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实话、假话与鬼话[第一军团]

只要不是哑巴,人长着一张嘴,除了吃饭外,主要是用来说话的。

包括昔日的奴隶,也被奴隶主形象地称之为“会说话的工具”。

进入宪政时代,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的基本之一。

语言是思想的外壳,能真实反映一个人的灵魂。所以我们要判定一个人,首先要听其言,然后才观其行。语言与思想、行动的相统一,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说实话,办实事,就是实事求是。坚持实事求是,是中国革命的传统法宝,是无往不胜的利器。

为民请命,仗义执言,是花中菊,世间松,中国自古以来就不乏表里如一的真君子。在当代,不愿睁着双眼说瞎话,按捺不住拍案而起者仍大有人在。如马寅初,在一片“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炽热气氛下,敢于提出人口控制论;如彭德怀,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大跃进时期,敢于写出洋洋洒洒的万言书,直击“青壮炼钢去,插禾童与姑”的民生现实。他们的掷地有声的铿锵之言,时至今日仍回响在耳边。

良言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但实话难听,听起来不仅刺耳,而且让听者如坐针毡。象闻过即喜,并闻过即改的人,少之又少。倘能做到这一点,就算不是大师,最低也是大家。而说实话,第一要有勇气,第二要有胆量,二者缺一不可。因为老祖先早就告诫过我们,言多有失,祸从口出。最好的处世哲学,是难得糊涂,沉默是金。

世有伯乐,然后才有千里马。屈原爱讲实话,落得下场是被楚王流放。没有唐太宗的英明,就不可能有魏征的高明。说实话,要分场合与条件,讲究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讲正确的实话,最重要的是搞明白讲话的对象。否则,说轻一点是对牛弹琴,别人对你的肺腑之言置若罔闻,热脸贴上冷屁股。说重一点是引火烧身,弄不好就要套一双小鞋在脚上,严重的还会招来灭顶之灾。明白了这一点,就会理解语言也是一种艺术的道理,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学习触龙说赵太后呢?

有的时候,实话是没市场的,是不受听众欢迎的。比如台湾的老玩童李敖,因一句“孙中山盖了一座空中楼阁,蒋先生却跑来收房租”的大实话,就被压在五指山下几十年内不得翻身。当实话没有生存的土壤时,大家都会小心翼翼地关起口来做缩头乌龟,噤若寒蝉以求自保。说不定就是你一言不发,保不准也会招来“腹诽”之名的飞来横祸,这样的血的教训历史上并不鲜见。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就会大兴文字之狱。山雨欲来风满楼,在外来的重重压力之下,士大夫的傲然骨气早已荡然无存了,更不用说为民声鼓与呼的正义血性了。环境会改变人,社会能造就人,迫不得已而为之,于是人人都学乖巧了,鼓起如簧之舌,吐出的不再是金玉良言的铮铮实话,而是歌功颂德、附风弄雅的假大空话。

当假话之风渐起时,就会出现面对不良现象集体失语的情况。想一想,我们每天无不穿着皇帝的新装,一切看上级脸色行事,一切唯长官意志马首是瞻,口是心非地说着不知所云的台词,比戏子的演技还惟妙惟肖,比装在套子里的人还要活得累。没办法,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关键的是明哲自保是上上之策,哪管它失掉“民族的良心”?于是,诸如“亩产一万斤”之类的神话被接二连三地演绎了出来;于是,看严肃性的报纸只用看一下黑粗体的大标题就可以望文生义了。建议成年人最好向小孩子们学飞,有雅兴时多读读童话故事,童话相反倒透出来几分天真、几分真实来。

由实话到假话,是浅层次的进化。由假话到鬼话,更是质的飞跃。鬼话非常人所能表达,凡夫俗子只能朝歌于野,并不能混淆视听。讲鬼话者都是闻达于诸侯的主流精英,他们的话一句顶一万句,语不惊人誓不休。专家告诉我们,股市迎来了春天,于是我们被股市的圈钱运动死死套牢;专家告诉我们,房市方兴未艾,于是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辛苦得来的房价在一天天的缩水;专家告诉我们,国内油价与国际原油市场价格呈倒挂,于是我们每天又被人白白赚走了三个亿。。。。。。

有的时候,拉虎皮扯大旗者,鬼话连篇的人,更让我们一不小心就一头撞到南墙上,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无怪乎,大象语重心长地对老黄狗说:老兄,现在我的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