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泰多名上访者被强制收治精神病院

轩辕锋 收藏 0 9
导读:今年10月,山东新泰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记者调查发现,在新泰,因上访而被送进精神病院者不是个别。家属反映,政府不经家属同意甚至未通知家人,便送上访者入院,而当事者坚称自己没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年10月,山东新泰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记者调查发现,在新泰,因上访而被送进精神病院者不是个别。


部分上访者及家属称不曾被通知精神鉴定,不过政府手里握有他们的鉴定书。家属反映,政府不经家属同意甚至未通知家人,便送上访者入院,而当事者坚称自己没病,并因此质疑政府限制人身自由。


相应医院承认许多“病人”是上访者。而当地政府表示信访压力巨大,若出现越级上访,会受上级处分。


10月19日早晨8时30分,泰安汽车站。


57岁的农民孙法武一下车,就四处张望寻找。约好的同伴还没到。


突然,一辆面包车“嗖”地停在老孙面前。车上下来三人,将他半包围了。


老孙认得其中一人,新泰市泉沟镇信访办主任安士智。


“干什么去?”


“北京打工去。”


“打什么工!你是去上访。不能让你走!”


两男子一左一右上来,老孙掏出手机报警,被劈手夺下。随后被塞进面包车。


两小时后,泉沟镇大沟桥村村民孙法武,被带进了镇派出所,关在一间屋里。


次日上午11点,老孙又被推进面包车。发觉车往新泰市区方向开去,老孙嚷嚷着,这是要去哪里?


没人搭理。


车最终停在一个院子里。老孙抬头:新泰市精神卫生中心(下称新泰精神病院)。


基本不识字的老孙,隐约识得这几个字。


两人架着他往前走,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迎上来。


强制“治疗”


老孙央求说,我没病,让我回家;院长说让你家人找你们镇政府吧


那天的事,老孙想起来就说头痛,“脑袋要炸”。


10月20日那天,当抬头看见“精神卫生中心”字样,2007年的记忆在脑子里复苏。


老孙冲着那医生大喊:“我没病!我是上访的!”


那天很多“病人”听到了这喊声,包括后来跟老孙关系密切的老时。


“医生说,我管你有没有病,你们镇政府送来的,我就按精神病来治。”


被押着经过了三道铁门,进入病房区。


老孙听到医生喊了声:来几个人帮忙,把他绑起来!


然后几个“格子服”冲过来,将老孙按倒在床上。


“手脚全绑在床腿上,外套蒙在了脑袋上。”老孙听到有人说快灌药,接着脸部被捏住,嘴被动地张开了。


医生捏了他下颌,几粒药“自己下去了”。


被绑在床上,老孙仍不时喊着我没病,让我回家。


当晚7点左右,主治医生朱风信来给老孙打了一针,之后老孙“没了意识”。


朱医生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说,镇政府带来鉴定书,只能按精神病治。


老孙醒来时,发现松绑了,脑袋“沉得像个铁锤”,腿发软。想去小便,一下床,一头栽在地上。


次日清晨,老孙观察病房。窗户被一根根钢筋细密地焊住。又想了想,要出去必经三道铁门。


老孙后来说,从没想过要逃,逃不出去。


上午,院长吴玉柱来查房,老孙央求,我没病啊,让我回家吧。


院长说,谁送来的谁签了字,才能让你走,让你家人去找你们镇政府吧。


手机被没收了,怎么通知家人?老孙没想出什么办法。


老孙的“冤屈”


