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美军士兵:我终于从伊拉克活着回来了[组图](1)

懒猫1181 收藏 45 247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9_2743_8402743.jpg[/img]  陈果(中)和战友在伊拉克军营中。陈果/供图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9_2744_8402744.jpg[/img]   程翼坚持为自己而战的信念。程翼/供图 11月27日,伊拉克议会投票通过了驻伊美军地位协议。根据协议,美军将在2009年上半年撤出伊拉克城镇地区,并在2011年底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果(中)和战友在伊拉克军营中。陈果/供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程翼坚持为自己而战的信念。程翼/供图


11月27日,伊拉克议会投票通过了驻伊美军地位协议。根据协议,美军将在2009年上半年撤出伊拉克城镇地区,并在2011年底前撤出伊拉克。这一消息对驻伊美军士兵来说无疑是个喜讯,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在他们中间,活跃着一批黄皮肤的青年华裔美军士兵,他们亲历并见证了这场21世纪以来最残酷的战争。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付一鸣发自巴格达 12月的上海,依然释放着蓬勃繁华的朝气。生活在这个大都市的青年有的在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有的在为工作四处奔波。然而,数万公里之遥的伊拉克战场上,30岁的上海裔美军士兵程翼却在神经高度紧绷状态下,准备着美军在伊拉克北部的清剿任务。值得欣慰的是,他的噩梦还有一个月就将过去。一个月后,他的任期就结束了,就可以离开伊拉克了。


在伊拉克战场上,美军的梦魇已经整整持续了五个年头。程翼至今依然清楚地记得当初踏上这地狱般战场的感触,他向《国际先驱导报》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睡在中东沙漠中,望着浩瀚的星空,吹着从地狱刮来的风,全身的皮肤都在溃烂……”


母亲为儿参军失声痛哭


自2003年美国向伊拉克宣战以来,美军兵源相当缺乏。“一半因为经济拮据,一半出于叛逆情绪。”这个美籍华人青年报名参了军,也因此随着洪流被冲到了伊拉克战场。


程翼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我29岁生日当天被通知将前往伊拉克。母亲从加州打电话祝贺我生日快乐,得知我将前往伊拉克的消息之后,她从生日的喜庆到失声痛哭只隔了不到十秒钟。”


既然自己做出了选择,就只能面对。面对关于这场战争本身的性质以及身为华人却为美国人在战场卖命等等一系列非议,程翼心中的定位非常明确:“一切都是在为自己奋斗”,他坦言,“我只把自己看成是历史洪流中的一滴水而已。”


从小就爱舞枪弄棍,曾梦想当解放军的北京小伙陈果也作出了和程翼同样的选择。他不甘心于大部分美国新移民在中餐馆端盘子、洗碗、摆地摊、送外卖的生活,他要“干点别人干不了的”。


“父母都是来自牙买加黑人移民的鲍威尔能当美国国务卿;父母都是捷克斯洛伐克移民的奥尔布赖特也能当国务卿;现在的国务卿是一个龇牙咧大嘴的嫁不出去的黑女人赖斯……为什么美国将来就不能出一个来自中国新移民的国防部长或者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这个24岁的青年在战地日志中这样写道。


军队里也有种族歧视


无论是基于改善经济的因素,还是想进入学费越来越高的美国大学读书,亦或是成为美国政坛的新星,美军给予的可观收入对这些年轻人是极具诱惑力的。程翼介绍,被派驻伊拉克会有额外的补贴、免税等待遇,而且在伊拉克当地开销很小,收入比在美国工作时要高很多。


“所以许多士兵在出征期间可以赚到一笔积蓄;也有士兵自愿来伊拉克为的就是解决家中的经济困难。”程翼说,在出征之前,军方规定必须更新生命保险,以保证家人在你不幸牺牲后依然有照应。


来到伊拉克的美军军营,程翼发现,除了战争极端状态下的压力和危险之外,平日的生活就像是美国社会的缩影。“在这里的军队中,韩国人、越南人、日本人、中国人还有菲律宾人依然是少数。而华裔士兵通常在部队中默默无闻,在崇尚开放与提倡‘个性’的美国社会中比较被动。同样,华人在美军中的地位也向来不是很高。”在他看来,这里面多少有些种族歧视的影响:比如,亚洲人的口音在许多电影、电视里被当作笑料的偏见在美国大众心里根深蒂固,无论走到哪里,亚洲人的发音总是被用来当笑料。


“虽然军队里面有黑白分明的反种族歧视条款,对不少人来说只是一张纸而已。在这里,带有种族色彩的笑话可以说甚至成了减轻压力的必需品之一。”


战场的血腥远远超出想像


虽然在抵达伊拉克投入战斗之前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战场的残酷、血腥还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


对整日在伊拉克街头巡逻的一线作战人员陈果而言,他的“神经每分每秒都是绷紧的”:“在伊拉克没有什么最危险的,只有活的或死的。狙击手的子弹从头上擦过已是家常便饭,炸弹在我旁边爆炸也不止三五次了。”


“我最难忘的场景莫过于2007年10月初在巴格达街头的围剿行动中。我身边的几个战友被炸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地倒下。虽然血拼的场景在来伊拉克之前就有心理准备,但是那一幕的冲击还是相当大,至今仍常常出现在梦中。”


现实比想像中更加残酷、更加血腥和压抑。当静静独处时,陈果脑海中总会出现间歇性的后悔和抱怨,然而一旦来到了战场,就没有退路可言了。“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要想的事,就是在绝望中求生存。”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