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为何要丑化秦始皇?

至爱红颜 收藏 2 3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鸡胸、马鞍鼻,郭沫若笔下的秦始皇竟是这副模样。


中国划时代的君主秦始皇,短短49年的人生历程写尽传奇。从奇货可居到死亡之旅,每一步皆是云诡波谲,曲折离奇,充满了争议,在他的身上,似乎没有一个问题有一个标准答案,争论一直在继续,可能一直会继续下去。因为争论太多,于是,对于秦始皇来说,他身上所发生的任何事件都可以成为谜团。谜团有的可能永远也无法解答,但有的答案却是现成的,却因为种种原因,也一直在迷雾重重。比如关于秦始皇的相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郭文忠公沫若同志


翦伯赞在《秦汉史》中说,“他并不是后世所想象的生长着一幅严肃得可怕的面孔,假如他多少有些母亲的遗传,他应该是一位英俊而又漂亮的青年。”


郭沫若在《十批判书》中说:“(史记)这所说的前四项都是生理上的残缺,特别是“挚鸟膺”,现今医学上所说的鸡胸,是软骨症的一种特征。“蜂准”应该就是马鞍鼻,“豺声”表明有气管炎。(“长目”疑当作“马目”,如此方与上下文的“蜂”,“挚鸟”“豺”“虎狼”等动物名汇为类。“马目”形容其眼球突出。)软骨症患者,骨的发育反常,故尔胸形鼻形都成变异,而气管炎或气管枝炎是经常并发的。有这三种征候,可以下出软骨症的诊断。


对一个人的相貌,竟然得出天差地远的评价,于是秦始皇的长相问题,也和他的其他问题一样,各走两极,争论重重,遂也演变成一个可以在正儿八经的研讨会上作为论文的“千古之谜”了。


所有关于秦始皇是个丑八怪的文章,源头只有一个,就是郭沫若的《十批判书》。因为投合了一部分观众的猎奇心理和另一部分文人的职业心理,被转抄甚广,转抄者除了抬出郭大师的名头外,就是说“根据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的记载”,或者“根据时人魏缭的观察。”所以我们有必要认真分析一下,“秦始皇是个丑八怪”,究竟是郭沫若说的?还是司马迁和魏缭说的?


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记魏缭的原话为“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


“蜂准”,自唐代就开始通行的《史记.三家注》集解徐广曰:“蜂,一作‘隆’。 蜂,虿也。高鼻也。” 《太平御览》直接作“隆准”,可见古人认为蜂准即“高高的鼻子”。郭大师的推论是“蜂准应该是马鞍鼻。” 马鞍鼻是什么样的鼻子呢?鼻居五官之中,一个人面孔中央突然凹陷下去一块,那长相是多么的丑陋,呵呵。


“长目”,无论怎么解释也就是细长的眼睛了。另一解,则古人“长”也通“大”,《太平御览》也直接作“大目”。不管是细长的眼睛还是大大的眼睛吧,总之这双眼睛是一双漂亮的眼睛。郭大师的解释则是:“长目”疑当作“马目”,如此方与上下文的动物名汇为类。形容其眼球突出。 ”古人有“蜂腰削肩”,动物形容词也可与一般形容词合用,偏偏郭大师一句话就把传了千年的古文给改掉。即便都是动物的眼睛,那也有“凤目”,“虎目”等等,不知为何一定就是“马目”呢?郭大师并没有说明他的想象力是如何从“长”推断出“马”的,总之他的像想力异常丰富。


“挚鸟膺”,查遍各类汉语词典,无不告诉我们,挚鸟是一种凶猛的鸟,如鹰、雕等。古人云“猛兽不群,鸷鸟不双”,“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家注》:“鸷鸟,鹘。膺突向前,其性悍勇。”形容一种如雪山上的兀鹰般的鹰视虎步,纠纠不群。郭大师在此大加发挥了:由鹰胸=鸡胸=软骨症!!!我们都知道“鹰有时飞得比鸡低,但鸡永远不能飞得比鹰高。”一种飞禽的两个极端,郭大师就有本事硬生生颠倒个个儿。在此我们非常好奇的是,如果“虎背熊腰”到了他的嘴里,将变成什么呢?恐怕是粗腰=胰岛素抑制=高血压= 新陈代谢综合症。而“螓首蛾眉”,一定是小头畸形+瘌俐眉。