上访几年,事情没结果,儿子被人砍了,老孙开始上访


老孙入院的第二天下午,“病人”老时靠近了他。


那是“放风”时间,大家都在院子里活动。不“放风”时,大家都要待在病房区。


老时后来说,一般新来了人,他都去偷偷问问情况,而他听到了老孙喊“是上访的”。


老孙跟老时说,我的事冤着呢……


老孙是新汶矿务局小港煤矿职工,去年底正式退休。


而因镇煤矿长期采煤,老孙所在的大沟桥村地面大面积塌陷,地没法耕种了,村里大量房屋也斑裂毁坏。1988年起,泉沟煤矿向大沟桥村多次补偿。


按补偿标准,老孙家可获4万多元。但据老孙及村民徐学玲等人讲,全村300多户都没领到补偿款。


而村干部称已发放,具体到老孙,说老孙盖了印章了。老孙坚称造假。


2001年起村民选出数名代表去上访,老孙是代表之一。


2003年11月,新泰市纪委调查组调查后,认为孙法武等村民的补偿款已发放。调查报告显示,村里“尚欠孙法武1块4毛钱的房屋斑裂补偿”。


老孙等人不服,2004年9月28日他们向新泰市纪委递交了审计该调查报告的申请。


三天后,当年10月1日晚,十多人闯入老孙家打砸。当时老孙没在,老孙的儿子、新婚第五天的孙贵强被砍成重伤。


据孙妻张学芳回忆,那些人喊着,“再上访弄死你们全家”。


自此,家里白天黑夜关着家门。而案发后,警方一直未能破案。


孙法武再次踏上信访之路,“市、省、中央不停地跑,不停地递材料”。


村民补偿费的事和儿子的事至今无果,而老孙“不停地跑”,不停“被拘”。


2004年12月26日,老孙从国家信访局门前被“接回”新泰,因“扰乱社会秩序”被拘留14天。


2005年1月14日,泰安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老孙作出1年零9个月的劳教决定,理由是“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大声吵闹滋事,扰乱国家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老孙被送进了山东省少年劳动教养管理所劳教。


2007年7月12日,再次赴京的老孙,再次被“接回”。


这一次,时任泉沟镇信访办主任的陈建法说,你不能再上访了,你有精神病。老孙称,当时一民警让他签字。


“我怎么成了精神病?”老孙拒绝签字,随后被塞进一辆车送到泰安市肥城仪阳乡精神卫生中心。


“开始天天吃药,打针”。老孙对药物敏感,“头一直晕,站不起来”。老孙说,后来主治医生孟庆顺给停了药。


孟庆顺11月24日接受采访时说,当时是陈建法替老孙办的手续,费用也是泉沟镇政府出的。


那次,老孙被“治疗”3个月零5天。在家人多方投诉,而老孙答应不再上访后,被放出。


这是老孙2007年对“精神卫生中心”的记忆。


秘密的记录


老时秘密进行着自己的“任务”,迄今,他记录了18名被关进医院的上访者


对于老孙的经历,老时说,他在偷偷记录这些事,准备向外举报。


84岁的老时是天宝镇的退休干部,因与邻居宅基地纠纷长期没得到解决,曾多次到北京上访反映镇政府不作为。


2006年6月14日,老时被天宝镇信访办人员从北京“接回”,直接送进新泰精神病院。


后出于多种因素,天宝镇政府和医院后来多次通知老时出院,但老时不走了。


“你们强行把我送进来,又吃药又打针,必须申请权威机构对我进行鉴定,给我个说法,我才出去。”


没有讨到说法,老时就一直待着。至今已两年5个月。这期间,他利用“放风”时间搜集材料,发现“很多上访的人被关进来”。


老孙做了许多记录,记在纸片上,甚至旧药盒上。


老时说,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因为护士不让“上访病人”间交谈。


老孙能证实的是,他有次跟一个女上访者说话,护士说:你们上访的人再在一起说话,就绑起来多灌几次药。


两年多时间里,老时秘密记录了18个因上访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人。


老时还写日记,2006年6月的一篇日记老时写道:“一些精神病人老是打我,只要我和医生、护士顶了嘴,等他们走后,几个病人一定会打我,掐我脖子。肯定是这些医生指使的。”


日记和记录的纸片,老时藏在褥子底下。


老时告诉老孙,关进来没多久,他便让家属捎进来一部手机,他曾偷偷往外打电话举报,都没成功。


老孙发现,老时把中纪委的举报电话写在了内衣口袋上。


听说老时藏有手机,老孙要借来报信。但手机嘟嘟响,无法拨出,而老时也不知原因。


信息传不出去,老孙“只能待着”,但“悄悄抵抗”。


进来第二天开始,每次吃药,他都将药压在舌下,等护士走了再吐掉。


护士很快发现,后来吃药会检查舌头。老时和“上访病人”李元亮也这样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