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四章 第二十六节 严刑逼供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3 3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URL] 襄阳城死牢内,一缕阳光透过狭小的窗子照进牢房内,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骨哲躺在乱草堆内,也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 “人犯骨哲!不要装死了!给我起来!今天昭勇将军要提审你!”枪通条带着两个士卒走进牢房内。 一桶冷水劈头浇下,骨哲从昏迷中醒来。只听得枪通条冷笑着说:“骨哲啊骨哲!你小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襄阳城死牢内,一缕阳光透过狭小的窗子照进牢房内,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骨哲躺在乱草堆内,也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

“人犯骨哲!不要装死了!给我起来!今天昭勇将军要提审你!”枪通条带着两个士卒走进牢房内。

一桶冷水劈头浇下,骨哲从昏迷中醒来。只听得枪通条冷笑着说:“骨哲啊骨哲!你小子在里面睡得那么舒服啊!你爷爷我还要伺候你!来人,给我把他拖出去!”

两个士卒拖着骨哲往牢外去,一直往公堂的方向拖去。审理此案的不是昭勇将军,而是襄阳太守一介通天。为什么昭勇将军不自己审理此案呢?原来拥有小叶对昭勇将军说:“如果你胆敢害死骨哲,那我就拔剑自刎在你面前!”而且,如果是自己杀了骨哲,万一敏敏那边和皇上说了什么,只怕自己也不好交代。所以,昭勇将军想到一个方法,他让一介通天审理此案。那一介通天是一个昏官,想必他不敢得罪自己,一定会把骨哲处死的,这样的话,日后如果上边怪罪下来,自己可以把一切责任全部推到一介通天身上!

公堂内,负责主审的襄阳太守一介通天坐在大堂上。他看着边上的昭勇将军,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昨晚,枪通条走进他的太守府内,一介通条让边上的人都退下后,枪通条给他送上三千两白银,对他说:“这是昭勇将军一点心意!”

一介通天吓得脸色苍白,他连连道:“我怎么敢拿昭勇将军的银子?”

枪通条压低了声音道:“你必须要收下这些银子!我们将军要了解骨哲的案子!”

一介通条连忙道:“好!好!您回去让将军放心吧!下官一定公事公办!人犯证据确凿,我一定不会包庇人犯的!”

枪通条刚刚走出太守府,却看到都督和玄烨公子走进来。都督怒视了枪通条一样,枪通条吓得脸色煞白,他头也不敢抬,就走出门外翻身上马。

都督和玄烨公子走进太守府之后,一介通天看到都督前来,连忙出来迎接:“都督大人,您怎么来了?”

都督看了弟弟一眼,玄烨公子从兜中取出一张两千的银票递给一介通天:“明日骨哲一案要开审,我知道骨哲不是那种通敌卖国之人,希望大人能网开一面!”

一介通天道:“都督大人,下官不过是一五品知州,而骨哲将军是四品将军,我怎么敢乱审?不过昭勇将军那边证据确凿,而昭勇将军是朝廷三品大将军,下官也实在是得罪不起啊!”

玄烨公子道:“怎么样?是不是嫌我们的银子太少了?”

“下官哪里敢要都督大人的银子啊!明日的案件,我只能公事公办。可是现在一切证据都很不利于骨哲,下官也是爱莫能助!”一介通天一边说一边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好!我就希望太守大人能真正秉公办事!”都督道,“本都督告辞!”说完他带着玄烨公子离开太守府。

想起昨天那些事情,太守一介通天还冷汗直冒,一个是三品昭勇将军,另外一个是三品都督大人。一个要骨哲死,一个要救骨哲。而哪边自己都得罪不起啊!哎!夹在大官缝隙中的小官真的很难办事!正当一介通天在想的时候,门外衙役道:“人犯到!”

两个士卒把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骨哲带上公堂,交到那些衙役手里。坐在公堂上的一介通天看了一眼骨哲,转头问昭勇将军:“请问原告要告被告什么罪名?”

昭勇将军拱手道:“大人,这个骨哲私通金狗,他不惜害我大宋神机营士卒性命把我们的神机火器拱手送给金狗,而且他还把神机营排兵布阵图送给金国四皇子拜狱!幸亏拜狱被本将军手下所杀,才拿回排兵布阵图!对于骨哲通敌叛国之罪,本将军这里证据确凿!”

说完,昭勇将军一挥手,一个士卒捧着一个托盘上来,托盘上放着拜狱的人头。昭勇将军道:“这个就是金国四皇子拜狱的人头!请太守过目!”

一介通天看到托盘上的人头,吓得腿肚子直哆嗦,他连忙挥了挥手:“快拿下去!”

