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先遣渡江抗日试锋芒 比枪法降服土匪

迷彩女生 收藏 1 69
导读:裕先遣渡江抗日试锋芒 比枪法降服土匪 组建先遣支队 1938年初,刚从各个山头来到皖南集结整编的新四军面临新的作战对象、新的作战地形和新的作战环境,对敌后地区的敌情、社情、地形以及如何突破日军的封锁线进入敌后地区,均不摸底。为慎重起见,在主力开赴泾县、南陵一带以前,新四军军部决定派先遣队去苏南进行战略侦察,并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救国纲领,宣传进行持久战的战略方针,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谁可当此重任呢? 叶挺想到了粟裕,这位南昌起义时初出茅庐的小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裕先遣渡江抗日试锋芒 比枪法降服土匪



组建先遣支队


1938年初,刚从各个山头来到皖南集结整编的新四军面临新的作战对象、新的作战地形和新的作战环境,对敌后地区的敌情、社情、地形以及如何突破日军的封锁线进入敌后地区,均不摸底。为慎重起见,在主力开赴泾县、南陵一带以前,新四军军部决定派先遣队去苏南进行战略侦察,并宣传共产党的抗日救国纲领,宣传进行持久战的战略方针,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谁可当此重任呢?


叶挺想到了粟裕,这位南昌起义时初出茅庐的小青年,如今已是身经百战、名震闽浙赣皖的战将。“经东南分局和军分会研究,军部任命你为先遣支队司令员兼政委。你立即组建部队,争取尽早出发,具体部署由参谋长向你交代。”叶挺对粟裕说。


项英补充指示:“钟期光任先遣支队政治部主任,王丰庆任民运科长,你回头找他们一下。”


“是!”粟裕满脸流露出喜悦、兴奋与激动的神采。


先遣支队组建很快就完成了,各支队都把富有经验的同志抽调给粟裕,特别是陈毅把身边的得力干将,如副官曹鸿胜、侦察参谋张铚秀、测绘参谋王培臣等都送到了先遣支队,这些都是久经沙场、精明强干的老红军。粟裕深受感动,他说:“陈毅把精兵强将都调给我了,我们一定要出色地完成任务,以实际行动来表达谢意。”


粟裕很快将来自十几个单位的500多人组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集体。用一星期时间,互相了解,以包教包学方式,让每人都学会游泳并掌握在水网地区作战的基本特点。钟期光不会游泳、不会骑马,粟裕亲自教他游泳,万一发生情况,怎么处理等等,还专门给钟期光挑选了一匹温驯听话、走跑都很稳当的马。


粟裕与钟期光商定了宣传提纲,针对江南地区日伪为奸、兵匪为患、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提出“本军不拉夫、不派款”的响亮口号。粟裕还亲自编了一首宣传歌,其中一段歌词是:“自古来,出门遇了兵,有理说不清;如今是,遇了新四军,亲如一家人,无理也可说分明。”


先遣支队出发前,军分会秘书长李一氓又抽调了电台台长江如枝、副台长廖肇权及机要员何凤山等跟随粟裕行动。


1938年4月28日,粟裕、钟期光率领先遣支队全体指战员,在潜口西大祠堂门前隆重举行仪式,誓师东进。军部叶挺、项英、张云逸、袁国平及各支队领导人都来欢送出征。陈毅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后,部队就整装出发了。


粟裕闯“四十八村”


先遣支队从潜江出发,经石埭、青阳、南陵等地,一路冲破了余忠承、朱永祥、陈德功等国民党溃军及土匪们的重重留难与阻碍,却在长江边上、地处安徽的采石矶一带碰上了麻烦。


这里有个名叫“四十八村”的大庄子,地形十分复杂,长期为一股大土匪盘踞。这股土匪的组织十分严密,除了首领与军师外,有四大护法、八大金刚、四十八堂主。他们与地主豪绅勾结,成为独立小王国,外人不敢进去。而这里又是先遣支队南行的必经之路,有人主张强攻,打出我们新四军的威风来。粟裕否定了强攻的意见,决心“闯山”作和谈。


钟期光主张派代表去谈。粟裕认为与土匪谈判比较复杂,稍有不慎,便会出问题;自己与各种类型的土匪及帮会武装打过交道,对他们的黑话,虽不精通,知道的也不算少,所以决定亲自去。


