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不要强迫别人做不愿意的事情

楚无心 收藏 15 758

请不要强迫别人做不愿意的事情


爸爸回来了,我天天沉浸在快乐之中,因为每次爸爸抱着妈妈和我的时候总让我陶醉得昏昏欲睡。但是高兴之余我也开始了忧虑,因为从另一面来说我在海洋里的好日子已经快要到了尽头,尤其是我们一家三人去医院看了干妈之后我更加深了这样的感觉。怎么办呢?我脑子里经常在盘算对策:时间不多了,我该怎么办?逃,往哪里逃?躲,往哪里躲?

不得不佩服干妈会算日子,妈妈到了产房的第二天上午就开始有了临产征兆,全家顿时都急得不得了。可是最急的还是爸爸,简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是啊,平时你没有陪着我跟妈妈,那么这阵子急一下也算是补偿吧。当然我也有点着急,因为干妈的阴谋就要得逞啦。

干妈倒是不急,非但不急,她还在劝慰所有的人都不要急,因为她是总导演嘛,这戏怎么演下去全是她一个说了算,根本不征求别人的意见。于是她首先安排爸爸扶着妈妈慢慢在产房外的走道散步,并美其名曰“为最后的冲刺最好准备”,爸爸则开始认真按照总导演吩咐扶着时不时“哎哟”、“哎哟”哼着的妈妈来来回回地走几步。

本来我一点都不急,在海洋里有吃有喝、能睡能玩干嘛急呢?可是入秋以来部分海水无缘无故地蒸发导致环境状况逐渐发生了改变,加之干妈对我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我就察觉有点儿不对劲。而且自从昨天干妈过来看了我们全家之后,我越发地觉得干妈盘算着一个让我害怕的计划,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在妈妈未休假以前我从来没见过干妈,所以也就无从谈起什么过节,那么她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想办法对付我呢?而且干妈对爸爸、妈妈说话时居然还能挖空心思地说出两个可怕的新名词:引产期、娩出期。简直太疯狂、太可怕啦!进入医院以来我隐隐约约感觉到来至各方面的压力,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源于干妈想把我弄出去的缘故,但是我从头到尾根本不想离开这里,我就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干妈要强迫我做不愿意的事情?

妈妈今天没吃东西,我也有点儿饿,很不舒服。可是这还不是糟糕的,更坏的事情接连而来:爸爸也开始嘀咕着:“宝宝,你要勇敢一点,争取早日见到最爱你的爸爸、妈妈,可别让妈妈承受太多的痛苦。”爸爸怎么也胡说八道呢?宝宝一直按照你在电话里、书信里的吩咐做到了尽力不淘气,总是乖乖的不给妈妈添麻烦,并且妈妈也经常在电话里、书信里表扬宝宝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呢!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呀;而这时候的妈妈呢居然不帮我作证,还时不时地“哎哟”、“哎哟”呻吟几下,连散步的地点也从外面的长长走道换到了产房的过道,每当干妈过来时还反复问要等多久?难道妈妈也想我出来?奇怪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奶奶也来了,看奶奶跟干妈在旁边的谈话表情也是兴高采烈的,天哪!宝宝可惨啦,现在全世界最爱宝宝的人都被干妈收买、控制了。

更糟糕的还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征兆。妈妈已经停止了散步躺到床上,身体时紧时松地发生着变化:海水平时的温柔平缓状况完全不见了,浪潮开始不停地拍打着我,连着影响我的房间也开始变形、收缩。我的境况越发不妙,越来越感到压力带来的难受逐渐加大。而且妈妈的双手有时会紧紧抓住爸爸厚实坚韧的手掌,力气也比平时大很多,连爸爸也会抖一下。老天爷啊!今天是怎么啦?

天黑之后干妈过来看望妈妈的频率明显加快了,每次用手摸摸躲在妈妈腹部下瑟瑟发抖的我之后都看着爸爸、妈妈、奶奶点点头。干妈太厉害了,简直就像妈妈故事里高山上的黑屋子居住的会法术的女巫,我藏到左边她便能跟到左边,我躲到右边她也能跟到右边,我怎么也逃不掉她的手掌的抚摸,为此我心中更加充满了莫名的恐惧。

海面开始起风了,我知道这是干妈在施展魔法,我真想告诉爸爸、妈妈、奶奶:你们赶快清醒吧,不要上干妈的当;不要围在这里,快去制止干妈的法术,要不宝宝要去报警啦。

随着时间的推移风浪也越来越大。妈妈在床上扭来扭去,一只手紧紧抓住爸爸的手掌,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我:“宝宝,宝宝,妈妈受不了啦!”亲爱的妈妈,宝宝也难受啊:房间变形,风嘶海啸,浪高潮急,上下颠簸,左右撞击,幸亏平时宝宝吃得多、睡得好、长得壮,否则现在的情况简直不堪设想,即便是这样可怜无助的宝宝也越来越受不了啦。

