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帝国 地球保卫战 第十二章 艾尔城攻防战③

善良的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8.html[/size][/URL] “啪!” 正在赛普勒斯星港外指挥作战的多尔,十分气愤的一把将参谋刚刚送上来的关于艾尔城的战报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基米这个蠢货!愚蠢之极!之前还跟我吹嘘什么他不单单要取得‘战胜’地球人,还要‘征服’地球人,还要亲手终结地球人那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呢?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8.html


“啪!”

正在赛普勒斯星港外指挥作战的多尔,十分气愤的一把将参谋刚刚送上来的关于艾尔城的战报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基米这个蠢货!愚蠢之极!之前还跟我吹嘘什么他不单单要取得‘战胜’地球人,还要‘征服’地球人,还要亲手终结地球人那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呢?结果呢?是地球人终结了他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极愤中的多尔表情都有些扭曲了,夫伦人那脸上特有的褶皱都跟随着多尔那扭曲的表情几乎都拧成了一块,而更加招显了多尔的狰狞,:“骗局,地球人仅仅只是用了一个以退为进的小计谋,小陷阱,他基米就上当了,那要是地球人下次再给他设计一个更大的套呢?他还会傻逼逼的往里钻?还会把我们大夫伦帝国的精锐勇士白白葬送!”

多尔越说越气恼,最后甚至咆哮了起来:“六个攻坚重装甲部队,六个攻坚重装甲部队!五万人马,重装甲攻坚战车,放在哪个星球上不是一支威武雄狮?居然让地球人仅仅就用炮击加步兵冲锋这样最最原始的套路给全歼了?愚蠢,简直是愚蠢至极!竟然,竟然基米事后还用飞艇去袭击对方的炮兵阵地?难道他基米能想到的招地球人能想不到吗?最后,最后怎么样?我们有几十个大夫伦帝国的勇士因为基米的愚蠢,在地球人防空部队的密集打击下,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大帅,基米总庶长阁下似乎只是一次进攻失利而已,犯不着…”一个参谋见多尔发那么大的火,不禁有些纳闷,于是小声的开导多尔道.

“你懂什么?”多尔此时正在气头上,所以丝毫不给对方面子的大声喝断了对方还没有说完的话语,但随后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得有些过头的心情,但语言依然有些生硬的说道,“那基米那蠢货现在呢?他进攻失败了以后又怎么办了?”

“回…回大帅,”由于吃不准现在多尔的火头,所以这个参谋回答起话来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基米总庶长大人他的部队撤下来以后,就在艾尔城外宿营,准备明日再…”

“什么?”多尔听到这里,眼神立即变得锐利了起来,“你这个蠢…哦不,应该是基米这个蠢货!马上给他发信息…”

……

在多尔大发雷霆的同时,几乎完全相同的一份情报也被放在了一直按兵不动的徐锡龙老将军的办公桌上,而所不同于多尔的愤怒的是,徐锡龙老将军脸上那盈盈的笑容.

“参谋长,你怎么看?”徐锡龙老将军笑眯眯的轻轻将手中的文件合上,递给了桌前一直恭敬的坐着的一个中年人.

“将军,恕属下直言,”这个中年人才看了一会,眉头就不由得皱了起来,有些疑惑的说,“属下有些看不太透;属下实在是想不明白,既然徐翔这么费劲心思把夫伦大军的攻坚装甲部队给敲掉了,为什么不趁此机会利用手中的装甲部队进行反冲击呢?这样运气好的话,甚至有可能直接端掉夫伦人的大本营呢!”

“呵呵!”徐锡龙老将军微笑着摇了摇头,“你也知道这样也要靠运气,还有可能?说明这样做的成功率根本不高,在我看来,也就是五五之数而已;毕竟夫伦人那强大的火力摆在那里,如果我们贸然出击,夫伦人为了避免‘添油’的出现,很有可能会利用手中强大的火力进行覆盖的毁灭打击,到时候没有了装甲部队的我们,要如何去和全副武装的夫伦人继续战斗?”

