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花钱的历史

sunnydolphin 收藏 8 239
导读: [size=14] 都说“儿子要穷养,姑娘要富养。”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理,可以我的经历来看似乎挺符合这么一种说法。记得小的时候,我似乎就没怎么要过零用钱,因此还常以此作为一种高尚的风格来标榜自己,至少父亲常这样在别人面前夸起。事实上在我印象里那时候家也确实不怎么 富裕,父母都是靠工资养家,老实本分的,一没有经商的胆略,二没那种对领导献媚的做人风格,生活的信条就是“勤俭持家”。小的时候我想要的东西总是很难得到满足,还记得那时候有种比较风靡的少儿饮品叫“喜乐”,很多小朋友都爱以此为炫耀(和我老婆证实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都说“儿子要穷养,姑娘要富养。”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理,可以我的经历来看似乎挺符合这么一种说法。记得小的时候,我似乎就没怎么要过零用钱,因此还常以此作为一种高尚的风格来标榜自己,至少父亲常这样在别人面前夸起。事实上在我印象里那时候家也确实不怎么 富裕,父母都是靠工资养家,老实本分的,一没有经商的胆略,二没那种对领导献媚的做人风格,生活的信条就是“勤俭持家”。小的时候我想要的东西总是很难得到满足,还记得那时候有种比较风靡的少儿饮品叫“喜乐”,很多小朋友都爱以此为炫耀(和我老婆证实过)。可我就从来没有喝过,还是后来结婚后老婆给我买的,现在尝起来也没觉得多好喝,可在当时能有这么一种流行的饮品喝也就相当于现在喝辛巴克了,看到其它孩子拿着一板一板的我特别羡慕,也很难受。特别是其它孩子对着我炫耀时,我还常常为了掩饰自己的这种酸葡萄心理对她们违心的说:我就不爱喝,我爸说里面有毒了(呵呵,把老爸出卖了,小时候比较可爱)。尽管父母从小培养我“无产阶级意识”,但我心里明白没有钱商店里的东西是不会送进自己嘴里的,因此即使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我也没比其它小朋友晚学会花钱。主要的方式有两种,第一就是储蓄罐里的硬币。反正储蓄罐是封死的,即使少了钱父母也不会发现,况且也不是什么大钱,父母终究不会留意。不过可要是想把这里面的东西给弄出来也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记的那时为买一袋价值四角钱的甘草杏(想必80后们都吃过吧),我竟然要从那么小的缝隙里倒出8个5分的硬币,如果储蓄罐里2分面值的更多,那倒出的硬币数量还要多的多,以至于后来上学都留下后遗症,一看到英文单词slot就十分的过敏。另一种方式就是作幕后操纵者,怂恿弟弟妹妹们去家里要钱,然后一起去买东西吃,尽管这样看来有些卑鄙,但也足显出那时后我的领导才能和策划能力。

上幼儿园,平生第一次借别人钱花,我属于为数不多的在那时候就有了信用消费意识的人。一个初秋的清晨,一大群小学生正在车站排队等车去参加学校组织的秋游,孩子们背着包的、和父母撒娇的,手里拎着袋子,里面装着好多好多吃的东西。(其中面包这种食品也好像就是在那次秋游中我第一次认识的)。当时我压根就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活动,更糟糕的是我家人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活动。纤瘦的我手里提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两颗冒着热气的鸡蛋,稀里糊涂的就和大家上了车。小朋友们都诧异的看着我,不知道哪个死妮子还哪壶不开提哪壶问我:“你家人没给你带面包啊?”我捏紧了紧装着奶奶给我煮的鸡蛋的袋子,不屑的说:“面包不好吃,我爸说那有毒了”(晕,这孩子这招用的挺熟)。到了公园后大家分开活动,看到不少人都去玩一个什么类似飞机的电动游戏设施,我也就跟着人家一起进,可数到我这就被人家给拦下来了,问我要票,我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说:“我和他们是一起的”。这看门的一瞧我这孩子听不明白事啊,就赶紧把老师给找来了。老师看到我可怜巴巴的,就让旁边一同学借了我5角钱,还不忘叮嘱我回去一定要还人家。我人生的第一次信用消费就这么完成了,没记得后来怎么还的那孩子,只记得这5角钱是我求学十几年来的第一次花钱。

