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四章 第二十七节 骨哲命悬一线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3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URL] 战鹰翱翔对盖天第一手说了骨哲被陷害的事情,盖天第一手道:“此事得公主出面,我这马上就去找公主!” 盖天第一手进入宫中找到敏敏,对敏敏说了骨哲被陷害一事,敏敏大惊道:“不行,我得马上向父皇禀报此事,让父皇出面!” “殿下,只怕此事让皇兄知道,更救不了骨哲!你知道那昭勇将军得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战鹰翱翔对盖天第一手说了骨哲被陷害的事情,盖天第一手道:“此事得公主出面,我这马上就去找公主!”

盖天第一手进入宫中找到敏敏,对敏敏说了骨哲被陷害一事,敏敏大惊道:“不行,我得马上向父皇禀报此事,让父皇出面!”

“殿下,只怕此事让皇兄知道,更救不了骨哲!你知道那昭勇将军得到金国四皇子的人头,他肯定会让快马来报此事,皇兄知道昭勇将军杀了金国四皇子一事,肯定对昭勇将军更是器重,怎么肯相信我们?所以说此事还是得我们自己出面。”盖天第一手道。

“可是我们去襄阳路途遥远,就算是日夜兼程,也须三日才能赶到啊!”敏敏担心的说。

“这个,就只能看骨哲的造化了!我想昭勇将军他要想尽办法严刑逼供,只希望骨哲能挺过三日!而昭勇将军他要派快马来报,也得三日后才能到达,再加上皇兄要派人去襄阳,又是得四日,我们可以比皇兄派去的人先到襄阳,只要能先救下骨哲,其他事情日后再商量吧!”盖天第一手道。

敏敏点头道:“皇叔,只要能救下骨哲,就算日后父皇怪罪下来,敏敏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皇兄十分疼爱你,想必他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们当务之急是先救骨哲!”盖天第一手道。

“皇叔,那你先去准备,我这里准备一下,马上出宫!”敏敏对盖天第一手说。

盖天第一手离开之后,敏敏马上准备行李,准备去襄阳。正当她收拾行李之时,却被十八公公看到,十八公公惊道:“殿下收拾行李要去哪里?”

敏敏喝道:“不该你过问的事情就不要过问!”

十八公公连忙跪地道:“请公主殿下不要为难奴才啊!皇上有吩咐,让奴才好好照看公主,公主可以在临安城内协助鹤大人和小郑大人制造神机火器,但是公主不能离开临安城啊。”

敏敏大怒:“十八公公!你再敢胡言乱语我砍掉你的脑袋!”

十八公公吓得面如土色道:“公主殿下就是要砍奴才脑袋,奴才也不敢放公主殿下私自离开临安,否则皇上知道了,也要砍奴才的脑袋啊!”

“好啊!十八公公!看样子你是想让我砍你一家人的脑袋啊!”敏敏喝道。

十八公公无可奈何,只好说:“公主殿下要离开临安,那请公主殿下速去速回,不然给皇上知道此事,奴才真的要掉脑袋的!”

“十八公公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很快就回来!我怎么舍得十八公公被父皇砍到脑袋呢?”敏敏笑着说。

正在此事,突然外面传来一声:“皇上驾到!”

敏敏和一帮宫女连忙跪下,只见皇上大步走进敏敏的房间内,拿着拂尘的佐治公公低头跟在后面。敏敏连忙道:“女儿给父皇请安。”

“敏儿请起吧!”皇上笑了道,“朕好几天没有来看敏儿了,也不知道敏儿这几天怎么样?”

卧房内几个宫女手忙家乱把刚刚收拾好的行李塞进敏敏的床下,连忙跪在地上,却被那个佐治公公看到,那佐治公公也没有说什么。

皇上和敏敏寒暄了几句,然后转身离开。刚刚离开敏敏的房间没有多远,那个佐治公公走到皇上前头跪下道:“皇上,奴才有要事禀报。”

“请讲!”皇上曰。那个佐治公公道:“皇上,奴才刚刚看到公主殿下的几个宫女看到皇上来,就鬼鬼祟祟把什么东西塞到床下,我只怕公主殿下又要……”

那皇上大怒:“大胆奴才,你也不早说!”