粟裕先让副官曹鸿胜送了帖子,以新四军先遣支队司令长官名义“拜山”。第二天,粟裕与警卫员两人,赤手空拳进了“四十八村”。


粟裕走后,可忙坏了钟期光,他要曹鸿胜根据送帖子时所看到的情况,精心部署部队,万一谈判不成,则不但要攻下“四十八村”,而且一定要救出粟司令。


粟裕到了“四十八村”聚义大厅,会见了他们大小头目60余人。首领叫黑狗儿,军师叫大象儿,60人都用动物、植物名称作绰号,最后又都是“儿”字。有趣的是,竟没有一个叫猫儿的。其中有个小堂主,叫小豌豆儿,很是面熟,原来此人曾是浙南大刀会的小头目,被粟裕率挺进师所俘,经教育后释放,后来他投靠“四十八村”,来这里当了最后一名堂主。


粟裕向他们介绍了新四军的组成与来由,以及这次拜山的目的,就是借路下江南打日寇。


大小头目用黑话问了粟裕许多问题,粟裕均用通常语言一一作了回答。


这时,“黑狗儿”把脸一沉,说了几句,意思是我们用内家话问你,你总是用官话回答,是不是看不起我们。


粟裕说:“本司令不是道上的人,也不是到贵方宝地落脚谋生,我之所以懂得内家话,是因为江南几省都有道上的朋友。我想各位大小当家,不会拒绝多结交我这样一个朋友吧。”


于是,首席护法说:“粟司令是名震闽、浙、赣、皖的角儿,必有通天本领,本护法想领教一二。”


粟裕一听,知道第一关已经过了,下一步是比武,也就不客气地况:“请大护法赐教就是了。”


大护法的比武条件是,各方随从的头上顶一酒盅,必须一枪命中酒盅,而不伤自家随从的毫毛。大护法说完,就有一个头顶酒盅的青年走了出来,也有人立即给粟裕的警卫员头上放了个酒盅。随即有匪徒用盘子托出两支七八成新的左轮枪,请粟裕挑选。粟裕对自己的枪法是有把握的,有信心的,但距离三丈,打活人头上的酒盅却从来没干过,更何况这顶酒盅者又是自己的同志。小警卫员镇定自若,用眼神鼓励粟裕,那意思是说:首长打吧,就是牺牲了,也是对革命的贡献。粟裕不理睬警卫员,迅速思考着,如何处理好这一场比武。


众匪首均注视着粟裕,那意思:是要看看你有多大本领。粟裕发现那幅关云长画像下有个香案,而香案下跪着猫头人身雕像。粟裕眼睛一亮,微微一笑,计上心来。他向“黑狗儿”拱拱手说:“本司令已多年不玩枪了,是否请大当家容我在比武前先试几枪如何?”


“可。”


粟裕随手在盘中取了一支手枪,装了五发子弹,顺手将香案下的木猫人扔在空中,随即一枪击得粉碎。厅堂内外立即一片喝彩声。


“俗话说,一箭定天下,可惜本司令只不过打死一只夜猫子,实在惭愧得很,这第一场比武,本司令认输了。”


又是—片喝彩声。原来,从“四十八村”往西走25公里,还有一股土匪,首领叫“夜猫子”,是“黑狗儿”的世代仇人。大小头目,齐声叫好,一半是佩服粟裕枪法,一半是讨好“黑狗儿”。


“人生在世,讲的是信义两字,本司令既然输了,就应认账;这是认输表,请大当家笑纳。”


所谓认输表,实际上是一张礼单,即先遣支队借路南下,愿送子弹500发,步枪10支给“四十八村”。一般是客人获胜,而佯装平局交出,如主人收下,即实际认输,须照客人要求办事。这在当时黑社会,也叫做送台阶,意思是给主人留个面子。“黑狗儿”为难了:不收吧,“义”字上过不去,人家打了“夜猫子”,替自己出了气;收下吧,心里有点不服。他与“大象儿”商量一下,最后还是收下了“礼单”。


当天下午,先遣支队就开进了“四十八村”,并在村内过了一夜,第二天,“大象儿”与“小豌豆儿”来送行,并提出与先遣支队交朋友的三个条件:一、今后还可以借路,但要事先通报,二、不得在“四十八村”周围24公里内建大营;三、如果被日军或伪军打败了,不得到“四十八村”来躲风。


