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连长尖刀兵 第三章军人荣誉 8

whq197988 收藏 1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size][/URL] “你们很好奇是吗,好,那我就和你们说说,正好你们帮我曝曝光,如果就这么把受的委屈带到地下我也死不瞑目-----” “你有委屈,你杀人了还有委屈?”门大亮不屑的插了一句。 “杀人,你以为我想杀人啊,不受委屈我能杀人吗。” “可是你再受委屈也不应该搞大屠杀啊,被你杀的那些人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


“你们很好奇是吗,好,那我就和你们说说,正好你们帮我曝曝光,如果就这么把受的委屈带到地下我也死不瞑目-----”

“你有委屈,你杀人了还有委屈?”门大亮不屑的插了一句。

“杀人,你以为我想杀人啊,不受委屈我能杀人吗。”

“可是你再受委屈也不应该搞大屠杀啊,被你杀的那些人罪不致死吧。”

“哈哈哈----”钱明柱仰天凄惨的一个长笑,笑罢,厉声道:“你没受那委屈你当然这么说了,如果换作是你,你也会和我一样的。”

“你------”

门大亮还要张口,赵军立伸手止住:

“钱明柱,你纵有天大的委屈,但杀人就是不对,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其中应该有隐情,你说吧,我们也想听听,也许我们能帮你。”

“帮我,不可能的,你们谁都帮不了我,现在我已经犯了死罪,没有人能救得了我。”

“你先说说看,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

“说,我当然要说,早晚我都得死,我不能把我受的委屈就这么带到地下,我死后,你们要把我说的话如实公布于众,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好,我答应你,你说吧,我们能帮你做的一定帮你。”

钱明柱突然静了下来,沉默片刻,面现凄凉之色;

“我是外乡人,三年前从山东来到此地,现以杀猪卖肉为生-----”

“哎,你先等会说,把这个给你。”

赵军立打断钱明柱的话,向他扬起对讲机,脚下欲向前迈进。

“你别过来,那是什么?”

“这是对讲机,你不会连这东西都没见过吧。”

“对讲机我听过,但真家伙没见过,你给我那玩意干什么?”

“我这是在帮你,你不是说有委屈吗,通过这个对讲机,你说的话能传到外界,在这附近现在有数万人都在关注你,他们有报社记者、电台记者、部队官兵、武警官兵、警察、各行各业的群众,还有省市领导和各级部门主管领导,你如果真有委屈就对着它说,他们会听到的。”

“真的。”

“我为什么要骗你。”

“那好吧,我相信你,你拿过来吧。”

赵军立一步步向钱明柱走去;

“等等。”

钱明柱忽然叫道,距离五米,赵军立停住脚步。

“把那东西仍过来。”

“这东西不能仍,一摔就坏了。”

“那你放地上,我自己拿。”

“好,你自己拿。”赵军立做势欲将对讲机放到地上:“不过这东西你拿过去也不会用啊?”

“你给我调好不就行了。”

“好吧好吧,你说你都把生死看得这么开了,还这么紧张干什么?”

“你少费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你不就是想借我拿对讲机的时候对我下手吗,哼。”

“好好,你别激动,我把它调好了,放这了,你自己来取吧。”

“你退后。”

“好,我退。”

赵军立退出到十步开外,钱明柱移到对讲机前并没有将对讲机捡起,反而蹲坐下来。

“哈哈,钱明柱,我发现你真的很聪明。”赵军立失声笑道。

“我不笨,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你们七支枪对着我,只要有一人勾动一下板机我就玩完,但你们没有这么做,你们不就是想活捉我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不会被你们抓住的,你不用浪费力气了。”

“行了,这个问题咱们不研究,先说说你的委屈,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个东西我对着他说话外面真能听到。”

看着对讲机,钱明柱眼里闪过一丝狐疑;

“零二零二报告你的位置。”对讲机里突然传出声音。

“你看看,我没骗你吧,这是我的上级在呼唤我。”

钱明柱半信半疑将对讲机拿在手里;

“我是钱明柱,我要和最高领导对话。”

“什么,你是钱明柱?”

对讲机里传出陈国强惊诧的声音,赵军立由陈胜手里接过他的对讲机:

“团长,我是赵军立,我的对讲机在钱明柱手里,他身上绑有炸药正与我们对峙,我们现处于一座山谷之中,具体位置不详,他说有话要和政府领导说。”

此时,身在山外的陈国强正与省市领导、各部队领导、省厅市局领导及省电视台记者集中在一辆指挥车里,赵军立的话立时激起指挥车里千层浪,特从省城赶来座阵的副省长常宝玉接过陈国强的对讲机;

“钱明柱,我是副省长常宝玉,你有什么话说吧。”

“你是副省长?”

