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四章 毛脸连长

那个石头 收藏 14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哦?芨芨草?什么蓝平啊?”周代局长神情严肃地看着刘江。“哪个兰?是南方的南还是兰花的兰?还是男女的南?”

刘江不知道,他所知道的也就这些了。鬼知道是哪个兰,也许是说的地名吧,重庆不就有个地方叫南屏吗?还有好多地方都有这个名字呢!也有可能是说的一个物品的名称,也许是暗语也说不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蓝屏!因为电脑这个时候好象还没有出来,比尔先生还没有出生吧!

耸了耸肩,刘江看着皱着眉头的周局长。这个事情就算完成了,怎么说也算是让芨芨草的最终愿望得到了实现哈。至于后面的事情,该局长大人操心的了。

“报告首长,我已经汇报完毕。可以离开了吗?”刘江还是想早点去找到自己的住处,早点和那些未来的将军们拉好关系,这个可是正经事啊!

“恩,这样吧,你先回去。”局长抬头看了看刘江,“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再通知你哈!”

刘江转身出了门。局长拿着那条裤带,发了一会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啊。“小王,小王,”他在叫他的秘书,随后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东西,交给从外面进来的王秘书:“把这个发出去!”

刘江他们被安排到一个大院子里,那两个丫头也不知道安排到哪里去了,反正是没有看到了。这个院子原来还住着有几十号人,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

一个房间里住了十来个人,一溜的大炕上摆了一排的被褥,那样式就好象是在接受检阅一样。

“你的位置就在这里。”领刘江过来的是个黑衣战士,他对这里很熟悉,一边还在不停地和其他人打招呼。看了看还好,是最靠里面的一个位置了。一套崭新的被褥正安静地躺在那里等着它的主人的到来。

“对了,和我一起的那些人呢?”很想知道其他人去了哪里,毕竟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最短也一起混了两个多月了,猛地不见了他们,还真的不习惯啊。

“哦,这个,他们都统一安排到别的大院子里去了,放心,亏待不了他们。”那个战士很好说话,人也很和气。一口的湖南强调,听起来也不是太困难的。

“同志你是湖南衡阳的人吧?”从口音中能听得出来,那个地方特别是有个叫黄土铺的地方,说话的口音和四川话简直就没有差异了。

“哦,是的!刘同志你知道那里?”他侧着头看看刘江,本来是要准备完事了就走人的,这会有了兴趣。好不容易逮着个熟悉家乡的人,那还不好好聊聊?

“你叫我老刘吧,或者我们兄弟一样称呼,同志来同志去的很是见外啊。”刘江很不习惯同志同志的叫,听起来很别扭。

“那好啊,就叫你老刘了啊!”那个湖南老还是挺爽直的,“我叫陈向东,叫我向东就行!”

几个原来的住户回到了房间里,看到刘江他们,都好奇地涌了过来,“哇,我日个先人板板哦,格老子的,郎个又往这里又塞人哦。”一个毛脸大汉从人从中挤了过来。“我说是哪个,格老子,只有你陈干事有这个屁眼敢往我这里塞人!”

看了看刘江,有点不屑的“这个,这样的先生兵你娃也往老子这里安?”刘江看起来可能是显得单薄了点。

“雷公,你发么子火哦!弄请楚状态。”陈干事给毛脸一拳,“你仔晓得不,这个先生不是你的兵!”

“锤子!不是老子的兵,送这里来生儿啊?”毛脸回敬一拳,脸色不是那么阴沉了“格老子的,你娃叫啥子?”

刘江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可能是这里的头,也许是个排长,也许是个连长。阎王好过,小鬼子难缠,这样的小官官还是别惹的好。刚想回答,那陈干事抢在前面吭声了。

“么子娃不娃的,你个卵子也不球才25岁?你能呢,好象是个中央首长哦!”这个说话让毛脸有点尴尬,嘿嘿地笑了笑。

“格老子,啥子来路嘛?”这个是在问从那里来的,以前干什么的。

“说你个仔莫见识,你别不信!”陈干事回头看了看刘江,又转过过头去:“晓得不,今天我们去接的人不?”刘江好象没有在骑兵队伍中看到过向东呢?

“鬼儿子,卖个屁关子!老子不求晓得!再说你们狗日的保卫局哦,那么多的秘密嘛!”毛脸往大炕上一坐,把左右的人一扒拉,“看,看个球啊,该干啥干啥去!”把人都给邀走了。顺手从口袋里还摸出包烟子来,抽出支递给陈干事,想了想又递支给刘江。

刘江看看,那什么烟哦,好粗糙的烟丝,大老远闻着就好比是干树叶子的味道,算了吧,这样的烟还是不要抽了的好,太危险了。要老是抽这个东西,没个几年,非搞出个肺癌不可。安全要紧啊。摇摇头,把那烟推回了。

“晓得不,这个可是30军的特务连的排长哦!”陈干事一脸的神秘,“可是从千里外带着十来个兄弟回来的哦!”

“30军?”那个毛脸的脸色都变了,猛地站了起来。他的个头还真不低,怕是有一米八的样子,“你是30军的?”