佐治公公一边猛扇自己的耳光一边说:“奴才不敢啊,如果刚刚当面说,只怕公主殿下不会饶过奴才。”

“有朕在这里,你怕什么!好,我们这就再去公主那里!朕今天就想看看敏儿到底想要干吗!”皇上道。

看到皇上又折了回来,敏敏连忙跪下道:“父皇怎么又回来了?”

皇上笑着道:“敏儿,怎么不喜欢父皇来你这里啊?”

敏敏心中十分焦急,她表面上却镇定自如的说:“父皇,敏儿已经长大,懂得自己照顾自己。父皇日理万机,不可花太多时间在敏儿这里啊。”

那皇上笑着道:“敏儿,父皇今日刚好有时间,就多陪陪敏儿,一会,我让御膳房的把饭菜也送到这里,今日就在这里吃饭吧。”

那佐治公公却往卧室内走去,敏敏心中大惊,她害怕被发现收拾行李的事情,于是她大喝道:“大胆奴才,竟敢私闯本公主卧室!”

佐治公公连忙跪下:“奴才不敢!”

皇上却说:“佐治公公,有朕在这里,你怕什么?只管进去看看!”

“谢皇上!”佐治公公道。于是他走进卧室内,那些宫女哪里敢拦佐治公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佐治公公走到敏敏床前,从床下搜出行李。看到佐治公公搜出行李,那些宫女脸色大变,敏敏头上冒出冷汗,她心想:坏了!这下让父皇知道了,可怎么去救骨哲啊?

再说骨哲被枪通条折磨了一个晚上,那枪通条什么招数都使出了,骨哲就是不肯招供。枪通条大怒道:“好你个骨哲!你爷爷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好!算你厉害!你爷爷暂时回去休息,今天晚上再来好好伺候你!”

说完,他带着士卒回到昭勇将军府。看到枪通条回来,昭勇将军劈头问道:“怎么样,那个骨哲招供了没有?”

枪通条垂头丧气的说道:“那个骨哲又臭又硬,实在是难以对付!小人使尽浑身解数,那个骨哲就是不肯招供!”

昭勇将军道:“这个无妨,一会上公堂,我们不好出手。这样吧,你先去休息一下,今天晚上你再去伺候骨哲!”

“多谢将军!”枪通条道。于是他先回房间去休息去了。

待到升堂问审的时刻,衙役把骨哲提了出来带上公堂。而那个一介通天也得到过昭勇将军的交代:“在公堂上不要对骨哲动刑,只是拖住他让他没有时间休息,到了晚上,自有人来伺候骨哲,这样拖他个几天,不怕他不招供!”

上了公堂之后,果然骨哲就是不肯招供。而都督和玄烨公子在场,一介通天也不敢对骨哲动用大刑。不过那个一介通天却故意拖延时间,硬生生拖了一个早上审讯都没有结果。看着遍体鳞伤的骨哲,都督和玄烨公子心中十分不忍,都督对一介通天道:“大人,骨哲怎么说也是个朝廷命官,希望大人慎重考虑一下。”

一介通天无可奈何的说:“都督大人,此事实在是不好办啊!拜狱被我们所杀的事情已经向皇上禀报了,一旦皇上知道骨哲通敌叛国一事,而下官却审讯不力,只怕皇上怪罪下来,下官的脑袋不保啊!”

那昭勇将军也不说话,只是在一旁露出阴险的笑容看着都督。那个昭勇将军胸有成竹:还怕你骨哲这次还能逃掉?我已经派人把拜狱身上的玉佩送去临安,一旦皇上知道此事,你骨哲也是死路一条!

中午骨哲被送回死牢中,而那些得到昭勇将军好处的衙役们根本就没有给骨哲休息的机会,他们把骨哲吊在柱子上,不让他吃饭,还想尽一切办法折磨骨哲。正在此时,都督和玄烨公子却要来探监。他们刚刚走到死牢门口,却看到昭勇将军带着几个士卒站在门口。

“哈哈哈,都督大人,你怎么也过来了?”昭勇将军满脸堆笑的说。

都督道:“昭勇将军,那个骨哲是舍弟的好友,希望将军高抬贵手让我们进去看看骨哲!”

昭勇将军道:“此人犯属于朝廷要犯,恕我不能答应都督大人,你们请回吧!”

