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4集、王尚书自污求生 李玄休大闹巴蜀4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辛冉大怒,出城与李特大战,一个恨不得生啖其肉,一个恨不得活剥其皮。正战间,官军阵后将士乱喊,辛冉回头望时,城中已是火光冲天。——原来,原先混入城中的流民见辛冉出城,趁虚夺了城门,将早已伏在城外的李荡一军放入,就在城中放起一把火来。

辛冉见城已失,无心恋战,收拾残军,逃奔德阳,却被李特拦住,大杀一阵;辛冉过不得去,只好转向成都而逃,又被李流于后追杀一阵,旗靡旌倒,大败而去。

李特遂欲提兵来取成都。阎式道:“成都城高墙固,急切攻打不下,如果强攻,又怕梓潼太守张演、德阳太守张征袭兵于后,不如先取此二处,等除了后患,再回军攻取成都不迟。”李特以为然,于是就令李荡北取梓潼,李流、李骧率军守广汉,虚张声势,扬言将取成都,使罗尚不敢出援,却自率一军来取德阳。

德阳太守张征见李特率军到,其锋正锐,严令将士固守城池,不得出战。李特每日来城下搦战,任如何叫骂,张征都置若罔闻。李特早出晚归,一连十数日都是如此,军马疲惫,便令卸鞍,饮马河边。张征看得真切,趁势率军出击。李特无备,其军惊溃。张征策马挺枪,直取李特。李特无心恋战,斗十数合,望山谷而逃。

张征拍马紧追,厉声大叫:“快快下马受死!”李特心慌,弓矢尽落,头盔坠地,披发纵马,缘山奔走;道路崎岖,高低不平,马忽失蹄,连人带马滚落坡下。张征赶到,捻枪便刺。李特已然摔伤,只在地上翻滚躲避,狼狈不已。

正危之际,一队军马急驰赶到,为首一位少年将军,飞马大叫:“勿伤我父!”挺枪直取张征。张征见了,只得弃了李特,来战来将。大战三十余合,张征不敌败走。原来那位少年将军,正是李特次子李荡,已取了梓潼,逐走张演,得知德阳未下,遂留李离守梓潼,自率一军来助其父,正好救了李特。

李特大喜,便与李荡下山,收军欲还涪城。李荡道:“张征已败,智勇俱竭。我军正可一鼓作气,乘胜追击,若失此机会,待张征休养疮痍,再得振奋,恐不易再图了。”于是进战。此时张征尚未入城,见李荡追来,返身又战,斗三十合,又不敌而走,被李荡策马赶上,一枪刺死马下。其众尽降,遂取德阳。

李特于是自称为大将军、益州牧,都督梁、益二州诸军事,进兵成都。沿途与蜀民约法三章,施舍赈贷,礼贤拔滞,军律肃然。蜀民大悦,作歌唱道:

蜀贼尚可,罗尚杀我;平西将军,反更为祸。

罗尚大惧,急令沿郫水修筑工事,安营扎寨,上下相连七百余里,与李特隔水对峙。

李特进军到毘桥,见罗尚如此布阵,不由大笑道:“罗尚不知兵法,我破之必矣。”

诸将道:“罗尚已在对岸立营,树下寨栅七百余里,如何可破?”

李特道:“用兵之道,贵在势合,守住要害,若分散用兵,易被各个击破,此乃用兵之大忌。现在罗尚之兵不过数万,岂有连营七百余里,而可以拒敌者乎?”

诸将皆服,请即过江击贼。李特于是升帐,使李流率一军去攻郫水上流,李骧率一军去攻郫水下流,自率中军来取郫水中路。约令将士:每人带上茅草一把,内藏硫磺焰硝,各带火种,今夜三更后,炮声为号,一齐渡河,烧栅而进。李流、李骧及众将校得令,分头而去。

却说这夜,罗尚已经睡下,忽听得炮声数响,跳将起来,问道:“何处放炮?”

探马来报:“是对岸贼营。”

罗尚道:“流贼必来劫营,速令诸军齐来中军汇齐。”军使传令去了,却久不见有军来攻,正疑惑间,探马来报,说上流起火。罗尚大惊,急遣长史费远率一支军去救上流。

费远刚去,探马又报,说下流也是一派火光。罗尚于是又遣犍为太守李苾去援下流。

李苾去后,中军忽又发喊,将士奔窜,李特率军杀到,趁风放火。——郫水上下,如同一条火龙,光如白昼。李特当先突入罗尚大帐,大喝:“罗尚受死!”舞刀直取罗尚。罗尚大骇,不敢应战,急上马奔西而走。正走间,左右各有一军奔来,乃是费远、李苾战败而还,于是合在一处,退守成都。后面李特、李流、李骧三路追来,势如潮涌。蜀郡太守徐俭大骇,献出少城投降。

李特得了少城,随即谋取太城。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