奶奶在旁边也是无奈无助地看着妈妈,满脸都是长者的慈爱,希翼借此能减轻妈妈的痛苦。妈妈的一只手抓住被子、床单、垫褥不住地撕扯,另一只手死死抓住爸爸的左手掌,指甲深深陷入爸爸的手指、掌沿、掌心,血渍都慢慢地渗出来了,可是坚强的爸爸吭都没吭一声任由妈妈抓掐,右手不断用纸巾擦干妈妈额头滚滚滴落的汗珠,一会儿又用右手换出不堪疼痛的丝丝血渍的左手,连丢在纸篓里的纸巾上汗水痕迹也被染出团团红色(后来我听妈妈说爸爸的双手一共被生生抓裂三十余道血痕)。爸爸除开看看过来探视的干妈询问一下进程之外,双眼一直没离开妈妈,还不停地用自己的脸颊、嘴唇、手掌、手背摩挲妈妈的手心、手背、额头,无声的举动传递着无比的呵护。

妈好像除了疼痛什么都不知道,抓住什么就使劲掐住怎么也不放手,连奶奶帮助揩汗水的手都被抓破了。疼痛使妈妈不停地喘气,牙齿咬得紧紧的,甚至下唇咬破了也全然不知。我们全家人一起在痛苦中煎熬直到快接近凌晨被通知从冰凉的待产室来到干妈施展法术的充满消毒药水气息、乒乒乓乓金属撞击声音的地方。

这时候的干妈已经完全是女巫了,她全身都像故事里的女巫那样严严实实包裹住了仅仅露出一双眼睛。她拿出法器给妈妈诊了脉,量了体温和血压,还喋喋不休地对妈妈、旁边的护士说了好些有利于抓我出来的法术要诀。我知道现在情况危急万分,已经逃不掉、躲不过了,只有全力挣扎、反抗,绝不能让干妈的阴谋得逞。我就是要呆在这里不出去,我要享受民主、自由、人权,自己的事情决不受外人的摆布,没什么可商量的,这是原则问题,不是谈判桌上的筹码,就这么说定了。

妈妈开始因痛苦加剧而大声呐喊。她喊着爸爸的名字,也喊着奶奶、喊着外婆,咦!妈妈你怎么不喊宝宝呢?宝宝也像你一样在苦苦挣扎着,在狂风巨浪肆虐的海洋里挣扎着的宝宝也需要妈妈的帮助,哪怕是像平时那样一声亲昵的呼唤、一个慈爱的抚摸也就足够了。

天哪!这时候干妈又加大了法力,我嗅到了法器上附着的令人恐惧的气息。怎么办?怎么办?我手脚乱蹬乱抓强烈地抗议:不要来碰宝宝,远远地走开,我不欢迎你们。可是抗议对法器是没用的,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无助的宝宝是斗不过法力高强的干妈的,我得另想办法。

妈妈痛苦的呐喊刺激着海浪,海浪的冲击将我推向出口。我脑子里灵光闪过:我对自己生活的房间再熟悉不过啦,只要堵住唯一的出口看你们还能拿我怎么样?好主意!借着汹涌的波涛我奋力游向出口,近了,近了,对!堵住它,堵住它。

可是今天的出口比平时还大,怎么办?我的小手堵不住,怎么办?我的小脚堵不住,怎么办?海水急剧地减少,怎么办?冰凉的法器在向我偷窥,怎么办?勇敢的宝宝顾不得许多,情急之中不加考虑地直接将脑袋顶在出口,成功啦!乌拉!

正在我得意洋洋于瞬间的胜利想来个“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庆祝一番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头部被冰凉的法器牢牢吸住了。看来我的计划还是落空了,可怜的宝宝毕竟太小而功力有限,无论怎样也斗不过法力高强的女巫。这一刻我真后悔:我要是不用头来顶住出口就好了,我要是直接叉开双脚抵住出口两边的房壁就好了。

战斗还在继续,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宝宝丢脸事小带累爸爸丢脸事就大了,所以力量的悬殊是不能让拥有勇敢基因的宝宝轻易就范的。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我全力抗争的关键时刻妈妈非但不帮助宝宝,却在女巫的催促下调动全身的力量使劲地挤压我,我的小脑袋被挤得万分难受。好妈妈好妈妈,看在宝宝平时乖乖听话不淘气的份上千万别再挤压了,我是你的心肝宝宝啊,这时刻你要帮助宝宝别听女巫的话呀。

可怕的女巫抓住我在战斗中的失误进行了有力的反击。法器施加到我头部的力量越来越大,她还威胁妈妈必须配合她的行动否则就要让妈妈吃更大的苦头,可怜的妈妈只好按照女巫的命令一下接一下地挤压我,收缩腹肌使我不能抓住房壁任何一个可供借力的地方。不行,妈妈已经被女巫的法术彻底控制了是不会帮我的,只能叫外面的爸爸来救我,于是我放声喊道:“爸爸,快来救宝宝!”可是狂风暴雨、滔天巨浪立刻淹没了呐喊产生的音波,爸爸听不到宝宝孤立无援的求助声,而狡猾的女巫看准时机继续加强魔法可怕的法力,激扬起海浪铺天盖地冲击我、淹没我,沾染了魔法因子的海水趁我张开嘴巴呐喊的一瞬间“哗啦啦”地灌了进来,迷迷糊糊中我积蓄起最后的力量嘟哝一声“请不要强迫别人做不愿意的事情”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