上了小学,我很用功、也很努力,学习成绩还算不错,我意识到只要学习好,即使没有钱去买喜乐大家同样会羡慕我。大约是在上小学5年纪的时候吧,一次期末考试拿了年级第一,当时远在外地出差的爸爸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回来准备好好的奖励我一下。我那时很想 要一个游戏机,实在太想了,因为我不想总爬在别人家门口可怜巴巴的,不想被别人当做赏赐一样偶而尝试玩一下,我的自尊告诉我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游戏机。可那时候一台游戏机近500元,相当于爸爸一个月的收入啊,可爸爸最终还是给我买了——中山小霸王。当时只觉得玩的开心,现在回想起来很感动,爸爸用整整一个月的收入满足了我一个心愿,一个孩子童真的心愿。

初中毕业了,学校组织各班三好学生去北戴河参加夏令营,费用由个人和学校各分摊一部分。当时正赶上我们家房子准备交工,家里用钱挺是紧张。可我真的很想去啊,这是学校为三好学生特意组织的啊,这是我的荣誉,我没理由不参加啊。费用记不清是多少了,只记得加上身上带着的零用钱肯定超过了800。也许你会说这点钱对于你们家买房子所要用的那么多钱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我很明白,这笔支出一定让父亲在当时那个月的家庭周转很困难。这今天看来也许是偶尔一顿的饭钱让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了大海。

上了重点高中,换了新的环境,父母让我穿的戴的都很体面,上学的第一天父亲还买给我一辆银灰色带变速器的自行车。那时候也逐渐的有了零用钱,偶尔还能请同学喝几罐可乐,剩下的一些还给自己买了喜欢的足球杂志,头一次感觉生活似乎变的充裕起来。快过年时,父母陪着去购置新年衣物,妈妈在一家体育用品商店看到一个白色的外套大衣,是后来十分流行的KAPPA,内质是太空棉,里面还夹层羊绒,外边材料是防水布系列,乍看上去很像美国消防员制服。记得当时打折后的价格是200多,父亲依然觉得很贵,在当时他看来一个孩子的衣服怎么能比大人的贵呢。可我试着觉得挺好看的,在镜子前摆弄来摆弄去(从小就喜欢臭美),人家服务员也嘴甜,不住的在我父母面前夸我这小孩儿好看,穿着合身,你们真会生之类的话,弄的父母也怪不好意思的,狠狠心也就买了下来。后来我才发现我是这么的喜欢这件大衣,它陪我走过了好些年头,直至穿到了上班的头一年冬天。看着曾经亮色的反光带脱落了,袖子也烧出了洞,曾经很暖和的内置棉料也经多年的风雪变成薄薄一层,但我依旧难以割舍,那是我第一次花钱买的一件至今在我看来依旧很漂亮,算是品牌的衣服。是父母因为有一个让他们开心、骄傲的儿子而开心的支出。

转眼间上了大学,这期间的支出似乎超过了这近二十年的总和。在校期间,除了每月家里固定给的200元生活费,爷爷奶奶私下还要给一些,加上国家给我们这帮衣冠楚楚、为人师表的“才子”们按月的生活补助,总的来说生活上还算过得去。大一、大二的时候,迷上WESTLIFE的歌 ,买的都是他们的盒带,为了达到最佳欣赏效果,我已经不能满足于用那种上2节5角电池就能哇哇乱响,罗京说话听着都象普京的外放式录音机了。趁着国庆出游还有些存款,再把每月的口粮又省了省,买了个在当时看来比较流行的超薄带线控的SONY随身体。每天往腰里一别,骑着自行车,从灯火阑珊的大街小巷穿行而过,打发着从城市一头到另一头这不短不长的乏味旅程很是惬意。现如今不会再像年少时那样走哪儿都耳朵里塞个“助听器”了,这个第一次我花光所有积蓄给自己买的较先进的电器产品如今也安详的躺进我的陈列柜里,打开包装,金属的机身依旧很是光亮,超薄的身型宛若美女,就这么躺着吧,跟了我那么些年,感谢曾经带给我的快乐。

