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四章 第二十八节 我在哪里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5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URL]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没有姓名慢慢睁开眼睛,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钻心般的疼痛。 没有姓名试图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他只觉得自己的腿骨已经骨折,胸口的肋骨好像也断了几根,手臂也十分沉重根本无法抬起。 没有姓名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自己躺在一堆杂草落叶丛中,而他的战马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没有姓名慢慢睁开眼睛,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钻心般的疼痛。

没有姓名试图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他只觉得自己的腿骨已经骨折,胸口的肋骨好像也断了几根,手臂也十分沉重根本无法抬起。

没有姓名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自己躺在一堆杂草落叶丛中,而他的战马却摔在一边已经摔死。原来,没有姓名落下的时候,他的胯下有那匹马先落地挡了一下,而后他又摔在厚厚的杂草落叶丛中,这样他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距离草丛不远处,是一个大水塘,四周都是高耸入云天的悬崖,光滑的岩石上布满青苔,根本就无法攀登。没有姓名心中暗暗叫苦:看来此处是一块绝地,根本没有人可以进得去!难道自己就要在这里等死吗?

可是此时他浑身都无法动弹,此时除了痛疼,他还感到一阵饥渴难耐。突然,他扭头看到自己身边的草地上居然有一堆野果!也不知道是谁把野果摘下来放在他的身边的!

这些野果到底有没有毒呢?没有姓名顾不得多去考虑,他艰难的伸出手抓起野果就往嘴里送。当牙齿咬到野果的时候,只觉得一股甘甜的汁水融入他的口舌之中,又有那么一点点的酸,这真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美味的食物啊!他也顾不得去考虑什么,很快就把那一堆的野果一扫而空。

吃完野果,他还是无法站起来,只能静静的躺在草丛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姓名又昏昏睡去。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到了晚上了吧,一阵风吹过,没有姓名浑身打了一个冷战,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给他身上盖草!没有姓名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毛绒绒的东西,那个东西正给他身上盖草!他再定神一看,原来那个东西居然是一只大猴子!

想必那些野果也是这只猴子给自己采来的!没有姓名感激的看了看这只大猴子,而这只大猴子居然就好像有灵性一般看了看他,然后就一溜烟消失在树丛之中。

几天来,那只大猴子天天给没有姓名带来野果,让他充饥。没有姓名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他慢慢向一颗树爬去,在树下找到几根树枝,然后从身上扯下一些衣服,给自己做了几根夹板夹住骨折之处。夹板夹住之后,他感觉身上的疼痛好了很多,没有那么痛了。

他心中暗暗道:“也不知道襄阳城怎么样了!弟兄们在襄阳浴血奋战,而自己却躺在这里什么事都做不成!也不知道金兵退兵了没有,还是襄阳已经被金兵攻陷?”

没有姓名胡思乱想了一通,他抬头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哎,虽然有一头通人性的猴子在照顾自己,可是我伤愈之后,又如何从这里出去呢?四面都是悬崖峭壁,连一个立足的点都没有,又如何爬上去呢?”

这个时候,没有姓名又想起他的师父,也不知道他的师父现在怎么样了,那么多金兵把他的师父重重围住,而且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邪灵法王!也不知道师父现在脱险了没有!想起师父,没有姓名心中暗暗懊悔,当年跟着师父的时候,自己怎么就不多学一点武功呢?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啊!看样子,自己可能要老死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没有姓名又想起了珊珊、花之俏和小蜘蛛她们几个,想起她们几个,没有姓名心里暗暗发笑:那几个小丫头,也许当自己已经死掉了吧!说不定她们正在伤心呢!哎!她们几个对自己还真是不错。只可惜,看样子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了!自己还曾经自以为是江湖上最风流倜傥的侠士,看来今后不要说没有女人,连人都看不到,只能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终老,唯一能陪伴自己的就是那只大猴子了。

一个人确实也是十分无聊,总得做点什么事情吧?现在伤势未恢复,伤筋动骨没有个半年是难以恢复的,等伤好了,还能在这个山谷中到处走动走动,下水塘抓些鱼来烧烤,还能给自己盖一间小草屋,还能做一艘木排在水塘里戏水。可是现在伤还没有好啊!没有姓名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想到这里,没有姓名突然灵机一动,他心想:既然无事可做,不如练一练师父教自己的先天功,也许练练功,自己身上的伤会好得快一点吧。

没有姓名默念着:“天地人为三才,三才皆有三宝。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神、气、精。习静是先天功的主要功夫。心若不静,则气无所归,在行功时不免心意昏迷或万念丛生,以至神弛散,功无所行。”

原来要练上乘武功,需要修身养性,要有一个安静之处啊!想起来自己也是惭愧,自己总是胡思乱想,整天想着这个女子那个女子的,又如何能练得好先天功呢?而现在到了这里,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自己在这里呆上个十年,自己的武功肯定不会输给师父!虽然师父有几十年的功力,可是师父还是在凡尘俗世之间,练功的时间还是经常受到打扰的。而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从来没有人来过的世外桃源,在这里一定可以练成天下第一的武功!

