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被中国军队击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孤拔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法军侵占中国的台湾。但遭到名将刘铭传所部清军的坚决抵抗。沪尾之战中,法军800人登陆部队被击溃,“拉加利桑尼亚”号陆战队队长方丹,“雷诺堡”号见习军官罗兰和狄阿克;“凯旋”号陆战队队长德荷台被清军枭首,士兵伤亡数百。法军失利后,法国远东舰队随即开始了对台湾的封锁,以断绝台湾守军的外援。


1884年11月,为了支援台湾军民抗击法军侵略,清廷下令南、北洋水师抽调军舰援助台湾。11月20日,北洋水师 “超勇”、“扬威”二舰(管带分别为参将林泰曾、都司邓世昌)与南洋水师“南琛”(管带记名总兵袁九皋)、“南瑞”(管带副将衔尽先参将徐长顺)、“开济”(吴淞营参将徐传隆)、“澄庆”(尽先游击蒋超英)、“驭远”(管带准补太湖右营都司金荣)五舰会合援助台湾,并以“开济”为旗舰,由记名提督总兵吴安康统帅。


1884年12月,日本利用清政府忙于中法战争,无力它顾之机,操纵中国属国朝鲜的亲日派开化党人发动政变,挟持国王,组织亲日政权,史称“甲申政变”。清政府为控制朝鲜局势,急令在上海的“超勇”、“扬威”二舰开赴朝鲜协助陆军平乱。这样,南洋水师开始单独援台作战。5舰于1885年1月18日南下,26日驻泊浙江南田、31日泊玉环。


法国舰队司令孤拔中将得知消息,把封锁台湾的任务交给少将利士比,亲自率舰队截击中国水师。2月3日孤拔率领铁甲舰“巴雅”号、巡洋舰“侦察”号、“益士弼”号、“梭尼”号赶往马祖澳,并命令巡洋舰“尼埃里”号、铁甲舰“凯旋”号前来会合,2月6日下午,巡洋舰“杜居士鲁因”号也赶到了。2月7日,法舰向北截击,驶抵吴淞口外。搜索南洋水师的军舰。10日,主力巡洋舰“杜鲁士居因”号因燃料不足退回基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法国鱼雷艇向“驭远”舰发起攻击(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收藏,A523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雅


巴雅


铁甲舰,1876年10月在布列斯特开工建造,1880年5月下水,1882年服役。该舰配备8座锅炉,双轴推进,主机功率4400马力,航速14-14.5节,载煤量400-450吨。排水量5915吨,舰长81米,宽17.45米,吃水7.62-7.67米。主要武器: M1870式240mm炮6门,M1870式190mm炮1门,M1870式140mm炮6门,1磅炮8门,356mm鱼雷发射管2具。该舰侧舷装甲152mm,炮塔与甲板119mm。编制352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刚完工的南琛号巡洋舰


“南琛”、“南瑞”


撞击巡洋舰(Ram cruiser),德国伏尔铿(Vulcan)船厂制造。“南琛”于1883年12月12日、“南瑞”于1884年1月8日建成下水。标准排水量1905吨,钢质船体。舰长85.4米,水线长77.01米,宽10.98米,舰首吃水5.19米、舰尾5.49米,动力为2座卧式往复式蒸汽机,配备4座锅炉,主机功率2800马力,单轴推进,最大航速15节(“南瑞”为13节)。载煤500吨。主要武器:210mm阿姆斯特朗主炮4门,120mm阿姆斯特朗炮4门,37mm哈乞开斯机关炮2门,4门4管神机炮,1门10管加特林机关炮,鱼雷发射管1具。乘员184人。


2月13日清晨中、法国舰队遭遇,南洋水师“开济”、“南琛”、“南瑞”三舰加大马力,利用海上的浓雾摆脱追击的法国军舰。“澄庆”、“驭远”由于航速较慢,避入了附近的石浦湾。孤拔于是攻击石浦港内的“澄庆”、“驭远”。2月15日凌晨3时45分,由“巴雅”号副舰长福禄诺指挥的2艘鱼雷艇在距“驭远”200米处发射了2枚鱼雷,但都未击中。“驭远”舰随即还击。法军2艘鱼雷艇全部被击伤。随后南洋水师的“驭远”、“澄庆”二舰自沉在港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885年3月1日,清军击退进攻甬江口的法国舰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招宝山“威远”炮台




守卫镇海的浙江提督欧阳利见、宁绍台兵备道薛福成等人十分重视加强镇海的海防,在海口两岸添设、加固了招宝山、金鸡山等炮台,以沉船和木桩堵塞海口,布设了大量水雷、地雷,撤除了航标,组织水勇、民团配合军队作战。“开济”、“南琛”、“南瑞”3舰在甩掉法国舰队后,于2月27日驶入了海防重镇镇海。2月17日,法军发现了南洋水师的这3只舰船。当晚7时,孤拔率“巴雅”、“凯旋”、“尼埃利”、“ 德斯丹”4舰到达镇海口外进行封锁包围。镇海位于甬江口,自古就是海防重地,南北岸分别有招宝山、金鸡山两座炮台守卫,港口经过堵塞,入口极窄,且港内原就有“超武”、“元凯”2舰驻守,因此极为易守难攻.


3月1日上午,法军汽艇驶入镇海口侦察,被招宝山炮台清军击退。下午3时,法军以“凯旋”号居首, 率3舰进攻招宝山炮台,炮目周茂训开炮还击,港内的“开济”、“南琛”、“南瑞”也开炮攻击法舰,清军炮火犀利,首炮即正中“凯旋”号舰首,第二炮击中头桅,第三炮击中舰尾。炮战两个小时,法军终于不支撤退。清军初战告捷后,为防法国鱼雷艇偷袭,南洋三舰统帅吴安康派出3艘舢板,各装1门格林炮,在镇海口外彻夜巡逻。3月2日晚8时,法国鱼雷艇前来偷袭,遭到巡逻舢板的痛击,狼狈逃出。


3月3日上午,法国军舰再次袭击镇海口炮台,遭到中国守军猛烈炮击,守备吴杰在招宝山威远炮台亲自发炮。击断了“巴雅”号的舰首主桅,下坠的桅木,把正在舰桥上指挥作战的孤拔砸成重伤,法军败退.


3月5日,敌2条小船运兵企图在南岸馒头山登陆,被守军击沉。3月14日,法舰在海口与清军进行炮战。3月20日,薛福成决定夜袭敌舰,派遣副将王立堂秘密地把8门克虏伯后膛炮推到南岸海边,出其不意地轰击敌舰,有5发炮弹击中目标,“巴雅” “凯旋”受伤,法军败退。自此以后,法国舰队无计可施,只得每日在港外游弋,直至中法停战,再未敢入侵镇海。6月29日,法舰被迫全部退走。镇海之战是中国近代海军配合陆军作战的第一次胜利。法国舰队司令孤拔被击伤,不久在澎湖死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