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九十八章 弥勒之乱(二十一)

gaoyu19840128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在江陵的指引下,罗士信一马当先杀奔洛邑县衙,还未到门前,就已经发现府衙大门被紧紧关闭。 “你们撞门!我先进去!” 罗士信救人心切,向身后江陵等人喝命一声,然后脚踢马蹬,腰间用力,“噌”的一声飞身上墙,刚好看到一排弥勒教徒手持火箭正准备向江家兄妹齐射。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在江陵的指引下,罗士信一马当先杀奔洛邑县衙,还未到门前,就已经发现府衙大门被紧紧关闭。

“你们撞门!我先进去!”

罗士信救人心切,向身后江陵等人喝命一声,然后脚踢马蹬,腰间用力,“噌”的一声飞身上墙,刚好看到一排弥勒教徒手持火箭正准备向江家兄妹齐射。情急之下,罗士信将手中长枪照着一群弓箭手就掷了过去,同时脚下不停,纵身跃进府衙院中。

噗——噗——噗——咚——

“啊——”

“呀——”

“啊——”

随着一阵骨肉爆裂的闷响,三声惨号响彻夜空,众人借着火光定睛再看,就见那杆闪着诡异黑光的大枪,竟然生生的穿透了三名弓箭手的血肉之躯,最后钉入弓箭手身旁的槐树之内。而那三个还未死透的倒霉射手,身体竟然还串在微有抖动的枪杆之上,兀自呻吟惨号!

众弥勒教徒还未从这副恐怖骇人的画面中惊醒过来,罗士信脚下落地不停,一个飞纵,尾随着镔铁霸王枪的轨迹飞窜到大枪之后,双手握住枪尾,暗叫内力,一声暴喝:

“出!”

呼呼呼——

罗士信用力一甩,不仅把嵌入槐树之内的霸王枪拔了出来,而且借势还将三个射手的身体当做沙袋,直直砸向另一群还在那里兀自发呆的弓箭手。

安静,偌大的院子中,除了被那三个死鬼砸翻在地的弓箭手还在那里痛苦呻吟,其他人都出奇的安静,好像时间突然凝固了一般,一双双惊恐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个从天而降的恶汉——不,应该称他为恶鬼才更为贴切,因为那三个壮汉的身体,加在一起不下五百斤的分量,竟然被这小子活生生丢到了半空之中,试问对人来说,可能拥有这样的怪力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赵齐格颤抖着手中长剑,指着罗士信哆哆嗦嗦的问道。

咚——

罗士信将手中血淋淋的大枪用力往地上一戳,朗声道:

“五台山,罗士信是也!”

“罗兄弟,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江仲武把双枪向后一背,钉步站稳,冲罗士信喊道:

“我们并肩作战!”

“师兄...”,江洛琪一看到罗士信,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蹦蹦跳跳的从大厅中小跑到罗士信跟前,喜滋滋道:

“你可算来了!垢儿妹妹呢?她怎么样了?!”

“垢儿她没事,此事我们以后再说,你快回厅中去,这里危险!”

江洛琪闻言调皮一笑,道:“你在这里,我还怕什么!”

嘣——

正在两人说话功夫,门口处一声巨响,江陵率人撞开了府衙大门,一群穷凶极恶的江家侍卫手持钢刀冲了进来,将院中之人团团围住。

“兄弟们,里外都是个死,咱们跟他们拼了!”

赵齐格眼见大势已去,自知难逃一死,索性把剑一举,就想要玩儿命。然而他的嘶吼却没有一人跟着响应,一群叛乱分子全都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眼中充满了对未知命运的恐惧和无措。

“哼哼哼...”,江洛琪一双美目阴森森环视一周,冷冷道:

“不想死的,都跪下!”

大美女此语一出,一众赵单手下齐刷刷跪了一地,包括单文峰自己,也把兵刃一丢,老老实实的跪伏于地。

“都起来,都给我起来!你们以为这样她就会饶了你们的性命吗?起来跟他们拼了...”,赵齐格疯狂的呼唤着、扯拽着,想要把跪下的手下拉起来,可是谁还有胆当这只出头鸟,一个个哆哆嗦嗦的趴在地上,好像受惊的鹌鹑一样。

“呵呵呵...”,江大美女笑吟吟的盯着赵齐格,夸赞道:

“洛琪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不怕死的人,赵坛主果然是条汉子!哎,我都有点儿舍不得杀你了呢...”

赵齐格闻言不屑一哼,昂首挺胸道:

“哼!你不用在这里阴阳怪气的放屁,老子既然落在了你手里,要杀便杀,赵某人要是皱一皱眉头,就是你生的!”

“放肆!”,江洛琪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哪里受得住赵齐格这样冷嘲热讽,闻言不由得杀机顿起,恶毒一笑,道:

“哼哼哼...要是洛琪记得不错,赵坛主老家是襄国郡鹊山吧...”

“你...你想干嘛!”,赵齐格闻言面露惊恐之色,颤声问道。

“没什么,洛琪是担心让赵坛主一人上路太过孤单,所以想让你全家都陪你共赴黄泉罢了!”,江洛琪一字一顿道。

“啊——”,虽然早有预料,可是当听到江洛琪果真这样说出来,赵齐格不免还是仰天悲号,一双血红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江大美女,嘶声道:

“姓江的,老子跟你拼了!”

赵齐格说罢好像疯掉一般,狂叫着向江洛琪冲过来。江大美女直视着疯狗一样的赵齐格,丝毫不惧,嘴角微微一撇,冷声喝命道:

“抓起来,然后烧死他!”