没有姓名抛弃一切杂念,静静盘腿而坐,两手放在小腹之上,他气沉丹田,是每次气生,引气入任督行一周而归丹田。渐渐他感到丹田内一阵发热,他顺其自然,只觉得体内热气愈发沸腾,渐渐待到热极欲动之时,以真意领之入尾闾之穴。

等到真气充足之后,又冲上乾顶,顷刻间化为甘露,真气深入任脉。没有姓名只觉得香甜满口,脑髓清定。真气响声隆隆,直抵达丹田,此时的真气和先前咽津之响声大不相同。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没有姓名只觉得浑身经脉流动真气,原本一个晚上都无法修行成的功力居然在一个时辰内就修成。于是,他歇息一会,又练了一个时辰,又歇息一会再练一个时辰,等到有点累了,才躺在草丛中昏昏睡去。

没有姓名被困在悬崖之下,而此时骨哲正在囚车之上。玄烨公子手里捧着一个酒罐来到囚车前,他从酒罐中倒出一碗酒递到骨哲嘴前,骨哲张开嘴巴一饮而尽。然后玄烨公子也给自己倒上一碗酒一饮而尽,之后就把酒碗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玄烨公子拱手道:“骨哲兄弟,兄弟我只能送你到这里!”说完玄烨公子落下眼泪。

那个昭勇将军本来打算让人赶走玄烨公子,却看到人群中站着的拥有小叶,于是昭勇将军连忙挤出几滴眼泪,用袖子擦了一把挤出来的眼泪。看到昭勇将军“如此伤心”,拥有小叶心中也十分难受,她还以为昭勇将军真的是很伤心,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斩骨哲的。

枪通条上来对玄烨公子道:“时间差不多了,该让开了!”

骨哲大声道:“我骨哲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是此话却引来人群之中一阵怒骂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汉奸吧!”

“就是啊!这种人,只怕投胎之后做猪做狗!”

“下辈子做猪做狗还是好的!只怕到了阎王那让他下油锅!”

玄烨公子依依不舍离开囚车,他转头看了看骨哲,心中暗暗想:兄弟,我们已经做好劫法场的准备了!一会我们会想办法来救你的!

骨哲被押到法场,押上了断头台,两边手持大刀的刽子手站立两边,等待时辰到就开斩。

昭勇将军和一介通天走上监斩台,两人坐了下来,立在法场前的柱子的影子一点一点缩短,等到太阳快要升到天空正中之时,昭勇将军对一介通天递了一个眼色。

一介通天站起来,正要宣布命令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一介通天惊道:“什么声音?”

昭勇将军道:“有人来劫法场!不用怕!我这里有士卒可以挡住!太守大人,这里交给你了!我亲自去抵挡一阵!”

一队战马冲出,都督和嘎子一马当先。昭勇将军的那些士卒连忙上前抵挡,嘎子手中一柄银花长枪上下飞舞,所到之处血花四溅,一连十多个校尉被嘎子挑于马下。都督手中大刀来回砍杀,也砍死许多校尉和士卒。

突然,一匹战马出现在都督和嘎子面前,那战马上的正是昭勇将军!只见昭勇将军高举尚方宝剑道:“尚方宝剑在此,你们谁还敢造反的!”

嘎子大怒道:“昭勇将军你这个狗贼!你要滥杀无辜,我就造反!骨哲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着骨哲被你们斩首!”

昭勇将军冷笑一声,手持青龙大刀向嘎子冲去,两人大战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昭勇将军的那些士卒纷纷上前,挡住都督。两边人马纠缠在一起,都督的那些人马被昭勇将军的人马挡住,根本无法杀入法场中。而玄烨公子所带的封楼帮弟子从小路冲向法场,却被两边屋顶埋伏的弓箭手乱箭射回,根本无法入内。

那边时辰已到,一介通天站起来把令牌一丢:“时辰到!开斩!”

刽子手举起鬼头大刀,向骨哲头上砍落!正在此时,突然听到一声娇喝:“刀下留人!”

一介通天看去,只见一名红衣女子骑着盖天第一手的踏雪无痕飞奔而来,她的手中拿着一卷圣旨,一边冲入一般喊道:“圣旨到!”来的那名女子正是敏敏!

一介通天和那些刽子手纷纷跪下,昭勇将军和都督、嘎子的那些士卒也全部跪下。

那个枪通条眼看骨哲就要死里逃生,他哪里肯放过骨哲?枪通条跳起来,一脚踢开一个跪在地上的刽子手,从地上捡起鬼头大刀向骨哲头上砍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