刘江点点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说来是个冒牌货嘛。只是从那破窑的本子上看到过这个番号和刘小江的名字。

“西征军的30军?程瞎子的30军?”毛脸继续追问着。程瞎子是哪个?没有听说过,估计是说30军的军长吧。

“你是军直属特务连的?”一连串的问题都让刘江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只有默默地点点头。

“你们连的人呢?”毛脸焦急地拽住了刘江的手臂“说话啊!其他的人呢?”

“不知道!”刘江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说实在的,他真是不知道其他的人在哪里。那个窑洞里也只有四十二个人还包括刘江自己。其他的人在哪里,不知道,也许都牺牲了吧,也许还有人活了下来。

和刘江一起回到延安的14个人中,只有3个人是30军的,刘江、萧云和杜长娥,她们两个都是军属战地医院的啊!一路上,刘江他们多多少少也遇到过西征失散的红军战士,不过30军的很少,特务连的一个也没有。

“都牺牲了?”毛脸的脸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喉咙哽咽着,“都牺牲了?都死噶了?”

“王连长,别那样想,也许你家二娃还活着呢!”陈干事在劝慰着毛脸,哦,原来他是个连长,还姓王,也是个四川人!

“你别劝慰我了,该死球朝天,不死万万年!我现在也想的开了,二娃他自己有自己的造化,都是上辈子注定了的哦。”王连长重新坐回了炕上,不过他的脸色却一只没有才开始那样舒展了。一口一口地抽着闷烟。

“老刘,你就暂时在这里住下。有么子需要的就和雷公讲哈!”陈干事看看气氛不太好,和刘江打个招呼,回去了,经过刘江身边的时候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二弟和你是一个连队的,招呼点哈!”

“就剩下你一个了?”王连长抽了会烟,刘江很不自在地默默地陪坐着。

“他是咋个死的?在哪里?”王连长殷切地望着刘江,眼神中充满了期盼,也许他是想从刘江的口中知道他的弟弟还活着的消息吧。

“你弟弟?叫。。。”刘江试探着,他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把那个本子上的名单都记熟了,太多的名字了,足足有三百多个啊!这个本子还上缴给办事处的领导了。要是没有上缴,翻翻也好啊。

“王勇。”王连长报上了他弟弟的姓名,“是特务连2排的战士,长得跟我一样,比我还要高点!”

这个世界真的太小了,都说有了互联网,地球才变成地球村的!不过现在对于刘江来说那句话纯粹是扯淡!这不,自己冒充的刘小江不正好是特务连2排的排长吗?!

“你是哪个排的?”王连长看着刘江,刘江无奈地轻声说了出来“我就是那2排排长!”

“你说啥子?”王连长的嗓门突然大了起来,两个战士在门口探头看了看,又缩回去了。“你龟儿子就是我弟弟的排长!?”

“是的!我就是30军军属特务连2排排长刘小江!”刘江也豁出去了,这个事情总要有个结果,总不可能永远就这样掩着埋着的。“你弟弟叫王勇,对吧!?”站起身来,和那王连长对视着。

“他。。他朗个了?”王连长也猛地站起身,凶狠很地瞪着对方。

“你想知道?”刘江努力地回忆着那天所看到的一切,是的,是有一个身材很长大的红军尸体,而且看起来很年轻。那个是不是他所说的弟弟王勇呢?

刘江不知道是该告诉他他的弟弟是牺牲了呢还是该告诉他自己不知道呢?很矛盾的啊。如果说是牺牲了,那也可以说得过去,毕竟自己是看到了那具身材特别的尸体的。说是不知道,也许能让他还抱着一些希望,人嘛,有希望总是比没有希望强!

“快说啊!”王连长急眼了,双手都用上了,拽得刘江的胳臂好痛啊!

“说实在的,我也不太清楚啊!”刘江还是决定了,就让他还有一点希望在心里吧。“我们被打散了,都不知道其他人到哪里去了。”

“被打散了?他没有跟着你?”王连长还是不甘心,他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是的,是被打散了,我也受伤昏迷了。等我醒过来,除了有一地的尸体外,没有活着的人了。”刘江这个倒是说的实在话。“也许王勇兄弟和战友们都顺利地突围出去了。”没有办法啊,只能这样说。这样也是现在最好的解释了。

“没有看到他的尸首?”王连长长长地呼出口气,也许这样的说法是他所愿意接受的吧。“没有。。。没有看到!”刘江很违心地答复。

。。。。。。。。。

夜深了,一屋子的人都睡着了。刘江在被窝里翻来复去的的,怎么也睡不着。一炕的人,说梦话的,磨牙齿的,达呼噜的,吵得很啦!

穿上衣服,走到院子里去,抬起头来看着那漫天的星星。一片一片的,闪烁着,像是有什么话要对述说。

哦,是啊,你想说什么呢?是想告诉我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吗?还是要向我提示什么啊?

风吹起来了,虽然已经进入的夏天,晚上的风吹着还是那样冷,冷得好像是那个夜晚一样的。

靠在门边,刘江看了一会星星,犯悃了,头歪斜着靠着门方,睡着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