焜和阿强推了进去,随后铁门哐的一声关上了。

这是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地下牢房,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墙角处有一只用来方便的桶和头顶一盏昏暗的十瓦灯泡,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东方焜和阿强背靠着水泥墙壁坐在了冰冷的岩石地面上,半天两个人都没有讲话,都在考虑着目前的处境。

“少爷,龙老大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吧,要是找不到咱们会怎么办?”阿强先打破了宁静。

“我估计他们明天应该能到达鬼岛,如果发现我们失踪了一定会到处寻找,我在进入山洞前给他们留下了线索。”东方焜缓缓地说。

“哦,少爷给他们留下了什么线索?”阿强感兴趣地问。

“我把临行前母亲戴在我手腕上的佛珠拆散了,每隔几米就偷偷丢下一颗。他们应该能顺着佛珠找到那处山崖下。”

“那么小的佛珠他们怎么可能发现?”阿强怀疑地说。

东方焜笑了笑,“你忘记上次我们被小山石丽关在炮台里他们是怎么样发现我们的?”

“噢,少爷的意思是黄狗妞妞会发现那些佛珠。”阿强恍然大悟地说。

“哎,从目前的形势看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发现那个洞口,凭他们几个人的实力根本无法与这里的日本兵对抗。只要他们知道这里有个秘密基地就可以。”东方焜叹了一口气说。

阿强也焦急起来,他猛得站起来,不安地在狭小的空间来回走动,一边走一边着急地说:“这该如何是好,咱们俩死了就死了,千万不能再把他们都拖上。”

“阿强,坐下安静会儿,有些事情你着急也没有用,还记得我在炮台里对你讲过的话吗,任何时候都要坚定信心,在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能放弃。”东方焜平静地说。

阿强重新坐下来,闷声闷气地说:“可是现在咱们被关押这里能有什么办法?这次恐怕神仙也救不了咱们了。”

东方焜笑了笑说:“不见得,咱们现在还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现在什么也不要考虑,静静地休息,保存体力是最主要的事情。”说完,东方焜就合上眼睛闭目养神。

俩人在昏昏沉沉中不知道度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铁门响,紧接着外面一个人用生硬的中国话,大声地说:“东方焜,你地出来。”

东方焜慢慢站起来,在冰冷的地上坐久了全身不舒服,他缓慢地走出来,阿强也不由自主地跟在他后面一起出来。

门外站着一名军官和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见阿强也跟着出来,他马上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指着阿强说:“你的回去,他一个人走。”

东方焜回头安慰阿强说:“你放心在里面等着,我没事,很快就回来。”

东方焜跟在军官身后沿走廊向前走,他们不时地拐进另外的通道中,他边走边考虑,这些通道与停泊潜艇的那个巨大的洞穴可能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望着走廊顶部的灯,他又在想如此庞大的地下基地,所需的能源一定非常大,他们靠什么来发电?难道会是用内燃机发电,那废气又如何排放?

就在东方焜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军官忽然停下脚步,在一个安装了安全门的洞口前转过身来,随后抬手示意东方焜进去。

这是一个跟洞穴一样大小的安全防护门,看得出防护门非常厚重坚固,在门的一侧还开了一个小门,供一个人出入。

东方焜抬脚迈进十多公分厚的安全门里,只见里面仍然是一个十几米长的走廊,而走廊的一侧有五六个如同窑洞一样的房间。这个走廊明显与外面的不同,是经过了装修得,周围还包了一米高的墙裙。

也许是听到走廊里有动静,只见小山石丽从中间的一个隧洞里缓缓走出来。她身上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睡裙,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脸上带着暧昧的微笑,甜甜的对东方焜说:“东方哥来了,来这里。”

一见小山石丽这个架式,东方焜马上冷笑着说:“你不会是把我叫来陪你睡觉吧,实话说我现在可真的没有心情。”

“在一个小姐面前你就不能说话正经一点,我是担心你饿,请你来吃点东西。”小山石丽说着话转身又走进出来的那个窑洞里。

东方焜跟她身后一起走进来,这间洞穴有二三十个平方米,里面的摆设象一间客厅,沙发、茶几,在旁边甚至还有一个酒柜。

中间的茶几上摆放着四个已经开启的罐头,另外还有两个高脚杯,里面都已经倒上了半杯红酒。

东方焜毫不客气地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拿起一双筷子,吃了一口午餐肉罐头,他的确是饿坏了,然后又喝了一口红葡萄酒。

望着东方焜狼吞虎咽的样子,小山石丽微笑着说:“看你象个饿死鬼,慢慢吃,不够还有。”

东方焜忽然停下筷子不吃了,他抬起头来对小山石丽说:“麻烦你让人给阿强也送点吃的可以吗?”