粟裕高兴地答应了,并送给“大象儿”、“小豌豆儿”一些银元。他知道这次与“四十八村”谈判借道,“小豌豆儿”在“黑狗儿”和“大象儿”面前做了不少工作,所以特地鼓励“小豌豆儿”继续为民族、为国家做好事。“小豌豆儿”谢了当年救命之恩。“大象儿”把500发子弹与10支步枪还给了先遣支队。于是,部队顺利通过了“四十八村”。


此后,“四十八村”的人在日寇、伪军、国民党和新四军之间保持中立,但多次给先遣支队过路。


破袭宁沪线


梅雨季节,云幕低垂,霏霏细雨,绵绵不绝。先遣支队在泥泞小道上行军整整26天,到达了指定的江南敌后战场,真是一身水、一身泥、一身汗,疲劳极了。


到达宿营地的粟裕派出警戒哨后,分散到宿营点的战士们,纷纷燃起火堆来烘衣服。粟裕也一样,随身只有一套军装,无法替换,只好赤身露体,一边等着烘干衣服,一边仔细查阅地图,构想着各种歼敌方案。


衣服尚未全干,一声“报告”打断了粟裕的思路,电台台长江如枝送来新四军军部急电,大意是国民党军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命令新四军“派兵一部,挺进于南京、镇江间破坏铁路,以阻击京沪之敌。务于3日内完成任务,否则严厉处分”。电报后面是新四军军部的决定:由粟裕率先遣队及第一支队各一部,共4个连,携带电台一部,由现地出发,务于3日内到达镇江、龙潭间完成破坏该段铁路的任务,并将战况及敌情随时具报。


粟裕精神一振,当即进行了紧张准备和短促的战斗动员,并于当日下午4时率队向京(宁)沪铁路挺进。先遣支队告别了铜山父老乡亲,东渡秦淮河,在溧水县城以北的乌山,越过京杭国道(即南京到杭州的公路),拂晓时抵达夏家边附近。


江南乡村土路,一下雨全是烂泥巴,天黑难行,加上水塘和路旁的粪坑很多,夜晚稍不小心,就可能掉进水塘和粪坑里;先遣支队这些从南方山区出来的人,对此很不习惯。越过公路后,遇到一条50米长、两边是水塘的堤埂烂泥路,王培臣一连跌了4跤,第5次被粟司令员听到,说:“怎么,王培臣又坐飞机了。”引得别人捂着肚子大笑。


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毫无停意。粟裕按照新四军军部命令,先遣支队此行,一是破坏铁路,二是阻击日寇。因此,既要隐蔽,又要迅速,所以总是以夜间行军为主,100多公里,两个晚上急行军,便于6月15日深夜到达南京至镇江间的下蜀镇附近。漆黑的雨夜里,粟裕率部在群众帮助下,拔道钉、撬铁轨、搬枕木、剪电线,倾刻间,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了下蜀东站两侧的铁路与电线。部队随即撤离,隐蔽在一座小山上。期间,抓到了1个向开水锅里放毒的小汉奸。若不是粟裕的警卫员小张早发现,粟裕也险遭毒药的危害。


次日晨,一列从上海开出的军车,在下蜀站出轨翻车,沪宁线中断3日。日军兵力分散,铁路线上每隔30公里左右才有一个据点,大则二三十人,小则三四人,无力也无法组织追击。


激战韦岗


先遣支队完成破袭任务后,一直考虑扩大战果,为当时沉闷的苏南战局注入生机,给骄横不可一世的日军以打击。


日军占领南京后,骄气冲天,根本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竟连单个日本兵也敢下乡横冲直撞。在江南,抗战快一年了,大片锦绣河山仍沦于敌手,除了横行乡里的日本兵,江南人民还没有看到过一支真正敢于抗击日军的中国军队。


粟裕感到,要在苏南立足,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只有用实际的抗日行动才能教育群众,扩大新四军在群众中的政治影响,用抗日胜利的战果来鼓舞江南人民的抗战信心。


“必须尽快打一仗!必须是胜仗!”他的心思飞向了一个地方——韦岗。


韦岗离先遣支队的宿营地不远,处句容、丹徒县境交界处,因当地居民多姓韦而得名(老地图上将“韦岗”标为“卫岗”,所以长期以来人们均误称“韦岗”为“卫岗”)此地为句容通往镇江的必经之路,且地势险要。前段时间,粟裕侦察敌情到过这里。日军汽车每天通行达五六十辆之多,通行时间大约午前8时至9时及午后4时为最多。如果把日寇的车队截住,肯定会有不小的收获。


粟裕亲自作了战斗动员:“我们是这样回去呢,还是再会会日本鬼子?”看着战士们迷惑的神情,粟裕笑了笑说:“我们到韦岗打一仗!那里地形我看过了,对我们相当有利,这种糟糕天气正利于我们秘密行动。让大家看看我们新四军究竟能不能打日本鬼子!”