“是,小姐!”

噗——

“呃!”

一众江家侍卫闻言领命,当下就准备擒下赵齐格,可他们还没等起动,罗士信就已经一个箭步窜到了赵齐格近前,一枪刺穿了他的哽嗓咽喉。罗士信之所以这么做,是不忍心真的看着赵齐格被活活烧死,所以他才先行动手,早些帮他脱离了苦难。至于赵齐格的家人,罗士信也想好了,准备事后再向江洛琪求个情,估计这丫头应该会卖自己一个面子。

看着赵齐格兀自不甘的双眼,罗士信低声向他道:“放心走吧,我会保你全家老小!”

说罢把枪锋一抽,放任赵齐格的尸身载到在自己脚下。

对于罗士信擅自动手,江大美女只是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笑吟吟踱步走到单文峰跟前,轻轻一笑,道:

“单坛主,你们好大的本事啊,居然打起了本小姐的主意,说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小姐饶命啊...小姐饶了属下吧,都是赵大哥,啊不,赵齐格那个狗贼唆使的,属下是被他胁迫的啊...属下对小姐是忠心耿耿的呀...”

看着单文峰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样子,罗士信深感不屑,不由得在心中暗呸了一声,可江洛琪却好像很吃这套,用她那把柳叶短剑轻轻的在单文峰脖颈上蹭了蹭,淡淡一笑,道:

“单坛主,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活呢?”

“想活,想活,小人想活...望小姐开恩!”,这厮眼见还有一线生机,迫不及待的求起饶来,向江洛琪咚咚咚的磕着响头,生怕江大美女不知道他的诚意。

“哈哈哈...”,江洛琪见状得意一笑,非常“和蔼”的道:

“单坛主之前不是很想投到向家门下吗?现今本小姐就给你这样一个机会,你去投他向海明,之前的事本小姐就不再与你计较...”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下的对小姐一片忠心,今生今世绝不敢再背叛小姐...”

单文峰吓坏了,他是真摸不透这小丫头的心思,看她笑吟吟的样子和蔼可亲,可杀起人来丝毫不手软,掌权一年多来,对那些与江家做对之人,动辄就是抄家灭门。自己现在闯了这么大的祸,按江洛琪的脾气,绝没有放过自己的可能,所以大美女这样一说,把单文峰吓得当真是“屁滚尿流”。

“哎哟,单坛主你哭什么,洛琪只是让你去投向海明,又没叫你去死,真是的...”

“属下....属下愚钝,不明白小姐深意...”,看着江洛琪那张能迷倒天下众生的绝世嫣容,单文峰只感到阵阵的胆寒,战战兢兢的试探道。

江洛琪闻言柳眉微挑,变脸道:

“哼!愚钝?你还知道自己愚钝,你知道你们给本小姐惹来多大的麻烦?!洛邑城被你们这样一占,岂不被官府知晓我们这股力量的存在!你自己捅的娄子,就由你自己去补!你只管去投向海明那厮,就说洛邑城已经被你们占了,叫他派人来接收!”

说着江洛琪指了指一旁赵齐格的尸体,喝命道:

“带着赵齐格的脑袋,就说他阻止你投诚,被你砍了!”

单文峰闻言在心中暗自摸了一把冷汗,自己这条小命暂且算是保住了,于是赶紧猛磕几个响头,信誓旦旦的许诺道:

“是...是!属下一定办好此事,以弥补属下的过失!”

“单坛主,别怪洛琪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敢跟本小姐耍什么花招,哼哼...不管是向家父子还是别的什么人,都保不住你!”

“属下...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

......................................

望着单文峰提着赵齐格的脑袋出府而去,江洛琪向身边一位头领一招手,道:

“待单文峰把向海明的人领来,你便去引官兵过来!”

“是!属下知道!”,那头领向江洛琪行礼道:

“小姐,那赵齐格和单文峰手下两千教徒怎么处理?”

“哎,能怎么办,总不能都杀了吧!”,江大美女幽幽一叹,道:

“赵齐格的人以后由你负责,至于单文峰......要是他还能活着回来,他的人还由他管吧...”

.........................

处理完洛邑之事,东方已经亮出鱼肚白,江洛琪擦了擦额上香汗,喜滋滋来到罗士信面前,甜腻腻道:

“多亏了师兄你及时赶来,不然洛琪真的就危险了呢!师兄你真厉害,一来就制住了那些叛徒!”

一旁的江仲武听了这个气啊,人家都说女生外向,看来这话还真是不假,自己这个当亲哥哥的为这丫头拼死拼活,差点儿没累死,结果一句好也没落着,最后功劳都成了罗士信的,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厮也是个直肠子,当下就不满道:

“哎,我说妹子,你好像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忘了吧?!”

江大美女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道:

“你是我哥,难道你不应该保护我吗?!”

“行了行了...”,罗士信装好人道:“你们兄妹俩就别闹了,天一亮,我还得去隋军大营接垢儿呢!”

“隋军大营?!”,江家兄妹闻言都很惊讶,异口同声问道。

“嗯,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罗士信把分离后的遭遇原原本本的向江洛琪兄妹讲述一遍,最后表情很是无奈的道:

“我想我得赶快南下离开扶风,不然靠山王不会放过我。”

罗士信说完,江大美女在那里苦思良久,最后诡异一笑,冲江仲武和罗士信两人道:

“给靠山王当义子有什么不好?不仅师兄不应该拒绝靠山王的好意,哥,我看你也应该去试试才对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