“没问题。”小山石丽马上痛快地答应了,她拍了两下手,一直跟随她的一个女侍出现在门口,小心翼翼地问:“小姐有什么吩咐。”

“给另一位先生送几盒罐头。”

“是。”女侍转身离开。

东方焜很快就吃饱喝足了,然后把嘴一抹,直截了当地对小山石丽说:“说吧,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你说话不能婉转一点?我记得你好象不是这样得。”小山石丽的口气温和绵软,让人听起来酥筋麻骨。

“哈哈……我们俩现在的关系是刀殂和鱼肉,我已经做好了任你宰割的准备,请小姐就不要客气了。”东方焜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小山石丽拿起酒瓶给东方焜斟上酒,然后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我想一口一口地咬死你。”

“能够享受如此美妙的死亡之法,也不枉来到世上一趟。”

小山石丽马上用娇嗔的口吻说:“想的美,你死了谁来替我寻找宝藏?”

“你真的以为我发现了宝藏?”东方焜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

“不错,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一定已经发现了藏匿宝藏的地方。你要相信女人的直觉是非常准确。”小山石丽用肯定的语气说。

听小山石丽如此说,东方焜沉思了几秒钟,然后作出下定决心的样子说:“那好,你既然把话说到这里了,我也不再瞒你,我的确是已经找到了宝藏。”

“痛快,这才象我以前认识的东方公子。”小山石丽激动地端起酒杯对东方焜说:“来,我敬你一杯,祝贺你大功告成。”

东方焜摆了摆手,平静地说:“先别忙喝酒,咱们先把合作的条件谈好再喝不迟。”

“有什么条件东方公子尽管讲,我一定尽力满足你。”

“实话说我在到达鬼岛前就发现这一带海域有潜艇活动,我也知道即便是发现了宝藏也很难把它们运离鬼岛,所以只有与你合作才能安全地把宝藏弄走。”

“识时务者为俊杰,此话一点也不假,东方公子不但聪明而且还识时务,如果没有我的合作你的确运不走宝藏。”

“宝藏的一半归我,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小山石丽马上不假思索就答应了,“没问题,我最关心的是命运之箭,金银财宝我根本看不在眼里。”

东方焜有摆了摆手接着说:“先别忙,我还有个条件。”

“请讲,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满足你。”

“在我带你找宝藏之前,必须先让我全面的参观一下这个地下潜艇基地。”

小山石丽想不到东方焜竟然提出这样的条件,她知道这个秘密潜艇的重要性,同时这件事也不是她能做主,必须经过基地司令官的首肯才能行。小山石丽沉思了几秒钟后对东方焜说:“这件事我现在不能马上答应你,需要向我的大伯父请示。我搞不明白你为什么对这个军事设施如此感兴趣?”

东方焜听出小山石丽的问话有一语双关的味道,他假装糊涂地又问:“哦,你大伯父是谁?”

“我大伯父自然是我父亲的大哥了,他叫松山一郎是这个秘密潜艇基地的司令官。”

“怪不得。”东方焜意味深长地点点头,随后又接着问:“那把我们抓到这里来的那名少佐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我怎么觉得你象刺探情报的间谍?干吗调查的这么详细?”小山石丽一脸怀疑的表情。

“嘿嘿……”东方焜傻笑了几声,满不在乎地说:“你见过有我这么笨的间谍?再说我现在落在你们手里,就是间谍也没什么可怕得。”

小山石丽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说:“哎,我现在对你又有一个新地认识,我感觉你有点象个无赖。那名少佐叫小泉,是我大伯父的儿子,你还有什么问题趁我心情好赶快问。”

东方焜诙谐地笑了笑,“没有了,你们辛木家族真的是掌控着日本军界的许多方面,厉害,大大地厉害......”

“你如果没有事我现在就去向大伯父请示。”小山石丽说着话从沙发上站起来。

东方焜摇摇头,张大嘴打了一个哈欠说:“没有了,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妈的,被关押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完全没有的时间的概念。”

看到东方焜犯困的样子,小山石丽笑着说:“现在是夜里十二点,那边有间卧室,如果想睡觉就去床上睡一会。”

“算了吧,我就在这里睡一会,去卧室我还担心你对我进行*。”说着话东方焜侧身躺在了大沙发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小山石丽笑骂了一句,走出门前又叮嘱东方焜,“我警告你千万别乱跑,这里到处都戒备森严,出了这个隧道我可不负责任。”

东方焜懒得理睬她,很快就呼呼地大睡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