16日的夜里,所有参战部队紧张地进行通宵工作。当夜,先遣队趁着夜幕开赴伏击地点。


天黑、风急、路滑,而且是崎岖山道,部队行进速度却很快,拂晓前已全部进入伏击阵地。


这里地形险要,公路两侧均是200米左右的山峦,连绵不断、横亘南北,公路犹如一条细长的长蛇,蜿蜒期间。


粟裕又一次作了简要动员,要求大家隐蔽、迅速、勇猛、灵活,一定要打出军威,务求必胜。他还安排了少数部队担任句容方向的警戒。绝大部分人员就地埋伏,等待敌军车到时,突然袭击。


1938年6月17日上午8时,雨越下越大,从镇江方向传来了汽车马达声,指战员们平心静气,循声盯着公路的一端。当第一辆汽车转过山隘进入伏击区,距我阵地仅40余米,粟裕举起左轮枪,蓦地从岩石后跃起,挺身而立,命令截车。机枪、步枪、手枪一齐吐出火舌,敌军车驾驶兵顿时脑浆迸裂,汽车歪歪扭扭冲出几十米,轰地一声倒在公路一侧。紧接着,一辆黑色卧车在我军密集弹雨中被迫停下,后面的3辆军车也停下来了,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军号声、喊杀声震撼山谷。


残敌20余人在两名军官带领下,嚎叫着组织反击,有的跳进路旁的沟堑,有的窜入路边的草丛,有的利用地形地物或依托被击毁的汽车负隅顽抗。我机枪手端起机枪向顽抗之敌横扫。粟裕带着警卫员向公路冲去,对面山坡的指战员也立即冲向公路,将敌包围。一场白刃格斗开始了,刺刀对刺刀,枪托撞枪托,这是力量、意志的较量,敌人的气势完全被压倒了。


粟裕冒着枪林弹雨,继续指挥大家猛扑残敌,要求务必全歼。这时,公路旁沟堑里,一个受伤的日军军官突然跃起,举着寒光闪闪的指挥刀狠命向粟裕劈来。警卫员大叫:“首长,当心!”其实粟裕早已顺手一枪,枪响敌倒。此人就是梅泽武四郎大尉。粟裕身边的警卫员又看见汽车下有动静,便连开数枪,将敌拖出一看,是土井少佐。


一场激战过后,狡猾的日军将军需物品抛弃,抢了一部分伤兵和死尸搬上第5辆车逃走了。剩下的残兵水性极好,竟然从深水沟中泅水遁去。


战士们还要追击,粟裕命令部队赶紧打扫战场,收集战利品及焚毁日军汽车,然后迅速分路撤退。果然,新四军撤离不到两公里,很快就自镇江开来17辆日军卡车和1辆坦克,赶到战地大肆轰击。


韦岗伏击战激战半小时,击毙日军10余名,伤数十名,击毁汽车4辆,缴获长、短枪10余支,日钞7000余元,以及车中满载的军需物品。


陈毅喜闻新四军深入苏南敌后首战告捷,在宿营地又看到几百名乡亲兴冲冲赶来围观战利品,当即口占七绝一首:


弯弓射日到江南,


终夜惊呼敌胆寒。


镇江城下初相遇,


脱手斩得小楼兰。


粟裕也作五言诗一首:


新编第四军,


先遣出江南。


韦岗斩土井,


处女奏凯还。


韦岗战斗开创了新四军在江南敌后战胜日寇之先例。上海等地中外报刊也竞相报道,愈传愈神奇,有说“歼敌三百”,有说“歼敌数千”,连国民党中央政府也给新四军叶挺军长颁发了嘉奖电:“所属粟部袭击卫岗,斩获颇多,殊堪嘉尚。”




祖国的边防军人,你们辛苦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