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四四章 刘玄德痛哭失云长

guohj92 收藏 9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临走前,张飞三爷又把我找去了,在张飞三爷的书房里只有我、张苞和张飞三爷三个人。张飞三爷的书房在一个单独的小院里,院子里按照张飞三爷的设计,小桥流水,书房周围是潺潺的活水,水也不深,清澈透底,里面稀疏的种着张飞三爷托人从涿州捎来的荷花。这个院子也只有一条弯曲的廊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临走前,张飞三爷又把我找去了,在张飞三爷的书房里只有我、张苞和张飞三爷三个人。张飞三爷的书房在一个单独的小院里,院子里按照张飞三爷的设计,小桥流水,书房周围是潺潺的活水,水也不深,清澈透底,里面稀疏的种着张飞三爷托人从涿州捎来的荷花。这个院子也只有一条弯曲的廊桥通向院门,张飞三爷闷了常常在这里画画、读书,每逢这时,他最烦有人来打搅他。这次,他也是除了我们三个,其余人等一律不允许进来,胡驹和他手下的侍卫头领守在院门口,有擅闯者一律拿下或者格杀无论。在书房中,张飞三爷慢慢的对我俩说:

“你们二伯父的信我看过了。他襄樊之战一陷入败局,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不愿再回成都了,怕当面质问你大伯父这些事情很伤心,并且又没有什么可以拿到桌面上的证据。为了这封信能到我手里,他把统儿送的盔甲穿在了周仓身上,自己依旧穿那身旧盔甲和多年前你大伯父送他的绿战袍。他这是怀念我们当年那段岁月啊。你二伯父的去世对我也是震动很大,我以前对你大伯父一点防备之心也没有,你二伯父的这封信提醒我也要注意了,弄的我也是很伤心,几十年的兄弟了,竟然最后是如此下场。我希望你们兄弟俩以后不要和父辈一样这么不幸。统儿,三伯父一直觉着你将来定有大出息,但伯父劝你,万万不可叛我大汉,成为国贼,干那些让人指着脊梁骂背叛祖宗的事。只要你一心为了我大汉好,保我大汉江山,苞儿就会支持你。”

我赶紧站起来举手欲发誓,张飞三爷止住了我:

“统儿,不必如此。当年我们兄弟也是对天盟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呢,还不是最后闹出了这一幕。人办事,全凭良心,若没了良心,发誓有什么用。只要你记住伯父今天说的话,伯父就心满意足了。”

又谈了一会,张飞三爷又说:

“我这一段心累了,不想到成都去了,不过我会写信催你大伯父何时出兵东吴,看他还记不记得当年兄弟的情谊。另外你二伯父的尸首我也不想让他常年在那里,还是入土为安好,你那两个手下能否尽快把他运回来,就埋在阆中城外我给自己选的一块墓地里,等我死了之后,我俩好做个伴。”

我点点头:

“三伯,你现在还这么壮,谈什么墓地。不过现在路上还不太平,等他们围剿的军队都撤了,你随时可以让他俩去干这件事吧。不过,他俩的身份最好别暴露。”

“统儿放心,我先把他俩弄进我的亲兵队就是了,直属苞儿,谁能知道这事。”

收拾妥当后,周仓也安葬了,我们就和刘禅就往成都赶,一路无话,进了成都城后,我和刘禅陪着关兴直接到了刘备伯父那里。刘备伯父本来还在批改公文,传话的侍卫把我们求见的消息传进去没多久,刘备伯父竟然亲自出来迎接我们了,一看见我们,就上前拉住关兴的手问:

“贤侄,你父亲现在如何?”

关兴还未说话,眼泪就流了下来:

“伯父,我父他……”

刘备伯父脸色猛然一变:

“我二弟怎么了?”