进入大学之前我是连电脑都没怎么摸过的门外汉,连QQ都不知道是什么,就连请教人家老师,对方都不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天哪,感情我是外星人啊!)大学新学期计算机学的竟然是如何用WINDOWS,就这在今天看来文盲都会鼓弄的东西让我费了好大劲,又是作弊、又是求情的才给过了。此事件让我倍受打击,特别是在那些县区里来的同学眼里,似乎城市人也就不过如此,或者说是怀疑我也是农村来的。于是回家将买电脑的想法和爸爸谈了,事情进展和先前所想一样不是十分顺利,毕竟这笔开支不算小数,除了买房子置地也就算它了。可最终父母还是再一次的满足了他们儿子的心愿。联想天麟系列,奔腾4 1.6HZ,在当时算得上最好配置了,附带打印机、扫描仪、电脑桌一整套近9000元。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老爸从口袋里掏出的那一打钱,新旧不一,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张张积攒起来的。芯片技术发展太快了,没几年那台曾经让我引以为自豪的电脑如今也已有了新的替代品,被用做Download工具置于角落里。当我每天坐在计算机前噼里啪啦给老总写报告、编写自己生活的时候,父母依然对电脑这个“新鲜事物”十分的茫然。

非典刚过,从炼狱中出来的我,发现脸上的青春印记越来越严重,大家都劝我赶紧去治疗。说来也怪,原来白白嫩嫩的脸上怎么就好端端起这么多“痘”呢。当时流行一种蓝金组合说是有强力疗效,身边朋友也又推荐,所以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买了一个疗程,还定时去那边做面部护理。(记得当时有个护理师挺不错,长的挺像童蕾的,还让我给她写论文,后来就不知道怎么给失去联系了,呵呵~~完全插曲)这药也太TMD贵,一个疗程竟然1000多,内服的、外擦的,还有保养的,感觉现在做什么都流行“航母战略”,一弄就是一堆。后来也不知是老了,还是那股青春劲没了,痘痘慢慢不见了。特此感谢老妈为我支付的所有医药费。

大四快毕业时买了个mp3,三星YP55,用了我整整攒了半年的钱,连裤子破了都没舍得换。那时候爷爷还在身边,每每到我回家时,爷爷总会给我钱。还记得他和我说:“爷爷是老兵工,爷爷有钱,爷爷老了,要钱没用,你们年轻用的着,爷爷口袋里装几个钱就是高兴高兴。”那个MP3花了我1050元,把爷爷给我的钱全部用进去了,冬天里捂的严严实实,坐在车里听着MP3去上学很惬意。后来,在那个冬天爷爷走了,清楚的记得那时MP3里面播的歌是NSYNC的idrive myself crazy.如今YP55也走进了陈列柜,和其它我曾经花钱买过东西一样静静的摆再那里,上面有岁月的烙印,尘封的故事和让我万分的怀念。

如今花钱是大方了,基本加入了那个什么现在比较流行的社团——月光族,过去觉得买双鞋100多还想搞价,现在看下了400的鞋就觉得质量有问题(简直贱人一个);吃饭也很少和家人一起了,不是今天这个约就是明天那个叫,不是酒喝的吐一地,就是辣椒吃的肚子疼半宿(吃饱撑的瞎逞能);地上掉一角硬币不会弯腰费那个功夫去捡,一脚踢到下水道里别人也甭捡(道德败坏,舍不得穷人过年)。想想如今的自己不再是那个会抱着储蓄罐往出倒硬币的男孩了,经手花出去的钱成千上万,不是吃了就是玩了、潇洒了,但其中有一些花费永远不会在脑海中淡漠,那一次次的背后是一个故事,是一种感动,是一生的铭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