“豺声”,豺狼之声也。豺狼是个什么声音?我没听到过,想象中是或残忍,或洪亮,或沙哑。但是郭大师就能得出“气管炎” 的论断来。当然他照例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虽然豺狼之声少有人听到,但气管炎患者的说话声,毕竟听到的人很多,恐怕一万个人里面,也不大可能有一个人会从气管炎患者的腔调而想到豺狼吧。


其实郭大师还忘了说第五项,那就是“少恩而虎狼心”,一个人的心长得不像人的心,而像老虎的心,那肯定是有先天性心肌梗塞了。


以飞禽走兽的形相比拟人相并附会以有关命运、特征的一种相法。相术把人形分为“狮形、麟形、虎形、象形、犀形、猩猩形、骆驼形、豹形、马形、猿形、鹿形、驴形、獐形、狸形、猴形、狗形、羊形、鼠形、兔形、鼋形、龟形、蛇形、鸾形、朱雀形、鹦鹉形、鹤形、鹰形、孔雀形、燕形、鸽形、鹊形,所冠以的贵贱主属,大多流于牵强附会。部分器官形相相肖。常见者有鹰鼻、燕颔、虎头、犀膊、虎背、熊腰、猿臂、鸢肩、狮鼻、凤眼、蛾眉、獐头、鼠目、狼目、猪目、豕喙、猴腮等。动静相肖。常见有虎视、狼顾、狼吞、鹅行、鸭步、蛇行、鼠餐、豺声等。如《太清神鉴》卷一云:“鸭步鹅行,富贵家荣;行若蛇行,亲业如倾;蛇胸鹊筋,贫穷贱人。”如果按郭大师的大法,那中国人都是医学博物馆的馆藏珍奇,个个都有资格做成人体标本的。


郭大师的这种独家臆测法门,并非特例。他曾为了硬把母系制度套上周人社会,把“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给考证为古公“骑着马儿,沿着河流走来,走到歧山之下,便找到一位姓姜的女酋长,便做了她的丈夫。这不明明是母系社会的铁证吗?”原文是“姜女”,却忽然变为“一位姓姜的女酋长”,已足使我们惊叹郭大师的魔术。一个男子从甲地迁到乙地,遇着一个女子,和她结了婚,这事便可证明他们是在母系制度之下,那么世上还有什么事不可以证明的呢?


了解了郭大师的推论方式,我们下一个疑问是,为什么在一篇学术评论中郭大师要花大技巧在一个人的相貌上呢?其实郭大师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1921年,在创造社与文学研究会的论战中,他就人身攻击过茅盾,耻笑他身材短小、牙齿外露,像只“耗子”。可见对于“敌人”,此是他惯用的杀手锏。


那么问题又来了,二千年前的秦始皇,和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为什么要如此痛恨秦始皇呢?郭大师在《十批判书》的后记中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他看到“程憬《秦代政治之研究》一文”,‘程文歌颂嬴政,有意阿世,意见与余正反,毫无新鲜资料。’”《十批判书》写于1945年陪都重庆,当时国民党派文人写了篇歌颂嬴政的文章,“阿世”,当然就是“阿”蒋总统了。所以郭大师同样写了篇谩骂嬴政的文章,“刺世”,当然就是“刺”蒋总统了。


事情到此真相大白,郭大师此时的谩骂嬴政,与他改朝换代后的歌颂嬴政,真正的对象都非嬴政本人,正如他的捧小平,骂小平,捧江青,骂江青的诸篇名作一样,只是技巧高明的大字报而已。学术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秦始皇的相貌,据司马迁所记魏缭的直观,就是高鼻,大眼,昂首挺胸,声音宏亮,气质上刚猛狠烈,鹰,狼,虎般的男子汉,真正的阳刚型美男子。


秦人择储君,并无严格的嫡长子继承制,“择勇猛者立之”,一个如郭沫若那般的怪胎加三等残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立为太子。秦始皇母亲为知名美人,中国的知名美人大多没有子女,知名美人的儿子成为皇帝的,似只有嬴政一人。再加上秦庄襄王是王族子弟,遗传基因优秀,而且在第一面见到华阳夫人就得到她的喜爱,女人对外貌是非常看重的,庄襄王若是丑八怪,他再穿着楚服也没用。吕不韦是场面上的人,也不可能很丑,否则怎么交际。综合而论,秦始皇的相貌,真千古一人也。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