“伯父,我父亲被东吴害死了。”

刘备伯父大叫一声:

“哎呀,二弟——”

说完就身形晃荡就要倒下,跟在他身边的陈到连忙伸手扶住他:

“主公——”

我和刘禅也赶忙跑过去扶住刘备伯父,刘备伯父眼看着泪水就流了下来,硬撑着伸出双手扶起关兴:

“贤侄,孤与云长,誓同生死;彼若有失,孤岂能独生耶,你且随伯父进去再说。”

关兴也不好跪着了,也只好爬起来,也搀着刘备伯父进了正堂。落座之后,刘备伯父就言道:

“前几日,伯父亦自觉浑身肉颤,行坐不安;至夜,亦不能宁睡,起坐内室,秉烛看书,觉神思昏迷,伏几而卧;就室中起一阵冷风,灯灭复明,抬头见一人立于灯下。伯父就问:"汝何人,夤度至吾内室?"其人不答。伯父很是疑怪,自起视之,乃是你父云长,于灯影下往来躲避。我就说:"贤弟别来无恙!夜深至此,必有大故。吾与汝情同骨肉,因何回避?"你父泣告曰:"愿兄起兵,以雪弟恨!"言讫,冷风骤起,你父不见。伯父我忽然惊觉,乃是一梦。时正三鼓。原来那是我二弟来与我诀别啊。”

听闻此言,关兴又是大哭,我和刘禅等人也在一旁陪着流泪。刘备伯父劝住关兴后,就问了关兴关羽二爷是如何死的,关兴就说了吕蒙是如何偷袭得手的,当说到吕蒙白衣渡江,冒充济世堂的旗号时,刘备伯父看了我一眼,我赶忙跪倒。

“伯父,吕蒙这家伙这是在用离间计,调拨赵统与伯父的关系。”

刘备伯父似乎混不在意,,一摆手:

“统儿,伯父自然知道,不用你辩解。”

关兴又接着说傅士仁、糜芳也未抵抗,举城投降了吕蒙,让关羽二爷失却了退路,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向上庸、永安求救的人皆是空空而回,关羽二爷只好拼死杀往麦城时,刘备伯父勃然大怒:

“竖子敢尔!”

关兴又说关羽二爷麦城突围,遭了吴兵埋伏,亏得当地义士相救才屡屡冲出重围,可是关羽二爷又中了吴军潘璋手下箭支,急怒攻心,从此昏迷不醒。刘备伯父听到此处时,我就发现他眼中精光一闪而逝,依旧垂泪而问:

“贤侄,你可知是哪方义士救了你们父子?”

我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就怕关兴说我特意派的人,还好,关兴一开口我放心了:

“兴不知他们来自何处,只是听他们说他们是当地的山贼,一向敬重我父,痛恨曹操,恰巧遇我父子落难才伸手相援。”

刘备伯父长叹一口气:

“唉,若有机会备一定当面致谢于他们。”

接着关兴又说了他们在山中打转,最后关羽二爷毒疮发作而死,他们没法带他的尸首走,就把他埋在了一处隐秘之地。然后和关平分兵而行,关平现在还不知道消息。这关兴也是留了些话没说,我当然也不能揭穿啊。关兴接着说因为他们转出山后,看着离张飞三爷的阆中不远了,就先到了张飞三爷那里,周仓因为关羽二爷死了,不愿独生,在把他们送到张飞三爷那里之后竟然自杀而死。刘备伯父听了大呼“可惜”。刘备伯父又问:

“贤侄,赵累死了,那怎么王甫和廖化哪里去了?”

关兴流着泪回答:

“我父还未昏迷时,考虑到我们这些人的老小皆在南郡、公安,就让他俩乔装打扮回去看看有无机会把家中的老小救出来,他俩应该现在已经潜入南郡了吧?现在我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刘备伯父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可恨孙权,竟然背信弃义谋我荆州,害我兄弟。贤侄,稍等,我这就点起大兵,兵发东吴,为你父报仇。”

关兴连忙出来磕头:

“多谢伯父,小侄愿做先锋。”

接着刘备伯父就吩咐陈到击鼓敲钟,召众臣前来议事。不一会,诸葛师父、法正、李严、父亲、黄忠、庞统师叔等人陆陆续续都来了,我官职小,这等大事我是没有资格插嘴的,本欲悄悄退下就是,可是又被刘备看见了,亲自喊我留在这里,和刘禅一块听听政事。大家个个找好自己的位子站定之后,刘备伯父就把关羽二爷已死的事说了一遍,又重申:

“孤与关、张二弟桃园结义时,誓同生死。今云长已亡,孤岂能独享富贵乎!孤与东吴,誓不同日月也,孤决意亲率大兵,即日征讨东吴。”

话音未落,殿外马良、伊籍求见,刘备伯父急召而入,马良和伊籍浑身破破烂烂,蓬头垢面,一进大殿就痛哭:

“主公,请速速发兵救关君侯,迟则危矣!”

