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哨兵 第三卷:寻 枪 第十九节

付勇军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十九节

芦苇将漫天飞舞的絮花渲染成深秋的颜色,又转瞬之间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一缕微风拂来,河流里的坚冰和原野里阴暗处的积雪开始慢慢融化,当暖洋洋的日头悬挂在晴空万里的天上时,农场四周纵横交错大小不一的沟渠流动着欢腾的泉水。鸟儿已经归来,扑腾扑腾地穿梭在柳梢之间,在相互嬉戏唱歌。经过一冬的严寒,遇上温暖的天气,树枝开始偷偷发芽,放眼看过去,原野里依然是一片翡翠的色彩。就这样,树叶绿了发黄,黄了又绿。石虎和李古力在农场已经度过了一年。

此时,石虎肩上那鲜红的军衔已经发生变化,原来细细的一道杠变成两道杠。而李古力肩膀上那条金光闪闪的粗杠似乎更粗了,粗得那么醒目,让人感觉到沉重,就象是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肩膀上喘不过气来。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石虎的身体更加结实,浑身似乎有使不完劲。他的脸比原来更黑,几乎可以和李逵媲美。原来微隆的喉结长大长粗了,讲话的时候那里好像藏着一个鸡蛋,上下窜动,嗓门也更加低沉沙哑。

石虎每天跟班长争着喂猪,这些猪是刚进圈的幼崽,原来的几头大肥猪早成了部队的“下饭菜”,去年年终总结的时候,一向挑剔的后勤处长竟然高调表扬李古力,还给农场一个优秀士兵的名额,当然这优秀士兵的荣誉最后落到石虎的身上,让石虎对喂猪的工作拥有了更多的热情,这就是鼓舞的力量。石虎慢慢对猪有了感情,去年那些猪被支队用汽车拉走时,他还眼泪汪汪,心里极其难受。这些猪可是他和班长朝夕相处的战友啊!农场这么偏僻的地方,平常都看不见一个陌生的面孔,只有石虎和班长鼻子对鼻子,脸对脸,熟悉的几乎连什么时候遗精都知道,根本就没有一丝聊天的欲望。每日训练间隙,石虎都会抱着那雪白的猪崽自言自语,那些猪似乎也懂石虎的心思,当石虎说到精彩处时还时不时回应几句,直把石虎惹得开怀大笑。

日子就这么在寂寥中度过,石虎经常给自己找乐子,为自己加强训练的难度,把自己练得象狗一样躺在地上叹息。而李古力则坐在石虎原来持枪站岗的地方抽烟,抽着从老家带来的旱烟,满腹相思,吞云吐雾。只见山坳上的李古力披着夕阳留下的宇辉,坐在草丛中,对着那逝去的残阳发呆,他仿佛在凝视某种可望不可即的景象。

一会儿石虎过来喊李古力吃饭,他没动。石虎已经习惯了班长这个样子,丢下一句话就跑了。

“班长,你再不吃饭,菜都凉了。唉,我不管你了!”

石虎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过了几分钟,平房前面的空地上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那是石虎无聊至极,拿着那把木头步枪在练操枪动作。

听着石虎拍枪的声音,山坳上的李古力颤抖了一下,他的心脏感觉到灼痛,他狠狠地咬着上嘴唇,突然挥起硕大有力的拳头,用力地捶打着大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