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百年大计 十、这样也行?

elbt 收藏 5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URL] 张少帅的那些事,我就不得而知了,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在上世是被实践证明了的。我也就一个穿越的而已,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去改变它。眼泪,流在心里;悲痛,化为力量;届时,报仇雪恨。 但东北的官员中,不是每个人都不抗击入侵日军的,当时任辽宁省警务处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的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张少帅的那些事,我就不得而知了,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在上世是被实践证明了的。我也就一个穿越的而已,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去改变它。眼泪,流在心里;悲痛,化为力量;届时,报仇雪恨。

但东北的官员中,不是每个人都不抗击入侵日军的,当时任辽宁省警务处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的黄显声,在事变前就觉察了日军的异动,他提前几天主动的为属下的警员分发了枪支弹药。在事变之初日军进城时,黄显声率部进行了第一次有组织的还击,击毙了一些日军。事变之后,刚任黑龙江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在嫩江铁桥先后与张海鹏部的伪军和日军发生激战,马占山在之后又上演了诈降和反正两出戏。可见中国人中不乏血性汉子,他们是好样的,在侵者入侵的时候,他们没有往后走,没有卑躬屈膝,也没有躺在自家炕头上搂着媳妇,而是拿着钢枪,毅然走向九死一生的战场,先亮了剑再说!一部分溃散的东北军士兵,后来成为抗联的一部分,长时间的在白山黑水之间和敌人玩起了死亡游戏。

黑仔已不是小狗狗了,虽然它很特别,但它的生长期没有改变,它算是成年狗了,生肉它照吃,骨头它照啃,嗅觉它同样灵敏,不同的是它有思想,能听懂汉语和日语,还有一些别的。在训练它们的时候,黑仔总是让我有惊喜,而这些惊喜,并不只是局限于训练之中。这不,它让我知道了,它可以写字,可以为我赚些外快。虽然我现在穷的只剩下钱了,但我也不会怕钱多得扎手,按照黑仔的意思,我在黑仔的右前脚上加上一个特制的套,脚套上可以方便的夹上一支毛笔,黑仔一如人类一样,将毛笔在墨汁上醮了醮,又将毛笔在墨砚上抹了抹,然后在我铺在地上的白纸上写了四个简体的字:财源广进。

我惊喜地看着这一切,仿佛看到的是一棵摇钱树,我摇,我摇,我摇摇摇……

上海的各家报纸,都在显著版面登出这样一则消息:新生集团,行善济世,上天见怜,降下神犬,能听人言,会写文字,天界一宝,不敢独赏,明日午时,集团门口,邀君齐观,过时不候,若有虚言,甘受法罚。此消息当即被传得离了谱,有人说那神犬是二郞神的哮天犬转世,有人说那是上天派来拯救人间百姓的苦难的,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我让人在报纸之外传播的,要广而告知嘛!

次日辰时,新生集团主出入口外的空地上,临时赶工搭起的台子外,用石灰画出了一条停止线,线外已围满了好奇的人,护卫队的人在场维持秩序,堂义堂的则混入人群中,防止有人捣乱。一些消息灵通的小商贩,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卖力的叫卖着带来的小吃啊什么的。凭着新生集团的招牌,很多有时间的各界名流竟然也来凑热闹,杜月笙赫然也在其中。那怕神犬什么是假的,也可以看看新生集团在搞什么名堂?这部分人是不用挤的,所谓的贵宾席上有为他们准备的椅子。人群外,小汽车也排了一溜。有几个三只手的家伙,被忠义堂的人发现后,先是架到一旁,继而小小的教训了一下,想发财咱不怪你,可你得看时间和地点呀,没把你送警察局就算客气了,想报复吗?正愁沙包不够呢!党政军特宪警黑等,新生集团那一样行不通?