玄烨公子大怒道:“好你个昭勇将军,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把骨哲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他到底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一定要把人家置之死地?”

“哈哈哈,不是我要把他置之死地,而是他自己犯下弥天大罪,实在是罪不可赦!”昭勇将军冷笑着道。

玄烨公子想要硬闯,昭勇将军威胁道:“如果你胆敢硬闯死牢,本将军一定向皇上禀报,到时候我们官府就踏平你们封楼帮!”

“弟弟,算了吧,人家手里有证据,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走吧!”都督拉了玄烨公子一把,两人返回都督府去。

回到都督府之后,都督对玄烨公子说:“看这个样子,骨哲支撑不了几天了!怎么公主还没有来啊!真是急死人了!如果他们要把骨哲问斩的话,我们只能出手救人了!大不了我这个都督不当了,和弟弟你一起去金国打金狗!”

果然不出都督所料,那个骨哲苦苦支撑了三天,被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的骨哲在第四天的时候,在公堂上诉讼状上面画押。

看到骨哲画押,昭勇将军心中大喜:好啊,这下骨哲你还哪里跑!

一介通天拿起大笔写下“斩立决”然后把大笔一丢,喝道:“退堂!明日午时把人犯押赴东门斩首示众!”

既然骨哲已经签字画押,当天晚上枪通条也不再过来折磨骨哲,他走进牢内对骨哲道:“哈哈哈,骨哲将军,今晚是你在人世间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也不怕告诉你,你的神机营很快就要属于我们昭勇将军的!好了,一会给你上断头鸡,你就好好享用这最后的晚餐吧!”说完,枪通条走了出去。

他回到昭勇将军府之后,昭勇将军对枪通条说:“明日就要斩骨哲,你给我注意好看好,不要让人劫了法场!现在我们手里有江陵府来的三万大军,有这三万人马,我是不怕那个都督和他弟弟封楼帮敢来劫持法场!”

“将军果然考虑得周到!末将实在是佩服将军!”枪通条道。

拥有小叶和花之俏她们对明日要斩骨哲极为不满,拥有小叶对昭勇将军说:“将军,你不能杀骨哲!民女知道,骨哲肯定不是通敌叛国之人啊!”

昭勇将军解释说:“小叶,可是这事不是我审判的啊!是一介通天审判的此案,而且骨哲在铁证面前也签字画押了,现在就是皇上来了,骨哲也是难逃一死啊!”

拥有小叶问道:“将军,那你能不能救救骨哲啊?”

昭勇将军摇了摇头说:“小叶啊,说起来,本将军和骨哲还是好兄弟,要斩他,我心里比你还难过啊!”说完,昭勇将军流下眼泪。看到昭勇将军流泪,拥有小叶心软了下来,她对昭勇将军说:“将军,我知道您也是尽力了。”

那边都督府内,都督和玄烨公子正在商议如何营救骨哲。正在此时,小笨匪跑进来道:“都督大人,不好了!昭勇将军从江陵府调来三万大军!看样子他是一定要制骨哲于死地!”

听到这个消息,都督和玄烨公子如遭晴天霹雳一般,他们知道,要救骨哲出来是难上加难啊!而当晚,死牢附近也加强戒备,昭勇将军的士卒和各路高手在关押骨哲的死牢附近看守,玄烨公子派去的那几个封楼帮高手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

次日,骨哲被押上囚车,囚车一路往刑场去。昭勇将军、枪通条和一介通天亲自押送囚车。大队武功高强的校尉军官在囚车附近,把囚车围了一个严严实实,任何人都不许入内。街上不明真相的百姓看着被押往刑场的骨哲,很多百姓向囚车丢石头,嘴上还大骂:

“杀掉卖国贼!”

“看,投敌叛变者就是这个下场!”

“这人是该死!好好的人不当,要去当金狗的走狗!”

“杀掉他!把他碎尸万段!”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喊:“骨哲将军!兄弟我来送你了!”昭勇将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玄烨公子策马而来。枪通条把手一挥,那些校尉军官围上去拦住玄烨公子。

而昭勇将军看了看,看到只有玄烨公子一个人来,于是他对枪通条挥了一下手道:“不要拦住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