“那…”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最迟明天中午,那个小子就会给我们交上一份精彩的答卷了.”

……

此时的艾尔城早已进入了那黑不溜秋夜晚,由于艾尔多摩行星并没有卫星,所以在艾尔多摩行星上不可能跟地球上一样看得到月亮,而又由于艾尔多摩行星的表面缺少了月光的银辉,所以显得格外的黑暗.

艾尔多摩行星那别具特色的黑夜在星光的照耀下不断蜷缩着,并紧紧拥抱着大地,放眼望去,视野之内一片阴沉沉的,就像怪兽一样张着自己黑洞洞的大口,无情的吞噬着艾尔多摩行星上的一切.

而在艾尔城东北方约400公里处的夫伦营地,那灯火通明的样子和星球上那漆黑一片的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看着远处地平线上一些银灰色的云团在狂风的作用下不断的翻卷着,一个守夜岗的夫伦士兵有些郁闷的对身边的同伴嘟囔着:“你说,咱们干嘛放着舒舒服服的日子不过,非要跑到这个倒霉的地方来受罪啊?你说那些整天高高在上的军方和长老会的傻瓜们是不是集体脑袋全让谁家大铁门给挤了?”

“是啊!真怀念家乡那温暖的被窝,”另一个夫伦士兵听同伴这么一说,似乎也是深有同感,“这里的风真他娘的大!嘿!我说,咱们回去睡觉吧?”

“你疯啦?你那叫擅离职守知道不?要枪毙的!万一不小心放那些狡猾的地球猴子混进来怎么办?”

“哈哈哈哈!你别逗了,就那些地球猴子?使使小阴谋轨迹还行,要他们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采取突袭?好好好,就算他们有这个胆量,那他们怎么通过前面那么长的一条平原带?要知道,咱们的飞艇可随时可以出去把他们炸成鸡丁啊!哈哈哈哈…”

“是啊!哈哈哈哈…”这个夫伦士兵也跟着笑了起来,然而笑着笑着,他脸上的笑容却逐渐凝固了起来,因为他在自己同伴的身后,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迹象,“嘿!别笑了,你身后,好像有地球人摸上来了!”

“呃?真看不出来,你还有演戏的天赋啊!你真不应该来军队,应该去…”这个夫伦士兵的话到这里也戛然而止了,因为他在对方的身后也同样看见了那些不同寻常的迹象,而那些迹象,似乎是…

不愧是夫伦的精兵,两人仅仅只是对视了一眼,就已经达成了一定的默契,突然毫无征兆的同时端起了手中的能量脉冲枪,可‘敌袭’这个词才到嘴边,两人就几乎依然是同时感觉到后脑勺一阵剧痛,那种感觉,就仿佛是有一根烧红了的烙铁,生生捅了进去一般,带走了自己全身的气力.

“咚! 咚!”

两声沉闷的声响,那两个夫伦士兵带着一脸的不甘与愤怒倒下了,而几乎就是在他俩倒下的瞬间,一群身着异装的地球特种部队立即跳了出来,并且伴着十分敏捷的身手,一步步的朝着夫伦营地摸去…

相比夫伦营地的灯火通明,艾尔城则因为战争对电线线路的破坏而漆黑一片,城中只有那寥寥无几的燃烧尸体所发出的火光.

要是在平时,如果出现如此大面积的停电,恐怕此刻的市政大楼都要被愤怒的市民给拆了,而现在呢?偌大的艾尔城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一些担任夜间巡逻任务的军人来回的巡视之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活动的生物了.

此刻,绝望的人们都只能无奈的蜷缩在防空掩体的一隅,十分矛盾的祈祷着;求生的本能让他们很希望看到明天的太阳(在这里能看到的,应该只有马奇诺恒星了),而残酷的现实却又让他们很想用死亡来逃避.

