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学生叹息道,你们这些前辈是生于忧患,以后会死于安乐,我说,彼此彼此。这样讲不是客套,其实,你们八十年代生的人也不容易:八十年代开始强推计划生育,城里的你们生下来就没有了兄弟姐妹,在同一锅里抢食、同一被窝里聊天的童趣没有了,上阵亲兄弟的手足之情没有了,大家庭里成长只是童话中的故事;你们失去了兄弟姐妹,却承接了父母的全部期待;父辈时大学招生太少,读大学不是孩子们的唯一出路,可现在读大学成了你们的唯一出路:从小学开始竞争,童年的时光太多地在功课和作业中被磨掉。父辈时大学从来是免费,你们从小学就开始交高价学费,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才发现扩招后的大学收费太高,而且八十年和九十年代初留校的好老师,大都留学、经商和当官去了,质量下降的师资还得以一对百来培养扩招后的潮水般涌来的学生;熬到毕业时,没有得到较好技能培养的你们又遭遇到了大学生就业的难关;独生子女的你们还有父母双亲老来照顾的责任......


在抱怨八十后的年轻人时,我们想过他们生于艰难、成长于竞争吗?我们这代人许多在改革中铩羽而归,却不能对孩子们多一分耐心和宽容?


在中国巨变的时代,八十后能够健康地成长到今天已属不易。他们的道德没有低于父辈,至少他们没有运动时代打下的尔虞我诈、人性沉沦的烙印,他们对他人的信任感要高于父辈那代人,他们对人际交流是真诚多一些、不象父辈是势利多一些;他们活得阳光得多,他们也文明一些,因为父辈们对贫穷的恐惧和成功的膜拜带来的歇斯底里似的奋斗在八十后身上没那么强烈。他们生长在选择多一些、文化丰富得多的时代、他们才是与世界文明与发展同步成长的中国第一代;他们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是中国进入现代文明的历史长跑中最关键的一棒。八十后,不是安乐的一代、不是容易的一代、不是能被小看的一代、而是父辈将要引为最骄傲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