关兴一听,痛哭失声,马良一回头,看见关兴已在大殿中,顿时大惊失色:

“少将军,你怎么在此,莫非关将军他……他……”

关兴大哭:

“二位先生,我父已经仙去了。”

马良和伊籍也忍不住了,也垂泪言道:

“吾等无用,求救来晚矣。”

周围的父亲、黄忠等人也忍不住垂泪而泣,刘备伯父更是大恸,哭绝于地,两边的太医连忙抢救,好一会才醒过来。刚醒过来,一看大家还在垂泪,又是大哭,如此三番哭绝于地,泪湿于襟,斑斑成血,根本就没法议事了。法正领头上前劝慰道:

“主公保重身体,臣等奏请且等主公身体恢复之后再行商量出兵不迟。”

刘备伯父哭的也没法说话了,诸葛师父一招手,大家也不打扰刘备伯父了,跟着鱼贯而退。关兴被安排到了刘禅那里暂时先住一段,我就跟着父亲回家了。

到了家,我把自己了解的真实情况告诉了父亲,父亲叹口气:

“唉,主公已经不是当年的主公了。为父也感觉可能事实就是你二伯父那样说的。统儿,你以后也要注意,今日要不是兴儿替你遮掩,恐怕主公会记恨于你,你以后万万不可如此,一定要小心。”

我点头称是。

又是几日,听宫里人说,刘备伯父这几日水米未进,日日痛哭,连嗓子都哑了。流星探马来报说孙权取得了关羽二爷的人头,晓谕三军后,把人头送往曹操那里去了,我很是纳闷,怎么可能呢?关羽二爷的尸首不可能被他们找到啊。

我这几日很听话,除了去看看关兴,劝劝他不要太伤心,连诸葛师父、庞统师叔那里也没去,日日趴在家里白日练武,晚上读书,父亲又把这几年他对枪法的认识传授给了我,我把这些感觉融入到了戟法当中去,父亲也不断喂招于我,帮我圆满戟法。二弟赵广比我小2岁,没有我这一身蛮力,但也算是一副精壮的身材,他还是喜欢用枪,平日父亲忙,也指点的他少,这次我在家,也和他交流了一番,把我对枪法的认识和体会一股脑的交给了他,他算是开眼了,一头扎到院子的一角练习去了。父亲每次上朝回来都说刘备伯父依旧在哭,根本没法出兵。后来又听说曹操厚葬了关羽二爷的人头,得到这个消息后,刘备伯父勉强硬撑着身子再次此召集大家议出兵东吴的事,还是法正提出现在孙曹联手,我方大战刚停,人马困乏,粮草不足,不宜出兵,惹得刘备伯父大怒,还让人把法正拉出去打了十大板。最后还是大家都劝刘备伯父切勿急着出兵,应该再攒点实力出兵不迟。并且诸葛师父和庞统师叔均提出现在孙权把关羽二爷人头送到曹操那里去,是为了移祸曹操,方今吴欲令我伐魏,魏亦欲令我伐吴,各怀谲计,伺隙而乘。我们西川只宜按兵不动,且与关羽二爷发丧。待吴、魏不和,乘时而伐之,可也。众官又再三劝谏,玄德方才不再坚持出兵伐吴,开始进膳,并且传旨川中大小将士,尽皆挂孝。刘备伯父亲出南门招魂祭奠,号哭终日。

关兴很是失望,但有无可奈何,刘备伯父给关兴新起了一座府邸,曰关府,关兴搬了进去,我又买了很多家里所需用具给关兴送了去,象诸葛师父、庞统师叔、黄忠等人也各有表示。关兴也不愿意出门了,每次我去看他,他都在家不是练武就是读兵书,那刻苦劲简直没得说了。

这日我正在家,忽然我的一个师弟来报:

“师兄,大事不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