午时(11:00~13:00)一到,护卫队排出一条通道。我在台上单刀直入的大声宣布:有请神犬出场 。于是,朱大发让准备好的五条狼狗出场了。人群马上出现了骚动,护卫队想弹压住挤往内里的人们,但好象没什么效果,我胸有成竹的喊着口令:黑仔,让你的兄弟们吼两嗓子,五条狼狗齐声“汪”了两下,这下让挤的人们有了一点害怕,不但不再往里挤,还往外挪了几下,比护卫队刚才的拦阻有效多了,小样的,我还治不了你!我对人群大声说:“这些可是狼狗,你们要守秩序,不要乱挤,要不我可不敢保证狗会不会对你们做出什么来?”看人群安静多了,我继续下口令:集合。五条狗排成一个横队,虽然整齐度不咋的。“跑一圈”,狗们在内圈里跑了一转又回到原地。“坐下”,狗们齐齐坐下,“敬礼”,五只狗都比划了一个敬礼的动作。随着狗们的动作,围观的人们不是发出一阵阵惊叹。

高潮到了,我对黑仔隆重介绍了一番,从人群中随机抽出三个人,让他们随便说两个字,然后让黑仔写在地上,有人对那么一个简体字有疑,我一句“这是神犬你知道吗?”,就把有疑问的人说得不敢再出声了,冒犯了神犬可就是大罪过了!

接下来,我请出的名流当然是杜月笙了,杜月笙眯眯笑着走上前来,我让黑仔与有点惧色的他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手,我安排的记者在这时按下了快门。我让杜月笙说四个字,他也不客气,就说了“万事胜意”四个字,我把毛笔放入黑仔的脚套上,它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在铺好的条幅上

写上“万事胜意”四个字,自然是简体的,字写得虽然没有大家的风范,但绝对的清晰,一般人也没有这个水平。我拿去黑仔的毛笔,把它的右前爪涂黑,它就在条幅的右下角空白处印上它独家标记,一个狗爪印。我叫过一个护卫队员,让他拿起条幅,字面向着人群,绕场一周,他走到那里,那里就响起一片“哗”声。之后,我将这条幅送给了杜月笙,杜月笙很高兴,能不高兴吗?这可是神犬的作品呀!好些来宾也大声叫着“我也要”。我让狗们退回新生集团内,那里有等着它们的丰富的食物。

我大声的对各位来宾们说:“多谢各位捧场,要条幅可以,可是从现在开始,神犬每写一个条幅,要付大洋100块,超出四个字每字加收二十块大洋,要知道神犬是要花费神力的,另外,我觉得我担当不起神犬主人的重担,想为它寻找有缘人,如果谁想知道是否与它有缘?可以从现在起的每个星期三和星期日,来此证明一下,只要你花上十个大洋就有这个资格,你可以使用除武力以外的所有方法,最多可以十个人上场,你也可以出100块大洋,独自一人上场,十分钟内,如果你可以让它主动舔你手,那么恭喜你了,你是神犬的主人了。”听到的人即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可惜今天是星期四。杜月笙好象得到宝一样,回家后就将神犬的条幅裱了起来,挂在他的书房,轻易不示与人。我知道后很是鄙视老杜:你用得着这样吗?凭咱俩的交情,送你千幅百幅又如何?

第二天,上海各大报纸的显著版面登出了神犬的照片,最惹人注意的是神犬与杜大亨握手的那幅。这回我没有花一分钱,完全是媒体的自发行为,有新闻炒作,报纸也好卖嘛。神犬也被见到和没见到的人传得更为神奇。上海以外的媒体也就神犬的事进行了转载,很快,神犬的名声传遍了大江南北,远远超过了郝上校。这是我没有料到的。

此后的每个星期三和星期日,就有很多自以为与神犬有缘的家伙把大把的钱送给了所谓的“神犬基金”,他们或是十人同时上场,或是上场的十个人都是一伙的,或是一个人独自包场的,有的带鲜肉(带食物来可以,但带走是不可以的),有的带骨头,更有甚者,竟然牵来发情的母狗(我靠,美狗计也用上了)。但无论他们如何,有一样东西没有改变,那就是神犬黑仔还是在新生集团内,但还是有很多有点钱的人来碰运气,因为若成为神犬的主人就发财了。有人提出要购买黑仔,我说:“你看我是等钱开饭的人吗?要买?一亿美金拿来!”有这么多钱的人不会这样干,想这样干的人没有这么多钱。就算真有这样的疯子,其结局也只会是狗财两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