昭勇将军冷笑了一声,又从兜中掏出神机营排兵布阵兵书,对一介通天道:“这个就是骨哲私下送给金狗的兵书!就凭这个,完全可以作为骨哲投敌叛变的证据!”

下面的骨哲破口大骂:“昭勇将军!你血口喷人!这本兵书我一直随身携带,从来就没有离开我身边!是那天你和枪通条故意把我灌醉之后偷走的!”

昭勇将军对几个早就被他收买的衙役使了一个眼色,又对也早已被他收买的主簿娇嫩的河马使了一个眼色。原来,娇嫩的河马来到襄阳之后,他来到衙门求职,那一介通天见他能算账,又有一定的文笔,就给了他一个主簿当。

那两个衙役早已把骨哲按翻在地上,河马则对一介通天道:“大人,人犯不知悔改,居然还辱骂朝廷命官,实在可恶!”

一介通天猛一拍惊堂木,大喝道:“大胆人犯!竟敢在公堂上撒野!来人,给我掌嘴!”

那两个被昭勇将军收买的衙役拿起木板,一下一下猛打骨哲的嘴巴,只打得他满口鲜血,根本说不出话来。打完之后,一介通天大喝道:“人犯骨哲!你认不认罪!”

骨哲嘴巴被打肿,只是拼命的摇头。一介通天大怒道:“来人啊!给我大刑伺候!”

都督站起来道:“大人!你这样不是严刑逼供?又有何公平可言?”

枪通条也站起来道:“大人,证据确凿,而这个人犯却还嘴硬!不用点刑他恐怕是不会招供的!”昭勇将军一言不发,他知道如果他自己多嘴的话,只怕那个拥有小叶不会放过自己。而让枪通条出面,这样杀了骨哲,最后的责任也是在枪通条和一介通天那。

一介通天知道枪通条是昭勇将军的亲信,他猛拍惊堂木道:“骨哲,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我一定对你大刑伺候!”

“大人,这一本兵书只怕不能作为证据,也许是骨哲和金狗交战之时不慎失落,那样的话就不能定骨哲通敌之罪。”都督道。

一介通天感到左右为难,两边都是他一个小小的太守得罪不起的,到底该怎么办呢?却听到那个枪通条道:“即便是不慎失落兵书,也是弥天大罪!对待人犯我们绝不能手软!”

有枪通条这样说,一介通天猛拍惊堂木道:“来人啊!大刑伺候!”

几个衙役给骨哲动刑,抡起木杖痛打骨哲,把骨哲的屁股打得皮开肉绽,那骨哲却咬牙就是不肯招供。

一介通天还想用更加残酷的刑罚,却被都督制止:“大人,要是再打下去,只怕要屈打成招!望大人三思!”

而那边枪通条毕竟官阶不如都督,他也不敢多说什么,折腾了一整个下午都没有折腾出什么,一介通天万般无奈,毕竟两边都得罪不起,他只好宣布:“把人犯带下去明日再审!退堂!”

退堂之后,昭勇将军又去找了一介通天,他低声对一介通天道:“不要忘记了我的三千两银子!”

一介通天冷汗直冒,他连连说:“下官绝对不会忘记的!不过有那个都督在,我实在不敢动太大的刑,将军您知道,都督大人也是下官得罪不起的啊!”

昭勇将军道:“大人请放心,不劳大人你动刑,今晚我会让人去好好伺候骨哲的!不怕他明天不招!”

入夜之后,枪通条带着一批士卒走进关押骨哲的牢内,骨哲看到枪通条,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液大骂道:“枪通条!昭勇将军!你们这些小人不得好死!”

枪通条冷笑着道:“骨哲!我看你在牢内的日子过得真不错!你爷爷还得亲自来伺候你!本来你爷爷现在应该回去好好睡觉的,可是为了你,我连觉都不能睡啊,将军让我好好伺候你,不能亏待了你!”

说完,他对手下的士卒使了一个眼色。而牢内的那些官府衙役早就被枪通条收买,看到这个情形纷纷走出牢房,走到门口去。

一个士卒把骨哲从草堆上拖起来,绑在柱子上,然后舞动一根带有铁刺的鞭子,狠狠抽打骨哲,直把骨哲打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肉。打完后,枪通条问道:“骨哲,你招不招?”

骨哲道:“你和昭勇将军两个狗贼设计害我!我将来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两个狗贼的!”

枪通条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士卒提着一桶冰冷的盐水往骨哲身上浇去,把骨哲痛得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接下来,那些士卒又给骨哲上竹签,上夹板,几乎是一切可以用的刑都用过了,可是骨哲就是咬牙坚持自己没有通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