“对,我是副省长。”

“好,哈哈哈,我终于碰到一个大官了。”

通过卫星定位,赵军立等人所处位置已被锁定,各条指令由指挥车里传达到各搜山分队,万余名官兵齐向此山聚拢过来。

“钱明柱。”赵军立道:“副省长在听你说话,有什么委屈你说吧。”

钱明柱仍然蹲坐在地上,身体不停的抖动着,眼中涌出泪花,沉静了三十秒,略显激动开口道;

“三年前我来这边投奔亲属,和他在一起杀猪卖肉,由于我们待客热情又不缺斤少两生意一点点红火起来,渐渐的引起了当地同行的嫉妒,他们就开始变着法找我们麻烦,过了半年我那个亲属干别的去了,而我什么都不会,只好仍然干这个,开始我是在外摆摊卖肉,但后来被城管赶进了大市场,进了大市场那帮人开始变本加厉,他们都欺我是外乡人,不准我在那里卖肉,隔三差五找我麻烦,还使坏在外边宣扬我卖的是死猪肉,有时他们还专拿带痘的肉去搅我生意,他们欺我我忍了,可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的干部也来欺我,工商城管防疫那帮杂碎,不管拿什么费用我都是别人的双倍,他们还经常借检查的名义不让我出摊而其他人正常出,别人杀猪不用检,而我杀猪要他妈检一百遍,这是什么世道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钱明柱仰天长啸,脾气显得暴躁起来;

“就在昨天,我刚杀了一头生猪防疫的就来了,他们说我的猪未经过检疫,罚款五百元,我卖一头猪能挣多少钱啊,我向他们求爷爷告奶奶,我求他们给我一条生路,可是最终他们还是把猪给我拉走了,他们这是断我的活路啊,我受不了了,两年了,他们整整欺我两年了----”

满脸突现杀气,两眼喷出熊熊火焰,面目扭曲得恐怖骇人:

“他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他们活,于是晚上我就摸到了那个拉走我猪的防疫员家里,我就像杀猪一样,一刀一个,痛快啊,那种感觉真爽,我忍他两年了,他断了我的生路,那好,我就灭他满门,杀完他一家,我一不做二不休,曾经欺过我的那些人,我都不能放过他们,我就一家一家的杀,不过当我杀到第十一家时,被人发现了,我就往这山上跑-----”

钱明柱情绪渐渐失控,两眼赤红,用上全身的力气越来越投入,就在他嘶声呐喊之时,在后面对他形成合围的吴成亮等四名战士悄悄移动,一步步向他接近。

“你们站住,给我退回去,退回去。”

钱明柱猛然站起,打火机点着,对准引信:

“你们再不退回去我就点着他。”

赵军立示意,吴成亮等人接近至钱明柱四米处不得不又退了回来。

“钱明柱,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你也知道自己犯的是死罪,那还跑什么呢,你还抵抗什么呢,放弃抵抗接受法律对你的制裁吧。”

“不可能,你不用劝我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死也瞑目了,你们都给我闪开。”

钱明柱一脚踢开对讲机抬腿欲走。

“站住,钱明柱,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吗?”

赵军立重新把枪举了起来,陈胜、门大亮等人也将枪口对准了钱明柱,钱明柱收回抬起的脚,面上现出一处苍凉:

“解放军同志,我是杀人了,但我杀的那些人都是他们该死,我和你们无怨无仇,我不想带你们一起上路,你们让开吧,否则我就要点着这炸药了。”

“你的遭遇我非常同情,但是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你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你别在我面前提法律,法律对我来说就是个屁,你们给我闪开,我跟你磨及够了,再不给我让路我就把点燃了。”

“钱明柱,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能走到哪里呢,现在这附近到处都是抓捕你的人,你自己看看四周吧。”

“啊----”

钱明柱一声叹呼,此时夜已经到来,但是今夜的月色格外明亮,皎洁的月光照在雪白的大地上亮如白昼,天地间结为一片白帐百米外仍可视物,只见四面八方出现黑压压的人群,正在迅速向这边移动。

“天绝我也。”

钱明柱仰天长啸,颓然坐到地上,抓住这一时机,七人从七个方向电射而至,未遇到任何抵抗,钱明柱乖乖就擒。

“妈的,我们都被他玩了。”

陈胜怒吼一声,钱明柱身上哪有炸药,只是手上掐了一段引信和一个打火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