这种生与死交织的乐章让他们痛苦着,这样的痛哭不断冲击着他们脆弱的心理防线,撕咬着他们敏感的神经,焚烧着他们哭泣的灵魂…

他们反抗着,他们逃避着,他们…茫然着.

“Hallelujah!Hallelujah…”

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一首古老的天主教歌曲,随后,在这神圣而又庄严的旋律声中,人们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安然的睡去,整个城市,似乎也受到了这首古老歌曲的感染,变得肃穆了起来.

不过,有一个地方除外…

在紧闭的艾尔城守备军团的指挥部里,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人正焦急的来回踱着步,长期的军旅生涯让他满脸有些和真实年龄极不相称的沧桑,岁月用一把叫做时间的刀子在他的脸上无情的刻下了自己的印记.

浓重的眼带和疲惫的眼神仿佛是在进行着某种无声的抗议,抗议着自己的主人让自己长时间加班加点的工作,而紧锁的眉头则是在昭示着他现在焦急的心情.

一头蓬乱的头发,瘦弱的身躯上紧紧贴着一身朴素的军服,如果不是他胸前那独特的胸牌,都不可能有人能猜得到他的身份一一地球联邦政府第三舰队第一星球陆战队总参谋长张青.

余下的一众参谋也是一脸急切的表情紧盯着墙上的石英钟,而那个成为众人焦点的石英钟却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走着,丝毫不把那些焦急的眼神当回事.

22 : 00

众人仍然在焦急的等待…

00 : 00

众人依旧在焦急的等待…

终于,在石英钟那沉闷的金属合成声响过两下以后,张青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一众参谋下达着命令:“时间到了,把门打开吧.”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刚刚一直紧锁着的电磁门终于被打开了,而随着电磁门的打开,一直守在门外的帕米芾那吵吵嚷嚷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进来:“张青!你个该死的终于肯给老子开门啦?啊?今天老子带着弟兄们好不容易狂杀了那帮狗娘养的夫伦人一阵,正要乘胜追击,你个小崽子竟然要老子撤退?我…”

“够了!”张青有些温怒的喝断了帕米芾的话语,“你杀得爽?要是没有总指挥(徐翔)以退为进的计策,先行示弱,诱敌深入,然后通过密集炮火点掉了敌人的攻坚重装甲战车,你能赢的那么轻松?”

张青越说越激动:“追击?我们和夫伦营地所在的山谷之间那片大平原,你打算怎么怎么逾越?还是打算让我们的战士靠着双腿,冒着夫伦人无尽的轰炸去追击那些能快速移动的铁疙瘩?”

“呃?”帕米芾先是一愣,然后傲然道,“我知道,今天的胜利全靠总指挥的英明计策,我帕米芾服他!我收回今天早上说过的全部的话,总指挥在哪里?我要当面向他道歉,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应该叫,负荆请罪吧?不过,在来的时候你们不是带了很多装甲部队过来了吗?那那些装甲部队呢?”

“不必了!装甲部队总指挥自有妙用.”张青摆摆手,示意手下人将门关上,以防止夫伦人的微型窃听器的窃听,“总指挥现在不在这里,他带领我们的装甲部队和特种部队去偷袭夫伦营地去了.”

“什么?”帕米芾一听这话,惊讶得差点跳了起来,“总指挥他…他怎么能这么做?夫伦人在夜间的空中巡逻的力度是很大的,我曾经也几次想趁夜偷袭,但都没能走出第一道防线,总指挥这样不是…”

“那不是你该担心的问题,”张青毫不犹豫的再次打断了帕米芾那聒噪的发言,同时顺手拿出一片存储晶片丢给了帕米芾,“那,这是总指挥走前留给你的命令,你如果真想负荆请罪的话,就争取把总指挥的计划做得更加完美一些吧.”

帕米芾接过那片存储晶片紧紧的撰在手中,似乎生怕它会从手中滑落一般:“请张参谋长放心,帕米芾保证完成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